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零五章 小王子出镜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五章 小王子出镜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带着练达宁去了张居***里拜访张居正,练达宁此时才真正看到况且跟张居正有多熟,进张府跟进自己家门一样,门房仆役也都上前殷勤问好。

    “我原来就是在这儿当幕僚的,所以上下都很熟悉。”况且解释道。

    “那文宾要是来当幕僚,张大人会收他吗?”练达宁既有些眼热又有些战战兢兢。

    “应该没问题吧,不过还是先问好文宾是不是真的愿意来,张大人这里由我来说。”况且道。

    张居正接待了练达宁,倒是没有高拱那样倨傲和不近人情,他没有提及徐阶和练达宁的师生关系,而是很认真地打听南京和江南各方面的情况。练达宁自然也都一五一十地作了汇报。

    况且没参加谈话,而是去厨房找到大厨就着几个***蹄喝酒,然后非常认真地探究烹制美食的技巧。

    张居正的几个幕僚看到后也是服气了,想不到况大人还有这个雅兴。

    “允明这真是上得殿堂,下得厨房啊。”

    」倜环ū鹊摹!br />
    幕僚们谈论着,一个个都眼红得快发疯了,况且原来在这里不过是排名末位的小老弟,现在却是三品大员了,这事上哪儿说理去,天道不公啊。

    张居正原来想让自己的几个幕僚去给况且当幕僚,这些人都不肯去,一是原来不看好况且的第六卫真能干出什么名堂,二是给况且当幕僚实在是心理上过不去。

    张居正和练达宁聊了一阵后,端茶送客,然后又让人把况且叫进去说话。

    况且只好把练达宁送出府门,让纪昌派人陪练达宁先回家,自己这才转身来见张居正。

    “你小子挺有本事啊,怎么忽悠的,把皇上都忽悠的要跟你合伙做买卖了?”张居正冷冷道。

    “大人,这跟我没关系,是皇上和宫里那些老大人勒索我,哪里是跟我合伙啊,不过是让我出银子给皇上和宫里买东西罢了。”况且叫屈道。

    “我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你想借行商之名练兵我是支持的,可是也不能真的这么干啊,你带个大型商队去谈判,这也有伤国体啊。”

    “大人,这事皇上可是同意了,而且高相也让管家列单准备让我进货呢。”况且笑道。

    “好啊,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拿皇上和高相压我。”张居正冷哼道。

    况且摸摸鼻子,苦笑道:“大人别误会,我不是拿他们压您,而是说若是这事有伤国体,皇上和高相也不会同意的,更不会参与了。”

    “好吧,我也不管你了,听说皇上还特地下旨授予全权给你,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你凡事小心些,别光顾着做生意,谈判的事若办不好,责任全在你头上。”张居正正色道。

    况且点点头,他当然知道这点,而且也明白这件事注定是没有好结果的,他的目标不是谈判成功,而是把带进去的人全都平安带回来,就这一个目的他还不知该怎么完成。

    做买卖实际上是为了遮人耳目、混肴视听,当然有赚银子的机会不赚白不赚嘛。

    况且回来后,见练达宁红光满面,跟拜访完高拱后的情景截然不同。

    “跟张大人谈的还好?”况且问道。

    “嗯,大人还夸我几句呢,看来这次借你的人情是肯定能过关了。”练达宁喜笑颜开。

    况且心里发笑,就这点事也值得高兴成这样,只要高拱那里不想把练达宁清算掉,就已经没事了,毕竟高拱才是吏部尚书。

    “另外大人说了,以后我应该考虑进都察院,然后大人可以推荐我在江南当巡抚。”练达宁笑道。

    况且明白了,张居正这是在为他的未来铺路,想让练达宁以后在江南辅佐他。虽说不进都察院也可以做巡抚和总督,但毕竟还是都察院派出的巡抚和总督才是正经路子。

    巡抚按品级来说不比按察使大,但实际权力却大了许多,主管一省的行政。

    明朝实行的是巡抚制度,巡抚只是中央特派巡视地方的官员,巡查任务完成后还是要回到中央交差,掌握地方实权的官员是布政使。

    但是明朝中期以后,朝廷派出的巡抚太多、太频繁,而且巡抚巡查的期限也太长,也就有取代布政使的味道,布政使的职权开始被削弱甚至有些变了性质。这也是朝廷为了削弱地方势力防止地方权利过大的做法。

    清朝基本沿袭了明朝的官员制度,巡抚正式成为一省行政主官,所谓的封疆大吏。

    况且如果去沿海,就需要沿海乃至整个江南的各省都全力配合他,但是现在来看,想挑出一个这样的省份都不可能,或许练达宁就是张居正想在江南布置的第一枚棋子。

    “怎么样,老练,我早跟你说了,这小子在张大人那里面子大着呢,说话好使,就是经常挨骂,骂完后再给一颗甜枣吃。”周鼎成笑道。

    “我要是天天能被张大人骂就幸福死了。”练达宁两眼冒金星道。

    况且和周鼎成都笑了,这世上真是千奇百怪,竟然还有挨骂成瘾的人?不过想想也是,对高拱张居正这等人物来说,骂你真是表明跟你关系近,不外道,要是讨厌你,根本就没工夫骂你,拒之门外就行了。

    “是啊,我刚才就幸福了一把,可是我怎么就找不到这种幸福感呢。”况且苦笑道。

    高拱待他极尽客气,虚伪客套的成分太多,张居正跟他倒像是对待子侄一般,骂是经常的事,他也知道这是张居正对他好,可他还是喜欢自己的老师陈慕沙。

    “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练达宁总结道。

    三天后,练达宁回南京了,况且送走他后,又开始旋风似的走访一系列人员,开始谋篇布局塞外的行动。

    大漠深处的鞑靼王庭。

    一座宫殿内,一个年轻的王子正在试着一件一件的衣袍。

    “不行,这件太厚了,这件也不行,太土了。”他用有些生硬的汉语说着。

    “表哥,你还是别去当什么谈判大使了,我担心会有危险,不想让你去。”

    一个美丽的少女坐在厚厚的地毯上,看着那位兴致盎然试穿衣服的王子,有些着急道。

    “有什么危险,就是去走一趟,我早就想到内地瞧瞧了。北京的紫禁城,南京的秦淮河,杭州的西湖我都想亲眼见见。”王子含笑看着少女笑道。

    “可是我听说这次去的人是为了给***当人质的,真正的谈判是在咱们这里,是他们来人跟祖可汗谈。你真愿意去当人质啊?”少女急的蹦起来道。

    “表妹,你这说法早就过时了,若是别人去当人质还差不多,***了就是正经谈判大使,这里和北京都是正式谈判。谁敢把本王当作人质,天底下还没有这号人,北京的皇上也不行。”王子生硬地道。

    “好吧,先不说这些,你别说***的话了好不好,我听着实在是累得慌。”少女泄气道。

    “我这不是练习嘛,还有几天就要上路了,我一边赶路一边继续学,争取到北京就能熟练使用汉语。”

    “可是,祖可汗说了,不许你跟***说汉话。”少女生气地把一个坐垫踢到一边。

    这座宫殿虽说有些内地的风格,可里面依旧是蒙古包式的格局和装饰,只是豪华奢侈的程度令人惊叹,就是大明皇上看了都自愧不如。

    满眼望去无一不是金碧辉煌,随处摆设的全都是稀世珍宝,好像这些东西跟大白菜差不多。

    当然大白菜也不一定是最便宜的,稀世珍宝里有一样,就是翡翠白菜,绝对是传世国宝。

    如果况且在这里看到这位王子,一定会有知己之感,况且也在不间断地学习和练习蒙语,这位王子却在锲而不舍地苦学汉语。

    “表哥,你说要是谈判真出了问题,祖可汗发火杀了那些来谈判的***,你可怎么办啊,那些***也会杀了你的。太危险了,你还是不要去了。”少女挽着王子的手臂撒娇道。

    “不会的,祖可汗和赵教主都说了,朝廷是真的怕了,不想跟咱们继续打下去,这次他们真的想谈判,所以成功的希望很大。另外,我也不想咱们跟***继续打下去,这样打来打去的谁也得不到好。”

    “赵教主,又是那个赵教主,没有他的话,咱们还能少打些仗,多过几天太平日子。”少女咬牙道。

    “不能这么说,赵教主辅佐祖可汗,劳苦功高,没有他的话,咱们不过是大草原上最强的部落,现在却是帝国了。”王子抚摸着少女雪白的手道。

    “你还为他说话,我听说这次本来祖可汗不让你去的,就是他说的祖可汗动心了,这才放你去,要是你有个好歹,我就带人把板升城踏成平地。”少女恼怒道。

    “你放心吧,赵教主是智者,他算准的事不会有错的。”小王子坚持道。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