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零二章 因果道门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二章 因果道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把那枚铜钱穿上红线,掉在自己胸前,当作饰品了。

    小君彻底服气了,况且这种***乐观主义精神简直是直冲云霄啊,以前有人收到这东西都是愁得天天睡不着觉,而且茶饭不思,就怕万一有人找自己算账,提出自己无法解决的难题。他倒好,好像就怕祸事不来找他似的,还显摆上了。

    况且笑道:“看来这是一个黄金时代啊,以前不出世的一些老古董、隐世门派都要露头了,你们空空道门原来是第一等的神秘道门,现在又冒出一个谢恩铜钱的门派来。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病啊,他欠人家恩情,自己还呗,干嘛逼着另外的人去还什么恩情,这不是不要脸吗?”

    扑通一声,一个黑影子正在空中飞着,结果听到况且一句不要脸,直接摔下来了。落入一个烂泥塘里,砸死了一头正把脑袋藏在翅膀下睡觉的野鸭子。

    这黑影子又冒出来,此时不是影子,而是一个烂泥人,浑身上下湿淋淋的,他不敢停留,继续飞走,唯恐再遭到什么诅咒。

    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纳闷,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野鸭子啊?

    况且不知道这些,还在侃侃而谈,大骂发放谢恩铜钱的人不要脸,卑鄙***下流之类的。

    小君听得本来就很白的脸变成惨白了,简直就是死人幌子。

    周鼎成忙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你什么意思?我说的不对?”况且义正辞严。

    “当然不对,人家给你阴文谢恩铜钱,那是说明你欠了某人的恩情,比如说咱们吧,人家不是送来七颗人头吗,这就是恩情。所以人家才发了一枚阴文谢恩铜钱。”周鼎成道。

    “可是我没求他啊?这是他主动干的,我还没找他要惊吓费和精神损失费呢。”况且不承认欠什么恩情。

    “这事的确有些怪,据我所知,几十年前,那些得到阴文谢恩铜钱的人都是先前得到过重大帮助,而且是主动求助的,在得到帮助前,也立下誓言,以后需要报恩的时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在某个时段收到阴文谢恩铜钱。”小君道。

    “就是,我从来没求过什么人,他凭什么认为我欠他的情分,我不承认。这种事没有逼着人家认的吧。”况且更加理直气壮。

    听小君这样一说,周鼎成也不确定了,武当派虽说得到过三枚铜钱,都是怎么得来的,他也不知道,那本专著上也没有写明,估计是有隐讳吧。

    不过小君说的有道理,有能力发放这种谢恩铜钱的人不可能随随便便找个人强行把自己欠的恩情转嫁出去,再者说,有这种能力的人自己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为何一定要发放配套的阴文铜钱?这的确不好解释。

    “对了,我想起来了。”蓦然间,慕容嫣然出现在房间里,就像她原本就坐在那里似的。

    几个人都吓了一跳。

    “大姐功夫真棒。”小君苦笑一声。

    “一时太着急了,得罪莫怪。”慕容嫣然知道自己出现的太急了,其实小君也有这本事,只是没有绝对必要的情况下,他们都不会这样做,太过惊世骇俗了。

    “大姐想起什么了?”小君问道。

    “我想起来了,当初有个传闻,当然没人能证实,却也是公认为最靠谱的,据说这个发放谢恩铜钱的门派叫做因果道门。”

    “因果道门?佛家的?”小君不解。

    “不一定是佛家的,也不一定是道家的。据说这个门派的人都是游走在轮回中,要了结自己以前轮回中的一切因果,这样才能成佛作祖,或者成神。据说修行的人最后一道关口就是因果,因果不了解干净,是不可能脱离人世红尘的。”

    “这种说法倒是有道理,有许多道门隐世不出,就是怕沾染红尘因果,到最后会成为最大的阻碍。”小君点头,显然认可这种说法。

    “游走在轮回中?前辈的意思是这些人在前世后世,甚至在自己轮回的无数世里游走着,了结因果?”况且张大了口。

    “正是这个意思。”慕容嫣然道。

    “怎么可能,这是***也未必能做到的事吧?如果都这样做,天上地下的不是乱套了?再者说十殿阎罗也不会允许吧?”况且更加不敢相信了。

    “这只是一种大家认可的传闻,究竟是不是这样就难说了。如果是这样,倒是可以解释我们为何发现不了这种人,他们能在轮回中游走,可能连十殿阎罗都发现不了,何况我们凡胎俗子。你不是诧异为何你没有求人,那人主动帮你,然后给你一枚铜钱吗,那就是说那人跟你有因果需要了断,未必是这世结下的,可能是以前那个轮回中结下的,只是要在这一世上了结。”

    况且这次不反驳了,他已经全身无力,吓得周身冰凉,思维都差点停滞了。

    要跟自己了因果,还不确定是某一世的,可是自己真的轮回过许多次吗?

    如果承认有轮回,那也就得承认每个人都会在六道轮回中无尽地轮回,就像一个人生大转盘,只不过从这个层里轮转到另外的层里。

    况且懵了,怎么也想不到还有这等事,比天方夜谭还天方夜谭,就是佛经里也没有如此骇人听闻的故事吧?

    小君想了一会,却苦笑道:“这个我倒是没有听说过。”

    周鼎成也道:“的确,我们藏书阁里那本关于谢恩铜钱的专著里也没提到因果道门。”

    “那本书上是没有提,但你们掌教是知道的。空空道门的门主也一定知道。这种事是不会写在纸上的。”慕容嫣然道。

    这两人明白慕容嫣然的话,他们没听过只是级别还不够,这种事得各派系的首脑人物才有资格知道。

    知道的人也会尽量不说这件事,当作一个禁忌,唯恐不小心触犯。如果不是况且得到了这枚铜钱,慕容嫣然也不会说,她可能根本想不起来,毕竟时间太久远了,很久没有人再提起谢恩铜钱的事了。

    “大家喝酒,喝酒,这种没影子的事想多了也没用,有什么因果就来了断,我倒是不怕这个。”况且也想明白了,不怕了,不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只有等事情临头再想法解决。

    他相信因果,却不相信一个人哪怕是神,能够在无尽轮回中自由行走,如果真有轮回的话,应该就有严格的制度,哪怕***也不可能在轮回中无所顾忌地上下其手。

    这应该是佛家的人推测出来的,但也只能是推测。

    “嗯,我也只是随便说一句,***究竟是什么,没人知道。”慕容嫣然点头道。

    因果是世上最神秘的东西,一般人遇事都习惯说什么因果,最简单就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句话,但世上究竟有没有因果,没人说得清。

    一般人都能承认气运命运,却很少有人真的相信因果,不然麻烦大了,你跟人打架,是结因果,你帮助别人,也是结因果,简而言之,你生活中的一言一行,不管好的坏的,恶的善的,甚至你一生中脑子里无数纷纭的念头,都是结的因果。

    要想不沾因果,就得躲藏到深山大壑里,不跟任何人甚至动物打交道,心也必须如死水一般波澜不起,这才能不结因果吧。

    可哪怕是这样也不行,你这辈子有了觉悟,焉知前面多少世里做了多少恶,行了多少善,这都是因果,都得了结掉。

    无论是行善还是作恶,都是因果,本质上讲并没有不同,只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是在佛家的眼里,善报恶报还都是因果。

    因成果,果马上又会成因,因又成果,果又成因,如此纠缠往复,以至无穷。

    佛经说一个人要***无数世才能真正成佛,哪怕你修行够了也不能马上成佛,因为你还有因果未了,就需要不断转世了结因果,最后因果了尽,才能真正做到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这些问题不能想,也想不明白,比量子纠缠复杂无数倍,也难懂无数倍,或许真的只有修行到了某个境界才能通,才能懂。

    况且前世没事时喜欢读佛经,就当哲学理论来读,曾经有一阵子很上瘾,后来自己发现有成为精神病人的危险,赶紧悬崖勒马,改看动漫了,那些艰深无比的理论必须以海量的幼稚无脑读物来冲淡,才能让自己不至于进精神病院。

    慕容嫣然走了,恰如她突然出现一样,突然消失,而不是离去。

    三个人继续喝酒,听了慕容嫣然的话,都吓得不轻,也不明白自己会不会稀里糊涂地沾染上什么因果了,都闷头喝酒,个个都比高阳酒徒还酒徒。

    “你哪天要是去鞑靼王庭,我陪你去。”

    喝了一个时辰,空酒坛子都有五六个了,小君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你敢去?”况且惊诧。

    “有什么不敢的,上次我被人追击时,还在鞑靼王庭躲藏了几天呢。别的本事我不大,逃命的本事天下第一,真有需要我可以带着你活着逃出来。”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