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风声走漏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七章 风声走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须臾,有一队丫环送上来香茶,放在主宾面前。

    罗西解开瓷碗的盖子,闻了下,对身后的人道:“今日与故友欢聚,岂可无酒?来人,上酒。

    于是乎,他的后面也走出一队穿着紫罗衣的丫环,送上一瓶瓶美酒。

    两方的人都相互看着,显然这就是在较劲,争抢当主人的资格。

    “罗兄,咱们还是不要计较这些细枝末节了,谈正事要紧。”黑衣人道。

    “萧老弟,咱们可是要开诚布公地谈,你们这些人都藏头护尾地干什么?还是把面罩面纱都摘下来的好,我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名字相貌甚至更多的事,没必要在我面前遮掩什么。”罗西不理他的话,坚持谈判的礼仪。

    黑衣人无奈,却知道在这里带着面罩的确没什么用,就摘下来放在桌子上。

    这是一位看上去五十岁上下的人,瘦削的面容如同岩石雕刻成的,胡须根根如钢针一般,两眼更是如老鹰一般有一股攫人而噬的气势。

    他身后几个人也摘下面罩,拿在手上,面貌年龄各自不同,堪称老中青三结合的典范。

    圣女和几个侍女却没有摘下面纱,这是她们的规矩,一辈子都不能摘下,并不是要在这里故意遮掩相貌。

    罗西显然也知道这规矩,没有在这儿上计较。

    “萧老弟,我只是想跟你们商量合作一件事,借你们的手把那个毛头小子抓住,然后送到我们的手上,事后你们可以提出条件,我们能办到的任何事情都可以提。”罗西道。

    “就是那个***况且?”黑衣人问道。

    “对,就是他。”罗西道。

    “为何要借我们的手?你们的人手在这里不够用?这可是你们的主战场啊。”这事相互探底的过程,黑衣人没有马上答应。

    虽说在他看来这是手到擒来的事,可是罗西如此郑重其事,他也就不敢爽快答应了。以前他们跟罗西合作过一次,被坑的差点连裤衩都没了,这以后再也不敢跟这主儿谈什么合作了。

    如果是在大漠深处,罗西提出这个要求还很正常,这可是在内地,罗西是主,他们是客,应该是他们有求于罗西,为什么反过来呢。

    “我们不好下手,或者说也下不了手。原因你们不要问,我不会说。”罗西简短截说。

    “你们都不好下手或者下不了手,我们又怎能做到?这不是摆明要坑我们吗?”黑衣人冷笑道。

    他可是对上次的被坑记忆犹新,说什么也不能再上这个罗鬼子的当了。再者,他现在知道五圣使是因为私自接了刺杀况且的活而丧命,也感觉到况且可能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心里的警惕性就更高了。

    “我们做不到,你们也做不到,这事在内地不好做,所以得在塞外大漠做。懂了吧。”罗西道。

    “你是说等他去我们那里刺探什么军情时逮住他,再交给你们?”

    “对,就是这个意思。”罗西道。

    黑衣人犹豫不决,他不相信罗西,感觉这又是个坑儿,别看他提出的条件有多么诱人,根本就没想过兑现,他只是不知道罗西这次又要耍什么诡计。

    “这样吧,你们既然在内地不好做,到了塞外总可以下手吧,这件事你们自己来做,我们当作看不见,你们也不用领我们的情。”黑衣人最后还是决定小心为上,以退为进。

    “在塞外我们可能也无法下手。”罗西沉默了一阵,忽然道。

    “为什么?”黑衣人真的不解了。

    “我们有我们的原因,或者说有我们的顾虑,所以不好直接对他下手。可是你们不用顾虑什么,毕竟他可是要对你们下手的,只要你们抓住他,或者杀死他,把他交给我们,不论死活,这份情我们都领了。”

    黑衣人腾地站起来:“罗兄,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们究竟顾虑什么,或者说你们究竟怕什么?”

    看到罗西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的样子,弄得他都神经也紧张起来,难道那个***身上有什么禁忌,别人碰不得?一碰就要倒大霉或者有生死大难,这才能让罗鬼子如此畏惧如此忌惮。

    “这个……我不好说,不过不管我们有什么顾虑或者说忌讳,跟你们不相关。”罗西欲言又止。

    “不对,我想起来了,你们曾经被什么人坑了一次,好像是在凤阳吧,你们的一位头领还有不少干将全都人间蒸发了,到现在也没找到踪影吧?你们是不是因为这个才有顾虑忌讳?可是这跟那个***有什么关系?”

    他身后一个人上前一步,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什么?当初那小子就在凤阳?”

    黑衣人脑子里也是嗡的一声。

    凤阳那件事太轰动了,当初震惊朝野,更是江湖几百年前所未见的大事,几十名***高手全都瞬间无影无踪,过后也没人找到下落,这已经奇的不能再奇了,据说后来朝廷派人去调查,结果凤阳城里和附近的人都不曾记得有任何事发生。

    过后有人曾经推断,是有神秘的高人把所有人的记忆都抹除了。

    这种推断并没有几个人相信,因为那根本就是做不到的事,非人力所可为。

    他们当时虽然远在漠北,这件事却也有所耳闻,过后朝廷所做的调查,每一页都传到了板升城,这位黑衣人也都读到了,不过他读后的感觉却是荒诞离奇,以为是朝廷无法自圆其说,这才做出这种糊涂推测,然后不了了之。

    然而,现在根据罗西提出的要求,再看到他的种种表情,听说况且当时就在凤阳,一些本不相干的事串联到一起,突然发现产生了不一般的意义。

    他还记得当时听到消息时他们有多么开心,毕竟被罗西坑了一次,惨的不能再惨,却没想到他们被人坑的更惨,当时还说是报应呢。

    罗西不语,他怕就怕黑衣人把这一切都串联到一起,却也知道很难瞒过,对方也是精明人,当初也不是他有意坑他们,而是真的出了意外,他们应该知道这一点,过后才没有疯狂地报复。

    “那个***究竟什么来头?不就是仗着张居正撑腰吗?”黑衣人倒是慎重起来。

    “表面看是如此。”罗西淡淡道。

    他并不怕黑衣人不上钩,反正况且跟他们早晚是死敌,一定会对上的。他要的只是他们能把况且交到他的手上,这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如果况且只是被杀了,意义反而不大。

    他因为上次的原因,这才愿意付出很大的代价,也是想要弥补上次的过失。在他看来,况且只要深入漠北,不是死在鞑靼人手上,就是死在这些人手上,只是但愿他别死在那些番僧手上。

    然而,黑衣人现在对他倍加警惕,对他的所有话都自动打了二八扣,所以怎么听这都是另有一个巨大不见底儿的深坑。

    “我不会答应你什么。只能答应你一点,如果有一天这小子真要自己找死,自动来到漠北,我们可以拿下他,然后什么条件到时候再谈。”黑衣人谨慎道。

    “好,那就一言为定,只要萧老弟知道一点就行,这小子的脑袋值钱的很,千万不要打造什么法器了,他就是这世上最大的法器。”罗西说道。

    黑衣人眼睛里浮现一片片疑云,这话他更听不懂,不过他没问,知道罗西如果愿意说就已经说出来了,罗西没说,他问也没用。

    罗西等人走后,黑衣人依然坐在椅子上,回味着跟罗西的这次交谈,回想着罗西所说的每一个字,所露出的每一个表情。

    旁边的人不敢打扰他,都静静站立在那里,连圣女此时也屏住呼吸。

    “那个况且究竟有什么大的来头,他是怎么起家的?”黑衣人问道。

    他以前听说过况且,只是知道隆庆帝上来后,朝廷里出了一位新贵,而且还是混世小霸王级别的新贵,在他们这种人眼里,这种人就是个典型的二世祖,根本不屑一顾。所以过后还有一些况且的资料传回去,他也懒得再琢磨。

    现在他觉得应该研究一下这个人了,至少要明白罗西为何对他有这么多的顾虑和忌讳。

    “对于他,咱们的资料不多,许多处都只有空白。”他身后一人道。

    “为什么?”黑衣人问道。

    按照白莲教的规矩,只要对一个人有了兴趣,就会把他的底儿摸得一清二楚,祖宗十八代都不会放过,挖坟掘墓也得查清楚。

    “这个……咱们只是在他成为新贵后才有了一点兴趣,时间太短,搜集到的资料也有限。”他身后那人躬身不安道。

    “时间短?这不是原因吧,咱们的人无处不在无所不有,只要发动起来,一个人的资料还查找不齐?”黑衣人不满道。

    “是,是属下不够重视,请大长老治罪。”那人诚惶诚恐道。

    “算了,别说你不重视,我也忽视了,要不是该死的罗鬼子,我现在也不会当回事,难道咱们真的看走眼了,这个***真的不简单?”

    他自言自语着,然后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