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血滴子酷刑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三章 血滴子酷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大长老对掌握了这个刑法很是得意,因为放血比一般的酷刑管用,哪怕是那些视死如归的人,听着自己鲜血不停的滴答声响,最后也会心理崩溃,变成有一说十的懦夫。

    这就是心理战术,许多时候比单纯的酷刑还要见效,失血而死,等于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流失,的确令人备受折磨。

    大长老将放血法列为白莲教道德堂的有名刑法,这种刑法看上去很文明,不像***酷刑总是把人折磨的血肉模糊,肢体残缺,最后人不人鬼不鬼的。死在放血酷刑下的人至少能得个全尸。

    大长老见过三圣使的人头,许多人也都见过,就挂在城门外高高城墙上的几个木头匣子里,供进城出城的人观看,旁边就是朝廷的正式公告。

    只不过看到的人只是看到血糊糊的人头,基本没人注意到那不停滴下的鲜血意味着什么,只有大长老萧衍峰不仅注意到了,而且当时心里就浮上巨大的阴影。

    令他不解的是,人头根本没有多少血,挂在城墙上许多天了,怎么还会不停地滴血?

    这种诡异的现象既令他不解,更让他心里隐隐有种恐惧感。

    人对未知的事物大抵有两种态度,一种是好奇,想要刨根问底地弄个明白,好奇害死猫往往就是这类事,还有一种就是恐惧,对未知事物的莫名恐惧。

    有位哲人说过,人类恐惧的只是恐惧本身,除了恐惧没有***任何东西。

    这话听上去有些玄学味道,其实只是普通的哲理,实际上说的就是对未知的恐惧,如果确切知道究竟要面对什么事物,究竟是什么结果,也就不会太恐惧了。

    大长老的恐惧就属于这种,他所恐惧的其实是恐惧本身。

    他想不明白究竟什么人能做到这一点,甚至这已经不是人的手段所能做到的了。而且这一现象,推翻了他所做的实验,这三个人头似乎有无穷无尽的血液可以流淌,一直流到地老天荒。

    这当然不对,绝对不是正常现象,他却想不出任何合理的***。

    “大长老,那您说是怎么回事?”圣女问道。

    瞬间的真实也许就是长久的荒谬。一般人都会有意识盲区,认定人的头颅是割下来的,当然要流血,却忘了悬挂的时间。她也是听大长老说完后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现在我还想不明白,不过既不可能是那个***干的,也不可能是大内侍卫干的,究竟是谁干的,以后或许能查明白吧。”大长老叹息一声。

    ≌拢br />
    “不对,他们是不是真的想派这***去咱们的地盘,故意用了障眼法?”萧衍峰警觉起来。

    “大长老,若是这***真去的话,他们这不是挑明了吗,有这样的障眼法吗?”一人不解道。

    “兵法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千变万化,妙在一心,焉知他们不是玩的这手?不对,告诉咱们的人,盯死那个***,他真的很有可能去咱们的地盘捣乱。”萧衍峰忽然站了起来。

    “大长老,您是不是想多了,他就算真的去,也不用咱们操心费力,就算没人拦着,他也找不到王庭和板升城。”圣女笑了起来。

    “不可大意,你们忘了前几年那件打闹王庭的事件了吗?这个***当然狗屁不是,可是他身后也是有能人的,尤其是当今皇上全力支持他,到时候肯定会有大内侍卫出动隐蔽其后。”萧衍峰郑重起来。

    “不会吧,大内侍卫只是负责宫廷和皇上安全的,不会远赴塞外。”圣女摇头。

    “万事都有例外,放在这小子身上就很有可能了,历来没有一支队伍和哪个衙门是用内帑建立起来的,这小子的第六卫可是完全用的皇上的内帑,他能得到大内侍卫的全力支持也就不算奇怪了。”萧衍峰说道。

    他知道圣女和属下说的都是实情,大内侍卫无事不出国门,只有皇上钦点他们做某事时,才会走出京城,可是五个圣使失踪了,三个圣使的人头现在还挂在北京城外的城墙上,这些奇怪的事情全都跟况且脱不了干系。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