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绝密情报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七章 绝密情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柳三更说出的地址在一条清静的街道上,到了这里后,又拐进一个胡同里,在一个挂着扬州会馆的大门前停下。

    “这是你们的分舵?”况且下车后端详了一下这座会馆的外面。

    “不是,这里只是扬州过来的朋友同乡的落脚点。”柳三更笑道。

    两个人走进去,仆役们都认识柳三更,见到他进来,都躬身站在一边。

    “这里建的很不错,可见贵帮没少赚钱。”况且边走便四处打量,在北京这个地方,建这样的会馆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也不是我们一家的,扬州的盐商也出了大笔银子的,只是归我们管理。”

    两人说着闲话,来到里面的一个房间里。

    里面有一人正坐着喝茶,见到他们进来,急忙站起来拱手道:“可是况大人?”

    柳三更忙躬身道:“大龙头,这位就是况大人,属下给您请来了。”

    况且看着那人,只有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却有一股草莽英豪的气息扑面而来。

    “阁下就是大龙头,当年在凤阳没见过。”况且笑道。

    他虽只看了一眼,就确定不是在凤阳见过的那位大龙头,还真是换人了。

    “草民卓茂林叩拜况大人。”这位大龙头上前就要叩拜。

    况且急忙架住他,笑道:“大龙头,你要想诚心跟我交朋友,就别来这套,你应该知道我最讨厌这些形式。”

    卓茂林笑道:“当初您见到的是我***,我***厌倦了江湖纷争,退隐享福去了,这摊子就交给我了。我***当年跟况大人虽然只是一面,却惊为天人,说况大人成年后必定一飞冲天,果然应验了。”

    况且苦笑:“我冲什么天啊,我就想好好在地面上待着,这不是被人强按在这位置上了嘛,有办法谁愿意干这个啊。”

    卓茂林和柳三更都笑了,显然他们对况且的所有情况都有了解,知道他说的是真心话。

    柳三更悄悄退了出去,屋里只剩下况且和卓茂林两人。

    “大龙头在如此非常时期***,一定有重要的事吧?”况且开门见山道。

    “的确,我有一条绝密信息,非常重要,想了想还是来告诉况大人您吧。”卓茂林面色肃然道。

    “坐下慢慢说。”况且伸手道。

    “哈哈,我倒是忘了,好歹我是主人啊,失礼失礼。”卓茂林笑了。

    “咱们之间就别客套这个,有什么重要信息?”

    两人对面坐下后,况且问道。

    “况大人知道白莲教的两个重要人物***了吧?”卓茂林问道。

    “当然知道,现在朝廷正全力抓捕他们呢。”况且道。

    “抓捕他们?很难。他们没有把握是不会冒险的。我说的消息就是关于他们此行的目的。”卓茂林道。

    “他们是不是冲着我来的?”

    “当然不是,他们不会为了个人恩怨派出如此强大的阵容。我也是偶然得到了这条绝密消息,在本帮也是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所以就急忙赶来,禀报况大人。”卓茂林道。

    “究竟什么消息?”况且的胃口被吊的十足。

    “他们此次***是来跟京城的权贵家族谈判的。”卓茂林道。

    “哦。”况且对此倒是不惊讶,勤王派的大人物也做出了相同的判断。

    “他们这次是下了足够的赌注,要说服那些权贵家族跟他们合作,里应外合,对皇上实行兵谏。”

    “兵谏?”况且没听明白。

    “是兵谏。他们的想法是再次攻破边关,一路兵进北京城下,然后城里的权贵家族就会动用所有力量,瘫痪北京的城防,迟滞各地的勤王之师,逼迫皇上在外无救兵,城防瘫痪的情况下跟鞑靼和白莲教签订城下之盟。据说边关一些大帅还有一些大将也被他们策反了。”

    “什么?!”况且腾地站起来,这消息太重要了,而且对朝廷来说也太危险了。

    “我的人只知道这些,究竟是哪些权贵家族参与了谋划,已经策反了哪些将帅,这些都不清楚。不过这次边关保不住了,这是一定的。”卓茂林脸色沉重道。

    “消息绝对可靠吗?”况且问道,他其实心里已经有数了。

    “绝对可靠,为了这消息,本帮已经损失了十三个人,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我们虽然是私盐贩子,却也有爱国报国的心啊。我们不希望国家动荡,不愿意看到民不聊生。”卓茂林动情道。

    “多谢卓兄,这消息要是属实,我领情,将来海上过路费减半。”况且躬身一揖。

    “多谢况大人,不过***归***,这不是买卖,只是我们作为国民应有的一点精神,犯法可以,叛国绝对是不可以的。”卓茂林道。

    况且心里一热,私盐贩子都有这种爱国情怀,比朝廷许多尸位素餐的大员强多了。

    “知不知道鞑靼和白莲教会提出什么条件?”况且又问道。

    “这个早就不是秘密了,鞑靼要跟朝廷开启互市,公平交易,白莲教要求皇上取消对他们的追捕***,并授予他们在内地的合法传教权。”卓茂林道。

    “那么权贵家族又有何求?他们都是靠着国家和朝廷发财的,出***家对他们有什么利益?”况且不解。

    “当然是买卖了,开启互市后,他们基本就垄断了跟塞外的生意,茶叶、盐铁、粮食、绸缎销往塞外,运回来马匹牛羊还有羊毛和各种兽皮,还有珍稀药材珠宝等等,好处说不尽的。现在他们也跟塞外做买卖,可是规模太小了,利润根本填不满他们的欲壑。”

    “这些该死的***,全都该灭九族。”况且急了,蓦然间怒发冲冠。

    商人逐利,权贵也会逐利,可是无论怎么逐利,国家这条底线是不能突破的,***求财已经不是***的事了。

    “我得马上回去,想办法制止他们。卓兄在这里小心些,如果风向不对,及时通气,可以暂时躲到我那里。”况且急得站不住脚了。

    “没事,况大人尽管忙去,我虽是小人物,任何人想要我的命也不是那么容易。”卓茂林爽朗笑道。

    “那就好。”况且急忙走出来,上车后吩咐直奔张居正的府邸。

    张居正刚刚从衙门里回来,跟幕僚们商量一些事务,听说况且来了,倒是微微一惊。

    况且经常来,可是最近总是晚上过来,很少有这么早来的时候。

    “怎么了?”张居正在书房见到了况且。

    况且也无二话,直接把卓茂林告诉他的消息说了。

    “什么,兵谏?这是谋反。”张居正一听也震怒异常。

    “这消息从那里得到的,准确吗?”张居正又问道。

    “准确,不过提供消息的人只是出于善意告诉我,他们并不想跟朝廷合作,我也不能说出他们的名字。另外这种消息暂时无法证实。”况且道。

    “嗯,只要消息准确就行。”张居正知道况且有些江湖上的朋友,本事都不小,这些人也常做些违法犯禁的勾当,自然不愿意跟朝廷合作。

    “边关将帅居然有被策反的,这比权贵家族被策反还糟糕。”况且道。

    “你错了,那些将帅被策反不要紧,一处边关被攻破也不要紧,这些权贵家族若是真的参与了谋划,可就大势不妙了。”张居正倒吸一口冷气道。

    “真有这么厉害,大人,京城里真有权贵家族吗?”况且问道。

    “当然有,你现在不也是权贵吗?”张居正笑道。

    “我……”况且苦笑,这算哪门子的权贵啊。

    不过就凭他最近的横行霸道,也算是权贵行为了,甚至可以说权贵也不敢明面上如此张扬。

    “这些事怎么又让你发现了?你又立了一功。没办法,你马上在这儿写个奏折,把情况写进去,我和高相商量一下,晚上或者明天上午请求皇上召见。”张居正道。

    况且还是苦笑,的确,三个刺客的事、白莲教人***城的事,还有此事,都是他先报告朝廷的。

    他坐下后,先静下心,然后用恭楷写了一封奏折,张居正看后点头:“嗯,看来你以后上奏折不用找人誊写了,能省一笔开销。”

    况且笑了,这种开销用得着省下吗,那也太抠了吧。他只是小楷写惯了,倒是符合上奏折的标准,而且是超标了。

    “我不招待你吃饭了,马上得走。”张居正说完,送他出去,然后吩咐车马随从,即刻去拜访高拱。

    在许多大事上,张居正和高拱还是一条心,而且意见往往惊人的相似。

    况且出来后,没有回家,又去找了刘守有,告诉了他这件事。

    “张大人去见高大人了,可能今晚或者明天上午就请求皇上召见,研究这件事,咱们是不是也得改变监视重点,把京城里那些权贵家族都监控起来。”

    刘守有脸色登时变得比黄连还苦,喃喃道:“这怎么牵扯到权贵家族了,这事可不好办啊,太棘手了。”

    “有什么不好办的,严密监控,只要发现他们有跟白莲教余孽勾结的迹象,马上抓人。”况且杀气腾腾道。

    他原来对白莲教还不痛恨,可是听说他们要勾结京城的权贵家族对皇上实行兵谏,真的怒了。

    “不是这么回事,问题……”刘守有呲牙咧嘴的,好像牙坏掉了似的。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