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真人在异世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九十章 第一次做贼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耶律嘉鱼听到云瑞拒绝当驸马,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可是紧接着,一丝难以抑制的失望感竟然从心底莫名升起。?¤?  w、w-w`com

    不过她听到萧窟哥请求治云瑞的罪,立刻再也忍不住的站起来冷冰冰的说道:“萧窟哥,云瑞有妻子的事情之前就告诉过本郡主,何来欺骗之说?难道有妇之夫就不能当本郡主的青郎么?真是荒谬!”

    云瑞当然不会告诉她有没有妻子,按照契丹的传统,这的确算是欺骗,可是云瑞并不真的是她的青郎,而是在她的要求下假冒的,她当然要站出来帮云瑞说话。

    不过显然她和萧窟哥等人都小看了契丹王对云瑞的重视,契丹王是绝对不会以此来为难云瑞的,除非他不想离开地下海域了。

    耶律思归没有怀疑云瑞的话,因为在他看来,女儿这样的身份相貌,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除非真的有妻子了,而且契丹王女也不能给谁做小。耶律思归有些失望,“哦?既然如此,那就作罢,哎,真是太可惜了。”

    看到契丹王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萧窟哥知道自己这一计已经不行了,但是回想起端木雪妃的无双国色,他哪里还有那么多耐心,毫不客气的对契丹王说道:“王上和国人都知道,臣下一直对嘉鱼郡主倾慕不已。可是现在郡主有了青郎,而臣下却至今未娶。所以臣下想请王上赐婚,臣下求郡主不可得,就退而求其次,希望娶云小姐为妻!”他的意思傻子都听得出来,你们有愧于我,要补偿我。

    什么?这句话一说出来,众人都是惊讶不已,一起将目光投到蒙着面纱的端木雪妃身上。

    很快,他们就明白为何一向心高气傲的萧窟哥要娶这个云小姐,虽然她戴着面纱,可是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这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他们认为云瑞无论如何不会拒绝,海辽不知道多少女子想嫁到萧家而不可得,这样的好事云瑞没有拒绝的道理。再说,他也不敢得罪萧氏,虽然他是郡主的青郎,可是青郎的地位和男子的姬妾差不多,甚至连姬妾都不如,这样的身份在萧氏眼中根本不够看。而且王族也不会为了一个青郎就开罪萧氏。

    耶律思归眉头一皱,他也知道在耶律嘉鱼这件事上,王族算是“有愧”于萧氏,要是再拒绝萧窟哥的请求,那和萧氏的关系就更紧张了。  w、w`w`com但是这云小姐是云瑞的妹妹,同不同意只有云瑞自己来决定,云瑞可不是他的臣子,而是贵人。

    耶律思归还没有开口,耶律嘉鱼就冷笑着说道:“真是笑话,窟哥世子,你家中的姬妾都有十几个了,难道她们不是你娶的,是你抢的不成?”

    萧窟哥很不在意的一笑,话中有话的说:“郡主,正妻和姬妾哪能一样?就像青郎和驸马能一样么?本郎君诚意十足,可是要云小姐当正妻的。”心想,云瑞,你上了耶律嘉鱼,我就上了***妹,等我玩够了,再剥夺她的正妻名分,让她天天晚上给我充当夜壶,岂不美哉?哈哈。

    &先生,你觉得怎么样?寡人觉得这也是一桩美事。”耶律思归笑呵呵的问道,他当然希望云瑞答应,以此安抚萧氏。

    云瑞冷冷瞟了得意洋洋的萧窟哥一眼,毫不客气的说道:“王上,舍妹已经定亲了,所以萧世子就请不要再惦记了。”

    &契丹王苦笑一声,要是他再看不出来云瑞不想把妹妹嫁给萧窟哥,那他还当什么王?

    &瑞,本郎君要娶你的妹妹,是看得起你,你胆敢拒绝我…”萧窟哥立刻勃然大怒,在他看来云瑞这不光是拒绝自己,更是侮辱自己。年轻一代的贵族中,就是王太子也对他礼让三分,可是这个靠“卖鸟”邀宠的低贱青郎,竟然胆敢拒绝自己,他不想在海辽混了么?

    &哥!”半天没说话的萧普贤呵斥一声,打断萧窟哥的话,“不可君前失礼,云先生是客人,还是郡主的人,你不要放肆了。”

    &上恕罪,刚才是臣下失礼了。”萧窟哥很快反应过来,他知道父亲必定有对策。

    耶律思归也不想在这样的事情上纠缠,看到这页已经揭了过去,赶紧乘机说起萨满的占卜结果,并说百万子民已经有离开地下海域的希望了。

    众人这才知道为何王上对这云瑞这么看重,原来他带来了离开这里的希望。难怪要为他专门举办宴会。

    &喜王上!”萧普贤第一个说道,“要是回到史书中记载的故地,我等也不白来人世一遭了!”萧普贤显得很高兴。  武五品以上官员,以及家族子弟,都要参加,选大小战船百艘出海!”酒过三巡,忽然耶律思归站起来宣布。

    众人都是有点惊讶,为了保持勇武的民族传统,契丹一直有多种形式的围猎活动,可是“海上大猎”是王国最高等级最大规模的会猎,不是轻易举行的,一般而言每三年举办一次,而上一次才过去一年多。

    不过既然契丹王下了旨意,也没有人反对。相反,大部分人还很兴奋,期待这次自己家族有所表现。

    

    宴会结束后,云瑞带着端木雪妃“理所当然”的跟着耶律嘉鱼去了她的郡主府邸,在外人看来这再正常不过,他可是嘉鱼郡主的青郎。一路上,云瑞这才现这里的植物也很特别,无论花草树木,都是没有见过的。

    耶律嘉鱼的郡主府是古代中原的风格,是一个占地很大的园林,不比云瑞的牡丹园小,只是在这古怪的地方显得不伦不类。

    &主,在下已经勉为其难的冒充了你的青郎,那个紫玉,在下想先把玩一下。”云瑞被耶律嘉鱼安排到一个小院后,见她没提“玫色阴瑛”的话,只好自己开口要。他可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还有一个星期,他必须要赶到***。

    &冒充本郡主的青郎,你就这么不乐意?”耶律嘉鱼没好气的说道。不知为何,现在想到云瑞在宴会上的拒绝,她就有点郁闷。

    云瑞呵呵笑道:“郡主言重了,只是在下对紫玉真的很感兴趣…”

    &了好了。”耶律嘉鱼有点不耐烦了,“你和***妹现在这里住下,紫玉等下我就拿两块给你。”耶律嘉鱼说完吩咐了一下这里的下人,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小院。

    &哥,她好像很不高兴。”端木雪妃偏着头说道。

    过了不久,耶律嘉鱼又神情冷淡的来到云瑞面前,伸出手:“给你,本郡主的三块紫玉都在这里了。”可是云瑞一看顿时大失所望,原来这三块“玫色阴瑛”只有鸽子蛋大小,和她胸口挂的那颗差不多,这么小,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么这么小”?云瑞脸色有点难看的问道,要都是这样的东西,那他岂不是白来一趟?

    耶律嘉鱼哼了一声,“这是紫玉,是最珍稀的宝石,有这几块就不错了,竟然还嫌小,好心没好报。”

    好心没好报?云瑞当然没傻到和她理论,问道:“郡主,这里的紫玉都是这么小吗?”

    耶律嘉鱼摇头:“王宫的宝库里有几块,据说有鸭蛋大,但那是国宝,是不能赏赐给人的。就我这几颗,你爱要不要。”

    云瑞呵呵一笑,“其实在下也把玩过了,郡主还是收回去吧。”既然这么小的东西没用,他何必夺人所好?当然,主要是他惦记上王宫里的宝库。

    耶律嘉鱼见他不要,反而觉得有点惭愧,心想:“难道是我错怪了他,他不是贪婪之辈?嗯,是了,要是他真的是这样的人,也不会拒绝当萧窟哥的大舅子。”

    耶律嘉鱼忽然心情好了一些,展演一笑的说道:“既然送给你了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说起来你还是本郡主的青郎呢,就算是本郡主给青郎的赏赐吧!咯咯。”耶律嘉鱼一边笑着一边转身离开,“有事随时吩咐下人来找我!还有,明天的‘海上大猎,你是贵客,可不能缺席!”

    云瑞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什么海上大猎他才没有兴趣,尽快找到“玫色阴瑛”才是紧要的。云瑞很快就决定晚上到宫里去趟,反正这东西他们除了当国宝藏着也没有用处,还不如便宜自己。大不了自己尽快让***启动工程接他们出去。

    ……

    萧普贤父子回到府邸,第一时间就进入自己的书房。

    &了一个外来户打我萧氏的脸面也就罢了,竟然还真的想要离开这里。耶律思归,这是你自己要放弃基业,就别怪老夫了。”萧普贤脸色阴沉的说道。

    萧窟哥也是神情肃然的点头,之前纨绔公子的样子荡然无存,“哼,他一直想罢您的相,却想不到我们还要废掉他的王位。阿耶,本来是要等到明年海上大猎时动手,现在提前到明天,是不是太仓促了?”

    萧普贤摇摇头,“夜长梦多,我们也没那么多时间了。耶律思归并不是无能之辈,拖得太久,要是让他现什么就坏了,忠于王族的官员还是很多的。”萧普贤说完,叫进来一个下人吩咐了几句,那下人立刻领命而去。

    半个时辰后,一个神情闲适的中年男子施施然进入书房,呵呵笑道:“举重若轻,谋国大事就像喝杯酒,相国大人就是相国大人!”

    萧普贤也是捋须一笑,“说什么谋国,老夫这是为了百万子民,为了海辽八百年基业。野力溪舟,今天的酒宴上你也不是没听到。嗯,老夫让你准备的事情你准备的如何了?”

    这叫野力溪舟的男子收敛笑容,凛然说道:“万事俱备,只等到时相国一声令下。”

    &萧普贤重重一点头,看着王宫的方向幽幽说道:“王上,这是你最后一次海猎,老臣希望你尽兴。本来老臣还想让你多活一年两年,既然王上明天要出海大猎,那就是天意了。”

    萧窟哥也是阴测测的说道:“耶律嘉鱼,过了明天,本郎君看你怎么求饶。还有云瑞,到时我会当着你的面让***妹变得比母狗都***。”

    云瑞不知道有人在惦记他,此时,他已经隐身进入了王宫之内。这是他第一次做贼。

    虽然王宫有很多卫士守卫,可是他们哪里能现云瑞?即便如此,云瑞找了好半天,才确定了一个地方是宝库。

    那里是一个巨大条石垒砌的石屋,周围足足有几十个卫士在看守,门上还有一个大锁,边上一块牌子,上面八个字:“珍藏重地,擅入者斩。”
绝品真人在异世》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