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高手分界线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四章 高手分界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容嫣然却没有这么轻松。她听说过白莲教的降神术,此法术妖异无比,如果白莲教主赵全在隔空数千里发动降神术,那就一定有了不得的大事将要发生。

    除了况且的安危,她对别的一概不关心,今天空中的异变却让她有种莫名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对应的目标不会是别人,一定是跟况且有关。

    慕容嫣然虽是江湖有名的人物,可是在赵全的眼里,大概还算不上什么人物,说是路人甲都差不多,赵全关心的可不是江湖大侠,而是整个天下。

    在一心谋天下的这类绝顶人物心中,武功只是雕虫小技,算不了什么的助力,更多的还是***,否则那些大的江湖门派早就可以跟朝廷分庭抗礼了。

    况且却不然,况且的重要性她最清楚,比勤王派北方派系一些大人物还要清楚,况且的真实身份在勤王派中只有寥寥几人知道,这几***多是南方派系的,原因也很简单,当时勤王派成立时,大部分都是南方人,北方一些门派是后来加入的,加入后只是知道组织里的一般秘密,最核心的秘密却没有向他们开放。

    “小君兄,帮我一把。”

    慕容嫣然随手布置出一个罩子,隔绝了况且跟外界的联系,她还是怕自己的功力不够,向小君求助。

    小君吓了一跳,还以为她要软禁况且呢,不过随后就明白了,也不废话,又在慕容嫣然的罩子外布置了一个透明罩子,就跟空空子布置的一样,具有挪移空间的作用,不仅是隐形。

    况且一下子懵了,大叫着:“喂,有话好好说,你们这是做什么?”

    “先委屈你一会,这是为了你的安全。”慕容嫣然道。

    她布下的罩子,自然可以跟里面的人正常交流,可是况且还是一副没听见的样子。

    小君有些尴尬笑道:“还是我来吧。”

    他把慕容嫣然的话重复一遍,况且这才点头,却还是一脸莫名其妙的神情。

    慕容嫣然明白了,小君的罩子用的是空空道门的独特法门,跟一般的隔绝神念窥视的罩子不一样。

    小君还是有保留的,不然的话,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况且。他没敢放大招,若是招数用过劲了,万一把况且弄没了,慕容嫣然非杀了他不可。

    慕容嫣然只是淡淡笑了笑,轻声道:“多谢援手。”

    “没什么,不过有这样做的必要吗?”小君觉得慕容嫣然有些草木皆兵,太过紧张了。

    “小心为上吧,公子刚才不是有心惊肉跳的感觉了吗?我刚刚也有那种感觉了。”慕容嫣然道。

    她当然也不能肯定况且有没有危险,但心里既然有了预警,当然就要做出反应。

    “喂,你们没必如此大惊小怪的吧,放我出来。”况且在里面待着憋屈得要命,大喊着。

    话说白莲教主是不是做法降神术,跟他有毛关系啊,用得着如临大敌,遭这个罪吗?白莲教主认得他况且是谁啊,一个锦衣卫的都指挥使罢了,根本不值得人家如此费尽心力地对付。

    这是况且心里想的,慕容嫣然和小君也未必不这样想,但慕容嫣然说的有道理,一切小心为上,宁可未雨绸缪,防范过度,也不能大意失荆州。

    “来,老周,你进去陪他喝酒聊天,也只能这样安慰他了。”小君看着一直在旁边傻眼观看的周鼎成,把他抓住后送进双层罩子里,同时,里面多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还有酒菜等物。

    “这都怎么回事啊?”周鼎成摸着脑袋不明所以地问道。

    “我哪儿知道。”况且苦笑道。

    如果不是慕容嫣然先动手,况且真要怀疑小君是不是故意打击报复他,至于原因当然没有,不过小君这家伙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的。

    “得,我反正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做不了,还是好好陪你喝酒吧。”周鼎成倒是踏实了。

    他在罩子外和在罩子里一个样,感觉不出任何东西,进到里面并没有憋屈感,感觉上还是跟外面连成一体的,罩子好像是光影构成的,而不是什么物质。

    “这玩意是什么?他们怎么随手就拿出来了?”况且摸了摸罩子,没任何感觉。

    “我也不知道,好像听说,这东西据说是衡量一个人是不是***高手的标准。”周鼎成道。

    “衡量***高手的标准?也就是说如果不会玩这种罩子,就不配称为高手了?”

    “差不多吧。”

    周鼎成无比郁闷,虽说他有自知之明,绝对不是什么***高手,可是就这样被扔进来跟况且同伍,还是让他感觉受到了鄙视。

    曾几何时,他也是江湖中威名赫赫的大侠,跺跺脚震动一方的大腕,武当真传***的名头不是盖的。可是遇到慕容嫣然这种前辈高人、小君这种妖孽,他彻底就没脾气了。

    况且不知周鼎成想什么,他站起来走两步,想要感应一下那个透明罩子,手摸上去却没有任何感觉,好像空气一般,但他想要走出去时,却感受到了无形的助力,如同一股强大气流组成的墙壁。

    “这是气体?”况且觉得很好玩,就仔细碰触着罩子,反正不伤人。

    “是元气罩子。”周鼎成闷闷不乐道。

    况且本想继续问何为元气罩子,不过转念一想就明白个大概,应该和内家高手的真气元气有关系吧,他也是修习内家***的,至于***出的究竟应该叫做元气还是真气他也不懂。

    此时,慕容嫣然和小君在外面继续感应着,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怎么会这样?”慕容嫣然感觉奇怪。

    “也许是准备不足,神念没能隔空传递过来?”小君也讶异不已。

    “赵全不是这种虎头蛇尾的人啊,按说他准备不足的话不会贸然行动。这可是在公然挑战内地和朝廷的高人,真不知他怎么想的。”慕容嫣然苦笑。

    白莲教主赵全也算是一代奇人了,关于他的传说太多了,比当年唐赛尔还多,甚至有说他是唐赛尔借体重生的妖孽。

    慕容嫣然没跟他打过交道,却听说了他许多显赫的事迹。她听来的大多是有名望的人说的,不是路边谣传。

    “不对,小心些,一会儿可能要有*烦。”慕容嫣然忽然变色道。

    小君心里也没底了,毕竟神降术只是他猜测的,并不知道具体的做法情形,只是先前感受到空中有微弱的神念穿梭,显然是跟所谓的降神术吻合。

    然而如果真是赵全的降神术的话,现在早已应该降下神念了,缘何又突然失去了踪迹?

    这当然不是说赵全的神念已经降临某处,按照他听来的和他自己对法术的理解综合来看,降神术不是把神念降临某处就完事了,而是需要不断增强、并一直保持神念的穿梭,不然就会成为无源之水,一会儿就干涸了。

    除非赵全只是想传递一个信息,或者发布一道命令,但这两者都绝对不会劳驾那位教主大人降神,这种***或者说是法术极为消耗心神,不是特等大事一般绝不会使用,因为得不偿失。

    这当然也看降神的距离远近,如果不是很远的话,自然就不会耗费太多心神。现在赵全身在鞑靼王庭,降神的地点在北京城,隔着几千里地,那可是一项重大工程。

    小君暗暗估算是时间,如果再等一会儿没有***变化的话,就可以认定是赵全降神术失败了。

    况且被关在罩子里,如同笼中鸟,他没兴趣喝酒,只好胡思乱想。

    “哎,你说这降神术是不是一种离魂啊?”

    他忽然想起以前有种一种离魂经历,是千机老人裹挟着他的灵魂到了另外一处,那时候他已经无法感应到自己的肉体,只是灵魂在空中飞走。

    “不是,这是两回事。离魂是灵魂离开肉体,也就灵魂出窍,这事不稀奇,就是凡人有时候做梦时都会灵魂出窍。”周鼎成解释道。

    “哦,那么说唐宋传奇里有一篇小说是《离魂记》,应该是真的了?”

    “故事当然是编的,但离魂确有其事,只是灵魂不能走得很远,也不能时间很长,不然就回不来,也就彻底迷失,人就死掉了,你们大夫有时候说一个人没魂了,大概就是这种症状,天师教的人最擅长招魂,其实也是针对这种情况,如果真是死去的人,神仙也没法把他的灵魂招回来。”周鼎成这会也不郁闷了,开始给况且做做科普。

    “那这降神术跟离魂有什么区别?”况且也是不耻下问。

    “当然区别大了,降魂术不是灵魂出窍,而是发出一道念头,然后持续加强这种念头,待到念头强壮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在空中穿梭,能穿梭多远就看这念头的强盛程度了。”

    周鼎成是武当真传***,武当没有降神术,却对神念也有非常深的研究,对所谓的降神术自然也有种种推断,武当不搞这个只是觉得这门法术属于邪门歪道,不屑于去***。

    天师教在这方面是最权威的,不过天师教对这门法术的保密程度非常高,就是教内也很少有人被授予这门法术,据说只有教主和少数核心高层才能***。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