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高手的僵局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二十七章 高手的僵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况且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能感受到外面的情况就像一盘棋,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挪动着棋子,他们这一方只能被动应棋。

在下围棋上,最痛苦的莫过于被对手拖着被动应手,如果棋只能这样下,基本上就是主动认输了。

可是棋子并不知道自己是棋子,只能因应着对手的棋出招。

况且无心喝酒了,他在猜想着谁在下如此大的一盘棋,把众多高手和几个势力都当作棋子来下。

他这种感觉也就是一种比喻,那人可能根本不会下棋,甚至不知道围棋这种娱乐形式。但这人的谋划的确就好像在下围棋,还是非常高级的手段。

此人擅长全篇布局,在每个地方都不把棋走完,而是保留所有变化,现在对手的着法就是在蓄势,想把自己一方的人都引出来,然后一条大龙全部吃掉。是不是这样他不知道,但真的有这种感觉。

上次在京城那一条街上的二十几具尸体就明显是这种招法,本来况且认为对手一定还有什么招数,结果对手不下了,或者说放弃在这里着手,而是转向了别的地方。

从那件事以后,况且一直在等待那个神秘的对手出招,结果一直没等来,对手偃旗息鼓了,好像知道有人在等他一样。这绝对是高手的打法,能够猜到对手的想法,敌进我退,敌疲我扰。

果然那个神秘的对手在这个关键时刻又开始出招了,而且是如此凶猛阴损的招法。

况且不喜欢这种下法,他倒是喜欢对手在每个部分把棋下完,真刀实***,干净利落。就像左羚遇到那位不肯交货的店铺掌柜,他二话不说直接征用。在那条街上,他也是直接命令发起进攻。

难道说正因为他的下法比较直接暴力,对手才改变了策略?改为迂回战术?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小君问道。

“没想什么,咱们被人困住了,充当作鱼饵钓外面的人呢。”况且道。

“什么?咱们是鱼饵?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卓茂林不信。

他可是响当当的江湖人物,在京城里他算不上什么,可在外面,不管什么地方,还没人不卖他几分情面,就是在大同,他也同样有不弱的势力。

就在此刻,他的人还在外面等候他的命令呢,大龙头在这里,外面有太多不明身份的人出现,他的手下当然担心,害怕这是针对他们盐帮来的。

“我猜不出是什么人。”况且摇头苦笑道。

“如果真有像你说的这种人,一定是白莲教主赵全了。”周鼎成想想道。

“不是他,这个人把白莲教也算计在内了。”况且很干脆地道。

“除了赵全赵大教主,天底下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况且摇摇头,如果是白莲教的大教主,他还不这么担忧了,至少知道对手是谁吧,现在外面的情形却如同是一锅粥。

他想到慕容嫣然通知他说外面敌我有些不明,更是担忧,这就说明有第三方甚至第四方势力插手了。

问题是这些人想要什么?

如果想要他的命不用这样麻烦,倒不是说他的命那么好拿,而是说针对一个人的手段有许多,在所有手段中只有最直接最干脆的手段才是最有效的,现在的情势明显不是这样。

怎么办?如何破局?

况且陷入沉思中。

外面此时表面上没有任何异常现象,就连街边的小摊小贩也没感觉出任何异样来,虽说一下子多出许多游客,更有不少人在各个小摊上随便看着,不时询问价钱,甚至讨价还价买下一些。在这些摊贩的眼里,生意一下子好了许多,说明今天有财运,这也是正常现象。

生意就是这样,有红火的时候,也有冷清的时候,所以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

慕容嫣然此时却是浑身冒出冷汗,她走南闯北多少年,会过许多高手,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复杂的状况。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况且,她倒是无所谓,现在这里虽有许多高手,如果她们师徒想要走人,也没人能拦得住,问题是她们根本不能走。

“***,还等什么啊,把那小子拉出来赶紧走人就是。”九娘更是急的要命。

“先等等,这情况不对劲儿,几股力量好像不像是冲着公子来的。他在里面安全些,现在出来反而危险。”慕容嫣然道。

“怎么会不是冲着他来的啊,要是冲着咱们来的倒是好了。”九娘嘟囔道。

慕容嫣然点头,九娘这话也对,这些人的确是冲着况且来的,但现在相互牵制下,已经不是针对况且的问题了,而是所有人是否退出、如何退出的问题。

她渐渐意识到有人故意以况且为中心编织了一个蜘蛛网,这些高手都是奔着况且来的,尽管目的并不一样,但都陷入了这张网中不能自拔。

她们师徒不能舍弃况且而去,***人也都因为各种原因,不愿或者一时无法脱离这张网。在几方力量的角力下,事情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现在已经没人有能力接触到这张网的中心人物况且了,反而要相互防范,先保住自己。

“走。”

酒馆里面,况且坐不住了,他起身决定走出去,主动破这个局,这样做或许有巨大的风险,但却是一个奇招。

“走吧,紧靠着我,千万别离开我三步的距离。”小君也站起来道。

其余人都是干净利落的人,没一人有二话,都站起来开始向外走。

况且还不忘到了柜台前结账,然后指着六坛子没喝完的酒道:“这些寄存柜上,我们过天再来喝。”

掌柜的连连点头,他并没明白出了什么事,可是客人都跟老鼠似的跑了,他当然也就心慌起来,虽然没人不付钱就走,他心里仍然充满了恐惧。

纪昌领着一个护卫当先走出,随后是况且,后面是两个护卫,左右有周鼎成和小君保护着,卓茂林也紧跟在况且后面。

庭院里,杏花依旧绽放如故,树枝轻轻摇曳,全然没有半分紧张的气氛。

走出庭院后,就是那条幽深的小巷,尽头是死胡同,不过况且决定就从这里破局,如果从入口走出去,就是陷入别人的步调中了。

“跳墙?”卓茂林有些吃惊。

按他的想法,从入口走出,就是危险也是可以对付的,他在外面有不少手下人在接应,况且在外面当然更有强大的援兵,但是翻过这堵并不算高的墙,谁知后面有没有埋伏?

他不知道,小君却知道,小君的一个特异功能就是能透过墙壁和***阻碍物看清后面的事物。

“从这里过去,应该没人料想得到。墙后面没人。”小君也赞同道。

“但若是被人发现了,咱们真就被困住了。”卓茂林有些担心。

如果翻墙过去后被人发现,堵在那里可就不如待在酒馆里不动弹了,酒馆里毕竟还有回旋余地,甚至有多条退路可以选。

“就从这里出去。”况且毅然决然道。

“好吧,听你的。”卓茂林也不再多说了。

纪昌先踩着一个护卫的肩膀上了墙头,然后拉着一个护卫翻过去。

随后况且被两个护卫举着翻上了墙,在另一面纪昌两人接着了他。

周鼎成和小君根本不费事,直接一跃就过去了。看的卓茂林眼睛有些发直,他虽说也有些功夫,却没这么高,只好在一个护卫的肩膀上按了一下,借力跃上墙头。

两个护卫随后也采取纪昌的做法,先一个人踩着另一人的肩膀上去,再拉这个人。

须臾间,八个人都到了墙的那头,就看到眼前是一条大街。

街上行人并不多,也看不出有没有对手夹杂其中。

“走吧。”况且感觉一下子轻松下来。

八个人走上大街,有卓茂林做向导,开始向前走去。

“这就完事了?”小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他当然也知道了外面的局势,感觉就是一团糟,很难干净利落地摆脱掉,没想到况且让他们翻过一堵墙,就轻松跳出了这个局。

况且也是有些意外,他也没想到会如此轻松,难道是对手没预料到这堵墙?还是想当然地认为这是思维盲区,任何人都会很自然地想要从出口走出,而不会翻墙跃出?

亦或者设局者认为自己是过于小心过于惜命的人,不敢冒险从这堵墙翻过来?

“此事没完,也或者对手本来就是这个意思。”况且沉吟道。

“本来就是这个意思?什么意思?”小君问道。

“就是留着变化。本来咱们留在里面,外面的局势也会一点点缓解,最后咱们可以脱困。只不过这中间会有许多变化,我也不清楚会是什么,不过可能是那个设局的人想看到的。现在咱们顶多也就是把这个过程减掉了,也算是没能让他如愿吧。”

“你是说有人想要借这个机会让外面的人自相残杀?”卓茂林惊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意思,但只要局势持续下去,那是必然的事,我现在也无法猜测那人究竟是什么心思了。”况且苦笑道。

“什么人胃口这么大,不怕撑死,不怕把牙蹦断了?”卓茂林不敢相信会有如此胆大妄为的人。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