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山雨欲来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三章 山雨欲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不是演员,他也不会做戏,能让罗西看不出破绽是因为他本来就没把自己当作勤王派的首领,他甚至不认同自己是勤王派的人。他现在的身份就是锦衣卫的大BOSS,于情于理他都必须认同锦衣卫都指挥使这个身份,否则就太搞笑了。

    如果他真要演戏,在罗西这个成了精的***湖面前,根本不可能不露出破绽。至于凤阳那件事,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瞬间的事,所有敌手都不见了,就像风中的影子般被吹散了一样。这也不是他的作为,他的确回答不清楚这个问题。

    后来凤阳城里的人对这件事集体失忆,他还是很长时间后才知道的,他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若说实情,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千机老人干的,但说出来有人相信吗?

    严格说来,况且的确不属于勤王派的人,勤王派这个组织为况氏家族家族服务,完全是自愿的,况家从来没有人指派他们做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什么原因,况且一无所知,他原本以为父亲可能会知道,只是当时走的匆忙,没有告诉他,几年来他的观念慢慢改变了,怀疑父亲也跟他一样,弄不清这笔糊涂账。

    况且当然知道勤王派本来是为保护建文帝成立的,可是这跟况家有什么关系呢?

    当初成祖率军进入南京,建文帝在一干随从大臣的保护下从密道出走,随后就不知所终。过后许多资料证实,是许多忠于建文帝的臣民尤其是江湖中人在不声不响地保护着建文帝,过后不久,国师道衍也加入进来,一手建立了以全国各地的宗教为骨干的地下组织,跟原来保护建文帝的那些人合并一起,就是所谓的勤王派。

    之后建文帝是老于内地还是出走海外,至今依然成谜,随后勤王派又开始以况家历代传人为尊,这又是怎么回事,况且也没能查清楚◎一哪天有人要你拿出证据来,况且可是两手空空。

    他曾经在凤阳、南京两个皇宫中查阅了许多资料,也没能找出有关记载,不知道是过后全销毁了,还是根本就没有记载。

    况且在喝酒,大白天的在办公室喝酒,形象好像有些不佳,不过第六卫毗邻北镇抚司,同样让人感觉有股阴森入骨的气息,不喝酒还真顶不住,所以两个衙门的人白天上班也都喝酒,众人见怪不怪。

    况且喝酒不是因为那股阴森寒冷的气息,而是因为早上的事,心里惶惶的,必须用酒压一压。

    他当时就感觉到罗西对他不怀好意,即便没有杀戮之心,也存了要活捉他的念头,如果真要那样,他只能以兵符还击,那就开了杀戒了。

    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开杀戒好,还是为了遵守家规宁愿落入敌手,这还真是无解的两难选择。

    “罗鬼子对你动手了?”周鼎成听到后差点吓瘫了,虽然明明看到况且好好的坐在面前,他还是感觉到恐惧,也是后怕,万一况且真要出了什么事,他不敢想随后会发生什么,那真有可能会导致一场波及全国的大***。

    “他没对我动手。”况且澄清道。

    “我说的动手不是这意思,他居然敢找上你,那就跟动手没有任何区别。我得马上报上去。”周鼎成声音有些颤抖道。

    况且若是出了事,毫无疑问,第一个掉脑袋的就是他,他可是被安排在况且身边做贴身保镖的。不过他怕的不是这个,而是更大的祸端。

    现在勤王派内部有一派曾想组织起各地的力量,再来一次起义,只是被况且压住了,况且虽然调动不这些人,但是没有他的同意,那些人也无法联合起所有的力量。如果况且出了事,这些人自然就有了***的借口,那些反对的人都将不得不跟他们站在一起,那样的话,即便***不成功,国家也将耗尽元气,反而给了塞外的鞑靼可乘之机。

    当初慕容嫣然说天下人谁都能死,就是况且不能死,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你不用惊慌,这件事先不要上报,免得有人节外生枝,他找我只是想了解当初凤阳发生的那件事,而不是想要对付我,至少他没有动手。”况且道。

    况且不希望勤王派插手进来,那样反而坐实了他是勤王派首脑的嫌疑,现在不管别人怎样怀疑,却也没办法证实,即便在勤王派内部,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也是寥寥无几。

    只要对手无法百分百肯定他的身份,就不会贸然向他下手,无论是绑架或是杀害锦衣卫都指挥使,凶手及其组织都将要承受朝廷最无情的打击。

    勤王派不是白莲教,可以在内地肆意妄为,他们毕竟是活动在表面上的,一旦激怒了朝廷,估计离末日就不远了。

    这一切都是况且在回来的路上想好的,他虽然心有余悸,却也明白其中的道理。

    “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我必须向上面汇报的吧。”周鼎成面露难色道。

    “哦,那你就上报吧。不过要说明我的意思,就是不希望他们插手进这件事里,如果他们想做事,就把白莲教那些人给我找出来,另外找到护祖派跟白莲教相互勾结的证据。”况且想了想说道。

    “好吧,我就这样上报。”周鼎成连喝了几杯酒,然后急匆匆走了。

    况且慢慢喝着酒,想着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心里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边关外鞑靼蠢蠢欲动,沿海,倭寇海盗乘机入侵,现在京城里白莲教的重要人物潜入,护祖派和空空道门的人也都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加上勤王派和朝廷势力,正好可以打一桌麻将了。朝廷肯定是坐庄,要吃掉的对手就是白莲教这个对手,不过另外两个玩家不会配合朝廷,说不定反而会帮着白莲教,免得被朝廷各个击破,同时还在相互防范。

    局势好乱,还预示着一场大的风暴随时可能来临。

    况且上书要求提前去沿海围剿倭寇和海盗,未尝不是存了离开京城这个大漩涡的意思,可惜事与愿违,皇上否决了他的请求,这还是皇上对他的请求的第一次否决,以前无论是要求经费还是物质,皇上都是马上批准。

    “我说兄弟,怎么自己喝上闷酒了,是不是因为皇上拒绝了你的请求啊。”赵阳说着话走进来。

    况且没说话,脑子里这些乱事如同一团乱麻,怎么也理不清。

    “行了,别郁闷了,我姐姐来信,说是姐夫被调去广东打倭寇了,这次倭寇海盗闹不起来,皇上就是想让你去也得有个好的理由啊。”赵阳提着一个酒壶,坐下后跟着喝了起来。

    “大哥带兵去广东了?”况且一惊。

    南京的五军都督府历来都是作为江南半壁江山的威慑力量,只要南京城不受到攻击,一般不会出动,这次皇上为何下令南京五军都督府出兵?

    “嗯,中山王府也动了,他们是去福建,好像是魏国公自己要求的。你别跟他们比,他们可是离的近,再者说了,手下的将士都是百战精师,不像咱们都是半生不熟的兵蛋子。”赵阳絮絮叨叨道。

    “那你还说倭寇海盗闹不起来,五军都督府和中山王府都出动了,这动静也太大了吧,当初宁王***,他们都是未发一兵一卒。”况且更是惊讶起来。

    当初宁王***,南京的守备力量并没有急于平叛,而是收缩在城里,准备死保南京,苦闷的王守仁当初正巡抚江西,陷入投降宁王城市的包围之中,竟然凭借几个府的府兵完成了平定叛乱的壮举,堪称军事史上的奇迹,跟韩信驱赶市井游民组成的军队背水一战打垮了强敌也不差什么。秦汉时期的老百姓人人习武,并非后世承平日久,根本不知战事为何物的平民可比。

    “他们这次出动正好说明倭寇海盗不成气候。”赵阳笑道。

    “此话怎讲?”况且疑惑道。

    “如果倭寇海盗来势汹汹,五军都督府就不会动了,中山王府更不会出兵,他们肯出动,皇上也允许,就说明江南是稳定的,这才放心让他们出兵,否则南京空虚,万一受到倭寇海盗的攻击影响就太坏了,会让江南半壁的民心动摇的。”赵阳说出一番况且一下子很难理解的缘由,这个道理也只有世家子弟心里明白。

    况且仔细想了想,觉得赵阳的话很有道理。南京的五军都督府和中山王府都是为了守卫南京城安全的,只要南京屹然屹立,江南的民心就会稳定。由此而言,这两个江南最重要的军事堡垒敢出兵,就说明局势完全可控。

    “据我家老爷子的分析,这次倭寇海盗就是为了策应一下鞑靼在关外的动作,想把朝廷对关外的关注转移一下,若是朝廷调去大批军队,就中了他们声东击西的的计了。”赵阳道。

    “这倭寇海盗和鞑靼一个在海上,一个在大草原上,他们怎么好像成了联盟似的?”况且对此也是迷惑不解。

    “这一定是白莲教的赵全给鞑靼出的计谋,估计跟倭寇海盗能联手一起,也都是赵全这些人从中达成的。朝廷坚持要这些人的人头,就是想一举杜绝后患。在这一点上,张大人的眼光是最毒辣的,皇上不让你去沿海,说明张大人的进谏起了作用。”赵阳钦佩道。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