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萧衍峰怒了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二章 萧衍峰怒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那家权贵家族里,众人等待的谈判还没有展开,双方似乎都有意在谈判前展现坚韧的毅力,进行心志的较量。

    一条流水前,绿树环绕,幽雅的小屋里,大长老等人似乎很享受这种做客生涯,俨然忘了整个京城草木皆兵式的***,正是为了抓捕他们一行人。

    跟随大长老的人眼睛里只有大长老一人,随时等候他的命令,外面的风声充耳不闻。

    第一次入塞的圣女却有些担忧,她的侍女就就如坐针毡了,一个个嘴上都起了水泡,脸上开始长痘痘。

    “殿下,说好的谈判还谈不谈啊,要是不谈咱们得赶紧撤走啊,外面的风声越来越紧了。”

    “就是,听说最近已经快查到这里了,万一哪天被人堵住,可就走不掉了。”

    “殿下,我们的命不算什么,可是殿下重于泰山啊。”

    “够了。”

    圣女终于发话了,她的心本来就已经乱了,实在忍受不了身边人的叽叽喳喳。

    “这次出来圣主已经降下法旨,一切听从大长老的安排,你们忘了?”

    她也时常感觉到恐慌,可是看到大长老镇定自若的神态,也只好安下心来。大长老出入内地无数次,哪一次不是如入无人之境?大长老这次专门为了保护她的安全赴京,自然有他的安排。

    她也知道,这次圣主派她来的目的不是主导谈判,纯粹是因为她有着特殊的身份。

    她的师傅上一任圣女跟这家权贵家族的当家人关系非常好,而私人情谊对促进谈判非常有利,至于利益方面,双方都不会有太大的让步,私人情谊无非就是润滑剂,能够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在白莲教里,圣女的地位仅次于教主,如果教主不在,或者因事不能视事,圣女就有权指挥整个白莲教,这是任何***长老都无法替代的。

    在历届教主选举中,圣女都享有一票否决权,可见其地位的独特性。说白了,圣女也是主子,是教会的神圣象征。因此,每一届圣女都是由教主亲自挑选,亲手精心培养,就是防止圣女一旦权力巩固了,野心膨胀起来,然后跟教主掰手腕子,进而导致教派***,***教派曾经出现类似状况。

    这次***的白莲教圣女情况比较特殊,她的师傅还在,虽然半毁,让出圣女宝座,实际上依然在代行圣女的职权,属于典型的隐而不退,新的圣女处于培养阶段,并未真正拥有实权。

    晚餐跟往日一样,丰盛而又奢华。

    一半是蒙古大草原的传统:马奶酒、马*、奶豆腐、手抓肉、烤全羊、烤肉串、新烤好的馕等。还有一半是京城的上等佳肴,各种熘炒烹炸炖煮应有俱有,海陆空的美味几乎齐了,这家的掌权人虽然避而不见,可是在招待客人上却没有半点马虎。

    大长老没有动那些来自大草原上,地地道道的塞外风味,虽然在京城里,那些可能更珍贵些。他吃的是那些别人很少下箸的小菜,还有就是一碗碗煮好的老酒。

    有句话比较烂俗:吃的不是食物,而是情怀。

    不过这句话倒真是应了此时萧衍峰的景儿,他的确不是重在吃喝,而是在品味昔日的情怀。

    虽说以前在内地,白莲教的日子也不好过,但对他而言还是纵横自如。现在却是远遁塞外,失去了家国,活在异族人的庇护之下,这种寄人篱下的滋味他算是品尝够了。合法重返内地,重振教派雄风,那是他一生最大的夙愿。

    这次白莲教主终于说动了俺答王,计划集中全力进攻关内,再次兵临北京城下,而且不会像上次那样耀武扬威一番就退兵,而是要逼着明朝朝廷答应俺答王和白莲教的条件。

    这次他可是肩负重要使命,能否顺利跟朝廷签订城下之盟,逼其就范,关键在于北京这些权贵家族是否答应里应外合,内外夹攻。想到这里,萧衍峰心头又有些沉重。

    饭后,大长老和圣女坐在一张桌子前看着外面送来的资料,很大一部分都是关于况且的,这也是大长老关注的核心,白莲教在京城里的人员还真是干练,几天的工夫就弄到很多资料。

    况且在北京期间的资料很容易弄到,白莲教早已有所掌握,作为朝廷当朝第一号权贵,白莲教当然不会放过他。关于高拱张居正等人的资料,他们十几年前就已经搜集了,而且始终不间断,前朝阁老大员的资料,白莲教也都搜集得非常完备。在情报搜集上,白莲教比朝廷更胜一筹。

    朝廷方面也想多方面搜集俺答王和赵全等人的资料,百般设法,最后只能搜集到很少一部分,隆庆帝让况且的第六卫训练专业人员搜集刺探情报,正是有感于此。

    “***。”大长老看着看着,忽然拍案大怒。

    他对面的圣女和左右站立的侍女、下属都吓了一跳,大长老轻易不发火,一旦发火可就了不得,基本就会出现不知多少人头落地,血流成河的景象。

    “怎么了?”圣女急忙问道。

    这种情况下,只有她敢于出口询问,在教中,圣女的地位实际上是高于大长老的。

    “你们看看,他们冒功领赏也就罢了,居然敢造出如此***谣言。”大长老把一页纸给圣女看。

    圣女看过后,苦笑道:“朝廷的文武官员伪造功绩业绩是常见的事,大长老何必动怒。”

    几个侍女和属下都悄悄看看那张纸,原来是朝廷关于况且率人剿灭白莲教三个圣使的嘉奖令。

    “伪造功绩不算什么,可是他们居然说咱们的三个圣使会躲在燕山的一个不知什么野兽的山洞里,这不是污蔑吗?三圣使即便真的躲在山洞里,也不是一帮无能的锦衣卫能杀死的,简直是太***了。”大长老越说越气,一篷雪白的胡子都飞了起来。

    圣女等人这才明白大长老怒气的来源,原来是嫌朝廷造假造太过拙劣,简直就是对三圣使的污蔑。

    三圣使虽然没有大长老这样的功夫,却也不至于败在锦衣卫的手下。若真的论起来,他们三个中的两人就可以灭了锦衣卫总部精锐的一半,这还是捎带脚,若是倾力而为,基本就是团灭。

    “这一定是大内侍卫干的,皇上想给他的小宠臣加官晋爵,就把功劳安在那个***身上了。”圣女冷哼道。

    “那也不是。”大长老忽然神色有些黯然。

    周围的人都有些奇怪,不知道大长老发现了什么。

    “如果是大内侍卫做的就好了。”大长老轻轻叹息了一声。

    关于三圣使的死亡事件,白莲教在北京这里的人也做过一些调查,知道大内侍卫的确为这事出动了,只是后来三圣使死于谁手却没能查出来。北京城里能够致三圣使于死地的人虽说也有几个,但最可能出手的还是大内侍卫。

    “不会是罗鬼子他们的人暗下毒手吧?”圣女忽然心中一动。

    罗鬼子就是罗西,护祖派的头面人物,曾经坑得大长老惨不忍睹,连她师傅都被坑得半毁掉了,所以白莲教的人对罗西始终恨之入骨,但在北京城里想找罗西的麻烦那就等于自找麻烦,护祖派可是能摆上台面的组织,不像他们只能暗地里行事。

    “这次不像罗鬼子动的手,他们的人如果存心,的确能杀掉三圣使,但也没本事干得如此诡异。”大长老叹息道。

    “诡异?”圣女等人都不明白。

    “你们没发现吗?三圣使的头颅始终在滴血,而且似乎永远都滴不完,一个人一身的血能有多少,能滴多少时间?三圣使每人头颅滴下的血比一百个人体内的血还多,这极不正常。”大长老说到这里,脸上微现惧意。

    大长老还真不是夸张,他的确做过实验,当初只是好奇一个人如果持续流血,究竟要多少时间才能把全身的血液流干,他抓住几个对手,逐个做科学实验,把一个人倒吊起来,在身上割开口子放血。

    结果因为各种原因,主要是伤口的血液经常会自动凝固,所以时间不一,不过最长的一人也没能挺过一天,一般而言,在几个时辰内就会把身体内的血液流干,这还是慢慢的滴血,如果是大动脉流血,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就完了。

    如果况且在这里,可以更加精确地告诉他人体动脉和一般的血管流血,能在多长时间里流干全身的血液。

    开始做这个实验的时候,并非为了展示自己的凶暴残忍,而是受好奇心的驱使,后来则一发而不可收,由此他学会了使用一道酷刑,就是给人放血,而且在放血过程中不断提醒受刑人还有多长时间的生命。

    大长老在教内执掌道德堂,听上去似乎是宣扬教化的堂口,其实不是,白莲教内部的人称之为地狱堂。道德堂一点都不道德,跟刘守有的北镇抚司几乎享有同样的恶名。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