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谁的命这么好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五十九章 谁的命这么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隆庆帝本性温和、谦逊,这也是在嘉靖年间养成的,在嘉靖帝治下,凡是有棱有角的几乎都被磨平了,受不了的就走人。

    隆庆帝虽说以中兴为己任,想要振刷嘉靖年间的积弊,却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才能不如乃父多矣,于是采取垂拱而治的政策,国家大事一般都交由高拱、张居正谋划。

    然而这卦辞一出,他也不由得兴奋起来,想不到自己还是负有大气运的人,如果真是这样,国家在他治理下焉能不大兴?

    赵全弄出这么大动静,宫里的高手自然也都感应到了。武当掌教、全真教主也都是隆庆帝的座上客,这两人一下子就猜出赵全是想要争夺气运。

    不过他们没有说赵全想要争夺谁的气运,是不是针对隆庆帝,这一点他们两人只是有所猜疑,并没有确切的***。但他们心里明白,皇上身上并不负有如此气运。

    隆庆帝心中自然不安,就找来国师卜算,国师见是与国家气运相关,就不惜遭受天谴,强行起卦,结果真还卜算出来了。

    掌印太监和秉笔太监自然一眼就能看出皇上的心思,这二人就是隆庆帝肚子里的蛔虫,这时候自然乐于凑趣,不停地恭维皇上是应运而出的贤明君王,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那类君王,让大明帝国再度像太祖时那样辉煌,指日可待。

    当然超过太祖这话没人敢说,那样说就是对太祖的不敬了,类似太祖还是可以说的。

    隆庆帝听了一会几位身边得宠太监的颂圣后,挥挥手止住他们的话头,不打断他们,可能一直要颂圣到明天早上。

    “还是张先生***远瞩啊,赵全这逆贼居然想抢夺朕的气运,着实是不可饶恕。”隆庆地忽然面有怒色道。

    几个太监都是一怔,旋即就明白过来,皇上这是恨死赵全和白莲教了,如果不是闹这么一出,皇上本来也准备放他们一马的,只是张居正一直以来就拒不让步,皇上也只好违心地支持张居正,现在皇上可是铁了心要把赵全跟白莲教铲除了。

    “乱臣贼子就是不可饶恕,高先生实际也是这意思,只是高先生是想先把赵全等人边缘化,等跟俺答王议和后在腾出手来收拾赵全这些逆贼。”掌印太监笑道。

    他跟高拱私下关系特别好,听到皇上的意思里有对高拱不满的味道,急忙为高拱辩解。

    他们跟高拱、张居正都是在裕王府里的老交情,所以现在也还是称呼他们为先生。

    “张先生擅长谋略,高先生擅长决断,所谓房谋杜断是也,万岁爷有这两位名相相辅,国家自然就会有盛唐的景象了。”秉笔太监附和笑道。

    他们这样公然为高拱说话,也不怕皇上恼怒,因为他们知道,不管怎样,在皇上心里,高拱才是第一人,张居正只能排在第二位,皇上绝不会因为这一点意见上的分歧疏远高拱。

    “房谋杜断,嗯,倒真是有些像啊,只不过本朝是张谋高断,只是朕可没有唐太宗的英明神武啊。”隆庆帝龙颜大悦,哈哈笑了起来。

    “万岁爷虚己以待众贤,这才是真正的帝王之道,唐太宗虽也是少有的明君,有时却还是有刚愎自用之嫌。”掌印太监恭维道。

    隆庆帝跟几个宫里最有权势的太监们说笑一阵,心情大好,就摆驾受宠的妃*里了。

    武当掌教从宫里出来后,急匆匆赶到天师府里。

    天师府见是武当掌教鹤驾亲临,忙摆出全副礼仪迎接,天师教主为人倨傲,只是派了几个元老和祭酒在大门处迎接,自己却在二门处等候。

    武当掌教知道他的性子,也不计较,双方见礼后,分宾主坐下,下人送上茶后,天师教主就挥手让他们退下。

    “道兄亲自光临,一定是为了赵教主闹腾这件事吧?”天师教主问道。

    “的确,道兄也都看到了吧,这次可是真的发生大事了。”武当掌教端起茶来喝了一口。

    “有什么大事,不过是赵教主自己在做无用功罢了,气运要是能抢夺,也就不是气运了。赵教主是霸道惯了,以为世上的一切都是可以抢夺的,其实很幼稚。”天师教主浑然不以为意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武当教主忽然止住了,他看着天师教主,不知道这位几大教里最年轻的至尊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在装糊涂。

    “而是什么?”天师教主倒是诧异了。

    “你知道赵教主要抢夺谁的气运吗?”武当教主问道。

    “这个……我还真的没感应到,当时有那么一瞬间的确好像感应到了,在城里的某处,然后就消失了。道兄难道感应到确定的人了?”

    天师教主的确有些吃惊,他当时只是把精力放在赵全身上了,对气运什么的他没有抢夺的野心,也就没关心是哪个人身上凝聚了气运。

    难道武当掌教已经确定那个人是谁了?

    武当掌教却不说了,笑道:“上次罗西找公子的事,原定这两天大家聚头好好商议一番,不知道兄对此有何高见?”

    “这种事我能有什么高见,我年轻识浅,在各位老前辈面前哪有说话的份儿,诸位老前辈说怎么办,我也就跟着怎么办就是了。”天师教主打个哈哈笑道。

    天师教主心里暗暗骂道:老狐狸,本座一不小心被他试探出来了。难道这老家伙真的法力比我高深?

    武当掌教并没有这份心机,只是这件事关涉极大,再说他也只是猜疑,并没有证实,既然天师教主并没有关注到这件事上,他也乐得不说。

    “这次聚会乃是贫道发起的,道兄不会不捧场吧?”武当掌教笑道。

    “这个,道兄是知道我的,对这些世俗事务一向由下面人打理,我只是专心向道。”

    武当教主面色不怿,什么一心向道,不就是声色犬马吗?

    不过历代天师教主都是这种生活习俗,无论是天师教内还是***教派乃至朝廷也都认可的,没人认为有什么不妥。相反,如果他武当掌教要是娶妻生子,甚至纳妾,就会被人骂死,就连教内的人心也稳不住。

    同样是道教大教派,同样是教主,这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那人是谁?”天师教主忽然发问。

    “哪个人?”武当教主装糊涂。

    “当然就是那个身负大气运的人啊?”天师教主冷笑问道。

    “哦,道兄是问这个,贫道也不知道啊,原以为道兄一定会知道,所以才来打听的。”武当教主乐呵呵道。

    天师教主不再言语了,知道问不出来,他虽然没有野心抢夺气运,却也真的有了好奇心,想知道究竟是谁的命这么好,居然能有大气运加身。

    “哦,道兄原来就是上门问这个的,我真的不知道,没法帮道兄的忙了,好走不送。”天师教主说着站起来就要逐客。

    武当教主气结,却也无可奈何,武当教虽然势力也不小,毕竟是新兴的教派,跟天师教这种自东汉末年以来一直昌盛不衰的大教相比,力道还是差了很多。

    天师教主是世袭制,面前这位道兄比自己小了几十岁,却倚小卖小,动辄就犯浑,别人要么不敢得罪这庞然大物,要么就是矜持自己的身份,不屑于跟年轻人一般见识,结果倒是真的便宜了这个年轻的教主。

    “道兄,你还年轻,有些事或许还不是特别明白,这次聚会你最好还是参加,不然的话以后可能会后悔的。”武当教主扔下一句话,然后拂袖而去。

    “我会后悔?后什么悔,本座自出生以来就没后悔过。”天师教主在心里恨恨道。

    “教主,您这样不好吧。”从后门走出一个元老苦笑道。

    教主大人是他一手伺候大的,他的性子这位元老自然最清楚,从小养成的狂傲狷介的性格,对谁都不买账,可是武当掌教毕竟不是一般人,在皇上跟前都可以站着说话。

    天师教的确比武当教势力雄厚,但现在却是武当教得势,好在两家一向交好,并没有纠纷,若是因两家教主交恶导致两派不睦,真就因小失大了。

    “这些老东西不就是欺负本座年轻么,以为年轻就一定识浅,他们就一定懂得多、看得远,自以为是得很。对了,发动人力,把那个负有大气运的人给本座找出来,他就在这座城里。”天师教主气哼哼道。

    “这个,教主找那人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让这老家伙以后没法在我面前得意,你看他今天那副德性,好像他比我道行高似的。本座那是根本没在意这事儿,让他占了先机了。”

    “教主既然不在意这事,还是放手吧。既然跟气运有关,还是不插手为好。”那位元老劝道。

    “我并不想插手这件事,只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你不会告诉我,以咱们的实力没法找出这个人吧?”

    “老朽找找看吧,也真未必能找到的,据老朽当时感应,那股气运分明是察觉到有人在找,自己隐藏了。既然是天地气运,自有种种妙用。”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