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故伎重施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一十六章 故伎重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却知道,这座行辇远远称不上大,历史上最大的行辇是成吉思汗的座车,不过不叫行辇,而是帐殿。

游牧民族喜欢住帐篷,宫殿一般也都是帐篷形状的,所以称为帐殿。

成吉思汗的帐殿就是他的行宫,吃住都在里面,召集大将开会商议军国大事,也都是在这座帐殿里。行军时,由精选出来的最健壮的十六匹健牛拉着,到了地方,只是把拉车的牛解下来让它们休息。

那座帐殿太大了,马匹虽然能拉动,耐力却没有牛好,牛其实也不慢,最好的马号称千里马,最快的牛也有臣骑马,拉车也不许用马,连丞相王导都只能坐牛车,两晋贵族就经常进行赛牛,最快的就号称八百里牛,当然能不能一天一夜跑八百里就很难说了,不过***马耐力要好得多,就是拉车的速度慢一些。

成吉思汗这座帐殿还不是最大的,只是行殿中最大的,最大的帐殿是他的儿子窝阔台建造的,里面能容纳一千人开会,现在依然坐落在鞑靼王庭哈拉和林的郊外,这座帐殿从不收起来,就那样伫立在大草原上,像一座私人花园一样。

此番去哈拉和林,况且最想见到的就是这座帐殿,闻名久矣,必得一饱眼福。

在下一个停车点,况且让李香君和三个丫环也上了自己的座车,她们现在穿着宫装,又有肖雪衣带着十个女护卫保护,护卫们也没认出来是艳名四播的李香君。

“这种日子你们能受得了吗,要是受不了,我让人护送你们回去。”况且问李香君。

虽说车辆已经尽可能地加装了棉垫、护壁等缓冲装置,马匹跑的也是既快又稳,但颠簸还是免不了的,如果能骑马的话,倒是比坐车还舒服一些。

“没事,你就甭操心我们了。”李香君笑道。

菲儿、婉儿和雪儿三个丫头则是好奇地参观着这辆车的一个个房间。

“咦,这里还能洗澡呢,这浴盆可是够大的。”

“这里是睡觉的地方,床还不小哦。”

“这里还有马桶,是银子打的,镶的金边哇。”

三个丫头对什么都好奇,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对于颠簸她们并不在意,她们还都年轻,尤其是这车上有真正的床铺,可以躺着休息。

况且不是很担心这三个丫头,最担心的就是有身孕的李香君。

“你就别为我担心了,我也是吃过苦头的,从南京来北京,可比这辛苦多了。”李香君道。

况且心里想,你们也就走了从南京到北京这次长途跋涉吧,那次的确是辛苦,主要是季节不对,正是冰封时候,路上当然更不好走。

不过已经带上了她们,现在也真没有把她们送回去的可能,只是想到以后不仅要带着一批官员,还要带着这一支娘子军逃命,他的头就无比巨大了。

更要命的还有这个行辇,这巨型的座车太引人注目了,想藏起来都没办法。要想坐着这行辇逃命,那简直是个讽刺笑话。

他想到这里,不无恶意地揣测:皇上是不是怕他一到危急时刻,就抛下一切独自逃生,所以在他身上加了一道又一道枷锁。

女官加宫女,再加这辆行辇,说是为了符合亲王的派头,却也是他逃命时的最大羁绊。

走一步算一步吧,或许运气好,还能大摇大摆耀武扬威地回来。他心里做美梦似的想着。

这种可能当然也存在,前提就是有奇迹发生。

不仅他愁,小君和卓茂林更愁,他们两个负责为况且还有使团所有人寻找逃生路线和办法,现在看着况且这辆行辇还有那些女孩子,两人只能捂着额头欲哭无泪。

护卫和士兵们都抓紧时间打了尖,马匹也都饮水喂草料,左羚则去附近一个地点去提了一批货物回来,然后大军继续前行。

当晚在一个城市里休息,一万精兵保护着商团没有进入城市,而是在郊外的军营里过夜,张鲸、周鼎成和左羚则跟着况且的车队进入城里的驿馆休息。

这座府城的知府早就率领官员和衙役们出城迎接,簇拥着况且和张鲸来到驿馆,众官员在驿馆再次行庭参礼参见况且后,就大摆宴席为这一行人洗尘。

这些官员只是负责招待,却不敢询问任何问题,况且自然也不会说任何事。

据这位知府讲,他们接到了户部、兵部联署、由内阁签发的命令,这座驿馆在昨天就已经清空了,不接待任何过往的官员,专门等候钦差的到来,前面一路上应该都是这样安排了。

在这里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上午,左羚在城里又提了一批货物,然后出城跟大军会合,继续赶路。

一路上基本都是如此,走出一段路程后打尖休息,到了大的城市则住下过夜,左羚成了大忙人,在一个个点提货。

每到一个城市,果然如那位知府所言,驿馆都已经清空,只接到他们一行人。

他们这些人其实住不完一座驿馆的房间,这么做据说是为了保护钦差大人的安全,以免驿馆混进宵小之徒。

第三天晚上,况且的车队来到一个府城,知府却罕见的没有露面,说是有紧急公务不在城里,只有府丞和一个都尉率领官员在城外迎接,况且也没在意。

来到驿馆休息后,况且却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许多应该有的待遇都被降了一格,据府丞苦着脸说是因为最近要供应边关那里的需求,所以许多食物都短缺,只好请钦差大人多多谅解。

况且挥挥手并不在意,不过是吃的喝的差了一些,他还真的不在乎这些,更不会因为这个事情找地方官府的麻烦,他知道有些地方官府入不敷出,穷得很,迎来送往的真的很不容易。

但在第二天早上,左羚提货却出现了麻烦,原来定好的那家商铺拒绝左羚提货,说是不卖了,左羚拿着订单跟他们说理,这批货早就定下了,定金都由北京的钱庄转过来了,当然没有道理不卖。

商铺的掌柜借故大喊大叫,说钦差大人凭仗权势强买强卖,左羚见势头不对劲,也就忍下这口恶气,不过是近千两银子的货物,就是不提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前面想法买来补上就是,那笔定金权当损失了。

况且听说后,联想到官府接待不佳,一定是故意为难他,一时恼怒起来,带着一百护卫立即赶到商铺那里,找到了掌柜。

“你就是掌柜的?”况且问道。

“正是,怎么的,有买有卖,你还敢强买强卖吗?钦差了不起?钦差就可以无法无天?”掌柜的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居然敢当面喷着吐沫星子跟况且叫号。

况且笑了,他心里的疑问确定了,一定是有人在故意刁难他了。

“掌柜的,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靠山很硬,所以不怕我。你们连订单都敢违背,那就算你们命好了,我不买这批货了,不过现在大军有需要,你们店里的所有货物我都征用了,你们去北京锦衣卫拿货款吧。”况且露齿一笑,表情甚是怪异。

“你敢……”那掌柜有些发慌了。

此时外面一些店铺的掌柜也跟着喧哗起来,说是钦差仗势欺人,强买强卖,况且冷冷看着那几人,都记住了,然后指着这几个掌柜的笑道:“你,还有你,还有你们,你们店铺里的货物也都被征用了,不仅货物征用,你们的人也被征用了,充作力夫,跟随大军搬运货物。来人,监督他们执行。”

“什么?”这些掌柜立刻傻眼了,顿时捶胸顿足地哭喊的更欢了。

“怎么回事?”此时外面传来一声大喝。

“大老爷来了,大老爷给我们做主啊。”

况且向外一看,却是一座八抬大轿来到了,还有许多衙役捕快跟随。

此时,从轿子里走下来一个中年人,穿着四品官府,乌纱帽的双翅一颤一颤的,很是威风。

“你是知府大人?”况且问道。

“本官正是知府项怀星,见过钦差大人。不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没发生什么事,就是本钦差路过贵地,需要征用一批货物,这几家的货物正好符合要求。另外还需要一批力夫,他们这些人也都征用了。”况且根本不谈订单的事。

“钦差大人,您是去关外谈判的吧,又不是去打仗,干嘛征用物质,有圣旨吗?”知府不卑不亢道。

“你怎么知道本钦差是去谈判的,从哪儿知道的,从实招来。”况且厉声喝道。

话说这次可是去塞外秘密谈判,不管有多少人知道,依然算是秘密,在公开场合这样说就是犯了忌讳。

知府情知自己失言,却也不惧,冷笑道:“钦差大人,您虽是圣上委派的钦差,也没有设立公堂审讯一个知府的权利吧,大不了可以暂停我的职务,或者向朝廷参我一本。”

况且笑了,然后凑近知府问道:“项大人,您认识字吗?”

知府气的几欲喷血,他虽是进士乙科出身,却也不会不认识字啊,不认识字怎么做官啊,这不是明摆着糟蹋人吗?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