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苦命的王爷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三章 苦命的王爷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其实,做不做这次生意对况且不是特别重要,他本来就是赌一口气,觉得朝廷***之下对那几个权贵家族做出让步,取消了对潜入京城的白莲教一行人的通缉。这口气他一直没地方出,所以就想带着一万人出塞制造一个难题,趁机打一把俺答王的脸。另外,对塞外各部落的生意一直被几家权贵家族垄断着,他要虎口拔牙,分一杯羹,让这几家难受难受。

做生意赚钱并不是此行的主要目的,从远处着眼,让这些新练成的将士在塞外实地历练一番意义更大些。

不过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这次行动的意义,低估了鞑靼方面可能对此做出的反应。

第二天上午,王崇古和方逢时都派人送来信件,说是边关那里鞑靼有异动,所以他们要去边关视察,不能来陪钦差大人。

***谈判人员大概都在抓紧时间休息,也没人来拜会他,这也从一个方面反映出,他这个钦差在那些谈判成员的眼里地位并不算高。

况且趁着这时间开始演练怎么当王爷,菲儿、婉儿、雪儿领着那些舞者穿上宫女服装,排练如何伺候王爷的起居。

这方面的教员当仁不让由张鲸领衔,跟着他的十几个宦官现场指导。

况且高坐在堂上,旁边就是这些宫女在毕恭毕敬地服侍着,张鲸在一旁开始指导那些宫女如何跟随况且的行动配合着。

左羚和李香君都在下面看的津津有味,不是觉得这些宫女表演的多么好,而是喜欢看况且出糗。

“哈哈,这就是王爷的生活,看样子不怎么样啊,一点不自由。”左羚评判道。

“就是,难怪听人家说王爷都是富贵笼中鸟。”李香君也苦笑道。

她们一点都不羡慕高高在上的亲王了,觉得托生帝王家真是人生的悲剧。

况且也是怨言频出,张鲸气道:“小子,你埋怨什么?你这是不习惯,要是从小生下来就这么过日子,你就不会抱怨了,换种别的日子你还过不惯了呢。”

况且苦笑道:“陛下原来当太子时就是这么生活的?”

“当然,你以为呢。现在也是这么生活,就是伺候的人更多了,排场更大了,规矩也更多了。”张鲸道。

好在那些舞者都是瘦马家族培养出来的,不但能歌善舞,更是个个具有察言观色、把人服侍的如在天堂的本领,这一场演练很快就像模像样的了。

“嗯,这些丫头真不错,老实说,比宫里的宫女强多了,你不要万岁爷赏赐宫女还是对了。”张鲸对这些“宫女”的表现十分满意。

不过况且这边就有些相形见绌,他想要什么东西时总是自己去拿,走路时的“英姿”也还是缺少亲王的派头。

“你得这么走路,不要昂首阔步的,这样不行,走路必须有走路的规矩,要规行矩步,每一步迈出的尺寸都要非常精确,还有,眼睛要平视,面带微笑,对,要有胸怀天下还有有与民亲善的表情,不对,你这表情还是不对。”张鲸恼怒道。

“老大人,亲王小时就知道胸怀大志、与民亲善?还有王爷们都胸怀天下,皇上乐意吗?”况且受不了了,反唇相讥。

“哦,我忘了,这不是教育王爷的而是教育太子的,是万岁爷小时候我们这样教他的,当然也是一年年逐步培养起来的。”

况且听到这话很是同情皇上,幼小的心灵就开始经受折磨。他也知道张鲸不是瞎说,要说满天下谁家最重视子女教育,那就是皇室了,这是从朱元璋开始立下的规矩。

王子从生下来就由专门的宦官和嬷嬷带着,教给他各种走路、吃饭,待人接物的规矩,至于读书那就更不用说了,王子们受的肯定是天下最好的教育,他们当然不是学科举文墨,而是学习历史和各代文豪的著作。

“丫头们歇歇吧,况且你小子给我好好练,别出去了让鞑靼笑话咱们,你可是代表皇室的体面的啊。”张鲸毫不留情,对况且进行严格的训练,这是况且所受过的最严重的摧残。

堂下,张鲸的小侄子围着一群***转来转去,不停地搭讪着,倒是得其所哉。他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多的***。

最让他眼睛发直的就是雪儿了,他转着转着,就开始围着雪儿前后不停地说着什么,雪儿看样子很讨厌他,却又不好得罪他,只得勉强敷衍。

左羚看着这小子,心里发笑;这小子要害相思病了。

练了一上午,况且差点***得发疯,好在纪昌及时赶来救驾,禀告说有人在外面求见。

况且好像看到救星似的,三下五除二把蟒袍扒了下来,扔在椅子上,喘气道:“好了,我说老大人,我的王爷先当到这儿,该去办正事了。”

张鲸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说话呢,代表朝廷的体面才是最大的事,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了,你小子连这个都不懂吗?”

况且叹息一声,也不跟他争辩,换了便服急匆匆就出去了。

来到门口一看,原来是周鼎成、小君还有卓茂林三个人。

“你们搞什么鬼?”况且诧异。

“搞什么鬼啊,老周酒瘾犯了,想出去找酒喝,你去不去?”

“找酒喝?驿馆里的酒不够你们喝的吗?”

“不是,他是听老卓说城里有个酒馆的美酒最地道了,别的地方比不上。这里供应的酒就更别提了。”小君解释道。

况且苦笑,这里的酒可都是贡酒,而且是货真价实的贡酒,当地在进贡给皇上的贡酒单子里多加了不少,多出来的就由当地一些大员私分了,再就是供应住在这里的大员们享用。

卓茂林笑道:“况兄,我还是几年前来过这里,在那家酒馆喝的酒,的确是绝品美味,可惜他家的酒只能在店里喝,不允许带走,也不外卖。怎么样,有兴趣吗?”

况且当然有兴趣,不是对有喝酒兴趣,而是想出去透透气,这一上午的王爷体验糟糕透了。他头一次知道,处处被人伺候着居然也是莫大的折磨。

“可是我没衣服穿啊?”况且看着自己的衣着有些头疼。

他带来的衣服都是皇室规格的,穿出去等于亮明了身份,这会引来太多的麻烦。

“你那些手下不是有跟你身材差不多的嘛,借一套就是了。”卓茂林道。

况且点点头,立即让纪昌他给找来一套衣服换上,然后没告诉左羚她们,只是说出去有事,就带着纪昌和三个护卫出去了。

本来纪昌和护卫也不用带着的,不过纪昌非常坚持自己的职责,不让他跟着,就坚决不让况且出去。

“你现在也是大官了,尝尝微服私访的味道。”周鼎成笑道。

“咱们是微服找酒喝,私访什么啊。”况且用鼻子哼道。

八个人偷偷溜出驿馆,穿的都是普通护卫的便服,这样的穿着大同城里多得是,倒不用担心引人注目。

一行人穿大街,走小巷,就跟做贼似的,有意避开一些人多的热闹场所。走了大半个大同城,才在城西的一条小巷里找到一个酒馆,上面写着酒香不怕巷子深。

“这就是店名?”况且仰头看着酒馆的招牌问道。

“的确,这家店就叫酒香不怕巷子深。”

“这名是谁起的,够有创意的,就是名字太长了。”况且很是开心。

看到满城里到处都是什么杏花春、杜牧白、东坡醉等招牌名,这样的招牌倒是令人耳目一新。

酒馆不大,里面只有十几张桌子,还都已经坐满了,况且等人只好老老实实在外面的一条长凳上坐着等着。

“你说咱们亮明身份会不会得到优先接待?”小君有些不耐烦道。

“当然会,不过那样就没意思了,就算本地的大员来也都是遵守规矩的。”卓茂林笑道。

“的确,要是那样还不如派人来这里强行买酒带回去喝了。”周鼎成也道。

况且看着三人也是暗笑不已,他们四个人其实最好说话的就是他了,要是按小君的心思,早就自己拿酒喝了,反正谁也发现不了。卓茂林不用说,十足的江湖枭雄,周鼎成则是酒瘾最大的一个,闻着酒香慢慢等候,对他而言是天底下最大的折磨。

反而况且却是处之泰然,他对美酒兴趣不大,等候一阵子也不会心焦,反正没正事可做,在这里闲散一阵,看看满庭院的杏花倒也兴致盎然。

他倒是真没有在酒馆外面等候的经历,原来就是在京城,也是所到之处都有纪昌等人先行给安排好,有一次他遇到客满,亮出锦衣卫的牌子立刻就有空桌了。

纪昌带着三个护卫在附近假装随便溜达,眼睛却是紧盯着每一个进出的人,手按在长袍里的刀柄上,准备一有情况就拔刀。

“那有凳子,你们也都老实坐下。”况且吩咐道。

纪昌四人装的虽然像,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破绽,当然也就不难看破况且这些人的身份来历,如此欲盖弥彰,还不如直接亮刀了。

纪昌等三个护卫遵命坐在另一张条凳上,眼睛还是发光地盯着四周。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