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准备反击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四十八章 准备反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容嫣然得知了况且被罗西找上的事,午饭后,急急忙忙带着九娘回来了。

    她虽然知道况且没事,但还是看到况且好好地坐着喝茶这才放下心。

    “你个没良心的,我们都为你担心死了,你倒好,在这儿悠闲自在得很。”九娘咬牙切齿道。

    “那我还能怎么样?你不会盼我真的出了事才好吧?”况且感觉很无辜。

    “你若真出了事倒好了,世上就少了个祸害。”九娘骂完后扑哧笑了。

    慕容嫣然问况且详细经过,况且只好又说了一遍。他觉得这些人反应过于激烈了,只是一次平常的会面,至于如此这般的如临大敌吗?

    “罗西,他到底想干什么,真想挑起两派的全面战争吗?”慕容嫣然怒道。

    周鼎成想说什么,却又没敢说,小君在一旁还是喝酒,他没有喝茶的习惯。慕容嫣然既然说到勤王派和护祖派,他也就不好插话了。

    “他就是想打听凤阳的事,我跟他说不知道,他就走了。你们不用这样吧?”况且很是不理解地看着慕容嫣然和周鼎成。

    “事情没这么简单,打听事情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能发现了你真实的身份。”慕容嫣然面色阴沉道。

    “他能知道什么啊?我的真实身份就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别的还有什么身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况且冷笑。

    他的确不是完全清楚自己在勤王派里的地位,慕容嫣然他们都叫他公子,可是公子不是什么官职啊,究竟代表什么?

    慕容嫣然苦笑,况且这话显然是在埋怨,可惜她也不能说很多,事情没有到全面向况且坦白的时候,许多事况且不知道反而更好。

    况且对这些兴趣也不是很大,只是借题发挥几句也就过去了。

    “罗鬼子都骑到咱们头上了,那些老家伙还不准备动真章吗?他们要是继续装死,索性就真的死了好了。”慕容嫣然看着周鼎成厉声道。

    “这个……上面说需要研究才能决定。”周鼎成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般嗫嚅道。

    “研究什么?是动手反击还是投降?”

    “是研究怎么给他增加护卫。”周鼎成如实道。

    “增加护卫管什么用?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这道理那些老家伙不懂吗?最好的保护就是把一切危险因素都消灭掉。”慕容嫣然喝道。

    周鼎成不敢回话了,他实在说不出什么,他就是个传话的,自己决定不了任何事。

    “慕容大姐说的在理,不是我多话,你们勤王派就是太怂了,在广东就完全能吃掉那些人,非得把他们骗到海外去,就算骗到海外了,等他们回来时十成损失了***成,这时候怎么还能放过他们?今天这事都是贵派放虎归山的恶果。”小君在旁边唯恐天下不乱。

    他也是有感而发,如果罗西这些人从海外死里逃生回来时,一定是力量最虚弱的时候,以勤王派在沿海的实力,完全可以消灭这些人,怎么还会让他们安然回到京城来呢。

    慕容嫣然不说话了,沿海也是属于勤王派里南方系的,虽说跟她没有直接关系,毕竟都是一个派别的,她方才骂的是北方派系,却忘了南方派系也不是无懈可击。

    不过这件事她也不是很清楚,她一直都在况且身边,对南方的事务知道得很有限。

    “最主要的责任人就是你,况且,不是我说你,你不能什么都不管是不是,该说的话一定得说,该下的命令也得下。”小君见慕容嫣然没说话,大为得意,又攻击上况且了。

    “我有什么责任?我什么都不知道,让我说什么?我下的命令多了,有一条管用的吗?我让他们查出白莲教人躲在哪里,他们听了吗?到现在没一条消息传到我这里。”况且不愿意听了,马上反击回去。

    小君不是外人,对这些事也都清楚,况且和慕容嫣然等人从不背着他说话。

    “怎么没用?你当初一句话就救了我的命。至于这次命令没效果,估计他们真的是没查到吧,白莲教这次来的都是什么人你知道不,若是那么容易就能查到人家也不来了。”小君道。

    小君虽然知道况且跟勤王派有瓜葛,却不是特别清楚究竟是什么关系,以为况且就像一般门派的门主、教主那样,有令行禁止的权利,不过当初的确是况且发话要求勤王派必须保住小君的性命,小君这才得救。

    一说到这些,周鼎成和九娘都说不上话了,他们在派里的级别还是太低,很多事情不知情,也就没有发言权。

    “罗西究竟是护祖派里的什么人?是教主、门主,还是堂主什么的?”况且问道。

    “这个也不好说,他好像只是北京这里的负责人,他上面一定还有人,具体都有什么人咱们也不知道。”慕容嫣然摇头苦笑道。

    “依我说,能摆在表面上的都不会是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都是隐居幕后,不会让任何人查到底细。”小君道。

    “嗯,这话完全对的,咱们的那些老家伙不也是隐藏幕后的嘛,像我这样的只能算是小人物了。”慕容嫣然自嘲道。

    “大姐,您可是大人物啊,不管您在贵派里什么地位,在江湖里可是名副其实的大人物。”小君笑道。

    “小君兄说笑了,对了,你们空空道门也来了不少人吧?”慕容嫣然问道。

    “大概五六十人吧。”

    “这么多?不会是贵门剩下的人都来了吧?”慕容嫣然有些吃惊。

    她只是知道空空道门本来人员就不多,在凤阳又折损了不少人,还能有五六十人已经让她很惊奇了。

    “我也不知道,大姐,我更是个小人物,道门里究竟有多少人根本不清楚。再说我现在也不是道门的人了。”小君苦笑。

    “他们怎么没再追杀你?”慕容嫣然问道。

    “他们跟我暂时停战了,可能是觉得在京城里大打出手不好吧。道门的人找上我,也是询问当时的情况,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好推说当时没在凤阳,逃过了一劫,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信了,也就走了。谁知他们转头却找上了况且,早知如此,还不如我一个人扛了。”

    “那倒不必,你一个人也扛不动,我们有的是人,就是不知道那些隐居幕后的老家伙都是怎么想的。”慕容嫣然叹道。

    况且道:“先不说这些让人生气的话了,现在情况就是这样,我能相信也能依靠的就是你们这几个人,大家想想咱们应该怎么做,不要指望别人为我们做些什么。”

    “就咱们几个?”小君诧异道。

    “对,就咱们几个,难道就什么都做不了?”况且反问道。

    “你还真说对了,我不是灭自己的威风,长他人志气,如果就咱们几个跟罗西那帮人,再加上道门里的人斗,只能说是送死了。”小君摇头道。

    “我可是锦衣卫都指挥使,实在不行,可以请示调用大内侍卫。而且这里是京城,他们只要敢乱来,就是公然谋反的罪行,我不信他们一点都不怕。”况且还真是不信这个邪。

    “公子说的也有道理,锦衣卫指挥使的身份现在可以好好利用一下。”慕容嫣然道。

    “没用,人家也不傻,会公开跟你斗?暗地里可以用的招数多了,根本防不胜防。你要说让我带着你逃命,我有信心,若说陪着你一起跟他们斗,真还没这个信心,不是胆小怕死,而是有自知之明。”小君说完,给自己倒了碗酒喝下压压惊。

    他还真的被况且的无知无畏吓着了,他知道那些人的能耐,当年被追杀了几万里,苦没有白吃。

    “你们帮我查查罗西最近都做什么了?”况且想了想道。

    “查他干嘛?你还真想动他啊?”小君又吓了一跳。

    “他有什么动不得的吗?在你们眼里,他是护祖派的大人物,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吏部前郎中,到了锦衣第六卫,他就是罪犯甲。”况且森然道。

    他今天被罗西摆了一道,虽然毫发无伤地逃出圈套,却还是窝了一肚子火,这个仇非报不可,而且不能隔太久了。

    虽然有位哲人说过这样的话,报仇是盘凉了才好吃的菜。他还是愿意让罗西来个七月债还得快。

    “查他什么事?”周鼎成好容易逮着机会开口了。

    “只要跟犯罪有丝毫联系的就行,我就不信他真的像圣人似的纯洁。”况且道。

    “那他上次跟道门的头头见面,算不算犯罪?”小君问道。

    “这个不行吧,一没偷二没抢的,外面的人也不知道空空道门是什么组织,罗西跟他们见面,没法作为抓他的理由。”况且想了想,摇头道。

    虽说他可以毫无理由地抓人,可是总归还是要些罪证什么的,罗西在北京官场上人脉很广,动这个人很可能引发官场地震,过后也要想法能摆平才行。若是一般的江湖人物,可以先抓然后再拿口供,对罗西使这一招风险太大了,划不来。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