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绝对荣誉 > 第623章 劫后重逢

绝对荣誉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23章 劫后重逢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什么叫劫后重逢?

    也许这就是。

    秦飞看着面前梁少琴那张眼角略带鱼尾纹、双鬓上略微染霜的头发,突然感觉自己喉咙里头像塞了一团麻似的难受,一种莫名的慌乱涌上心头,身经百战的特种兵,此时竟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妈!”

    半晌之后,秦飞总算憋出了这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的儿子!秦飞,我的儿子!”梁少琴眼角瞬间红透,她是一个极其坚韧的女性,生命之中见过多少大风大浪。

    早年丈夫常年在战场上,即便南疆的战事平息了,丈夫又进入了某个新组建的特种部队,时常不是在训练场上就是在出任务,永远不知道哪天会回来,也不知道哪天是以一种怎样的形式回来。

    也许没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体会到这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就算天下最厚重的笔,也写不出那种压抑。

    之后就是丈夫传来叛变的消息,然后是离开大院,转业回老家,自己一个人将秦飞带大。

    秦飞上了大学,本以为可以松口气的梁少琴却在某个清晨等来了秦飞牺牲的消息。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一击,差点彻底击垮了梁少琴。

    去世界上最艰苦的地方当无国界医生,也许是梁少琴可以寻找到内心宁静的唯一方法。

    只是这一次,本来刚刚平复的新湖再次掀起了惊涛骇浪——儿子竟然没死!

    索菲亚手机里出现和秦飞的合影时,梁少琴在某一个瞬间甚至以为自己是忆子成狂,看花眼了。

    当她确定秦飞真的没死,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交杂着难以名状的压抑,如同被凿开了口子的地下喷泉,一涌而出。

    她当场就在电梯里搂着索菲亚大哭了一场,哭得惊天动地。

    这是一个母亲,对爱子失而复得可以表达的唯一方式。

    此刻,面对着就站在自己面前如此真实的秦飞,梁少琴却无声无息地走上来,轻轻地将秦飞抱住,搂在怀里,任由泪水一泻千里。

    原来,最大的喜悦和激动,不是纵声大哭,而是无声流泪。

    索菲亚在一旁看了,也受到了气氛的感染,不住地用手帕摸着那双蓝色大眼睛里不断涌出的泪水。

    就连头等舱门口的空姐,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关起了门。

    有什么比在飞机里重逢的***更需要时间和空间的?

    管他什么竞技舱还是头等舱?就当他是升舱算了。

    “秦飞!”

    足足十多分钟后,梁少琴才轻轻推开秦飞,抓住他的双手问道:“我听索菲亚说,你失忆了?”

    “嗯,妈,我最后记得的事情是从海里面被坤猜救起来,然后醒来的时候在某个东南亚小国的一条小渔村里,什么都不记得了。”秦飞赶紧解释道:“不过我依稀记得你的名字,还有爸爸的名字。”

    “***爸叫什么?”梁少琴很郑重地问道。

    “秦安国!”秦飞答道。

    梁少琴自豪地点点头:“没错,***爸是秦安国,你要记住,他是一个军人,一个男子汉,无论你想起什么,都要记住,他肯定没有背叛自己的祖国,这一点,你必须铭记,也必须相信,否则,你就不配做我们老秦家的孩子!”

    “知道了,妈。”

    秦飞的脑海里,此刻早已乱作一团。

    无数似曾相识的画面不断出现,也许是刚才的喜悦和激动***了他的记忆神经和细胞,那些因为撞击导致封存的记忆瞬间开始洪水一样爆发。

    “儿子,你怎么了?”梁少琴看到秦飞的脸色不对,关切地问道。

    秦飞摇摇头:“没事,我一下子……”

    他摸着有些发涨发疼的脑袋。

    “好像想起了很多事情……”

    梁少琴伸出手,抓住秦飞的手腕,开始把起脉来。作为一名医生,虽然梁少琴的专业不是中医,但也有些许涉猎,把个脉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身体没什么问题,估计是受到***,想起了东西。”

    “嗯。”秦飞依旧捂着脑袋,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奇迹般开始恢复,一切想不起的东西,就像一直找不到那张压岁钱的小孩子,突然无意之间发现它一直静静躺在口袋的角落里。

    雷鸣、徐武、老K、歌星、书生、老虎、大虫、小辣椒……

    还有魏天生、林中虎、***库里的老肖肖志富……

    包括了靳东海!

    对!

    在杰布提基地里见到的那个军官,那名自称是自己战友的人靳东海!

    一切的事情都明白过来。

    自己和靳东海何止是战友,还是从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人!

    只是……

    他为什么骗自己?!

    一想到这里,秦飞的头剧烈地疼痛起来,忍不住抱住脑袋低声地***起来。

    “儿子!你刚刚想起来,不要想太多!”梁少琴马上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片阿司匹林,递给秦飞,又端起水杯道:“吃片阿司匹林,不要去想那些事,要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你这是正常反应,证明你的记忆神经在恢复!好事!”

    秦飞接过药片和水吞服后,尽量集中精神,不再去想那些没办法解答的问题,随即,他的头疼还真的渐渐缓解了。

    “没事了,妈。”他安慰梁少琴。

    梁少琴突然问:“对了,你在机场神经兮兮地要我们马上离开日内瓦干什么?索菲亚都准备好房间,打算让你道英格堡陪我住一段时间了。”

    秦飞抬头看了一眼索菲亚,索菲亚羞涩地低下头去,脸上一片绯红。

    “谢谢了,索菲亚,如果不是你,我妈妈也许不知道我还活着,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

    “应该的,这是缘分……”

    说到“缘分”,索菲亚的脸又红了。

    秦飞对梁少琴说:“妈,是一个叫做黑日的组织,他们的成员在跟踪你,也许,他们想绑架你,要挟我。”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梁少琴听了一头雾水,自己连这个什么“黑日”的名字都没听过。

    “跟你没关系,是我……”秦飞本想说是自己保护的一个目标,也就是坤猜被黑日盯上了,所以才导致了惹火烧身,而且这个组织,跟父亲的失踪和所谓的叛国也有关系。

    一则这事涉及机密,二来也不想让梁少琴担心。

    于是说道:“是我团队里的一个朋友和他们有过节。”

    “团队!?”梁少琴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秦飞,我听说你在非洲搞了个什么***兵团?你还当了团队的***?”

    “这个……”秦飞感到头又大了,这要怎么跟自己的亲妈解释?有几个亲妈能接受自己儿子去当***兵这种危险而又不见得光彩的行当?
绝对荣誉》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