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猪是否长肥了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一章 猪是否长肥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若要问游牧民族终生不吃蔬菜为什么不会缺乏维生素,这只能归因于长期各自进化的结果,游牧民族的肠胃已经养成了不需要蔬菜,能够在牛羊肉里获取各种维生素的功能,***食菜为主,对牛羊肉、奶制品缺乏足够的消化能力,也就无法肉类中获取足够的维生素。

    这就像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的区分一样,***可以说是杂食动物,两样都可以吃,却还是以吃蔬菜为主。

    内地缺少牛羊肉,以食肉为享受,但真要让某个人天天只吃牛羊肉喝牛奶羊奶过日子,没人受得了。

    制作豆腐很简单,随车就能带着整套用品,再带一些会做豆腐的师傅就行,安营扎寨后,每天晚上都可以制作一批,只要有水、黄豆和卤水就行。

    其余用品也简单,石磨、豆腐包这些都占不了多大地方。

    不过这次带去的人太多了,大约每一百个人就需要一座石磨来磨黄豆做豆腐,这就需要带一百组做豆腐的人。

    况且头疼,这真跟滚雪球一样,计划是带一万人,加上***一些不可少的,又要加几千人,不过使团这里用不上那么多,许多供应可以向鞑靼方面索求,只有必不可少的才自己带,总的人数不会有多大的增加。

    “还好,还好。”况且心里暗自庆幸道。

    想象和实际操作总是有很大距离,他现在真的想让使团轻装上阵,人越少越好,带的东西越少越好,可惜事与愿违,现在的趋势却是逐步在增加,最后还不知会到什么程度。

    想出了这个主意,况且心里又安稳一些,随后他欣赏了一曲李香君最擅长的名曲“春江花月夜”,菲儿、婉儿就着曲子翩翩起舞,此时况且也是陶陶然不辨东西,颇有神仙中人之感。

    随后,雪儿又大大方方表演了她的绝活:阳春白雪。

    李香君亲自操琴弹奏,雪儿独舞,看的况且是目眩神摇,几乎不能自己。

    他早就听李香君说,瘦马家族培训也不知经历了多少代人,只有雪儿才真正领会到这个上古名舞的真髓,把这支舞曲的内在蕴含完全挖掘出来完美表达出来。这一曲“阳春白雪”,在瘦马家族中堪称绝响。

    雪儿容颜俏丽,比李香君还略胜一筹,绝对是妖孽级的,倾国倾城不足以为喻。尤其是她独有的童颜气质,据说一些老***就喜欢这口,瘦马家族也就是为了迎合这种老***特地挖掘人才精心培养出来。

    当初况且也曾经被误认为是这种***人物,差一点把他气得七窍生烟。

    他哪里有什么恋童癖,无意中成了大姐控倒是真的,他的女人除了石榴跟他同岁外,都比他大,这当然是凑巧了,他也没有小君那种专门喜欢年长美妇的癖好。

    雪儿原来就害羞的了不得,况且每次来,她都躲起来不见,后来菲儿、婉儿经常吓唬她,说她长大了,公子要收她做小老婆了,吓得她魂飞魄散,躲都没地方躲。况且前一阵说要去塞外执行刺探军情的任务,雪儿感觉到要跟况且生离死别了,这才不顾害羞,每次跑出来缠着况且,不让况且走。

    况且对雪儿也很是喜爱,当作自己的妹妹来看待,并没有收为己有的意思。

    “嗯,有了这些佳丽天天在自己身边歌舞升平,总算有亲王的派头了吧。”况且心里暗自想到。

    他对朝廷礼仪制度并不陌生,可是亲王生活起居却知道得不多,毕竟那些并没有写在大明会典里,皇上也没有具体指明亲王郡王们都应该怎样生活,那样的话岂不成了《亲王郡王生活指南》这类的小册子了,太庸俗了。

    现在有亲王级的仪仗队和乐队,又有宝马香车载丽人,应该是派头足够了。

    至于珠宝类,他就不想那么多了,跟继承了元朝皇室的鞑靼王庭比珠宝钻石,那是自讨没趣,即使皇宫大内也要逊色三分,更不用说他这个冒充亲王级别的钦差了。

    自成吉思汗、窝阔台以来,大半个世界的金银珠宝钻石玛瑙都被收集在鞑靼王庭,简直是数不胜数,虽说有许多都作为殉葬品陪着历代可汗埋进地下,但剩下的也还是非常可观。

    况且待了一会就起身走了,不顾李香君眼中那哀怨的目光,他心里也充满歉意,可是真的事情太多了,如果在临行前不办妥了,到了塞外可能就会引发大问题出现。

    责任当头,儿女情长已经是微末小事。

    接下来的几天他都在旋风般四处跑着,感觉自己像在飞一样,就连午饭都是在车里吃着酱牛肉,啃着大饼对付的。

    第七天上午,他接到了皇上的旨意,让他三天后启程,赶往宣府******的人一起去塞外谈判。

    另外还有一系列交代下来的事,使团必须在宣府等候鞑靼使团的人到达,然后双方完成交换手续,一方入关,另一方出关,当然这期间双方的谈判大使要在宣府会晤一番。

    ***林林总总的事况且大致上已经从张居正那里了解到了,也都做足了准备工作。

    他现在还不知道使团的***人选,据说有些人已经先行赶赴宣府,在那里等候他。

    为何不在北京***所有的人一齐上路,他想不通,张居正只是说这样做是为了保密,但他觉得似乎别有内情。

    又过了一天,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发下来了,况且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吃惊了,却还是被吓了一跳。

    他现在的座车也要上路,不过配发给他的居然是皇上当裕亲王时的行辇,那几乎就是一座行走的小型宫殿,需要八匹最好的马才能拉动,不用说,皇上赏赐的御马都用上了。他的两匹坐骑也要跟随上路,这个派头比亲王丝毫不差。

    皇上又发下来十套服装,两套是女官服装,八套是宫女服装,所谓的套,不是一件两件,而是各色全套服装,每一个人的服装都装满了三个大箱子。

    给他订制的服装更是令人发指地装满了十个大箱子。

    ***还有许多日用品,包括一些装饰品,都是裕王府的库存。

    皇上即位后,裕王府就原封不动封存了,作为潜邸,不能分封给诸王用,那会引发不可言说的恶果,皇上就算有太子,宫里也有东宫供太子住,还有***宫殿可供年幼的王子居住,那座裕王府就成了无人染指的贡品了。

    赏赐下来的各种用品自然不用说都是亲王级的,扇子,金瓜,戈矛,甚至连痰盂和擦汗用的汗巾都是当时给裕王订制的专用品。

    这些东西都不是一件两件,而是有许多,皇上当太子时没用上,也就在库房里存着,现在都拿出来给况且充门面。

    况且却是吓得有些神魂不定,他回来后照着镜子看了半天,痴痴不语。

    “怎么臭美起来了?”左羚来找他最后敲定购物的单子,许多东西是要在沿途的城市购买,已经预定好了。

    “你看我肥不肥?”况且愣愣地问她。

    “什么叫肥不肥啊,你又不是***。”左羚笑了起来。

    “我怎么感觉自己活像是皇上养的一头***呢,一旦肥了就该杀掉吃肉了。”况且道。

    “你瞎想什么啊,皇上想吃什么没有,怎么会吃你的肉。”左羚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听得一头雾水。

    况且真是有大势不妙的感觉,他总认为自己就是被喂养的***,养肥了就该出栏了,就是一个垃圾股,炒到最高点,然后就直接按到地板上。他看到那些亲王级的用品后,有些觉得好像是时候到了。

    “你不胖,不用担心,比以前瘦了好多呢,太操心了。”左羚笑道。

    况且这些日子劳心劳力,的确是瘦了不少,倒是显得更为精干,甚至更为成熟了,原来的他多少还是有些少年稚气,现在却差不多打磨光了。

    “不肥就好。你也瘦多了。”况且忽然笑了。

    “嗯,算你会说话,先别管胖瘦美丑的事了,还有几样单子你赶紧帮我敲定。”左羚现在哪里有心思研究长相,脑子里快被一单单的生意涨爆开了。

    不过她的确瘦了几斤,这些日子,她比况且还忙,每天只能睡上四个小时左右,她可没有况且的本事,一周不睡觉依然神采奕奕。

    况且和她一起敲定了几张单子。

    “对了你怎么带那么多食盐上路,盐引从哪儿弄到的?”左羚忽然想到这事。

    当时食盐由国家*,把持极为严格,私自贩卖食盐跟后世贩卖***的罪行一样,判罚更是严厉,不分性别年龄。

    卓茂林身边的人都是提着脑袋在赚钱,别看他们生活奢华,一旦被官府抓到,基本就是个死,绝对不会有任何活路。

    当时买个十斤八斤的盐还算容易,若要成批的购买就需要拿着户部批的配额在各地盐厂提货,这种配额称为盐引。

    盐引就是允许一个人购买食盐的合法手续还有数量,每张盐引允许购买食盐三百斤,而且购买食盐的银子已经包含在盐引里,也就是说盐引就是用银子购买来的批额。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