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秘密人质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一章 秘密人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把经过那条街上发生的事仔细说了一遍。

    他已经是第二次复述了,然而每复述一遍就会发现一些新的问题,原来没有考虑到的地方也一下子冒出来了。

    “这事不会是护祖派干的,他们没有这么***。”周鼎成听后果断说道。

    “没有哪个门派会这么***,所以这件事才奇怪。刘守有和我一起分析了大半天,也没能分析出个所以然来。”况且苦笑。

    “还是慕容前辈说得对,护祖派要截杀的话,那也是派出高手集中力量对罗西灭口,咱们既然没抓罗西,他们当然就不会有行动。他们若是出手必然会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况且对此表示赞成,每一个门派都有自己独特的作风和手段,这种东西很难改变,若是护祖派出手,应该就是慕容嫣然说的那样,慕容嫣然跟护祖派打了大半辈子交道,手眼都已经通了。

    “那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周鼎成问道。

    “我还是感觉这是钓饵,当时这种感觉非常强烈,慕容前辈原来以为是陷阱,后来也不这么认为了。”

    “钓饵?那也不对啊,钓鱼的人哪儿去了?钩在哪里?钓鱼的人不会洒下鱼饵之后就不管了吧。那不是钓鱼,而是在养鱼了。”周鼎成笑了起来。

    “养鱼?对啊!”况且脑子里灵光一闪,好像悟到了什么,可惜马上就什么都没有了。

    周鼎成傻愣愣地看着况且,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你这一说真的有些像唉,不是,不是养鱼,而是跟这有关系,是什么呢……我现在还想不出来。”况且皱眉沉思了一会,还是放弃了。

    “管他呢,反正你没事,在那条街上发生的是公事,他们也找不到理由说你年轻不懂事,只知道胡作非为。”周鼎成道。

    “什么?胡作非为?我什么时候胡作非为了。他们是谁?谁说的?!”况且差点跳起来。

    “这又不是我说的,你跟我发什么火啊,是那些老家伙们说的。”周鼎成白他一眼道。

    “一群老不死的,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况且气得直哼哼。

    一对难兄难弟,一个喝酒浇愁,一个喝酒发泄心中的怒气,不多时,两个人两瓶酒都喝光了。

    况且本来对勤王派的态度已经习惯了,今天大为光火主要还是这件奇怪的案子造成的,明明有问题,却看不出其中有什么奥妙,让他有种被无名物体控制的感觉。那种感觉怪怪的,有点人,就像是走在夜路上,空中有一双血红的鬼眼始终盯住你一样。

    上一次他有这种感觉是在赵全降神的时候,亏了他被慕容嫣然和小君联手罩了起来。今天的感觉虽然跟上次不是完全一样,却同样的诡异和让他毛骨悚然。

    当时况且故意在那条街上逗留了许久,就是想让盯着的人现身,不管是什么招数他都接下了,然而,根本没有人现身。一切都像是虚空。

    况且闷头想了半天,忽然一拍大腿:“你说这事不会跟勤王派里某个老家伙有关吧?”

    周鼎成猛然听到他这话,吓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好像况且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似的。

    “你也太异想天开了吧,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事。”

    “谁能保证呢,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最危险的敌人往往就是你的同盟和战友。我的同盟和战友里有谁有这个能力?无非就是派里的那几个老家伙了。”况且冷笑道。

    “那不可能。你要知道一点,他们可以不听你的,甚至可以在背后议论你责备你,但是他们绝对不敢对你不利,这涉及到派里的最高准则。”

    “最高准则是什么?”况且问道。

    “具体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不能危害到你的利益和安全绝对是最高准则。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妄想症是你发明出来的病种,你自己千万别得上。”周鼎成笑道。

    晚饭后,张居正派人把他叫去,还是询问他白天做的事,显然他去拜访罗西和下午封街抓人的事张居正都知道了。

    “拜访?你现在谱儿摆的比我都大了嘛,出门访友都要带五百人的护卫,以后是不是想向皇上看齐,也弄个自己的御林军啊。”张居正冷笑道。

    “大人,这不怪我啊,我今天多亏是带了五百多人,不然可能就回不来了,也见不到大人您了。”况且一听就知道张居正又要敲打他了,赶紧诉冤。

    “怎么了,还真有人想害你不成?”张居正的嘴角依然挂着冷笑。

    “真的,我回来就遇到伏击了,若是像平常那样只带着几个人,估计小命就丢那了。”

    况且用夸张的口吻把那条街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按他的叙述,就是伏击的人有上百甚至几百人,只是被自己的护卫打跑了,只丢下二十几具尸体。

    张居正听得愣了,他只是听说况且又在***,把一条街封住,然后抓人杀人的,恰好上午还有人找到他,说是况且带五百多人去抄一个前官员的家,求他说情放人。

    他当时虽然没答应,却也心里纳闷,觉得况且没这胆子,孰料后来宫里也派人来询问,他才知道,况且是擅自行动,他也没什么话好说,只能说回去后当面询问清楚。

    现在他听到居然有人在大街上伏击况且的车队,感觉有点匪夷所思,如果京城乱成这样,那还了得?

    他平时上朝退朝,下班回家,也就是十几个衙役家人,若是有人胆敢这样对况且,难说以后不会对他们这些阁老动手。

    “这是什么人干的,查出眉目没有?”

    “没有,各种证据表明就是白莲教干的,可是白莲教在京城里一般不会搞武力袭击,这次是在耍什么呢?而且把我当作伏击对象也没道理啊。”况且道。

    “那你的意思是他们把我当伏击对象就合理了?”

    “不敢。”况且吓得一哆嗦,腿不由软了一下。

    为了增加说服力,他又把下午跟刘守有一道分析的情况说了一遍。几十年来,白莲教始终在京城有据点,也有不少***一直在秘密活动,尽管官府抓了不少,却如野草一般,春风吹又生。

    但是,白莲教始终严守一个准则,就是不在城里搞袭击、暗杀这类活动,他们在别的地方倒是经常这样干,甚至发起过几次规模比较大的***,都被朝廷***了。

    上次在京城郊外袭击锦衣卫人员已经是特例了,这次却是在城里,难道白莲教改变教规了?也不像,因为行动太***了,根本不像一个有着严密组织性纪律性的组织所为。

    “一定是他们干的,除了白莲教余孽,没有别人敢这样猖狂。”张居正一锤定音做出论断。

    况且当然不是完全同意,却也没辩驳,只是默默点点头。

    “对了,我找你还有一件事,也是比较麻烦的事。”张居正道。

    “不会是好事吧?”况且的心悬起来。

    “也算是好事吧,原来皇上不是让你去塞外刺探军情的吗,这差事我可是为你推了好几次了,皇上都没回话,今天宫里回话了,询问我的意思,想要把***鞑靼部落改为秘密出使。”

    “秘密出使?”况且一怔。

    “对,他们现在不是在京城里也有人吗,可是一直抓不到,皇上也有些心烦,总这样僵持着不是办法。首先每天只开四个城门,对京城的影响太大了,无论是老百姓的生活,还是兵部户部乃至大鸿胪寺的公务都受到影响,其次大内侍卫总是不间断地把守城门也不是个事儿,所以皇上就想索*换一下,把他们算作秘密使者,同时也让你带队作为秘密使者,去鞑靼王庭走一遭。这样咱们也不怕俺答王和赵全耍什么鬼花招,毕竟他们的要员也在咱们的掌握中。”张居正说道。

    “大人,皇上这不就是派***给俺答王当人质吗?什么秘密使者啊。”况且听完马上就明白了。

    肯定是皇上想用秘密谈判的幌子把白莲教的大长老和圣女钓出来,可惜人家也是人精,不会乖乖地钻你的圈套,就提出对等条件,他们做为秘密使者,朝廷也应该同样派出秘密使者去鞑靼王庭,这样双方都有人质在手,也就不怕谁耍花招了。

    张居正笑了:“跟才子说话真是省力气,不过也有麻烦,什么秘密都瞒不住你。当然这事儿你不用担心,你的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

    况且笑了:“大人,我从来没担心过自己的安全,只是不忿而已。”

    “你不忿什么,皇上的旨意你也敢表示不忿,胆子养肥了是吧?”

    “不是对皇上,也不是对大人您,而是感叹那些权贵家族势力太强大了,难怪刘守有大人查了如此长时间都没能查出任何踪迹,根本就是不敢查啊。”况且一瞬间明白了很多。

    “嗯,你说的不无道理。不过这件事不是完全因为那些人的原因,还有为你考虑的因素。”张居正道。

    “为我考虑?”况且倒是不明白了。

    “当然,皇上当时说出了让你去塞外刺探军情的话,现在不好收回来,城里还满城风言风语的早都传遍了,你怎么去啊?你若是不去的话,不仅你,连皇上都会成为笑柄。”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