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三道锦囊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三道锦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慕容嫣然和周鼎成通过各自的渠道向上面传达了况且的意思,第一是况且想见掌权人物,第二是他们必须为况且不久的出使布置好退路。

    传达过后,消息不会很快传来,甚至能不能有消息反馈回来都不知道。

    况且早就习惯了,反正就当是走了一步闲棋,能发挥作用最好,不能也无所谓。

    张居正跟他交代谈判细节后的第三天,张鲸来到第六位衙门找况且。

    “小猴崽子,天上掉下来的美事,这回又砸到你头上了,大把的功劳等着拿,你是不是该谢谢我老人家。”

    “谢您,这事跟您有关系?”况且翻了翻白眼。

    “怎么说话哪,小兔崽子,虽说这事跟我关系不大,可要不是我经常在万岁爷跟前替你说好话,你能捞着这美差?”

    张鲸也是老脸一红,这事真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就是想在况且跟前卖个好,可惜这兔崽子一点面子都不给。

    “老大人,那能不能麻烦您老人家在皇上跟前说我几句坏话,把我这差使免了?”况且躬身一揖道。

    “我说你个小兔崽子,别不知道好赖,这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美差,跟你说,这几天那些大老爷的门槛都快被人踏平了,都是想来谋这份美差的。可惜万岁爷钦点了你,没人能改变万岁爷的主意。你回家多烧几炷高香吧,还在这跟我耍贫嘴。”张鲸指着况且的鼻子骂道。

    “什么,还有人求这差事?”况且倒真是诧异了。

    “怎么没有,这两天掌印大老爷、秉笔大老爷都躲在宫里不敢回家,你说这是为什么啊,他们是答应不了这些人,又得罪不起。”

    况且心里倒是疑惑了,难不成这事还真是好事?

    如果能跟鞑靼达成协议,这差事当然美差,作为一个重要历史事件,足以写进青史里,全权谈判大使自然也就留名青史了。

    可这次分明就是奔着谈崩而去的,结果早就设定好了。他出使的唯一目标,就是把谈判时间尽量拖长。

    既然如此,那些想谋求这个差使的人究竟想从中捞取什么好处呢?这其中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老大人,您说这是美差,那请您告诉我都有什么好处拿吧?”况且直言道。

    此时,况且的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第六卫的人都识趣地远远避开了,跟着张鲸来的宦官们也都站在台阶下,门口只有张鲸的两个亲随亲自把守。

    这些人不知道张鲸跟况且说什么,不过张鲸来到第六卫一般就是传达皇上的旨意,有时也过来检查一下训练情况,或者询问况且一些事情。这次如此严密,估计是在传达皇上密旨。

    “这还用说吗?当然有天大的好处了,回来了给你升官算不算好处,你还想要什么好处?”张鲸倒是纳闷了。

    其实他想的是,那些鞑靼王爷们为了谈判桌上能多得到一些有利的条件,一定会大肆贿赂全权大使,鞑靼那些王爷们手里可多得是珠宝,随便拿出几样就够一个人过几辈子的,更不用说谈得好还可以从双方贸易中提成,只要你敢想,有想象力,反正好处多了去了。

    但这种话不能明说,老实说他都动心了,私下跟掌印太监哀求,想作为宫廷里的代表,跟着况且一起去,可惜掌印太监没有答应,说是皇上的意思,这次不派内官去监视。

    如果况且知道他是这样想的,也就明白张鲸并没有真正接触到核心机密,或许只有掌印太监、秉笔太监才能知道吧。外庭估计也就张居正和高拱知道内情,徐阶都未必知道,不然就不会有如此多的人想方设法谋求这个差事了。

    况且不由哀叹自己倒霉,这种下地狱的差使怎么就落到了自己头上,别人想要皇上还不给,皇上究竟怎么想的,到底是在重用自己还是整治自己?

    可也不对啊,出使也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十多位官员呢,虽然没有尚书侍郎这个级别,却也是中层官员,而且在朝廷里,真正干事的就是这些中层官员,尚书侍郎天天想的就是怎么把脑袋削尖了好进内阁。

    “对了,我这次来不是为你庆贺的,等你回来再为你庆贺。不过小兔崽子,不管有什么好事到时候别忘了我老人家,你也是个明白人。”张鲸指指点点道。

    “哦,我明白,不就是有什么好事分您老人家一份吗?”况且笑着道。

    “对了,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小子,我老人家本想陪你走一趟,可惜万岁爷说身边离不开我伺候,不让***,我有个小侄子能不能当你的随员,出去见见世面。”张鲸脸色变得极快,跟况且挤眉弄眼道。

    况且恍然大悟,原来是到他这儿找门路来了。

    如果这是好事,他倒是不反对,他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张鲸虽说见面就得骂他几句,对他还真是够好的,可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啊?

    “老大人,您想过没有,万一跟鞑靼谈不成,我们被扣押在哪儿呆个十年八年,或者几十年的怎么办,甚至说那些鞑靼一下子恼了,把我们这些人的脑袋都砍下来送回京城怎么办?您侄子多吗?”

    “什么?这不可能。”张鲸急忙连连摇头。

    “有什么不可能的,那些***可不是讲道理的人,当初英宗不就被他们扣押了好多年嘛。您还是好好想想,这件事并不是一点风险都没有。”况且诚恳道。

    “咦,听你这一说还真是的,不过这是两回事吧,英宗老祖宗那是交战时被俘才被扣押的,没有谈判被扣押这一说吧?”张鲸沉吟道。

    他知道况且读书多,知识多,这一点他比不了,虽说他在宫里也跟着学士们学了不少,但跟况且这样的大才子还是没得比。

    “这样吧,您那侄子,我就写在随员名单里,到时候真有什么好事也能摊上,要是万一出了差错,也没有任何风险,就是在我们走后,您得把那个侄子藏好,千万不能让人看见他,不然就是欺君之罪了。”况且想了想道。

    “嗯,这样最好,还是你小子脑袋瓜聪明,等你们走后,我就让他回老家躲着,等你们回来再一起回京城。”张鲸听到况且这个主意,立时拍掌赞成。

    现在他是怎么瞧况且怎么顺眼,况且这是真心为自己好啊。

    宦官没有儿子,也就把自己的侄子当亲儿子养着,一般都会过继一个侄子接续自己的香火,但对***侄子也还是有血缘亲情。

    “好了,该跟你说正事了。”张鲸随之脸色肃然起来。

    “还有正事?”况且讶异道。

    “当然有,这是一道万岁爷的圣旨,我走后你自己看,千万不要让别人看见,这是万岁爷赏你的宝贝。”

    张鲸说着,拿出一个密封的卷轴,还有一个密封的盒子。

    “现在不能看吗?”况且接过那道密旨和盒子。

    “不行,你自己看,我老人家也不能看。”

    张鲸说完,又跟况且聊了几句怎么安排他那个小侄子的事,就带着人走了。

    况且先把密旨和盒子锁在橱柜里,然后送张鲸等人离开。

    “这位老大人又有什么事啊?”

    赵阳等张鲸一走,就三步并两步地跑过来问道。

    “没事,就是想要安***一个侄子跟***塞外。”况且笑道。

    “哦,你不知道吧,现在太多人都想加入出使行列,那个,我能不能也跟你溜达一趟啊。”赵阳嬉皮笑脸道。

    “二哥,这不是去找名妓吃花酒,你跟着***干嘛?”况且苦笑起来。

    “当然是做点小买卖啊,咱们这边有很多便宜货,运到他们那里就是真金白银啊,你拉一车布匹过去,拉回来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赵阳说着满脸都放光。

    “得了,二哥,你别这么财迷了,你们侯爵府不缺这点银子花吧?”况且笑道。

    “不是缺不缺的事,银子当然是越多越好,没人嫌多的。真金白银的还不算什么,那些鞑靼王公贵族手里可是有罕见的珠宝,要是换回来又赚一大笔。”

    “这事你别想了,出使人选由内阁敲定皇上批准,我说不上话。”况且赶紧绝了他的念想。

    “咱们第六卫不是有好几个名额吗?”赵阳还是不死心。

    “只有我一个,剩下的都是仆役,你不会为了挣点银子甘愿当仆役吧?”况且冷冷道。

    “那……还是算了。”赵阳一哆嗦,银子再好赚也不能拉下脸当仆役啊,他可吃不了这苦头。

    打发走赵阳后,况且关好门,打开橱柜,先拿出那个密封的盒子。

    他打开后,却见里面平放着三个锦囊。

    他顿感啼笑皆非,这是什么意思,锦囊妙计?

    皇上什么时候跟曹操学上了,大将出征前先发个锦囊妙计,到时候拆开了按计划行事。

    他没敢拆开锦囊,又打开密封的密旨,看过一遍后脸色阴晴不定。

    他没猜错,皇上给他的三个锦囊的确就是锦囊妙计的意思,是让他在有突***况时拆开。

    他再次检查三个锦囊,这才发现锦囊上绣着甲乙丙的数字。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