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一十三章 金龙的异动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三章 金龙的异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准备妥当后,坐车来到皇宫前,在宫门前鞠躬等候。

    不多时,里面出来两个人,一个是司礼监掌印太监,一个是秉笔太监,两人身后跟着十几个宦官,张鲸也在其中。

    张鲸上前给况且做了介绍,况且上前拜见两位老大人。

    “小子,不必多礼了,你也是钦差了,职位不比任何人低,见官大一级。”掌印太监笑道。

    秉笔太监仔细打量况且半天,笑道:“我怎么看着,这小家伙不像会惹事的人啊。”

    张鲸忙道:“老爷,人不可貌相,这小兔崽子是印了这句话,诚是能作祸了,就是个惹事的祖宗。”

    “张鲸,他现在是钦差,你怎么说话呢?”掌印太监不悦道。

    “大老爷,小的这是说惯了。”张鲸吓得一缩脖子道。

    “没事,老大人,我跟张大人都习惯了,他骂我,我就气他,哪天他要是被抬着回来,就是我气的。”况且笑道。

    “嗯,好,你小子好好努力,我老人家很期盼这一天。”掌印太监笑道。

    “闲话少叙,准备干正事吧。”秉笔太监笑道。

    这两人神色瞬时都郑重起来,掌印太监一挥手,后面两人捧着两个描金的紫檀木盒子过来。

    掌印太监打开一个盒子,从里面取出一个毛茸茸的棍棒似的东西,交给况且。

    况且不知什么东西,却也明白这一定是皇上交给自己的重要物件,不然也不会劳动掌印太监和秉笔太监亲自送出来。

    他躬身下去,双手接过,打眼一瞧,明白了,这是节杖。

    当年苏武出使匈奴,被困数十年,每天持汉节放羊,汉节就是当时使节的节杖。

    两汉时期朝廷派遣钦差巡查地方,都持有节杖,如果是武将,就是节钺,节杖的头部是一柄钺,外交使节的节杖把手处不是钺,而是圆的,覆以动物毛。

    “锦衣第六卫都指挥使况且听旨:自即时起,你为朕所委派全权钦差谈判大使,主掌与鞑靼谈判一应事宜,有权签订和约,有权处置任何相关人与事宜,卿务必秉承朕平和待万国如兄弟,待万民如子民之心,尽心达成朕所委派之要务,节杖所至之处,如朕亲临。钦此。”

    况且跪倒在地,谢恩后领旨。

    掌印太监并没有拿出圣旨来,而是口述原文,圣旨就放在一个紫檀木盒子里。

    “况且,这里面有万岁爷赐下的尚方宝剑和圣旨,你且仔细保管好了,若有遗失或损坏就是大罪。”掌印太监严肃道、

    “下官只要一息尚存,圣物就不会有丝毫损坏。”况且诚惶诚恐道。

    他不是装的,而是真的诚惶诚恐,皇家气派这种东西说是虚的,但真正感受到后,就会让你两腿发软,感觉自己瞬间渺小化,好像匍匐在一个巨大的神像前。

    况且原本也不会如此狼狈,就在他感受到那种侵袭他全身的一股气息后,体内的金龙好像要***,蠢蠢欲动,想要破体而出。

    况且吓坏了,若是在此事自己体内出来一个金龙的影子,也不当什么钦差了,马上就会被宫门处的侍卫抓起来,然后用不了一个时辰,自己就得在午门外被斩首了。他是把全部的力量都用在压迫这条蠢蠢欲动的金龙上了。

    他不明白那股侵袭自己的气息是什么,难道就是所谓的王气或者帝王气运?

    杜牧曾有诗云:金陵王气黯然收。

    说的就是当时南朝气运已败,覆灭已成定局。

    况且一直把这个当成是文人比喻说法,现在他却真的感受到气运这种东西了,可能是因为他体内也有气运吧。

    千机老人一直借助他来盗取天运,也同时给他留下不少,那条金龙就是气运的载体。当然这是况且自己认为的,究竟是不是这回事谁也不知道,毕竟气运太虚无缥缈了,根本不是肉眼凡胎所能发现或者感受到的。

    掌印太监和秉笔太监相视一笑:这小家伙还知道害怕,那就有救,应该不会把圣上交代的事弄砸了。

    “况且,恭喜你了,你可是几代以来第一个亲王级的钦差大臣。”掌印太监笑道。

    况且满脸的汗珠,却不敢伸手去擦,躬身道:“都是各位老大人的提携和栽培,下官感激不尽。”

    秉笔太监笑道:“这个我们都没有功劳,是万岁爷慧眼识珠,乾纲独断,大力启用你。好了,前方还有人等着你,赶紧上路吧。”

    况且身后的纪昌等人这才敢上前,躬身接过两个紫檀木盒子,就跟捧着佛祖舍利一般毕恭毕敬,这要是一不小心磕着碰着,就是死罪啊。

    况且再度行礼后,登车而去。

    离开宫门外很远,体内那条金龙的躁动不安才渐渐平息下来。

    况且在心里恨恨骂道:“蠢东西,惹祸精,险些害死我,你知道不?”

    那条金龙根本不理会他,可能认为他物种档次太低,根本不值得交流,于是又像死物一般蛰伏下来。

    况且这才拿出汗巾擦汗,一条汗巾都湿透了,身上不用说,也都湿透了。

    “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不就是接个圣旨嘛,至于吓成这样嘛,跟在水里捞出来似的。”坐在他对面的九娘嗤笑道。

    况且没说话,这种事没法说,慕容嫣然却在那一刹那间感觉到了况且体内的异动,她也不是很清楚怎么回事,却明白况且体内一定有古怪,可是按说以她的修为,况且体内真有什么古怪绝对瞒不过她的手眼。

    现在也不是问这事的时候,慕容嫣然想着等以后找机会问况且吧。

    况且赶紧回到家里,洗了个澡,然后换了一套内衣,这才又重新穿上蟒袍玉带赶赴城外,现在大队人马已经开始向城外进发。

    他此时身心清凉,却想着刚才在宫门外发生的事,究竟是皇家气运感受到了什么才会压迫他,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相信高拱张居正经常进宫里,断然不会感受到这种压迫,最多也不过感受到宫殿群的宏大无比,显得自身渺小罢了。

    难道是自己体内的金龙被皇家气运感知到了?

    他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只能称其为咄咄怪事。

    九娘和慕容嫣然坐在他车上保护他,到了城外,就要分开坐了,他会坐在皇上特赐的巨大行辇里,这辆马车让给了慕容嫣然师徒坐。

    “这是什么啊,跟竹棍棒似的,这上面是什么毛?牦牛尾巴毛?”九娘玩弄着他的节杖。

    “真好像牦牛尾巴的毛。”慕容嫣然也仔细看了两眼道。

    这节杖可是代表皇上的,如朕亲临不是说着玩的,节杖有些像西方的权杖,不过这种节杖毕竟是外交场合用的,武将镇守一方,虽然也持节,一般都是节钺。

    明代也有这制度,总督所到的地方,立起总督营帐后,辕门处就会插着一柄长戟,还有一柄斧钺,这就是总督被称为军门的原因。

    节杖用的最广泛的就是北魏王朝了,那时候诸王分守四方,都持有皇上赐给的节杖,魏碑里最常见的词句就是“使持节督某州某州军事”,发展到唐代,就是节度使了。

    唐代的节度使权力极大,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军政民政一把抓,堪称是一方土皇帝,而且节度使调到中央后,往往就会成为宰相,所谓出将入相,指的就是唐代这种节度使制度,当时宰相到重要地区镇守,就是节度使,此之谓出将,节度使返回中央,当上宰相,此之谓入相,这种制度在唐代一直实行。

    如果节度使的任命状上有参知政事的字样,那就是同时兼任宰相,这种节度使被称为使相,权力更大。

    宋朝时也有使相制度,只是一般人得不到如此重要的任命。

    到了明朝,就是总督制度,总制一方,也有称为总制的,只是节杖变成了尚方宝剑,在圣旨里有加如朕亲临的字样,也有不加的。

    加上如朕亲临,再加上尚方宝剑,这才是真正的钦差大臣,只有尚方宝剑,没有如朕亲临字样的就差了一级,尚方宝剑就只能是震慑用,不能真的拿来砍人头的。

    况且这次却是三料齐全,既有尚方宝剑,又有节杖,圣旨还有如朕亲临的字样,权力已经是最大了,可以说只要皇上不来,没人比他权力更大。

    况且看着节杖,心里也是纳闷,这是皇上想要复古呢,还是想要增加自己的权威,连节杖都赏赐了。

    他注意到在节杖上镌刻着四个字:如朕亲临。连这都刻在节杖上了,皇上能做的全做了。

    这东西拿出去吓唬人,绝对是一等一的,任何人看到都得跪下,所以况且觉得没必要还是不要拿出来显摆了,不然估计没人敢说话了。

    “况且,这东西挺好玩的,我玩两天行不行。”九娘拿着这节杖倒是产生兴趣了。

    “玩可以,别让任何人看到,不然我脑袋要搬家,不是跟你开玩笑。”况且正色道。

    “那就给你吧,什么稀罕物似的。”九娘听他这样说,登时没了兴趣,把节杖扔给他。

    “姑奶奶,不能乱扔啊,这是代表皇上身份的权杖啊。”况且赶紧接住,抱在胸口。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