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零八章 亲王级钦差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零八章 亲王级钦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这次只准备带两百人保护使团,他估计到时候俺答王会派出大军保护使团,目的当然是监视他们,相应的朝廷对鞑靼使团也会如此,已经定好由戚继光亲自率领三千精兵保护鞑靼使团。

    这其实也是一种隔离保护制度,关内塞外战战和和,恩怨早已无从谈起,中原帝国从大周朝开始,历经春秋战国、秦汉晋唐宋元明各个朝代,跟塞外的战火从未熄灭,塞外也是历经匈奴、契丹、突厥、大金、蒙古等多个民族的起伏变迁,许多民族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或者和***强盛的民族同化融合在一起,但长城内外的仇恨早已是无解的事,就算一时和解,最后依然是硝烟再起,大战不休。

    没有永远的和平,也没有永远的战争,分分合合,是历史的必然。

    对于敌对方的使团,有理智的人固然能克制住仇恨,但是什么时候都不缺乏被仇恨的怒火蒙蔽了理智的人,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者的挑拨,很有可能出现攻击、杀害使团人员的突发事件,这种事正因为没有预谋而防不胜防。

    但这种行为即便有一万条理由值得原谅,所带来的结果却是双方都不愿意接受的,那就是随之而来带给双方人民的毁灭性的兵燹战火。

    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形成了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规则,但后世的历次战争里,真正能遵守这条规则的并不多,派出的使节也大多是敢死士,明知必死也要前行。

    为了防止这种意外事件的发生,明帝国和鞑靼历次秘密谈判都是在边关外的军营里展开,军事将领大抵都有战略眼光,理智上还是能保持清醒,不至于鲁莽行事。尽管谈判从来没能成功,却还是依足了礼节,相互表现出足够的尊重和礼让,没有发生过意外情况。

    这次不同,况且可是要带队去鞑靼的王庭哈拉和林,距北京有万里之遥,沿途不知要经过多少部落,危险性也会随着旅途的延长而成倍增加,万一遇上曾经在内地遭受严重损失的部落,看见送上门的明朝使团,一时脑子发热,发动攻击也在情理之中。

    但这不是况且考虑的范畴,而是俺答王和赵全要防范的问题,老实说况且担心也没用,千里迢迢,谁都不知道在哪一里上出现问题。相反,他若能从这种攻击里脱身,就有了足够的理由拒绝谈判踏上回程,俺答王还得派重兵保护他们的安全。

    这也是他要带领一万人上路的原因,一万精兵对付任何一个部落至少有五成把握保住自身。

    他甚至在想能不能想办法挑动哪个不算很强大的部落在途中对使团下手,可惜恰如其分做到这一点很难,如果哪个部落真是冲昏了头做出这事,俺答王真会灭掉这个部落,决不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不过这也是一个预案,能不能实现先琢磨着再说。

    况且回到衙门椅子还没坐热,又被张鲸叫走了。

    这次是试穿衣服,到了光禄寺的制衣厂子,许多制衣大师傅拿着一件件衣服让他穿上,然后开始仔细观察哪里有偏差,哪里不够熨帖,还拿着笔一处处画出线来。

    况且试穿着,心里也是惊讶的了不得,这的确都是新做的,不是在现成的衣服上改制,那件蟒袍已经是半成品了。

    “老大人,这几天工夫怎么做得出来啊?”况且惊讶地问张鲸。

    张鲸笑道:“小子,这次皇上可是在你身上下足了功夫,足足有三千人在给你赶***装,日夜不停。你得感谢皇上隆恩啊。”

    “这也没必要吧,找一些现成的改一改不就行了嘛。反正我也是出门穿一回,回来就不能穿了。”

    况且苦笑,他知道大内别说蟒袍了,就是各种服装都应有尽有,而且存量不知有多少,就说龙袍和皇上穿的衣服吧,那是一天一套,到死也穿不完。

    皇上***洗过的衣服这也是传统,除非皇上对某件衣服有特别的爱好,一般脱下后就放起来,穿上新的。

    这些衣服最后都会打成箱,赏赐给诸王公主、外戚还有一些贵重大臣家,留个念想。当然皇上赏赐的衣服只能看,每年给祖宗上供时摆一摆,倍有体面,却穿不得,穿上就是大逆不道。

    成祖当年曾经一段时期天天穿着一件打了补丁的箭袍,不是他节俭,而是因为这件衣服是他当王子时高皇后亲手给他缝补的,成祖穿上这件袍子就是显示自己是高皇后亲生,代表嫡系血脉,其实他本来是朝鲜进贡给朱元璋的妃子生下的,生下来后朱元璋就把他送给高皇后抚养,那个朝鲜妃子也就赐死了。

    当时成祖篡位,名声不大好,他就用这个法子来标榜自己帝位的合法性。

    历朝历代,哪个皇上穿浣衣(也就是洗过的衣服),哪个皇后和妃嫔裙子不拖地(衣不曳地)就说明他(她)节俭,史官必然会大书特书。

    那时候富贵人家的女性穿的裙子拖地都有几尺长,需要几个侍女在后面抬着,为何有这个传统也很难查出真正的原因,反正在大周朝时期就已经有了,应该就是显摆富贵吧。

    后世则是截然相反,裙子越来越短,终于出现了超短裙和比基尼,也算是另一个极端吧。

    世风世俗这种东西都是长期演变而来的,具体原因不是一件事两件事能解释清楚的。

    “改过的衣服有痕迹,会被明眼人看出来。你这次出去代表着皇上的脸面,决不能被俺答王那个蛮夷看扁了咱们。”张鲸道。

    三千制衣匠还有若干工人为自己一个人日夜开工缝制衣服,真是让人受宠若惊,诚惶诚恐,恐怕只有皇上才能享受到这个待遇。

    “小子,幸福吧,不过先跟你说好,这次差使办好了,回来后封赏大大的有,如果办砸了,砍头大大的有。”张鲸一脸正色道。

    “老大人,您私通倭寇吧?”况且蹬着眼睛问他。

    “哎,小兔崽子,怎么说话呢,胆敢污蔑我老人家。”张鲸气得满脸褶子都堆在了一起,如果他有胡子的话,那就是胡子飘扬了。

    “您要是不私通倭寇,那您这倭国话怎么说的这么溜啊?”况且故意气他。

    此时他们已经出了制衣厂子,况且坐在张鲸的大轿子里面,这顶轿子宽敞舒适,比张居正的轿子还豪华,在里面睡觉都行。

    “你小兔崽子故意气我是不是。”张鲸被他气的没脾气了。

    “哈哈,不过老大人,您给我个标准,这差事怎么做算是做到皇上满意,怎么做皇上不满意?”况且问道。

    张鲸反而被难住了,他也不知道具体的谈判事宜,此事只有皇上和掌印太监、秉笔太监知道,***的大太监都不知道。

    “皇上怎么交代你的就怎么办,按照皇上的意思办好差事皇上就能满意。”张鲸只好这样说。

    况且暗自腹诽,你不知道还装什么啊,像你什么都知道似的。

    他也不知道皇上派他出使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只知道这次谈判绝不可能成功,这可是张居正交给他的底儿,除非俺答王愿意把赵全交出来,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皇上和高拱张居正几个人究竟想借用这次谈判达成什么目的?张大人也在跟他装糊涂,这就说明,他还是不知道为好,知道了反而麻烦。

    难道是缓兵之计?不可能,双方都不是傻子,没人玩这种小孩子都能一眼看穿的把戏。

    或者皇上另外派出一支奇兵,拿这次谈判做掩盖,来完成另外的任务?这也不像,朝廷若有重大军事行动,他不可能一点觉察不到。

    张鲸再次开口告诉他另外一件事时,况且顿时脸就绿了。

    “小子,你知道皇上为何在你身上下这么大功夫吗?对方来的是一个亲王,所以啊,你也得按照亲王级别来打扮,当然你不是亲王,这个先说明,只是以钦差的身份借用一次亲王的礼仪,这次的蟒袍什么的回来后都得上交,另外皇上还想赐给你一个女官外加八个宫女,做你的贴身侍女。亲王嘛,哪能身边没有侍女。这些女官和宫女就赏赐给你了。”

    “这个不用,侍女我有,而且还多着呢,替我向当上谢恩,这些女官和宫女臣子享受不起。再说了,到了塞外,一旦水土不服,还不知道谁服侍谁呢。”

    况且真的脸绿了,真要接受这些女官和宫女,不等于多了九个祖宗吗,她们在宫廷里可能地位不高,可是到了外面谁也惹不起,绝对是活祖宗。

    “不行,你家里那些侍女知道亲王级别的礼仪吗?都是大街上买来的吧,”张鲸鄙视道。

    “不是,我的侍女是中山王府送的,是原来魏国公世子的贴身侍女,绝对通晓这些礼仪。”况且信誓旦旦。

    “那也好,还要带着鼓乐仪仗队,这个你有吗?”张鲸问道。

    “有,有,全都有。”况且急了,问什么都有,没有也说有。

    不过他还真有,当初皇上赏赐的用品里,就包括全套的亲王出征的仪仗用品,有鼓乐琴瑟钟号等等,就差没有编钟了。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