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一十章 香君撒娇了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章 香君撒娇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香君,我这次来是有正事商量。”况且道。

    “是,老爷是贵人,无事不登三宝殿。”李香君继续笑道。

    “你就别戏弄我了,我这些日子真是忙的不可开交,不是故意冷落你们。”况且解释道。

    “冷落也没办法,谁让我们不上不下,不大不小的,没人疼也是应该的。”李香君继续含笑道。

    况且心中一痛,李香君这是埋怨没有名分吗?

    他原来也曾提出过正式纳她过门,她却又不干,坚持要在外面自己住,说这样自己随便不会受气,况且也就随她了,不过这样子的确有自己***外室的嫌疑。

    况且待她当然没有这种心思,他本来不想惹这情债,但既然惹上了也就不会赖账。他现在算起来已经有了五个女人了,除了正妻石榴外,还有萧妮儿、左羚、石榴的陪嫁丫头红袖,再就是李香君。

    可笑的是正妻石榴到现在还没跟他正式***过,有***恐惧症,李香君也一直没有怀孕,***三个女人倒是都给他生下儿女了。

    “我这次来是想借你那些舞伎用,要带到塞外去。”

    坐下后,李香君亲手奉上茶,况且就开门见山道。

    “行啊,随你怎么用就是。我也想跟着你去,见见大草原的风光。”李香君道。

    “香君,你是不是有身孕了?”况且仔细看看她的脸色道。

    “你怎么知道,我……我也不知道,可能吧,两个月没来了。”李香君有些慌乱。

    她的确不确定,只是月事两个月没来,应该就是了,但她想等完全确定后再告诉况且这个喜讯,她却忘了况且是神医,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

    况且抓过她纤细的手腕,搭脉后仔细诊脉,笑道:“的确是喜脉,不会错的。你要是没有身孕,倒是可以走一趟,现在你应该好好在这里养胎才是。”

    况且现在才明白,李香君为何也会拈酸吃醋,原本李香君是最大方的,也最善解人意,从不吃醋妒忌,这当然不是什么天性,而是可恶的瘦马家族从小强行灌输进去的观念。现在可能是因为怀孕,女人的天性反而有些复归了。

    人都是嫉妒的,不论男人女人,这是人的天性,理学家讲究存天理、灭人欲,人欲指的是所有人天生的***,并非是单指性的本能和***,嫉妒、贪婪、嗔怒就是其中最主要的。佛祖说修行首要就是戒除这三毒:贪嗔痴。

    嫉妒显然就是贪婪的一种表现形式,强烈的占有欲就是贪婪的***中的一种。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就会嗔,对***的执著则是痴,不管是男欢女爱,还是对权力、金钱、美色的贪婪和执著追求,都是痴的表现。

    况且也同样会嫉妒,会嗔,他不会想要夺取别人的东西,但是他的女人,如果谁想染指,他也会跟那人拼命,不管那人是谁,就是天皇老子都是一样,这也是痴。

    若是真想像佛祖所教导的那样完全戒除贪嗔痴三毒,唯有出家当和尚才行,没有父母妻儿的羁绊,也没有亲情友情牵挂,一身之外都是浮云,最后连此一身都是累赘,那才叫*裸来去无牵挂,也只有这样才能不犯贪嗔痴。

    当然这样的人生是否还有意义,有什么意义,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况且不佞佛,也没认真学理学,他现在只是按照正常人的观念来生活,而且尽量让自己生活得更符合当时的道德观伦理观价值观,再多的要求他也做不到。

    况且不让李香君去,李香君却是不依,她早就敏感地觉出况且这次出使凶险巨大,甚至有回不来的可能,所以她也就更想跟着一起去。

    如果况且有个三长两短,她也就跟着去了,应该说这是好女人的念头。

    倒不是她真的爱况且到这种程度,这只是一个方面,主要还是她和手下三个丫环的命运已经跟况且紧紧连在一起,况且要是不在了,她还好说,她手下三个丫头的命运一下子就从天堂跌入地狱了,盐帮决不会让那三个丫头逃过他们的魔掌。

    别看卓茂林在况且面前什么都好说话,盐帮的人可是知道,这位大龙头手段狠着呢,若不然怎么能统帅上万的亡命之徒?

    所以,李香君在况且面前,连以前从未用过的撒娇耍赖的手段都用上了,况且这下真的吃不消了。

    “好,好,你跟着我也好,有什么问题我也能随时给你调理。”况且最后只能妥协,答应了她的要求。

    他本来只是想借用李香君手下那些舞伎,她们不只会跳舞,弹拉歌唱都是行家里手。

    “那三个丫头也带着吧,不然留在这里也不好。”李香君又偎在况且的怀里软语央求道。

    “好好,你说什么都行,就是你好好坐着,不然我今天就别想走了。”况且已经在极力压制自己不断膨胀的***,却感觉有些吃力了。

    “那就别走,奴家正是这个意思。”李香君痴痴笑道。

    “别闹,真的,我真的是事情太多了,等闲下来好好补偿你就是。”

    况且也很想留在这里,他不是怕萧妮儿、左羚吃醋,而是真的还得去做别的事。

    到现在最后行期还未定,不过他猜测,使团人选应该差不多都定下来了,而且每个人也都接到了命令,随时准备出发。

    他回去还得跟左羚研究带什么货物去塞外,该组织多少人去购物、换货,左羚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

    “不过,香君,还有一个困难你得克服,就是去了塞外可能没有新鲜的蔬菜吃,瓜果倒可能能买到。每天大多是牛羊肉和牛奶、羊奶这些。”

    “只要跟着你,吃什么都没问题。”

    蔬菜问题也是况且现在头疼的,别说这些女孩儿家,就是那些护卫和战士长期没有新鲜蔬菜吃也不行啊,随军只能带一些能长期保存的蔬菜,土豆萝卜白菜之类的,也带不多,半道上估计就吃光了。

    瓜果在塞外能买到,而且比内地的还要好。蔬菜的确没有,不是没有田地可种,而是游牧民族天生就跟蔬菜不对付,不吃这种东西。他们认为蔬菜就跟草一样,是喂马喂牛用的,人哪能吃草呢。

    民间有个笑话,是说忽必烈大军征服江南后,特地派了一位重臣去江南查看情况,好给江南各省定赋税。

    这位大臣在江南走了一遭后,回来哭着对忽必烈说:“陛下,那些南方***太穷了,过的日子太苦了,他们根本没吃的,天天都在吃草,这赋税别要了。”

    这位心狠手辣的蒙古大臣都起怜悯心了,他们不知道***尤其是江南人离开蔬菜根本没法活,就跟游牧民族离开牛羊肉一样。

    据说忽必烈听后也是心中恻然不忍,倒是没有全免江南赋税,只是比北方低了许多。

    这当然是民间传说,只能当笑话听,不过忽必烈对江南的统治比在北方要好很多,不那么野蛮残暴,苏杭二州的百姓在元朝的日子比在朱元璋治下好过很多也是事实。

    元亡后,许多身为***的大臣反而为元朝尽忠,不肯为朱元璋效力,朱元璋对南方的统治比元朝还要凶狠也的确是原因之一。朱元璋也就在这种情况下,才会提出是“士不为我用者,杀”的原则。

    明朝驱逐元蒙当然是正义的行为,是民族光复的伟大事件,这是完全可以定性的。但是就当时的人而言,许多人感觉生活水***而降低了,倒也是实情。

    明朝开国时的主要功臣刘基原本也是完全效忠元朝的,只是后来看到元朝腐朽没落,大势已不可挽回,这才转头效忠朱元璋,是为识时务者。

    后代也同样有相同的事例,***肇初,驱逐满虏,复我山河,也是正义的伟大的事件,是滚滚历史洪流不可阻挡的大势,然而民众在***的生活还不如在清朝末年也是确实的。直到新中国建立,才是真正的拨乱反正,中华民族重归民族复兴的伟大历程。

    所以历史许多时候需要放大了看,需要放长了看,而不能剪取一小段、一小块来剖析,那样就会得出跟历史真实相反的谬论。历史虚无主义者玩的就是这一套把戏。

    对了,豆腐,这可是好东西,别忘了。

    况且忽然想到一点,急忙拿纸笔写下来,以免自己忙昏了头,忘记吩咐准备了。

    “豆腐?什么意思,你想吃谁的豆腐?”李香君警觉起来。

    “不是,你想哪儿去了,塞外没有蔬菜,水果也未必供应充足,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力更生,多带一些黄豆,随时都能自己做豆腐,牛肉炖豆腐味道也不错。”况且解释道。

    “牛肉炖豆腐?比不上牛肉炖萝卜或者炖土豆啊?”李香君摇头道。

    “可是萝卜土豆后来也未必能有了,黄豆却能带的多。”况且道。

    “嗯,你说啥是啥吧,反正我什么也不懂,你能带着我们娘几个就行。”李香君一副认命的表情。

    况且真是为带这些女孩儿才想到这些的,他个人就是天天吃牛肉干也能对付,只要有酒有清水就行,主要还是考虑那些士兵未必受得了,怕他们一趟下来,缺乏维生素会得病。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