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遭白马嫌弃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九十八章 遭白马嫌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暂时打消了亲自去塞外鞑靼部落刺探情报的念头,况且学习的劲头并没有松弛,反而日益高涨。

    他每天还是在下午、晚饭后抽出时间来学蒙语,晚上回去看蒙文书籍,蒙药药典也看的差不多了,已经能试着写出一些蒙文的药方。

    同时他心里也推算着,用塞外一些珍稀昂贵的药材可以合成什么药,因为这些药材流入内地的比较少,一般的药方里都没有用这些药材入药的,蒙药药典里倒是记载着几个方子,况且认为还不够好,方子里都是用的那些珍稀药材,太奢侈了不说,药效也不一定就好,药材不是越珍稀越好,越昂贵越好,而是真正需要才好,尤其是君臣配伍,更是一门学问。

    当年研究出这个药方的一定是塞外的名医,他可能是无法经常得到内地一些普通药材,所以不得不败家似的用那些珍稀药材来顶替,即便这样,也还是缺乏一些配伍的药材,药效当然也就大打折扣。

    这就像大冬天的,一个人只穿着黄金打造的衣服,还挂着一堆珍珠玛瑙,看上去华丽无比,其实还不如一件普通的棉袄。

    他早饭时找到左羚,询问那些珍稀药材能不能买到。他在生意上还是甩手掌柜,也不知道左羚药铺里都购入卖出什么药材。

    左羚看到那些单子,吃了一惊:“这些只是偶尔才能见到,都是边远地区才有的。现在库存里没有了。你怎么又研究上药材了,不会又要研究药方吧?”

    “的确是这样。不过药材如果太难得到,就没意义了。”况且道。

    他现在跟行医不一样,不是开出几服药的方子,而是能大批量制造的成药。

    “不想去鞑靼那里祸害人了?”左羚笑了。

    这些日子,她和萧妮儿也是想着法儿的劝况且,全没用,给陈慕沙去信,就是左羚偷偷让纪昌以锦衣第六卫通过兵部用十万火急军情发出的,这当然是典型的假公济私,而且是严重违反条例的行为。

    这样的事也就是况且能行,兵部专管寄发军情报告的人看到锦衣第六卫的名头也就捏着鼻子通过了,兵部也不愿意招惹况且这个京城第一霸,谁让人家有皇上撑腰,还有几个内阁大学士助纣为虐呢。

    况且对左羚和萧妮儿总是说,祸害京城够了,应该去塞外祸害鞑靼人去了,也让他们尝尝京城第一霸的厉害。

    “张大人不允许,说北京还有好地方等着我祸害呢,现在这里还离不开我。”况且苦笑道。

    左羚心中一喜,这两天没接到陈慕沙和石榴的信,正担心着呢,听到这话立马猜到,肯定是陈慕沙复信让张居正强行扣留他了。

    “这些药材我想法打听下,好像有人有路子能买到。以前咱们没什么地方用这些药材,我也没在意,有时候买到了,也就当补药卖出去了。”左羚道。

    “补药?”况且一瞪眼睛。

    “怎么了?”左羚吓了一跳。

    “白瞎了,这些药材做大补的确可以,可是跟别的药材搭配后才能发挥最大的药效。不仅仅是补药,可以是救命的药。”况且道。

    “这样啊?那我好好让人打听打听。”左羚兴奋起来,如果况且再研究出一个神方,就意味着又挖掘出一座金矿,现在左羚基本还是靠况且在苏州时研究出来的十几个药方赚钱,药材生意利润并不高,毕竟药材铺子可是到处都有,只有他们的成药才是全国独一份。

    更妙的是况且醉心于药方的研究,就不会天天想着怎么瞎折腾了,也不会想着去塞外探险了。

    “你若打听到了那些药材商,就告诉我,我想见他们一面,当面好好谈谈。”况且道。

    “好的。”左羚不疑有他,一口答应。

    况且也是忽然想到,那些药材商应该也跟盐帮似的,能自由出入鞑靼部落收购药材,他们应该有安全的路线图、当地的联系人什么的,如果能拿到这些,不是又多了一条后路吗。

    当然这些药材也是他真想得到的,并非只是幌子。

    这些天况且一直在练习马术,他手下的学员每天有六千人练习马术,毕竟马是需要休息的,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如果天天来,人能受的了,马却受不了。

    况且倒是没有这个顾虑,御马是天马,是千里马,根本不在乎他这种强度的训练。

    他现在骑的依然是那匹棕色的御马,那匹他眼热了很久的白马依然不肯让他骑,试了两次,都把他掀翻下来,然后绕着他跑圈,傲然表达自己的高贵和不凡,还往况且的脸上喷热气,气的况且差点实行武则天的政策:鞭子、锥子、刀子。

    不过他不敢,这些御马就算是赏给他的,他也没有生杀予夺的权利,更不要说也根本舍不得。

    “这白马和棕马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棕马好像跟我能心灵沟通,那匹白马就不行?”况且问纪昌。

    “不好说,人跟马匹,有时候也要讲缘分的,可能这匹棕马跟大人有缘,那匹白马跟大人无缘吧。这就跟人和人之间差不多。”纪昌笑道。

    在纪昌眼里,这些御马的确就是跟人一样,甚至比一般的人还要高贵,都是马中之皇,它们自然也有自己天生的高傲,在处处显示着自己天生的高贵。人可能真还很难培养出这样的优越感来。

    况且看着白马发狠:“让你得瑟,再得瑟杀了吃肉。”

    白马听了根本无动于衷,只顾甩着白银似的长长的鬃毛跑开了,四个蹄子轻松地摆动着,真跟飞翔在空中差不多。

    那匹棕马却不顾白马蔑视的眼神,跑过来把硕大的鼻子在况且身上磨蹭着,长长的马脸都能看出那股子讨好亲近的神情。

    纪昌等人笑了,这真就是缘分,这匹棕马丝毫不亚于那匹白马,两者对况且的态度却是截然相反。

    况且泄气了,也不打算玩什么白马啸西风的造型了,还是老老实实骑这匹棕马吧。

    “你以后就叫追风骓了。”况且郑重地给棕马命名。

    棕马却摇着硕大的马头,踢着小石子,似乎不满意这个名字,可能是嫌太俗了。

    况且苦笑,追风骓这名字多好啊,一听就是天马才有资格拥有的名字,它还嫌弃?

    “那就闪电骓。”况且换了一个。

    棕马点了点硕大的马头,又用马脸摩擦况且的袖子。

    “哈哈,它还真听得懂?”

    纪昌和几个护卫都像看到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一样,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般。

    “好吧,闪电骓就闪电骓。”况且其实觉得这名字也挺俗的,他最喜欢的是五花马,可惜这些天马都是纯粹一色,一根杂毛没有的,他也不知道李白诗中说的五花马是什么马,估计不可能是这样的天马。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千金裘也就算了,要是玄宗皇上的御马,谁敢拿出去换美酒啊,那不是找死嘛,你就是敢卖,也没人敢买吧。

    万古愁又是什么东东?一家子的事能弄明白就不错了,还想什么万古愁?

    况且现在可是知道了持家不易啊,左羚和李香君之间的暗战依旧,他也没办法调解,还好石榴不在这里,如果左羚跟石榴再像这样碰撞起来,他真的只有出家当和尚了。

    古人说治国齐家平天下,一家子、一族的事也是太难处处都摆平了。

    他浮想联翩,感慨万千,这就是没事闲的,虽然他还是不甘心放弃去塞外的念头,可是想到张居正的态度,也就打了退堂鼓,只剩下一点不甘心了。

    现在练兵的事基本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他选中的那些骑兵练习马术的情况也不错,最后马术虽说比不上游牧民族,却也不会差的太离谱。

    一万两千精锐的骑兵如果跟鞑靼主力交手如何?真的就没一点希望取胜吗?

    他总是有些不信,在战力上***从来不弱于任何民族,西汉时期的开疆拓土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西汉帝国打败了周边所有敌人,也正因如此,那时的人才敢喊出:犯我大汉者,虽远必诛。

    过后哪个朝代也没人敢喊这话了吧,就是憋足了劲喊出来也是底气不足,根本做不到。

    永乐时期倒是短暂地恢复了这种荣光,大漠被扫平,安南被征服,万国来朝,恢复了***帝国作为世界***帝国的地位。

    况且对永乐时期的事还是有些存疑,一是国力,当时连年对外作战,七平安南,六扫大漠,永乐当时的精兵强将并不多,还达不到太祖时期的五分之一,最缺乏的就是像徐达、蓝玉这种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帅,平安南不得不仰仗英国公张辅独自领兵作战,扫平大漠则是永乐御驾亲征,其余的大将似乎都缺乏这种独当一面的军事才华,强将精兵也是如此,根本比不上明朝初年,却能把塞外的***打的望风而逃。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