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况且被人截了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况且被人截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在庙堂上纷纷纭纭的时候,况且却在街上被人拦截了。

    他只是在隆庆帝即位大大典上参加过一次朝会,那以后就再没有参加过,虽说他现在只是三品大员,但锦衣卫的都指挥使的身份比较特殊,可以直接进入宫中,比大学士更容易见到皇上,尽管他也没有被皇上召见的殊荣,却也可以逃避参加朝会。

    锦衣卫的人一般都是在宫里值宿,把守各道宫门,一般都是外围的宫门,内层的宫门还是由宦官和大内侍卫来把守。

    况且如果想参加朝会不是不可以,更可以直接请求皇上召见,他当然没有大清早就参加朝会的兴趣,更不会没事闲的请求皇上召见,他最怕的就是这个,躲还躲不及呢,何必自找麻烦。

    上午他本想去大校场看看练兵的情况,虽说他已经知道皇上否决了他的主动请缨,却还是想做好准备,皇上的心思没人猜得准,万一一道旨意下来,立马就得全军开拔。

    可是他在半路上被人拦下了,对方自称是故人,他从车窗看出去的时候,却根本不认识拦住车辆的人。

    纪昌等人都手按在刀柄上,只等他一声令下。

    况且看了看马车前面的人,示意纪昌等人退后,他并不认识那人,但却忽然间明白了,是对头找上他了。

    敢在大街上拦截他的人,自然也是有把握的,他不想纪昌等人无辜遭殃,而且他对来人的身份也有了大致的猜测。

    “这位朋友找在下何事?咱们好像不认识吧?”况且走下车后问道。

    “况大人,咱们是第一次见面,不过咱们可是有共同的朋友。”来人呵呵笑道,脸上挂着一副千里遇故知的表情。

    “共同的朋友?”况且皱皱眉。

    “小君啊。”那人左右看了看神秘道。

    况且听到这话,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可他还是不明白对方为何要在大街上拦截他,是图穷匕见,还是胸有成竹?

    “阁下尊姓大名?”

    “在下罗西,前吏部一个小小的吏员,不比况大人年轻有为,平步青云啊。”

    “原来是罗大人,不知找在下何事?”

    况且心里有些发沉,难道小君出什么事了?是落到了这人的手里还是怎么的?

    虽说以小君的本事,又是躲在英国公府里,应该不会出什么纰漏,不过他看到此人的神情,却不能这么肯定了。

    “就是想跟况大人见见面,一起喝杯酒。”罗西含笑道。

    纪昌等人都纳闷,也感觉出有些不对,但是况且不发话,他们只好按兵不动。

    他们都认识小君,所以怀疑这人是想要找况且求官,这才打出小君的旗号,可是当街拦车,这不像是求官的行为啊,这是很自信的表现。

    “现在喝酒太早了吧?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好了。”况且仰脸看了看天上的太阳。

    “喝酒是早了些啊,那就喝茶吧。”罗西马上改口。

    “好吧。”况且爽快答应。

    他此时已经敢断定,对方一定是当初追杀小君,后来被骗到海外,随后不知怎么又返回了***的那些人中之一,不是护祖派的就是空空道门的使者。

    此人笑眯眯的不像前官员,倒像是一个商人,他却有种感觉,此人极度危险,他敢于在大街上拦截马车,说明危机时刻即将来临。

    如果真如况且所猜测,身边这些护卫根本没用,说破了可能反而会断送这些人的性命,至于他自己倒是有保命的王牌。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街上的一家茶馆,茶馆里还没有客人,见到况且带着一些护卫走进来,吓得不轻,还以为自己犯什么事了,听说是要喝茶,这才喘过一口气来。

    况且和罗西选了一个包间坐下,让纪昌等人在外面守着。

    “罗大人,现在可以说话了吧?”

    伙计泡好茶送上来后,况且说道。

    “况大人,多谢您的信任,罗某求见的方式有些鲁莽了,望况大人恕罪。”

    “鲁莽?这话太轻松了吧,我还以为有人想要绑架我呢。”况且嘿嘿冷笑道,话语中暗含机锋。

    “绑架?况大人开玩笑了,在北京城里谁敢绑架况大人啊,那不是寿星佬吃砒霜吗?”罗西故作惊讶道。

    “那可未必,这世上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啊。”况且冷笑着看着罗西,至于小君有没有危险,他也不问,只要自己主动开口问,就是落入了下风。

    这不是说他不关心小君,而是现在关心也没用,只能先弄清楚对方的来意。

    他心里发狠,只要这些人真敢动小君,他绝对不介意捅破天,不计后果,也要把此人背后组织在北京的人员来个一网打尽,他现在有这个权利,也有足够的人手。

    所以他对此人主动找上门心里并不担忧,反而有些欣喜,他现在愁的就是没理由出击。

    “况大人,罗某其实只是想占用况大人一点时间,以后一定重礼回谢。”罗西又抱拳道,态度诚恳之至。

    况且端起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也不理这人,自己喝了起来。

    罗西有些尴尬,苦笑道:“大人时间宝贵,在下就直说了,前几年大人是不是在凤阳府待过一阵子?”

    况且扬扬眉毛:“罗大人以前是吏部的,现在还是吗?”

    “当然不是了,早就退下来了。”

    “那你问我某年在某地作什么?就是给吏部填写履历也不用如此详细吧?”

    “不,不是这个意思,大人误会了。”

    “我误会什么了?”况且冷笑。

    他表面轻松自如,心里却还是全身戒备,对方如果真像他猜测的那种高手,现在不到一米的距离内,伸手就可能要自己的命,所以他有意无意地摸着手腕上的兵符。

    他身上没有待暴雨梨花针的暗器,也没觉得有用上的可能,所以现在可以当保命王牌的只有千机老人给他在手腕上留下的可以连用两次的兵符。

    虽说他感觉不到对方有杀意,却还是保持着戒备,他知道护祖派和空空道门的人一旦翻脸会出现什么情况,当年可是屡次把他逼入绝境。

    “是这样的,据说大人曾经在凤阳带过一段时间,正好在下的一些亲人和朋友却也正好在那个时间段去了凤阳,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这么多年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所以才想向大人咨询一下,当时凤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罗西想了想,叹息一声道。

    “罗大人怎么能确定我那时候在凤阳?”况且反问道。

    “这个,当时许多人可是见过况大人的,听说况大人当时在凤阳极有名望,只是不是以才子闻名,而是神医。”罗西眼神锐利如鹰隼般盯着况且。

    “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名啊,而且我也没在凤阳正式行医。”况且模棱两可道。

    他当时在凤阳的确是被人称作神医,不过真没行医过,只是偶然间治好了武城侯府的太夫人,结果最后自己也成了武城侯府的二老爷。

    罗西苦笑一声,他拦车时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况且坚决不肯跟他一起“喝酒”或“喝茶”,他不介意使用武力手段,况且那些护卫在他眼里跟稻草人一般,根本不在话下。

    街道两个路口他已经安排好了人手,几辆备用马车也预备好了,只要***了况且,就可以马上转移出城。

    出乎他的意料,况且很好说话,根本没仔细打听他的身份,就同意跟他一起去喝茶了。

    既然能用和平的手段,他还是不想采用武力,毕竟绑架锦衣卫都指挥使这种事一旦露馅,就真是捅破天了,没人能压得住。

    不过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况且的态度,不仅镇静,而且有恃无恐,这倒是让他心里有些发毛了,难道这小子早有防备,在附近安排好了什么手段?对于不一个锦衣卫都指挥使来说,这很容易做到。

    他一再仔细感知周围情况,没发现周围有厉害人物,况且身边有什么人保护,他们早就查的一清二楚,既然如此,况且的底气来自何处,真是无知者无畏吗?

    罗西并不是莽撞的人,如果他是那种人,也绝对不会爬上现在的高位。他的确没撒谎,原来在吏部不过是个郎中的官职,但他在护祖派里却是位高权重。他能坑得白莲教惨不忍睹,还能让白莲教没法报复,这已经说明了他的能力。

    “况大人,在下在江湖中还是有些朋友,这种事一打听谁都知道的,您又何必否认?”

    “我没否认什么,我只是说没在凤阳行过医,再说了我在或者没在凤阳待过,然道还犯什么法了吗?”况且面色冷下来。

    “犯法?这怎么说,您现在可是锦衣卫的都指挥使大人啊,谁敢在您面前说犯法二字。况大人,要不是此事太过重要,在下绝不敢如此鲁莽当街拦您的车。”罗西感觉有些棘手了,这跟原先设想的有些大不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罗大人找我是来报案的,不过这件事在凤阳,我们锦衣卫管不了啊,再者说我们就是想要查案,也得有皇上的旨意。”况且一句话就把他扔到爪哇国去了。

    罗西气得差点骂出声来,谁***找你报案啊,我是找你要口供知道不?!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