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二百九十六章 购买人情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六章 购买人情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安排好家里的事,况且又去了张居***里,去问问张居***里都需要什么,他好从塞外买下运回来。

    张居正笑着把他轰走了,只是说没有需要的东西,让他忙自己的事去。

    况且想要策划一次锦衣第六卫的特别行动,以经商为名,张居正也知道了,他现在也想不明白皇上怎么能批准这种荒唐事,再听到皇上和宫里多位掌权的太监在列单子,要跟着况且的商队去塞外购物,张居正真是感到啼笑皆非。

    况且出去后悄悄找到张居正的管家,问他府里都需要从塞外买什么东西,列个单子送到他家里就行。

    管家苦笑道:“需要的东西多了,可是没钱,老爷的薪俸根本就不够用,老爷又不管家里的事,还都是靠我左挪右借才应付过去,这些年一直是寅吃卯粮。”

    况且不等他说完,就赶紧塞过去一张三万两的银票,笑道:“老哥,你就是见外了,我不是跟你说过,银子不够就去找我的吗?”

    管家忐忑不安地接过银票,打眼一扫,吓了一跳:“使不得,这太多了。”

    况且推回管家的手,笑道:“多什么多啊,你这可是宰相府,这点银子也就够一年的日常开销,我跟大人是什么关系你也不是不知道,缺银子找我就是了。东西你列好单子给我,别让大人知道。”

    管家手都有些哆嗦,张居正的门生也有看不过眼,悄悄塞给他银子的,多则一两千两,少不过几百两,哪有况且这样出手就是三万两的?

    “可是老爷要是知道了……”管家还是有些不敢收,面现难色。

    “大人又不管家务事,怎么会知道,这种事只有你知我知,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况且说完,转身走了。

    管家看着况且的背影,眼睛都湿润了,不是被况且感动的,是被银子感动了。

    在家务事上,张居正还不如隆庆帝,隆庆帝还知道宫里经费需要省着花,造馅饼嫌太贵,都忍着不吃。

    张居正是根本没有家务事的概念,他觉得自己当朝正二品的俸禄已经不低了,怎么花都花不完似的。

    他原来在裕王府任职时,也没有经济问题,那时毕竟跟他现在比还是小家,现在可是真正的宰相府,处处都需要显示出宰相的气度来,他原本也是喜欢豪奢的,只管要求符合自己的身份地位,银子够不够他根本不管,只是把年俸交给管家打理。

    在国家经济问题上,他却是门清,在这方面高拱也不如他,每年户部做预算,都要他亲自审批,在每个项目上,他都比户部的官员更专业,也更精准。

    况且早就想给张居正一些银子,也是不敢拿出来,张居正不像高拱,高拱可以当面接过门生的孝敬,张居正却是太好面子了,决不承认自己缺钱,更不会接受门生的进献。况且也就只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意了。

    他出去后又看到门外两长排等候张居正接见的官员,见到他后,也都上来见利,况且费了不少时间,才跟一些熟识的不熟识的官员见过,那些外省的他只是拱拱手就过去了。

    他一边跟这里熟识的人寒暄着,一边在心里发笑,这些人有不少就是来钻营这次谈判大使的位子的,可是他们不知道,大使的职位早已落入他的囊中。

    当然这绝不是什么好事,况且倒是希望能甩给某人来承担,再掏三万两银子他都愿意,可惜皇上就是认准了他当这个倒霉鬼。

    皇恩浩荡啊,况且心里苦笑,这太有讽刺意味了。

    他又去了高拱府里,他到这里来跟去张居正那里不一样,给张居正送礼他是心甘情愿,觉得自己欠张居正太多了,来高拱这里,就真是巴结权贵了。

    在这方面况且并不死板,他也求不到高拱什么,不过权贵就是这样,求不到也千万不要得罪,这是晋朝时杜预的做法,没事就跟洛阳权贵送礼,却又不求这些权贵任何事,只要这些权贵不害自己就成。

    况且也是这个心理,他占据一条街已经得罪了太多权贵家族,现在又号称当朝第一显贵,不知成了多少人的眼中钉,他决不能让高拱成了压倒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宁讨好毋得罪,另外高拱也的确对自己还不错,虽然他跟张居正有嫌隙,对自己倒还真心实意。

    上次他来送了一万两银子,就当买一张随时进出高府的门票了。这次则是再买一张护身符。

    高拱府邸前排队的人更多,毕竟高拱是大学士兼任吏部尚书,当朝真正的第一人,权势比张居正还高,求见他的人更多也是常情。

    况且也不等候召见,只是让纪昌上前到门房投了拜帖,就坐在车里等着。

    不多时,中门大开,里面有仆役大声嚷着:“恭请况大人况大老爷进府。”

    这一声大喊震动了两排贵客,这才有人注意到在最尾的地方有一辆很豪华的车,这辆车也是御赐的。

    所有人心里震动:当朝第一显贵来拜见当朝第一人,这倒是绝好的对子。

    他们哪里知道,高拱的当朝第一人是真金打造的,不掺一点假,况且这个当朝第一显贵水分多得挤都挤不完。看上去风光无限,最后等待他的很可能是无法想象的噩梦。

    况且原本只是想找个偏门进去说些事就走,没想到高拱如此重视,大开中门迎接。

    虽说他是三品大员,也不值得高拱如此重视吧,现在排队的就有不少外省的驯服、布政使,都是正三品,别说开中门迎接,能不能见到高拱还难说呢。

    他心里也有些震撼,能见到高拱他有把握,可是被如此重视却没想到,而且他也不喜欢这种阵势。

    他跟高拱和张居正不一样,他最喜欢的是低调做人,偶尔露一把峥嵘,那都是不得已的时候,平时他还是保持原来当才子时的风格。

    他向前走到大门前,却见高拱已经穿着常服在大门口迎候,身边是两排仆役。

    “晚生况且拜见老大人。”况且众目睽睽之下,也只好躬身行礼。

    “免礼,免礼,都是自家人,不用多礼。”高拱笑着道。

    高拱现在也是正二品,跟徐阶一样,徐阶会在退位后皇上给他加一级,以副一品或者正一品的官衔退位,这也是常规做法,要是你在职时就已经加到正一品,退位时就没法加官了,总不能封你个伯爵吧,那需要有社稷大功才行。

    况且汗有些下来了,真有些惶恐,高拱这样接待自己,看似重视,实则也在给拉仇恨啊。

    高拱当然不是这样想的,况且虽是三品大员,却是锦衣卫的都指挥使,锦衣卫的官员都比一般官员优越许多,毕竟是皇上直接用的人。

    高拱喜欢排场,觉得这样做是给况且面子,这是莫大的荣誉,实则也是如此,可是事情都有两面性,在你得到莫***誉时,仇敌却同时滋生了,而且还是没有任何缘由的。

    这恐怕也是人性的弱点,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地位比自己高、财富比自己多,身份比自己荣耀,见到了这样的人,宫斗戏在心里就上演了。

    官场是官员们相互嫉妒、相互争斗,宫里则是妃嫔、太监宫女相互嫉妒争斗,真是只要有权力的地方就有斗争,封建王朝莫不如此。

    高拱就是充满了斗志的典范,他进入内阁后,天天跟徐阶争,就因为徐阶是掌印大学士,哪怕现在权利都归于他的手上,他还是不忿徐阶,逮着机会就想法让徐阶下不来台。

    好在徐阶最擅长的就是太极功,一式式的推手巧妙地化解了高拱的攻势,却又不显得咄咄逼人,在这方面,高拱不如徐阶,甚至没人比得上徐阶,也堪称是明朝第一奇人。

    况且只是因为在锦衣卫,跟高拱不是一个系统的,如果况且在朝廷为官,又受到皇上如此宠信,他也会是高拱打击的对象,无他,铲除一切对自己有威胁的人,朝堂之上,唯我独尊。

    况且也是深明此理,早早在高拱这里买下人情,唯恐有一天高拱看自己不顺眼,那可真就大祸临头了。

    “贤侄,你没带五百护卫来吧?”高拱向外看看,调侃道。

    “老大人说笑了,在您面前晚生岂敢放肆。”况且压低姿态。

    “你带来也无妨,我不会有任何想法。”高拱大笑着,领况且进去。

    来到正堂后,况且直接说明来意,就是询问自己到塞外,老大人都需要些什么,只管列单子,本钱由他出,算是对老大人一直照顾自己的感恩。

    高拱也不客套,直接把管家叫来,让他回去列单子去,一点都不含蓄。

    在高拱看来,这不算是纳贿,不过是托人带回一些土特产而已,本钱什么的当然也不用提,否则太小家子气了。

    “老大人事务繁忙,晚生就告辞了。”况且起身告辞。

    高拱也不挽留,外面等候接见的人太多了,一个不见也不是事儿。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