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赵全透支性命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五章 赵全透支性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又过了一阵,慕容嫣然和小君再也感应不到空中有任何反应,便撤除了双层罩子。

    况且出来后,一脸懵然地看着这两人:“发生了什么事?”

    “没发生什么事。”小君笑道。

    “没发生什么事你们把我关这么久?”

    况且气得要命,若不是慕容嫣然也出手了,他肯定要把小君骂个狗血喷头。

    “不是没发生什么事,一定是发生了非常大的事,只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

    慕容嫣然的神色依然沉重了,先前的警兆绝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直觉告诉她,那就是冲着况且来的,恰好况且也是他们之中第一个感应到那种异常反应的人。

    按说况且的内功跟他们相比那是天差地别,不可能他们都没感应到,反而是况且感应到了,甚至慕容嫣然觉得,如果不是况且感应到后提醒了他们,他们很可能会忽视这种异变。

    况且出来后,再试着去感应,果然什么都感应不到,那种让他心惊肉跳的感觉没有了。

    “先前怎么感觉谁对我发功似的。”况且回想着那种感觉道。

    “臭美吧你,白莲教主赵全再怎么闲着无聊,也没空隔着几千里远冲你发功,锦衣卫的头子还没列入他的黑名单呢。”小君嘲笑他是王婆卖瓜。

    “你以为我希望被那个妖人盯上啊,不是最好。”况且坐下来,倒了一碗酒喝下去压压惊。刚才在罩子里,他连喝酒的心情都没有。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最好没有盯上,不然的话可能要有*烦了。”慕容嫣然苦笑道。

    “大姐,你也信他的话,这小子就喜欢没事抬高自己。”小君不屑道。

    刚才他虽然出手增加了一个隐形罩子,却是应慕容嫣然的要求才出手,他可不认为赵全会针对况且做什么。

    他当初躲在鞑靼王庭,后来跟追兵一阵大战,打得天崩地裂似的,赵全连个面没露一下,只是约束手下不要介入他们的战斗。这其实也说明,他们的战斗还没有达到让赵全重视的地步,他不愿意,或者说他觉得没必要出手。

    隔着几千里的距离以神念发功针对一个人,除非赵全疯了,不然没人会做出这种近乎自残的做法。

    小君是空空道门的高徒,他可是知道,凭空摄取一般的物品和摄取或者对付大活人,完全是两个概念,你可以轻松摄取一个人腰囊中或者密封的箱子里的天价珠宝,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可要是凭空摄取一个大活人,可就难多了,这两者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事。

    这还是近距离的凭空摄取,至于间隔几十里、几百里的距离对付一个大活人,哪怕这个大活人是个凡人,甚至是个残疾人,也很难做到,就是能做到,过后自己也是半残了,需要几年***才能恢复身体。

    小君虽然不懂赵全的降神术,但许多***的原理都是一样的,法术同样是***的一种,不可能脱离最基本的原理。

    “我也不是瞎想啊,那五个圣使的脑袋可都送到我家门口了,或许赵全找不到送脑袋的人,就把这一切都记在我头上了,所以想替他们的五圣使报仇呗。”况且这会儿又神气起来了,认为今天的事有可能是赵全想要报五圣使的仇。

    小君笑而不语,真不知况且哪儿来的优越感和自信,赵全真想对付况且,有的是办法,决不会用这种最极端、不惜自残的方式。

    慕容嫣然也笑道:“公子过虑了,白莲教不会把账记在你头上的,他们肯定知道你根本杀不了那五个人。”

    “嘿嘿,大姐说得对,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小君及时补上一刀。

    “不是最好,本大人哪儿有工夫搭理他们,护祖派这块的麻烦还没解决呢。”况且跷着二郎腿傲骄道。

    然而,不论是他还是慕容嫣然和小君,都没想到,就因为他的先知先觉的感应,随后又因为慕容嫣然的过度保护心理,再加上小君那神异的隐形罩子,让况且意外地躲过一次生死大劫。

    这三者缺一不可,却神奇地一时间巧合在一起了,也只能说是天意。

    “失败了。”

    一声虚弱的叹息响起,饱含着无限的遗憾和痛恨。

    这是著名的板升城里最*神圣的殿堂,也是白莲教在这里举行最重要仪式时才启用的场所。

    声音发自一个中年人,此时他的面容憔悴不堪,虽然外形没有太大的改变,不过身体好像一个空囊,就像是一只流干了清水的皮囊。

    他长长的头发已经斑白了,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一个时辰之内,原来这位教主大人还是满头乌发,精神抖擞。

    “怎么可能失败,教主这次准备得非常充足啊,还有铃儿和大长老的协助?”旁边一个白衣飘飘、戴着面纱的女人惊声道。

    “与天斗自然是逆天而行的事,失败也没什么。只是可惜了,就差了一点。我已经感应到那个人了,却***扰了,随后就找不到了。要是再有片刻工夫,这次就成了。”白莲教主痛惜再三,捶地不止。

    大殿下面,跪伏着黑压压几百人,都是在帮着教主完成这件惊天壮举的奉献者。

    教主要做什么,他们不知道,也都不想也不敢问,对他们来说,教主就是天人,是全知全能的神。

    赵全和上任圣女的对话都控制在两人之间,下面的***一句也没能听到。

    “这么说那个灾星真的出世了?”圣女也是忧虑重重。

    “的确是真的出世了,谶纬上说的没错。过些日子我还要再试一次,不除掉这颗灾星决不罢休。”赵全叹息道。

    白莲教主赵全是一代奇人,是仅仅以一个人就让张居正视为一个敌国的人,由此可见他的能力和对大明王朝的伤害力度有多么大。

    虽说白莲教主大名鼎鼎,无人不知,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并不多,哪怕像慕容嫣然这样在江湖的一方霸主都没见到他的荣幸。

    赵全很少在江湖中行走,他要的不是江湖中的虚名和霸权,而是谋取一个国家的传教权,实际上跟夺取一个国家的政权也差不了多少。

    江湖中的纷纷扰扰,在他看来就是鸡鸣狗盗,完全是等而下之的勾当。有什么事能比控制一个国家的芸芸众生的心更重要、更值得为之倾注全力奋斗终身的呢?这才是真正的大事,是赵全想要做的大事。

    他甚至不羡慕北京城里那个帝座,他想要的是全国唯一宗教教主的宝座,在他看来那才是真正的王。真要能实现这个目标,哪怕是那个帝座上的人也得匍匐着来求他赐福,只有他赐福后才有资格坐上那个宝座。

    他这种心思除了白莲教里几个首脑人物外,没有***人知道,如果被人知道了,第一是笑他疯了,第二就是全天下的人都会疯狂地追杀他,别说是板升城,哪怕他躲到大草原的狼群堆里也没用。

    天师教、全真教、武当教、佛教这些宗教之所以能相安无事,就是因为都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像一个个国王似的,谨守疆域,相互之间和平共处。另外他们都保有一颗大善之心,祈福国家,保安民众。

    如果突然出来一个人想要把所有这些宗教都灭掉,让全国统一成一个大的教派,那么不管是佛教还是道教,都会不惜一切地把这个人这个教派绞杀得一干二净。

    出家人以慈悲为主,不染杀孽,可是真要惹火了出家人,这些佛道僧徒的怒火将是普通凡人的千百倍,而且他们的战斗力之强也是肉体凡胎的凡夫俗子没法比的,他们心里都燃烧着信仰之火。

    哪怕一支百战精师,真要对上一个被十足的信仰武装起来的乌合之众,也一样是望风而逃,一方只不过是正常交手打仗,另一方却是真的跟你玩命,不死不休,死都要拉一个垫背的,没人能受得了这样的对手。

    奥斯曼帝国兴起时,靠的就是信仰的战斗力,那时候基本不用出兵攻打,只要一个使者拿着一面半月旗帜到城下劝降,基本上就能拿下一座城池。

    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东晋末年的五斗米教***,都不过是从没经过训练的一群乌合之众,却打垮了两个帝国。就如一滴滴水珠汇聚成的洪水冲垮了一切,无可抵挡。

    当然黄巾军也是五斗米教,而且是最早的五斗米教,后来在北魏时期变成了天师教。

    天师教在北魏是国教,到了唐朝后失去了国教的地位,却也没再起***的心思,以后倒是学好了,安心享受朝廷给的荣华富贵,不再以起兵***为宗旨了。

    “教主先休息一下吧。”前任圣女看见赵全斑白的头发,有些担心道。

    教主的本事她最清楚了,只是一个时辰,竟然头发斑白,显见是严重透支了性命,这可是最危险的事,透支精力心神还有恢复的可能,透支性命很可能就补不回来了。

    “不要紧,这次仰仗聚神术和圣女殿下的帮助,伤害没那么严重,只是少了几年寿命而已。”赵全淡淡道。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