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六十二章 治病救人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六十二章 治病救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笑道:“罗兄,你上次可是在半道上截我,吓得我还以为是刺客呢,不过我也没说什么吧,咱们都不是常人,没必要在乎这些表面的东西。”

    罗西气得真想上去一把掐死他,这是表面的事吗?你都摆出抄家的阵势了,这让别人看到怎么想,过后我就是想辩解都找不出词儿来。

    可是看看况且两边站着的四人,手又放下了,他真的打不过这四人,从这阵仗上看,况且已经有了跟他动武的准备,只要他一动武,就是袭击锦衣卫的罪名,那可是在打皇上的脸,谁也救不了。

    “况大人,这样不好吧,你这可是仗势欺人,就不怕皇上怪责吗?”罗西嘴上还硬着。

    无故骚扰朝廷命官,哪怕是前命官,也是会激起官场剧烈反弹的,尤其是都察院和刑部,天天找锦衣卫的毛病还找不到呢。

    “这怎么叫仗势欺人啊?罗大人是误会了吧,咱们坐下慢慢聊。”

    “你究竟想干什么吧,直接说吧,我没空跟你闲聊。”

    罗西沉不住气了,巴不得况且赶紧转身走,锦衣卫的人在外面包围了自己的住宅,时间越长,引发的问题就会越多。

    他最怕的是万一自己一些手下过来,真的误会锦衣卫要对自己动手,就会攻击锦衣卫的人员,那样的话问题就大发了。

    他扫了一眼安稳站在那里,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的况且,心里一沉:不好,这小子就是在给我挖坑,等着我的人往里跳。

    他眼皮不停地跳着:“况大人,既然这样,咱们还是出去找个茶楼酒楼说话吧,我这里地方太小,不好招待您这位大人物。”

    “不用了,我此次来只是为了一件案子,像罗大人做些调查。”况且笑道。

    “案子?什么案子?”

    “就是你上次跟我说的凤阳那桩案子啊。我回去做了些调查,又调阅一些卷宗,倒是对此案很有兴趣,所以我们锦衣第六卫已经正式立案调查了。”况且说着,从一个护卫手里接过一本卷宗,放在桌子上。

    罗西看了一眼,卷宗上果然标着:凤阳失踪案,还标着卷标,是甲子,也就是第一号。

    古时以天干地支为顺序,甲子就是第一,随后就是乙丑、丙寅等等,到了六十后,复归甲子,也就是所说的一甲子。

    罗西哪里还不明白,况且这就是上门打脸来了,顺带着公报私仇,可惜他明知是怎么回事也没办法,朝廷也没规定官员上门拜访不许多带随从。

    外面那些人明着看是包围他的家,也可以解释为况且自己的保护措施,毕竟皇上到哪里,也都是里外封锁包围的,没有得到准许的人员一律不许靠近。

    这件事他就算告上去,也顶多只能说况且摆的谱太大,这倒是也符合这位朝廷新贵的身份。

    此时罗西又听到内宅里那些女子们的哭声,怒火再度燃烧起来。

    “况大人,你口口声声说是登门拜访,可是为何圈禁我的家人?你若真的没有别的意图,就请先把我的家人放了。”

    况且一怔道:“这是怎么回事?”

    守卫在门口的纪昌忙进来躬身道:“大人,据报告这些日子白莲教余孽混***城许多人家里做内应,属下也是怕这些家人里混有白莲教的逆贼,为了大人的安全,只好先把他们看管起来。”

    况且道:“哦,是这么回事,应该的,本大人杀了白莲教的五位圣使,他们对我可是恨之入骨,多次派刺客行刺未遂,咱们多加小心也是应该的。不过要记着,等咱们走后,就放了人家。”

    “是,大人放心,一定不会忘的。”纪昌答应后转身又走到门边站立着。

    罗西气得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嘴角已经渗出血迹,他扶住桌子才能站住。此时他真恨不得跟况且拼了,就算杀不了他也得多杀几个锦衣卫的***。

    可是他心里明白,这正是况且最希望的,就是上门来打他的脸,故意逼他***,只要他一动手,这罪名就坐实了,以后想翻案都不成。那些手下和家人自然也都没个好。

    “罗大人,您这是怎么了?不会是癫痫了吧?”况且大吃一惊,当然是假装的,然后把手搭在罗西的脉门上。

    罗西本能地猛然一抬手,想把他振开,可是手臂被犹如千斤之重,他抬头一看,原来是站在况且身边的一个人按住了他的手臂。

    “苗天祥,你想干什么?”

    罗西再次奋力挣扎,不想他的左臂也被另一个人按住了,那两个戴面纱的还没上来呢。

    况且这才按住了他的脉门,还大声喊着:“罗大人犯癫痫了,千万按住,不要让他挣扎,我给他针灸一下就行了。罗大人,你神智还清醒吗,别乱动,我一定给你治好,我是皇上钦命的御医啊。”

    罗西看着况且焦急又热诚的眼神,再也受不了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都喷在自己的胸襟上了。

    “这病可是很重啊,你们按住他。”

    况且大呼小叫着,取出一盒银针来,不由分说,就在罗西一些穴位上扎了下去,这下子罗西想动都动不了了,只觉浑身酸软,就跟喝了几大碗孙二娘的***药酒似的。

    “好险。没事了,你们扶着罗大人好好坐下就行。”况且一***坐在椅子上,拿出手帕擦着汗,好像刚才用尽全身心力治病救人似的。

    那两个人忍住笑道:“大人,罗大人这就没危险了吧?”

    况且点头:“没危险了,不过还得好好观察一下,实在不行还得抬回去好好治疗一段时间。”

    罗西哇的又吐出一口鲜血,他心里大骂:你大爷的,你才癫痫呢!老子是被你们暗算了。不过想到况且说要把他抬回去治疗,心里更是发寒,若是一不留神被弄到镇抚司那里,自己这条小命就算交代了。

    他另外还有一怕,万一况且此时暗算他,直接用针灸弄死他,过后伪造个发病猝死的证明,自己就真是冤死鬼了。

    他有些后悔,当初干嘛听空空子那***的怂恿,招惹况且这小子干嘛啊,这***根本就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怎么混怎么来。都敢直接抢占一条街的主儿,哪里还会有什么顾忌啊。

    他现在是欲哭无泪,真正尝到了什么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滋味,以前他都是把这种滋味强加给别人,现在轮到自己了,难道真是报应不爽。

    此时,慕容嫣然给况且递了个眼神,意思是一不做二不休。

    九娘此时已经面向门外,她实在忍不住笑了,可是此时又不能笑,憋得她肚子都快炸了。

    “这个***,真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坏的一面,怎么都没看出来,以后真得防着他一点。”九娘一边忍笑,一边想着。

    况且却微微摇头,杀人这种事他是不会做的,这次上门只是还以颜色,决不会干出杀人的勾当。

    慕容嫣然又使个眼色,意思是此时不动手,遗患无穷。她可是知道罗西是什么样的人,这次只是不防之下吃了个大亏,过后肯定要加倍报复。

    况且还是摇摇头,他明白慕容嫣然的心思,但是他真的不想杀人,只要把上次的仇报了就行了,不会要太多的东西。

    至于罗西以后会报复那是必然的事,他也不怕罗西报复,罗西不出手,自己根本就没有动手的借口。

    那两个原来按住罗西的高手却是出了一身冷汗,唯恐况且真的狠下心来,一针扎死罗西,那样的话,两派开战就是必然的事。同时他们也认识到原来大夫还是很可怕的,可以治病救人,也可以转过脸去就杀人,而且这杀人的手段还真巧妙绝伦,冠冕堂皇。

    他们看着罗西,也是心有戚戚焉,一个***高手,就在几十根银针下完全被制住了,生死都操之别人的手里。

    九娘此时回过头来,也给况且使个眼色,意思是你如果下不了手,我来。

    况且赶紧摇头,不杀人是他此次预定的原则,除非罗西自己作死不想活了。

    “罗大人,您觉得好些没有,哎哟,这怎么还是***啊,看来是有内伤发作了。”况且仔细看看罗西此时闭目待死的脸,又给他扎上几针。

    况且这是在罗西身上做试验,看看这些银针是否能让一个高手失去行动能力。他打造的暴雨梨花针比他现在扎在罗西身上的还多,但也不确定就能制住一个***高手,现在可是有最好的试验用小白鼠了。

    “罗大人,你听到我的话没有,如果能听到就动动手指头。”况且无比关切地说道。

    罗西现在真的说不出话了,倒不是被况且制住失去说话能力,而是气得嘴唇不停哆嗦,只能呜呜地发着奇怪的音节。

    如果他能说出来,一定会大骂况且一句:你大爷的,外加***的。

    但他现在也不敢真的激怒况且,万一况且使坏,现在可是除掉他最好的机会,只需要一根银针,一秒钟就完事。

    “罗大人这是癫痫还是中风啊,怎么嘴眼歪斜,吐字不清啊?”苗天祥上前看了看然后道。

    “嗯,好像是脑中风,这病就不大好治了,一会儿还不行的话,还是抬回去吧。”况且沉吟道。

    “我没病,你大爷的!”罗西终于忍不住了,自己的死活也不管了,大声吼了出来。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