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况且的黑名单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七十一章 况且的黑名单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走出罗西家的院门,却见一个人急忙迎上来。

    “况大人,敝人是刑部总捕头邢尚,见过大人。”

    况且看看他笑道:“邢大人不要多礼,我也是久仰了。”

    邢尚心里一喜,连况且都知道自己的威名了。

    他要是知道况且对他久仰的什么,估计就得犯疟疾了,当初白莲教三圣使在京城里秘密拍卖况且的人头,邢尚就是背后鼓动最有力的人,况且对他痛恨久矣,就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收拾他。现在好,不请自来,送上门来了。

    “邢大人怎么还没走啊?要么我一会请邢大人喝酒。”况且很是谦恭有礼。

    邢尚忙道:“不敢打扰大人,只要让我走就行了。”

    他心里想,你没让我走我怎么走啊,锦衣第六卫的人一个个都跟恶狼似的,我要是敢走,非被他们生吞了不可。

    他心里也是艳羡,想想自己手下那些捕头,哪能跟这些护卫比啊。有皇上支持就是好,羡慕不来。

    况且脸色一变,斥责旁边的护卫:“你们怎么搞的,邢大人也是咱们的同行,怎么能这么没礼貌,也没把邢大人请进去吃茶。”

    护卫讪讪发笑,也不分辨。

    “不用,不用,况大人,下官还有事,如果这里没我什么事,就先告辞了。”

    “邢大人请吧,耽误了邢大人这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改日登门拜访。”况且躬身送别。

    邢尚听到这话。吓得差点趴下,带着几百号人不由分说先把人家包围起来,这是拜访还是抄家啊。况且拜访谁等同于黄鼠狼给鸡拜年。

    邢尚从那些护卫嘴知道,况且到这儿来拜访罗大人,为的是查一个案子,他们摆出这阵势只是为了大人的安全。

    邢尚心里早就为罗西默哀了,这次拜访后,罗西算是彻底完蛋了。

    “不敢劳大人尊驾,如果有事还是在刑部见吧。”邢尚说完赶紧一溜烟跑了。

    “这家伙比罗西还可恨。”慕容嫣然看着邢尚远去的背影咬牙道。

    慕容嫣然原本有两个杀人目标,第一个就是邢尚,罗西只能排在第二位。因为这两人都威胁过况且,一个是在暗处,一个是在明处,相比起来,邢尚更可恨,更让人烦。

    况且笑道:“但愿他别落在我手里,否则罗西今天的事不过是小儿科。”

    九娘叹息道:“我现在才知道锦衣卫为何这么招人恨,我现在都开始恨你了。”

    况且笑道:“我知道你觉得我不够光明正大,可是你们都是***高手,比试功夫拳脚我不行,比心机我也比不过那些老狐狸。难不成我就任人欺负吗?那可不行,谁要惹到我,前提是不怀好意,我自有办法让他找不着北,想哭都没地方去。”

    他转头发现纪昌被几个护卫叫去,向他汇报着什么。

    “怎么了?”况且问道。

    “大人,他们说外面街道上***了很多人,大约有几百人,难保里面没有混进奸人,大人还是坐车出去吧,另外九门提督李百揆大人也带着几百人在外面弹压,究竟是怕外面的人******,还是在威慑咱们也难说。”纪昌脸色有些难看。

    他最怕的就是这场面,万一刺客混进拥挤的人群中,他们出去时又很难迅速离开,刺客下手的机会就太多了。

    此时巷子里的护卫已经***完毕,能看到巷子两头的确有许多人,只是没有喧哗吵闹的声音,估计还真是九门提督在这里维护治安的效果。

    “既然李大人在外面,还是见见吧,我坐车出去不好。”况且想了想道。

    “可是……就怕人群里混进刺客来。”

    “不会的,你多虑了,刺客也不会在这里下手,不然没法撤离。罗西的人更不敢在这里下手,过后他们摆不平这么大的事。”慕容嫣然道。

    “那就排成两列纵队保护大人吧。”纪昌吩咐这些护卫。

    护卫们排***墙,把况且和苗天祥两个高手夹在其中,两个高手在况且左右紧张地盯着周围,慕容嫣然和九娘不好被众人看见,就坐在一辆车里慢慢跟在况且身后。

    外面的护卫也都行动起来,把***的人群向两边赶去,让出一条通道。

    况且刚走出巷子,就看到李百揆骑在一匹雄赳赳的白马上,周围簇拥着一群士兵。

    “李大人,不好意思,我们锦衣卫的事还麻烦您来帮忙维持治安,打搅了。”况且上前拱手见礼。

    李百揆这才慢悠悠下了马,还礼道:“这倒是没什么,就是不知况大人在此有何公干,摆出这么大的阵势?”

    他来到后就问过了,护卫们都说就是来查案子,他们只是来保护况且的安全的。李百揆当然不信,关于况且跟勤王派之间的关系,说法很多,版本不少,他也有所耳闻,更知道勤王派和护祖派两个死敌之间的百年争斗,他们只是约定好不在京城出手就是。况且此举显然是公报私仇,说白了就是以锦衣卫之名,行勤王派之实。

    他此来也不是为了什么维持治安,防止有人***,那是顺天府的事,他是受人之托,来查看况且是否真的把罗西带走了,如果有可能就把罗西截下来,他会得到天大的好处。

    他看看况且真没有抓人,倒是心下一松,若是况且抓了罗西,他就为难了,截留下来能不能做到不说,就是能做到也会跟况且大闹一场,很可能步前锦衣卫指挥使秦端明的后尘,如果不截留下来,又会得罪一个巨头。现在见况且只是带着护卫走出来,他暗自常庆幸自己躲过两难境地。

    “我这阵势大吗?”况且假装不知地左右看看。

    “哦,的确大了点,不过李大人你可能不知道,白莲教余孽多次刺杀我未遂,我又杀了他们的三个圣使,也就是在燕山那里击毙的刺客,他们对我下了必杀令,想在京城里对兄弟我继续搞刺杀,吓得我是心惊肉跳的,所以出来不得不多带些护卫。”况且一脸真诚地解释道。

    李百揆心里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是自我保护吗,谱儿摆得都快跟皇上媲美了。

    至于三圣使原先要刺杀况且,而且拍卖况且人头的事,他当然知道,他也是参与者之一,跟邢尚两人是一伙的。所以听了这番话,心里也有些发虚,不知道况且是不是听到些什么消息,在故意敲打他。

    “嗯,也是啊,前锦衣卫都指挥使大人就被刺杀了,还是在一百多护卫的保护下,看来况大人是吸取了经验教训,没有五百号人保护着是不敢出门了。”李百揆不无讥讽地笑道。

    “李大人身边不也是护卫众多吗,看来大家在这个事上很有共识啊。”况且也笑了起来。

    李百揆冷笑,他带着众多士兵可不单单是护卫自己,为弹压局面而来,自然要带足人手,他平时从不带许多士兵出门。

    不过他也明白况且是在找托词,况且平时出入也只有十名护卫随行。

    “罗大人还好?”李百揆问道。

    这才是他关心的,虽说况且走后,他就要进去看看罗西,却还是想从况且嘴里知道些东西。

    “当然好,罗大人和我一见如故,相见恨晚,我们聊了很长时间,聊得非常投机,要不然也不会耽误这么长时间。”况且很感慨道。

    纪昌都忍不住暗笑:能不投机吗,被你治得手指头都动不了了,还不是你想听啥他就说啥。至于相见恨晚就甭提了,纯粹糟蹋这个词儿。

    “是啊,罗大人交友广泛,行侠仗义,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李百揆试探说着。

    “的确,李大人这评语再贴切没有了,看来也是罗大人的知己啊。”况且再度感慨道。

    他脑子里却浮现出那位铁骨铮铮的汉子哭得跟孩子似的神态,不过这也可以解释为不失赤子之心吧。

    “李大人您忙,兄弟告辞了。”况且这才坐上车离开,护卫们骑马在两侧严密保护。

    车队走出一条街后,况且才看着车后面冷冷道:“李百揆,他就算是我名单上的第三号人物吧。”

    九娘惊道:“你还要整他啊,他可是手握重权的九门提督,不是吏部前郎中。”

    “九门提督又如何,他多次找我的别扭,想把我抓到刑部大牢里去,分明是受人指使,回头得查查都是什么人在幕后操纵。我已经想好了,离开京城前得跟这些人统统做个了断。”

    “估计是邢家吧,还有没有别的家族不知道,邢家肯定是他的指使人。”慕容嫣然道。

    “师傅,你就甭助纣为虐了,他一个人都够坏的了,我现在都为那位李大人感到心寒了。”九娘拉着慕容嫣然的胳膊道。

    “我当然是帮着公子的,何况他不是纣王。”慕容嫣然笑道。

    “完了,你们都跟着他沦陷吧,难道只有我还保持着正义感吗?”九娘叹息道。

    况且不理她。这位妹妹看上去纯真善良,其实是骗人的,他亲眼见过她杀人的场面,那叫一个干净利落,邢尚的哥哥就死在九娘的手上,后来邢家找不到嫌疑人,就锁定了况且为凶手。

    在这件事上,况且真当了一回无私的背锅侠,只是平时任何人都看不出九娘那暴力的一面。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