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亦军亦商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八十九章 亦军亦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要去塞外秘密谈判而不是冒险去刺探军情,最高兴的就是他的三个夫人了,在南京的正夫人石榴和老师陈慕沙自然更不用说。

    况且一直在怀疑,这件事后面有没有老师的影子。他知道,老师可是坚持不懈地跟皇上要人,弄得皇上经常跟张居正诉苦,希望张居正以同窗的名义劝劝老夫子。

    估计老师怎么也料不到这次谈判背后藏着机密,就连况且这个全权特使,现在也是知其一不知其二。

    北京的三个夫人都想跟着他一起去塞外转转,理由是京城的夏天太热了,还是大草原上凉爽,这一点倒是事实,她们其实还是担心况且一个人没人伺候,生活起居不方便。

    况且只好对她们说朝廷有规定,不许任何人带家眷,实际上也是如此。如果每位参与谈判的人都带着一家人,弄得跟旅游团似的,哪里还像什么判谈,直接成嘉年华了。

    不过左羚还是不死心,铁了心要跟着他一起走,说是到塞外购物。

    况且真是无语了,现在她占着一条商业街,还去什么地方购物啊,京城这么大,什么东西买不到?

    随后他才明白,左羚是要去进货,大批量的采购。

    第一大宗物品自然就是药材,现在左羚的圣济堂已经在北方几个省陆续开了分行,有的是自己派人经营的,更多的是加盟店。但凡圣济堂字号的药店,所有药品都是在她这里***,总店享有紧俏药品的*权,分行每年必须缴纳一笔利润给总店。这也是况且想出来的点子,左羚却把这个点子发挥得淋漓尽致。

    现在左羚面临的主要难题是药材不够,即便已经买下不少良田种植药材,但一时还供不上货来。况且在药方上决不马虎,什么药材需要几年年份,需要什么地域、什么土壤,甚至采摘季节都有明确的要求。况且对药效的要求近乎苛刻。

    内地的药材虽然多,毕竟还是有些珍稀药材不产于内地,而是来自塞外,这些药材只能从中间商那里购买,价格高昂不说,还经常断货。

    “你不知道那些人心有多黑,都是用一般的绸缎和瓷器甚至泥壶、泥碗就把那些药材换到手了,转过来就天价卖给咱们,还得看他们的脸色。这个气我是受够了。”

    左羚还是第一次跟况且诉苦,一般的事她不会告诉况且,唯恐他一怒之下再带着人去把那些商人都抓起来。

    “药材这一块好说了,可是你这单子上怎么应有尽有啊,还有兽皮、古玩、字画,牛羊肉这些,咱们没这些生意吧?”况且看着左羚给他列出的长长的单子纳闷道。

    “怎么没有,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家做什么生意了,咱们可是有一条街,除了人不卖,什么东西都卖。”左羚得意道。

    经她一提醒,况且才想起来那条街的买卖都是他的,真是大小生意无所不包。

    他当时也就是强行霸占下来,随后的事都交给左羚管理了,根本再没问过,的确不知道自己家里都有什么生意。

    “这些东西还不用银子来换,只要带去几十车的布匹、瓷器、盐巴这些日常用品,就能换来很多咱们需要的贵重物品,这买卖到哪里去做啊。”左羚喜形于色。

    “带几十车?”况且有些犹豫不定了,这也太显摆了吧。

    “东西换回来你也会喜欢的,鞑靼那些王公手里可有不少宋朝的古玩字画,那些当然得用银子买了。对了,他们也收银票,京城几家大钱庄的银票都收。”

    “宋朝的古玩字画?真的?”况且动心了。

    古玩他并不是很在乎,就是弄来也是要卖出去,不会放在家里显摆,可是宋人字画那可是他第一爱好,说什么也要想办法弄到手。

    当初北宋首都汴梁被大金攻占,整个宫廷都被大金打包抢走了,如果宫殿有办法搬,估计也得拿走。南宋的都城杭州被***占领,古玩字画金银珠宝什么的,自然也是被打包抢走。蒙古灭掉大金,原来大金手里的那些宋朝宝贝也都换主了。

    随后成吉思汗的子孙灭掉万国,积攒的宝物多不胜数,可以说当时大半个世界的金银珠宝、古玩字画甚至***的无价之宝都落到了***手里。

    苏东坡传世作品不多,就是因为宋高宗酷爱东坡字画,不惜重金在各地购买,民间的东坡字画基本都被高宗买到了宫廷里,最后自然也大多都落到了忽必烈手中。

    “要是能买到东坡的字画、宋版书,再有几套宋瓷,那真是不错。”他的确动心了。

    左羚得意地看着他,知道说别的打动不了他,只要一提古人字画,况且也会跟平常人一样生出贪欲。

    “那就干脆多带些塞外人喜欢的东西,然后多换一些咱们需要的货物,银票也带一些。另外几十车太少了,要么不做,要做就做一票大的,弄上两百两车吧。塞外应该缺少药品,咱们那些不怎么紧俏、有大量存货的药品拿去跟他们置换药材。”况且想了想下定了主意。

    左羚笑吟吟点头,心里也是佩服,她都没想过药品的事,其实塞外真是缺医少药,产药材不等于有好医生,更不代表能生产出好药品,即便在内地,大批量生产药品的也没有几家,还都是跟着他们圣济堂学的套路。

    “二百车,会不会太多了?”

    左羚听到两百车这个数字,还是吓了一跳,她可没敢想做这么大,就是几十车都是狮子大开口,准备跟况且讨价还价呢。

    “没事,两百车只是打底,你要是觉得不够可以再加。”

    “听说塞外也有土匪,车辆多了会不会太显眼,还是安全第一。”左羚担心道。

    “没事,我让两府精兵都跟你去,扮作伙计,再挑选三千人马护送你们。”况且道。

    “带军队,鞑靼那里能同意吗?”左羚就算再不知道国家大事,也知道官军只要到了塞外,就等于敌军了。

    “他们会同意的,这些我来办妥。”

    左羚听他说的蛮有把握,也只能点头称好,心里却是觉得有些不大现实。

    他也想明白了,那些权贵家族幕后操纵跟鞑靼的谈判,不也就是为了多赚钱嘛,他们干得自己凭什么做不得,张居正不是告诉他嘛,他现在也是权贵中的一员了。

    如果单单这些原因,他也不会下定决心,而是想到了***方面,他要用这次买卖来掩人耳目,暗地里自己打造出一条退路来。

    至于带军队进入塞外,按说是绝对不会得到鞑靼同意的,不过既然双方谈判代表在宣府关外交换完后,两军应该就暂时进入休战状态,鞑靼看在他这个全权谈判大使的分上估计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再说了,三千人马在鞑靼人眼里还真算不上什么,如有战事,调用同样数量的骑兵足以消灭对方。鞑靼向来看不起官军在野外作战的能力,实际上官军也的确不擅长***攻敌。常遇春那样的猛将在明初时如昙花一现,再无后人。

    所以即便他以保护商人的名义让军队跟着,只要有所约束,不至于引起太大的纠纷,做生意就更不用说了,鞑靼不是天天嚷着喊着要求互市的嘛,现在他一边谈判一边做生意,等于就是开启了互市,鞑靼人自然不会反对。

    考虑到这些,他才敢跟左羚大包大揽说没问题。

    至于朝廷那里,也不会太干涉他。如果皇上追问,就说让这些人进去锻炼,熟悉塞外的地形地貌、作战环境,这个理由足够冠冕堂皇。

    至于吃相难不难看,他就不管了,那些权贵家族早就捞取了足够的利益,还天天想着***呢,他至少是忠诚的吧。

    他原本就无心做官,倒是想做买卖,尤其是做海外贸易,做一个最大的海商。

    可是沿海、海上的形势太乱了,基本都把持在一些豪族手中,他想要从这些人手里切割这块蛋糕,等同于虎口夺食,必须要有足够的底气和自己的势力。

    现在锦衣第六卫就是他的旗帜,手下两万精兵就是他的刀***,他要一手持剑,一手行商,这才是他最理想的生活。

    不过这三千人如何调配?到了塞外如何行动?这就需要全盘周密考虑,还要预想到各种可能的意外变化。

    他要用这些人护送商队,其中的一部分人逐渐混入沿途各地,潜伏起来,准备接应整个使团安全回到关内。

    自己这样想、这样做,是不是皇上想要的?

    自从他想明白了这是一次锦衣卫的特殊行动后,他就一直在想该怎么做,能怎么做,却一筹莫展,他当然不会把自己和整个使团的性命都压在那三个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的锦囊上。

    全权谈判大使?

    这个全权一定有特殊含义,不是表面字义那样简单。皇上是想让他独立全权操作这次行动,根本不给提示,也不给任何帮助,就是想让他靠自己练出来的兵完成这次出使任务。

    皇上是否真的这样想,他并不知道,但他既然是全权大使,应该也负有这次任务的全权,这应该毋庸置疑了。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