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朝廷的生意经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四章 朝廷的生意经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也是况且会做人的地方,锦衣第六卫在别人看来就是金库,在各处经费吃紧的关节,第六卫的经费从来没紧张过,而且很大度,若是在别的衙门或者军队里,这些军费至少有一半是被中上层一层层瓜分了。

    官军就是这个传统,军费至少一半落到将领的口袋里,朝廷心知肚明,却也容忍了,做预算时已经把这些算在里面了。朝廷真要可丁可卯地划拨军费,估计许多官军就得哗变了。

    这就像各地方都扣留上交税款一样,现在国库虽然空虚,其实地方各省份有钱的还是很多,而且越是有钱的省份越是哭穷,不是向上伸手要钱,只是怕朝廷跟他们算账。

    锦衣卫自从闲下来,很少办理案子后,各种赚钱的法子也应运而生,主要还是在经费里做文章,皇上不想管束太紧,只要不出大格,也就抬手放过。

    只有况且不但一文钱不贪,自己还主动往里贴钱,这一点给他在皇上眼里加了很多分,至少说明他清廉吧,不是***。他家里有钱是人家自己的钱,跟贪不贪没关系,***不是因为穷才贪,相反越是有钱的官员贪得越凶。

    所以他做出抢占一条街的出格举动,皇上也忍让了,出了一道圣旨把一条街直接赐给况且,名义上当然是给第六卫的。

    “那就准了他的奏吧。”隆庆帝道。

    “不过跟鞑靼那边怎么说呢?”掌印太监觉得这种取巧的事很难跟鞑靼解释清楚,毕竟是将人一军的事。

    “这事就交给况且自己办吧,他既然有这鬼主意,自然也就有办法,已经给了他全权,就让他自己处理,这也是对他的考验。”秉笔太监道。

    “那就给他一道旨意。他的奏请朕准了,另外有关谈判的一切事宜由他全权处理。”隆庆帝又赌了一把。

    他想到以后要派况且去沿海独自作战,这次正好检验一下他掌控全局、处理各种突发事件的能力,如果这次他能顺利完成任务,就说明将来在沿海也一样能成功。

    秉笔太监就在御案上拿笔写起来,先在况且的奏折上批了准字,然后又写了一份简要的旨意。

    隆庆帝忽然觉得有些上当,笑道:“不过这便宜也不能全让这小***占去吧,咱们宫里的钱也不多了,大毛短毛的衣服也需要不少,就让况且都在那变采购了运过来吧,这也能省下不少钱。你们也都想想,家里缺什么,那些是塞外的特产,都列个单子,咱们也分一杯羹。”

    掌印太监大笑道:“万岁爷英明,别的还算了,就是皮草这一项顶要紧了,咱们不缺这个,可是家里人缺啊,再者说了,这玩意是可以传子传孙的,越多越好,要说皮草还真是鞑靼那边的好,内地比不了。”

    君臣三人此时也像奸商似的开始商议起来,都觉得很有意思。

    帝王家的规矩就是皇上不言有无,需要什么东西开口就是,下面自然有办法给弄来,若是弄不到就杀下面奴才的头。

    不过隆庆帝却是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君王,他就因为当王爷时最喜欢吃的果馅烧饼宫里造起来太贵,足足涨价了五百倍,就硬忍着不吃了,吃不起。

    他也改变不了祖宗传下来的宫廷规矩,任何东西在外面一两银子,到了宫里就得几百两,这也没办法,多少宦官就指着这个价格差过日子呢。他也不能让人说是对奴才们刻薄的主子,真把这些太监宦官宫女们刻薄的个个都像叫花子,他也没脸面。

    兽皮这一项每年的开销太大了,虽说各地每年都有贡品,却也不多,宫里够级别能穿的上皮草的宦官却是越来越多了,贡品不足,只能花钱去采买,结果每年又都被狠狠敲一大笔。况且这次若是能大批量一次购进来皮草,倒真是能省一大笔银子。

    “听说成吉思汗每年都让诸王们合伙一起跟着商人去外国采购珠宝,咱们此时也有些这味道了吧?”秉笔太监忽然笑道。

    “嗯,的确,若不是赵全等人作祟,我朝跟鞑靼和解,两家每年做做生意其实还是不错的,不说互市咱们能赚多少,起码省掉一半的军费啊。”掌印太监也笑道。

    “塞外还不算重要的,沿海才是最要紧的,把海外的银子运进来,一切问题都解决了,鞑靼不过是癣疥之疾罢了。”隆庆帝叹道。

    下午,况且在衙门就接到了皇上的旨意。

    他看过后乐得一下子蹦起来,挥舞着手里的旨意大笑道:“皇上准了,准了咱们这次行商的事。”

    周鼎成大嘴张得能塞进一个西瓜,脑子却有些反应不过来,皇上糊涂了吗,怎么会批准他做这种事!

    行商不是问题,就是现在也天天有商队进出,都是有背景的家族在跟鞑靼做生意,也是朝廷默许的。可是那些家族也不敢带着大兵进去啊,那样的话,鞑靼也不会容忍,非一口气吃掉不可。

    “哼哼,皇上不但批准了咱们锦衣第六卫自带护卫去塞外行商,还授予我全权处理一切事务,这可是全权啊。不过皇上的意思好像宫里也要买许多东西,这样的话,商队规模还要扩大。”况且想了想道。

    “那得多大啊?”周鼎成晕头晕脑问道。

    “马马虎虎先定个五千辆车吧。”况且也是狮子大开口,一下子提高到五千辆车,原先他不过是大胆地提出二百辆车,已经把左羚吓得够呛。

    “五千辆车,那得排出多远啊,再者说了去哪弄这么多车辆啊。”周鼎成依然糊涂着。

    况且不理他:“五千辆车,护卫也得增多,干脆一万人吧,每辆车配两个护卫不算多。”

    “这个,五千辆车、一万人马也是皇上批准的?”

    “不是,皇上让我自己全权处理,我当然就有权利了。”况且大手一挥,很有指点江山的凌云气概。

    “你就作吧,看这次皇上能不能给你擦***。”周鼎成的心肝一颤一颤的,况且的话真把他吓着了。

    一万锦衣卫的骑兵带着五千辆车去塞外,这究竟是行商还是作战啊。鞑靼铁骑是厉害,可是要一下子凑足一万骑兵也不容易吧。

    “对了,宫里怎么还要买东西?”周鼎成这才回过味来。

    “嗯,说是单子这两天就下来,主要是兽皮和羊毛,量可能很大,所以我才要增加车辆。”

    “那这些车从哪儿征集啊?”

    周鼎成头疼了,况且不会脑子一发热,把京城里的车辆全给征用了吧。

    “不用那么麻烦,咱们就有不少车子啊,当然不够,可是东西也不是全在京城里买,京城太贵了,咱们沿途一路购买东西,一路买车,到了边关,这东西和车辆就齐了,还省不少运费呢。”况且道。

    “嗯,这还靠谱点。”

    听况且这样一说,周鼎成心稍微安稳些,他真怕况且一时冲动,把京城又闹个鸡飞狗跳的。

    这小子真能干得出来!

    不过他想到一万精锐骑兵带着五千辆马车牛车奔向塞外的场景,还是有些发晕,那简直是一道洪流,到时候会让鞑靼人怎么想?他们拼了老命也不会让你出关的。

    他晃了晃头,况且既然决定下来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等着他碰得头破血流就明白这世上的道理了。

    况且沉浸在喜悦中,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应该拉什么货物去塞外换回合适的商品。这事他心里还真没谱儿,做生意的事他都是交给左羚的,看来这件事还得回去跟左羚商议。

    既然皇上都批准了,那就没什么问题了,鞑靼那边他想都不去想,已经派全权大使到你家里去谈判,这点面子都不给,那还谈什么谈啊?

    再者说了,他相信鞑靼来的使节也会拼命增加人员,也会带不少东西来内地做买卖,这都是不用解释的惯例,每年的藩属国使节都这样干,两头赚钱都赚疯了。

    以前郑和下西洋时,是把那些小国王、酋长的绑着来到北京的,后来这些藩属国见到了天朝上国的气派,尤其是朝廷赏赐丰厚,眼睛都看花了,和中原帝国做买卖太好赚钱了,以后这些藩属国的使节最怕的就是朝廷不许他们来进贡,哭着喊着表忠心,为的就是能来中原帝国走一趟,这一趟下来赚的钱一辈子都够花了。

    朝廷和塞外也差不多,虽然塞外帝国并没做过明帝国的藩属国,可是在做生意这点上,也跟那些藩属国差不多,内地的许多物品如茶叶、瓷器、粮食、食盐、绸缎、布帛等都是鞑靼最需要的,至于铁器不用说,那是禁品,每年只有少量配额,跟花多少钱关系不大。

    况且认定车队的规模大小不是问题,物质越多鞑靼越欢迎,这可是免关税的,价格比那些走私货还便宜许多,至于一万人马当然也有说法,商队是需要保护的,大草原和沙漠匪盗纵横,比内地乱多了,一旦被劫,双方都有损失。

    “古人字画啊,我这次要把能买到手的古人字画都买下来,不管多少,不管花多少钱。”况且挥舞着拳头,好像塞外无数的珍稀古人字画、珍品宋版书都在向他招手啦。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