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惊人的天赋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五章 惊人的天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一座茶楼的包间里,罗西正悠闲地喝着茶,包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显然是在等人。

    茶楼的客人里有几个熟人,见到他的仆人在这里,就知道他回来了,都过来打招呼。

    “罗兄,好久不见了。”一个人端着一个精致的小茶壶过来笑道。

    此人端着的是当时还不大时兴的紫砂壶,显然这是在养壶,要是况且在这里,一定会引为同道的,况且也曾经养过紫砂壶,可惜后来乱事太多,也就顾不上了。

    “好久不见,老兄最近福体越发康泰了。”罗西呵呵笑道。

    那人穿着官服,只是没有补子,抖着一身的肥肉笑道:“***,***。罗兄前阵子是去哪儿了,这一去可就一年多的时间没见啊。”

    “兄弟我是去普陀进香了,早年许的愿,有时间了当然得去还愿。”

    “那是,别的都是小事,对菩萨许的愿若、还愿那可是大事。”

    那人又说笑几句,然后端着小壶回到自己桌上喝茶了。

    随后又是几个熟人过来,有原来官场的同僚,也有生意场上的对手,现在显然都只是茶友。

    在茶楼的一个角落坐着一个人,也在静静地品茶。

    他不跟任何人寒暄,眼睛也不看向任何人,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有不少人明明看到了此人,却跟看到空气一样,眼神一扫就过去了,没意识到那是一个真实的人。

    罗西看着那个角落,也是暗暗吃惊,空空道门的空空***,的确很奇妙,明明一个大活人坐在那里,你看过去,却是一片空蒙,却又分明是一个人,人跟空已经融合一处了。

    他没有打招呼,而是静静地坐着等。

    喝了一壶茶后,他又要了一壶,然后还是悠闲地坐着,仿佛在尽情享受这温暖宜人的春日午后。

    “见到那几位贵客了?”

    那个“空人”不知何时坐了过来,罗西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等他意识到时,这人已经坐在他对面,很“空”地问了一句。

    这种状态非常奇妙,罗西跟空空道门的人也打了很长时间交道了,却还是不习惯,毕竟空空道门有这种境界的高手也不是很多。

    “见到了。”罗西淡淡应道。

    “局做成了?”空幻的声音飘来。

    “做是做了,成不成不知道。”

    “只要做了,就能成。萧衍峰对你顾虑重重,最后一定会自己钻进这个局里。”空幻的声音似乎有一丝讽刺的笑意,倒是显得不那么空幻。

    “那你是小看老萧了,他不是那么好骗的。”

    罗西可是知道萧衍峰的本事,老实说如果真正交手,两人谁也没有取胜的把握。若是斗智,他也不占上风,上次的事的确是出了意外,结果他把萧衍峰坑得体无完肤,不过那完全不是他的本意,更不是他坑人的本事有多么高明。

    “你们空空道门插手这件事是什么意思?你们不是声明从不介入任何事端的吗?”罗西还是不明白。

    “那是从前,现在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了?”罗西追问道。

    “以前我们有门主,有济济一堂的高手,可惜凤阳事件后,都成了空幻了,连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事都不知道。如果我们还保持先前的戒律,怕是连道门也保不住了。”那人叹息道。

    “会不会是你们那些高手练空空神功练到化境了,结果彻底把自己练空了,练没影了。”罗西并没有讽刺意思,而是真的这样想,可是说出来后,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讽刺的意味,还很搞笑。

    “那你们护祖派的那些高人呢,不是也没影了吗?难道也跟我们练了一样的神功了?”那人冷哼道。

    此人说话似乎只要一沾染七情六欲,马上就不那么空幻了,声音也有了实质的感觉。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不,我正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真有那个可能的。”罗西分辨着,可是越描越黑。

    “够了,谈正事,否则在下不奉陪了。”那人恼了。

    虽说那次护祖派的损失不比空空道门小,但毕竟没有把门主搭进去。

    “我这就是谈的正事。”罗西都快疯了。

    近来他也不知道受了什么诅咒了,或是中了什么魔道,经常有怪事发生在身上,怎么解释都没用。

    就说上次他是真心跟萧衍峰合作,结果最后把人家坑的他自己都骂自己缺了八辈子大德,可是那次真是意外。他带人跟空空道门合作追捕小君,也是本着精诚团结的精神,结果追击万里无果不说,最后还被骗到海外了,被骗的主要原因就在他身上。

    如果你想要坑谁,就让他靠近罗西吧。空空道门这回想通了,决定发挥罗西身上的巨大潜能,让那些想象不到的坑像鲜花一样盛开出来。

    在空空道门看来,这就是一个人最宝贵的天赋,后天根本修不来,空空道门最看重的也就是这个。可惜罗西年岁太大了,又是护祖派的大人物,要不然空空道门非得把他收入道门里精心培养。

    这人此时也回过味来,罗西真不是有意讽刺什么的,而是他的天赋在发挥惊人的作用,想要夸奖人的时候,保证怎么听都是讽刺。

    “罗兄别见怪,我经常忘了你惊人的天赋了。”那人歉意道。

    罗西大汗,这他奶奶的是什么天赋啊,好在他在护祖派里一向心狠手辣,从没对任何人手下留情,结果那些人个个都还活着。假如他真心爱护属下、真心为属下着想,大概他的所有属下就都死光光了。

    他也是在这位空空道门的大人物的指点下,才恍然发现了自己身上这惊人的天赋,回首往事,一桩桩一件件也都印证了这一点。

    “没事,这次我是真心要跟老萧合作,真心补偿以前的过失。”他重又检讨了一番对萧衍峰谈判时的态度。

    “对了,一定要保证这一点,保证当时是真心的,不管以后怎么样,这样就已经成功了一半。”那个虚空的人赞同道。

    “可是这究竟有什么用啊?”罗西不明白的是这个。

    “这你就别问了,只要知道此事关乎我们两派那些人能不能回来就行了。”那人说道。

    “真有希望把他们找回来吗?”罗西已经不抱幻想了,天南地北他都找遍了,就连海外不毛之地都搜寻过了,还是没有他们的任何踪迹和消息。

    “我说行就一定行,这是天机。”那人说完,如同烟雾一样渐渐消失了。

    罗西悚然,虽说他知道那人若论动手,未必能比得过他,可是那层出不穷的诡异手法的确让他不知所措。一个人本事再大,总不能跟空气较劲儿吧。

    他原本有一丝怀疑,号称江湖中最神秘的门派空空道门是否真的存在,这次合作过才知道,他们的确存在,一起共患难一年多之后,终于又认识到,这个道门合作时就存在,不合作时就像空气一样消失了。

    罗西没有马上走,而是继续喝茶,旁边的人没有看到他跟那人交谈的那一幕,他们看到的只是罗西始终一个人在喝茶,像是在等人,却始终没有等到。

    在这一层的中间一张桌子上,一个人也在闷头品茶,眼睛却不时地扫着四周的人和动静,他也没看到那人,甚至没看到那人在角落喝茶。

    他如实地在心里记下了罗西这一天的行踪,遇到的每一个人,说过的每一句话,回去后都写在纸上交给了刘大人。

    他既是这茶楼的熟客,也是锦衣卫的密探。

    茶楼的对面是一家妓院,赵阳正在一群莺莺燕燕的包围中,他贼眉鼠眼地四处扫视着,却没看到要找的人。

    他此时并没贪享什么艳福,他是被况且拉来遮人耳目的,况且和小君则在楼上他定好的房间里。

    “这两个***搞什么名堂,把老子仍在这儿不管了。”赵阳心里气的慌,作为一个堂堂的侯爵子弟,锦衣卫指挥使,怎么能到这种充斥着庸脂俗粉的地方来,干嘛不选个高雅一点的场所,这不是诚心败坏赵某人的名声嘛。

    况且和小君不管他想什么,两人正紧盯着对面的茶楼。

    “听到了吧,护祖派、空空道门要和白莲教合作了。有好戏唱了。”小君冷笑道。

    他发现了这几人的行踪,不止罗西和那人在里面,外面还有人守着。小君发现后,就把况且拉来,请他亲眼见识见识。

    “奶奶的,真恨不得马上把他们抓起来,可是他们究竟要合作什么?”况且有些迟疑了,似乎应该再等等,要不然有可能放走大鱼。

    “还是先盯着吧,就算要抓也得找齐人手,就咱们两个上去,等于送死。”小君道。

    “我身上有大杀器。”况且不服。

    “没用,你那东西对付一般人可以,对付那几个高手,也就是让人家多费点功夫,多动几次手脚罢了。”小君不屑道。

    况且立即让小君鉴定暴雨梨花针,问询他此物是否能镇住***高手,结果小君根本不屑一顾,说到了紧急关头,他手指头都别想动一下,还怎么发出暗器?也就是说,暗器再好也没用,人废了,所有设定就不存在了。

    况且顿时就傻眼了。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