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苦逼的首脑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五章 苦逼的首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说你究竟是想去塞外还是想去沿海啊,有没有个准啊?”周鼎成知道后,来找况且问道。

    跟他一起来的还有小君。

    “小子,你可想明白了,沿海我可不陪你去,那里是我的伤心地。”小君一副心事沉沉的样子道。

    况且没好气道:“***哪儿自己能说得算?我要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早就不在这儿呆着了。”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小期待,现在虽说练兵的科目只完成了一半,不过拉出去也能作战了,那些抓壮丁当兵的队伍不是一样打仗吗,哪里比得上自己现在这样兵强马壮的。沿海各省的军情文书他都看过了,这些都下发到各部门,锦衣卫当然也没落下。

    既然沿海吃紧,他就有理由誓师出征,只要踏出京城的大门,他就自由了。

    这当然只是感觉上的事,就算他到了沿海,先钦拢帐耙幌禄ぷ媾珊涂湛盏烂诺娜耍墒撬静恢勒庑┤硕际鞘裁慈耍约吧碓诤未Αbr />
    “现在朝廷上下所有人眼睛都盯着白莲教的人,这个时候对护祖派的人动手不大好吧。”况且迟疑道。

    “这才是好机会。护祖派的人都是什么人?他们大多数可都是有官方身份的,平时你想动他们还真的不容易,这时候浑水摸鱼才能达到目的。”小君道。

    “你的意思是借这次机会,把上次追杀你的人一勺烩了?”周鼎成也听明白了。

    “当然,就看这小子敢不敢下手了。”小君看着况且道。

    “我有什么不敢下手的,你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和住处吗,列个单子给我。”况且一拍桌子,既然执掌锦衣卫,在京城不抓几个人,不办几桩大案要案的,的确有些对不住这个职位。

    不过他的心思还是在白莲教的大长老和圣女那里,怎么才能抓住这些人,现在差不多占据了他所有的心思。

    “我托国公夫人打听的事怎么样了?”况且问道。

    “没戏。”小君摇摇头。

    况且是托英国公夫人帮忙打听看看哪家贵族或者权贵家族家里有异常,比如忽然有不明身份的贵客来访,行事神神秘秘等等。

    他以为既然是权贵家族,总应该跟贵族门庭有些关联的,英国公夫人可是贵族里的头号人物,这既是因为英国公府的地位,也是因为国公夫人这个人混不吝的性格。

    “夫人这些天差不多拜访了认识的所有家族,没能发现什么。你小子也够损的,让堂堂国公夫人给你当探子,你们锦衣卫有这资格吗?”小君说起来有点愤愤不平。

    锦衣卫除了自己的编制内人员外,还有大批民间探子,当然绝对没有国公夫人这么高的档次。况且自己并没发展这种探子队伍,他请国公夫人出马也是万不得已,勤王派的力量更大,可惜人家根本就是既不出工更不出力。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吗,再者说了,要是抓住那些人,咱们也就不用冒险走一趟塞外了。”况且笑道。

    “这本来就是你的活,你不肯干嘛,当然只能夫人替你代劳。”周鼎成也帮腔道。

    “什么叫我的活啊,我跟白莲教无仇无怨的,当初我在鞑靼王庭时,人家也没难为我,我凭什么去找人家的茬?这是朝廷的事,跟我饺萱倘凰档哪歉鲆蚬诺氖拢娜范运ザ艽螅拖耄蘼廴绾我惨亚房銮业囊淮尉让那榉只够厝ァbr />
    另外,他是觉得况且就凭身边这些人护驾,勇闯鞑靼王庭,那根本就是死翘翘的节奏,没有丝毫逃生的可能。慕容嫣然他们武功固然很高,可是武功高强也不能横行天下。鞑靼王庭虽算不上大朝廷,克死武功高手的办法也不至于找不着。

    “这事你若能请动天师教,最好是全真教,那就好办多了,让他们去塞外走一趟,就说是传教,俺答王也会以礼相待,过后即使出了事最多是被赶回来,没有性命之忧。”小君出主意道。

    “这事就别想了,那两个大教不会听我的。”况且苦闷地喝了一碗酒。

    如果是别的事,这两个教派或许会给面子,但这种公然跟俺答王作对的事,人家当然不干,若真要出了岔子,会导致公然的冲突,两个教派的人在塞外就寸步难行了,人家当然不会把整个教派的利益断送在他的一次任务上。

    难道勤王派这次消极怠工也是为了这个?怕得罪白莲教和俺答王?

    况且忽然想到这一点,眉头又皱起来。

    这里面可能牵涉到各教派的利益,他倒是忽略了这一点,勤王派最主要的力量还是几个大的教派,像慕容嫣然这样只有师徒两人成一个教派的估计是独一无二,***诸如天师教、全真教、武当教都有数万乃至数十万人,每一个教派都相当于一个春秋时代的一个小国,想要掌控、调节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不是他能办到的事儿。

    勤王派只有在国师道衍时代真正是一个团体,不过道衍究竟有没有彻底掌控这个门派况且不知道,而且那时候的勤王派规模并不大,现在的许多教派都是后期加入进来的,他们为什么要加入进来,况且也不知道。

    他现在只是名义上的首脑人物,却对自己的势力既调动不了,更不清楚其中力量的构成,以及心往何处。古往今来,像他这样窝囊的首脑人物有是有的,估计也是屈指可数。

    最让他无语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这个庞然大物的首脑人物,难道这首脑也是家族继承制度?可是他连况家祖先的情况也是糊里糊涂,说不清道不明。

    他曾做过许多调查,试图查出自己的身世之谜,却没能查出个水落石出,父亲况钟从没明确说过,也没给他看过家谱,而且家谱有没有都不确定。

    “你们武当教就不能做出点贡献来?”小君又转向周鼎成。

    “这事离我太远,你也知道,我在教里就是最底层的一个小喽。”周鼎成苦笑。

    他现在的官职也不小了,四品的参军,可是在教派里,却不认朝廷的品级,管你在外面当什么官,在教派里面,另有一套上下等级的区分。

    “你就别难为他了,你要是不想陪我走一遭,就想法帮我抓住白莲教潜入城里的人员,这样也就解除了夫人当探子的苦差。”况且哈哈笑道。

    “我现在才发现,有时候你是很***的一个人。”小君看了他半天,最后给出断语。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