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零五章 奸计得逞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五章 奸计得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景象更证实了况且所说的事情发生的过程,人头对上号了,的确是三个刺客,不是假冒的,毕竟他们当初都拿着画像缉捕过的。人头在滴血,说明刚割下不久。再加上况且等人身上的血腥气、身上如假包换的伤口,还有全身上下的黑灰,足以说明了一切。

    “小子,谁让你这么玩命了,这种事你派人就行了,怎么亲自上阵了?”张鲸却是后怕,埋怨况且不该亲自上阵抓捕凶犯。

    “这不是赶上了吗,再者说我也没干啥,就是指挥了,都是这些将士的功劳。”况且指指身边的护卫和将士们。

    “嗯,你们这次跟随况大人抓捕罪犯,都立下大功,皇上会有嘉奖,会有封赏,很快就会下来。”

    李百揆等人则气的发疯,这就是锦衣卫的特权,有点功劳就能夸大,还能直接向皇上请功,不用经过兵部苛刻的复查,奖赏还特别高,因为锦衣卫代表着皇上的颜面。

    他们更嫉妒况且,这等好事怎么就被这小子赶上了?他们不知费了多大的力气,翻遍了北京城,也没找到这三个刺客的影子,况且出马,就把三个罪犯的人头提回来了。

    他们的心中苦不堪言:难道咱们跟况且的差距真的就这么大么?

    他们不相信,可是人头明晃晃摆在这儿,这玩意真的作不了假呀。

    李百揆的手下还有顺天府的捕快都跟这些护卫们闲聊,旁敲侧击地询问事情发生的过程,这些人都众口一词,说出况且编好的剧本。

    其实众口一词本身就是破绽,在激烈交锋的过程中,每个人看到的感觉到的其实出入会很大,可是此时却成了最好的证词。

    况且口述,刘守有的文书把过程写下来,所有人的名字也都写上,然后况且签字画押,抓捕凶犯的报告就写好了,立即交给张鲸,带进宫里面呈皇上,这同时也是一份请功报告。

    “兄弟,那些受害者的亡灵可以得到安息了。”刘守有拍着况且的肩膀,无比欣慰道。

    刘守有感觉面子上也很有光,锦衣卫本就是一家人,一人立功,集体脸上都有光,一个人搞砸了,大家都跟着丢脸。他本来就是这个大案的主导者,也是他提醒况且速战速决,自然就有一份功劳在。

    “是啊,这三个凶犯太凶猛了,我们五十多个人才杀掉他们,还都负伤了。”况且装着余悸犹存的样子道。

    “这就不错了,这三个人里的两个可是分别单身一人杀掉咱们一百多个兄弟的。你们才五十几人,就能把他们击毙,不愧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刘守有半是认真,半是恭维道。

    李百揆、顺天府尹等人心里极度羡慕嫉妒恨,脸上还得带着笑,恭维着、赞许着,心里都快滴血了。

    况且立下大功,也就凸显了他们的无能,只能寄希望于皇上一时高兴,不再责罚他们。

    按照李百揆的意思,马上就要出城看看抓捕现场。

    况且倒是同意,刘守有却说这些人太辛苦了,而且身上还有伤,需要休息治疗,明天再去也来得及。

    李百揆等人只好作罢。

    况且带人回家后,把家里的人都吓了一跳,这些不明内情的人还以为况且真的带着人抓捕凶犯了呢。

    “你怎么这么傻啊,这种事你自己冲上去做什么啊?”左羚、萧妮儿都后怕的哭起来。

    “大骗子,死骗子,去死。”九娘躲在左羚、萧妮儿身后,做口型大骂况且,她可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这不是挺好的嘛,一点伤没有,毫发无损,纪昌他们把我保护得很好。”况且继续装。

    没办法,这种事只能将演戏进行到底,知情人要尽量控制在必要知情者的范围之内。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

    况且洗浴后换上衣服,那些护卫们也都回去擦洗身体,把伤口敷药后仔细包扎好。

    当晚,况且让***摆宴席,为这些人庆功。

    虽说他们并没立下什么功劳,苦头却是吃了不少,人人都流了不少血,这却是真的。周鼎成去主持外面的庆功酒宴,他对这些自然是心知肚明。

    况且在内宅喝酒,左羚和萧妮儿左右靠着他,为他斟酒布菜,还不时打量他的脸色,唯恐他受到什么伤害还没发觉出来。

    九娘气的干脆不出席,她实在受不了这个万恶的家伙了,绝对不肯跟他坐在一张桌上喝酒,那不是同流合污嘛。

    “这种事你以后还是别干了,你手下有的是人,干嘛不让别人去。”萧妮儿含泪道。

    “这三个***居然在城里拍卖我的脑袋,我没亲手摘下他们的脑袋就不错了,怎么也得亲眼看着他们毙命。”况且四下看了看,以奥斯卡奖男主角的口吻说道。

    左羚听了过程,也是吓得花容失色,对那些护卫们也很领情,就以她和萧妮儿的名义给所有参战的护卫每人发放二十两银子的赏钱。她最近赚了许多,腰包鼓鼓的。

    那些“参战”护卫和将士们人人脸上*,心里都乐开花了,凭空能立功受奖,这还能得到夫人们的赏钱,这种创意他们希望况且能经常有,而且每次都带上他们。

    当晚,左羚说什么也不放况且离开,把况且拉进自己房里,也不顾旁边人的眼神。

    这些日子她和李香君暗战,没少给况且脸子看,更是不肯让他进自己房里,倒是萧妮儿有时候去外面跟况且相会。

    这一夜的幽情蜜意自然难以言喻,只是到了早上,况且身上还真的带了几处伤,而且经历了一场真实的大战。

    况且自己也是哀叹,看来自己最大的战场不是别的地方,正是左羚的闺房里。

    上午,况且带着那些护卫领着张鲸、刘守有、李百揆、顺天府尹还有一大群他们的手下,浩浩荡荡来到“抓捕现场”。

    况且指着那个洞穴,再次讲述了惊心动魄的抓捕过程,听得这些人都是目瞪口呆。

    看到这个花费偌大精力,又染上许多血迹的现场,所有人心里的怀疑都消除了,看到这里的景象,他们仿佛能亲眼看到况且带人跟凶犯拼死厮杀的经过,仿佛还能听到那震耳的喊杀声。

    顺天府的捕快们找到了附近的猎户樵夫,他们也证实昨天的确听到了震天的杀声和打斗声,他们害怕,没有敢近前来看。

    所有细节都对上了,况且最担心的那个烧毁不掉的骨头的问题没人提出来,到了这个程度,每个人都相信了他所说的一切,再者说来,他们也无法想象况且的胆大妄为,敢在这种事上造假。

    大家唏嘘着,感慨着,盛赞况且和手下护卫和将士们的神勇还有为国为皇上不惜牺牲的大无畏精神。

    “况大人,预祝您高升啊,不过您好像没有再上升的空间了吧?”李百揆有些酸溜溜道。

    “是啊,况大人已经是一步登天,再想上一步有些难了。”顺天府尹也笑道。

    “都是为国效力,为皇上尽忠,功劳晋升什么的本官从没有想过。再者说都是将士用命,本人只是指挥助阵罢了。”况且满脸的慷慨激昂。

    李百揆、顺天府尹都恨不得把他塞进那个洞里,用火直接烧了,一点灰都别剩下。

    都是官场上的人,用得着这么装吗?不装会死啊。

    回城后,内阁六部都知道这事了,都派人来祝贺,说是过几天要开一场盛大的庆功宴会,表彰所有参战将士。

    锦衣卫那些死难者的家属们闻声都赶来了,北镇抚司里哭声震天,纸钱纷飞,这是那些家属们在告慰亡灵。

    刘守有宣布,过几天锦衣卫会召开公祭大会,用凶手的头颅祭奠那些死难者。

    “小子,你这次是出头露脸了,我老人家也跟你沾光,昨天圣上还夸了我几句呢,这可是难得啊,这些日子,我老人家光为你挨骂了。”张鲸把他拉到一边小声道。

    况且只得连连告罪,他知道张鲸的确跟自己吃了不少瓜落。

    “昨晚皇上看到报告后特别兴奋,晚上一气临幸了三位娘娘,结果早上就有些龙体违和了。”张鲸又小声告诉他这样一条秘闻。

    “不要紧吧?”况且有些担心。

    虽说皇上对他可能不怀好意,但他现在还离不开皇上的支持,已经上了这条贼船了,想下来哪里有那么容易。

    “没事,就是有些头晕目眩,喝了些你的方子配制的药酒好多了,不过今天没能上早朝。”张鲸道。

    况且这才放心。

    “对了,听说你家药铺里卖的那个六神丸效果特别好,可是不好买,你能不能……”张鲸说了半句就顿住了。

    “哦,放心,别人买不到,您老人家需要多少有多少。”

    “真的?不是我自己买,是宫里买,量不小,银子当然不会短一文的。”张鲸道。

    况且也听说了,六神丸、养心丹等几种药现在宫里也大批采购,不过总是供不上货,这也没办法,药材有限,产量自然也就有限。

    “大人放心就是,我回去备货,怎么也得满足宫里的需求,咱们都是自家人嘛。”况且套近乎道。

    这话也没错,锦衣卫的人跟宫里的确是一家。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