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特赦的利诱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三章 特赦的利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出使的事定下来后,况且开始陆续向手下交代各种事情。

    要安排的事情的确太多了,练兵这一块就需要专人负责,原来他虽然不亲自上阵练兵,却还是基本天天到场坐镇,现在只能依靠那几个临时提拔起来的指挥使盯着。

    家里看上去是没什么可安排的,况且却不这样认为,由***塞外改为秘密出使,安全似乎可以得到保障,但不得不做两手准备,以防万一。

    中原帝国和塞外王庭互相扣押使者的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苏武北海牧羊将近二十年就是最好的例子。宋朝时,也曾经发生过金使被扣押在内地多***,这种事一时一地,不好指责哪一方不守信用,只能说谁摊上谁倒霉,当事者也算是为国家尽忠。

    左羚、萧妮儿等人倒是心花怒放,她们真心感谢皇上为况且的安全着想,原来的任务危机重重,几乎是有去无回,现在起码能保证活着回来了,至于谈判的内容、得失,她们当然没有兴趣,问都不问。

    况且心里感觉遗憾,他真的认为按照原来的计划***塞外才是最安全的,最好就是由盐帮大龙头一个人陪着他进入,这就足够了。

    到了塞外,你带多少兵马、多少高手都没用,真要开战,必然会被鞑靼消灭,就是那些***高手,在蒙古铁骑无边的箭雨下又能有多少生还余地?军队也是一样,就是让他带着两万精兵进去,估计也是全军覆没的结局,不会有任何奇迹发生。

    西汉时,名将李陵提五千步卒深入匈奴王庭,虽然不敌,却一路且战且退,差一点就返回关内。李陵带的这支军队可谓无比精良,他们原本就是骑兵、精兵,但手下的马匹都被汉武帝拨给了***将领,李陵兵败也就难免了。

    李陵算得上是一位不世出的名将,否则太史公不会冒着风险为他说话,结果招致奇耻大辱。李陵投降匈奴后,不仅娶了匈奴公主,还封了王,匈奴的王位都是凭战功和实力获得,一个降将能封王更是非同小可。

    中国历史上,战力最强的时代就是西汉,当时的匈奴对内地造成的威胁比后世的契丹、大金要大许多倍。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并没马上对匈奴开战,而是筑长***取守势,直到汉武帝时才真正跟匈奴决战,终于消灭了强敌。

    过后匈奴部落虽然还存在,却再也无法回到巅峰状态,几个分支不得不舍弃家园,跋山涉川,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最后到了欧洲跟罗马帝国较劲儿去了。匈奴还真是厉害,他们以疲惫之师竟然摧毁了罗马帝国的根基,导致东罗马帝国覆灭,欧洲人称其为上帝的鞭子,又称“*”,可见其又恨又怕的心态。

    匈奴的战力究竟有多强?恐怕只有成吉思汗出山,才能压他们一头。

    况且自知根本就不是军人,更不是武将,就别提什么名将了,他的手下虽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战士,并且经过最严苛的训练,但跟鞑靼的铁骑相比,还是有所不及。若在内地,也能拼死一战,但到了塞外人家的地盘上,估计除了覆灭不会有别的下场。

    当年魏国公徐达带四万精兵进入塞外,被蒙古名将王保保设伏袭击,结果四万精锐一战殆尽,打的明太祖都没脾气了,在朝堂上公开称赞王保保是天下第一奇男子。

    无独有偶,成祖时,也曾派遣名将带领四万精兵进入关外,同样一战之后全军覆灭,连主将都没能逃回来,真正是马革裹尸一个没还,此事激怒了成祖,就有了后来的成祖亲自御驾亲征,五次扫平漠北。

    况且想起这些历史,对照自己的使命,头皮都有些发麻。钦差大臣、谈判大使的头衔,或许可以得到鞑靼俺答王的礼遇,但同时也是人家的阶下囚,就看后面事态发展了。

    几天后,况且就接到了皇上的圣旨,由锦衣卫都指挥使况且充任钦差、全权谈判大使,率人前往鞑靼王庭展开秘密谈判。***人估计也都接到了相应的密旨,只是况且现在还不知道都是什么人跟他组队,张居正说人选已经定了,为了保密起见,只有人到了宣府才能正式宣布。

    “你放心,你这次出去就是掌个舵,三品锦衣卫大员也足够分量了,鞑靼那里好像也来了一个王爷,也就是一个大部落的头领。”张居正尽量舒缓氛围道。

    “大人,咱们过去是走个过场,人家也是这个意思吧?”况且苦笑道。

    全权谈判大使,多显贵的头衔,其实不过是增加点分量,他所有的权利概括起来就一个字:不。在俺答王的王庭里说不,嘿嘿,那可是要承担巨大风险的,谁知道俺答王不高兴了会怎么样?

    他越想越觉得这是个馊主意,表面上光鲜荣耀,实际上暗流汹涌,双方操作稍有不当,擦***走火,结果就是互相扣留使者为人质,这种事一旦发生很难逆转。

    扣留也许未必要你的命,但若是一扣几十年,那真是让人欲哭无泪啊。

    “大人,我是不是太年轻了,威望也不足啊,这人选能不能换一个?”况且这是第一次打退堂鼓。

    原来皇上派他***塞外刺探绝密军情,知道的人都说是必死无疑,他却心中无畏,现在他真的有些忐忑不安了。

    “换不了。这是皇上钦点的。”张居正一句话就堵死了他的退路。

    “要不然您跟皇上说,我还是***算了,这钦差大臣、全权谈判大使可以换一个人,咱们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两手都要抓。”况且献计道。

    张居正眉头皱起来了:“你专门喜欢刀尖上跳舞是吧,越危险越高兴,平坦大道你不想走,专挑犄角旮旯去?”

    “大人,说句心里话,现在这条路才是危险的路。”况且苦笑道。

    “怎么说?”张居正问道。

    况且原本计划***鞑靼王庭,别说张居正,就是高拱、徐阶也认为那就是送死。不过大家都没当回事,以为那是皇上在吓唬况且,不会真的派他去送死,后来不知谁把这消息泄漏出去了,他们认为这任务肯定就自动作废了。孰料皇上一转身顺应那些家族的要求,把况且刺探军情的差使改为秘密谈判了。

    三位大学士觉得这样比较稳妥。两国交兵,谈判协商是必经之路,一方如果没想把对方消灭的念头,而是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谈判当然是最好的途径。所谓外交就是这么产生的。按照道理来说,当然是皇上现在的安排更合理更安全。

    况且也说不出来什么道道来,他总感觉***更有意思,得到的回报也最大。那么老远跑一趟,如果不弄点有价值的情报回来,就太无趣了。

    “你是不是有办法搞到俺答王的绝密情报?”张居正看了他半天,开口问道。

    张居正是误会了,以为况且有获得绝密情报的通道。上次况且告诉他俺答王和赵全企图勾结京城权贵家族对皇上实行“兵谏”,这个级别的情报只有俺答王身边的人才能获知。

    如果是那样的话,况且肯定是耍滑头,因为他根本不用深入塞外,只需要在关外随便溜达一圈回来就行了,反正有情报上交就算完成任务。要不然,他凭什么认为***鞑靼王庭更安全?

    张居正捋髯而笑,定定看着况且。

    “没有,真的没有,大人您太高看我了。”况且连忙摇头道。

    上次的情报只是侥幸获得,他也不知道盐帮怎么能获得这等绝密情报,但也损失了十几个人,估计再想获得这样的情报是绝对不可能了。

    “我听慕沙兄说,你一直为当年追随建文帝出走的那些大臣的后代抱不平,想让皇上特赦这些后代血脉,我当年也提过一些方案,先帝却始终没敢实施,主要是没有恰当的理由。当今圣上也一样做不了决断,如果你立下兴邦之大功,在朝廷里获得很高威望,这就有戏好唱了,皇上也有理由压制大臣的反对,发布这样的特赦。”

    张居正见他再三推诿,只好换了一个话题。

    况且当时就点头,不再说什么了,张居正这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诱之以利,他还能说什么,他进入京城以死求活,不过是为了这样一道特赦圣旨。

    张居正又跟他说了许多需要注意的事项,安全问题朝廷也考虑的很周到,双方使者在宣府碰头,然后一个出塞,一个入关,谈判结束后,还是在宣府交换双方使者,免得一方单独扣押人质。

    这种事情,其实没有信誉保障可言,要说有,实力才是最大的保险。

    张居正安抚况且也是因为知道皇上的成命是无法收回的,内阁已经全员同意,如果是皇上给况且个人的命令,他或许还有可能让皇上改口。现在是大势已定,箭在弦上了。

    “对了,你那天发明的宫保鸡丁的确不错,不过我问过几个人,从没听说过这道菜啊。”张居正突然想到了这个事儿,心里纳闷宫保鸡丁这名字的来由。

    “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没什么由头。”况且笑道。

    “难怪嘛。”

    张居正不是美食家,却博览群书,食谱也不放过,所以才觉得奇怪,博学如自己,居然没听过这道美食,原来是况且的发明创造,这小子果然有不少歪点子。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