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请大人放羊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三十五章 请大人放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张鲸看看旁边失望的侄子:“你先出去吧,我得跟这个小兔崽子好好谈谈。”

况且一听就急了,想要把节杖竖起来。

“别,不带这样的。咱们好好说会儿话行不行,你小子别得瑟,这节杖你不可能拿一辈子的。”张鲸吓得一哆嗦,他就怕况且把节杖竖起来,再把“如朕亲临”四个字放大到他眼前。

“那你就别跟我瞪眼睛,我现在是过一天算一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呢。”况且冷笑道。

他现在不怕张鲸了,手里有节杖,还有尚方宝剑,没有人比他大。他完全可以在庭院里大喊一声:老子我最大。肯定不会有人出来反驳他,没人敢。当然他还没有如此高调的习惯。

“我说小子……”

“叫我钦差大人。”况且傲娇地撇了撇嘴道。

“你……你认真的?”张鲸火了。

“哈哈,开玩笑的。老大人,认真你就输了。”况且哈哈笑道。

“你个浑小子,不带这样玩的。”张鲸几欲抓狂。

“这样吧,不就是那小兔崽子想要娶媳妇吗,多少钱,我给他买一个,一万两够不够?我现在就出这笔银子。但是雪儿你们别想了。”况且直接道。

“一万两?你也舍得?”张鲸倒是好奇起来。

他看况且如此态度,知道这个人是要不来了,他惊奇的是况且宁愿拿出一万两也不愿送出雪儿,难道雪儿的身价高过这个数?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我这人您最清楚了,别的毛病没有,就是穷大方,只要我有的,朋友有需要尽管开口,我没有不答应的。但是雪儿还有菲儿、婉儿那两个丫头不行,在我眼里,她们是有独立人格的人,不是东西,也不是那种能够买来买去的丫环。我对她们有过承诺,她们的将来保证让她们自己选择。”况且解释道。

“你这都是什么屁话,难不成她们还是千金小姐了?”张鲸被他闹糊涂了。

“的确,她们就是我家的千金小姐。”况且笑道。

张鲸泄气了,苦笑道:“好吧,我知道你可能太喜欢这三个小丫头了,不舍得送人。我给我家那小子另外买一个吧。就像你们文人说的,君子不夺人所爱。”

况且心下一松,实在是很疲惫,在明朝对人讲***简直就是对牛弹琴,没人能听得懂。

倒不是说中国没有***这回事,其实早在秦汉时期,中国就已经立法保护***了,而且从秦汉时期开始,或许更早,中国就已经废除蓄奴制度了。

秦汉时期及以后的仆役制度跟奴隶制有很大的不同,仆役包括丫环、家养的小子等等,都有一定的***,受法律保护,跟奴隶制存在根本的差别。

以文明著称的西方,奴隶制度却存在了漫长的历史,灯塔国的黑奴制度虽然被林肯废除了,黑人却依然是贱民的存在,而不是正常的法律人。在这方面,西方跟中国谈***还真是孔子门前卖弄千字文。

西汉时期,曾经有个丞相夫人虐死一个丫环,被京兆尹破关而入,把丞相夫人严厉审问了一番,这当然有公报私仇的嫌疑,但是这也说明西汉已经非常重视豪门家族蓄养的奴仆的***。

后汉光武帝称帝后,屡次下诏禁止***奴仆的行为,凡有触犯者论如律。

当然也不是说这些奴仆就已经具有自由民那样的***,只是这种法律地位上的权利却在不断扩大中,却是不争的事实。

“多谢老大人体贴下情,我回头叫人送来一万两的银票。”况且笑道。

“不用,这点银子我还有,缺了再找你要。”张鲸失意地摆手道。

况且前些天没收了一笔货物,答应给他小侄子一笔见面礼,已经有一万两银子左右了,他不想再多要。失意,是因为事情没有办成。

其实,人情收多了也是债,谁知道这***以后会给自己出什么难题?张鲸替况且擦***已经擦得提心吊胆了。

他可是知道,况且等闲不作祸,作起来都是要命的东东。

况且出去后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去了礼部官员的住所。

礼部此次派来两位司官,况且在住处却只看到一个人,此人不到四十岁,姓黄名锦堂,另一个叫叶鸿凯的人则没在住处。

见到钦差大人到来,黄锦堂丝毫不奇怪,好像早就料到这次拜访,他命仆人奉上茶来,然后在况且的下首处坐下。

“黄大人,您知道我跟张大人的关系吧?”况且拿瓷杯盖儿拨弄着浮在水面上的茶叶。

“当然知道,您原来是尚书大人的幕僚,也算是尚书大人的门生***。”黄锦堂笑道。

况且虽然在张居***里当过一段时间的幕僚,却跟礼部官员很少有来往,所以跟这两个官员都不是很熟。

但不管熟不熟,这两个人总归是张居正的属下,应该不会跟自己唱反调。

“在下出京前,既接到了皇上的旨意,也同样奉有张大人的指令,在下此次要跟鞑靼谈判的基调就是张大人定下的。所以我不明白,张大人怎么会另外给你一份指令?”况且只是拨弄着茶叶,并不想喝。

黄锦堂笑道:“钦差大人,您也知道我是奉有指令的,那就不必难为下官了。您若是有什么疑问,尽可发信问尚书大人就是。”

况且点头道:“黄大人所言极是,在下已经这样做了。不过我还是想先从黄大人这里知道这里面的缘故。另外叶大人在哪里?”

黄锦堂一笑,告诉他叶鸿凯被山西按察使请去吃酒了,他们两人是同年进士,因为有按察使的衙役跟随,也就没请人保护。

“另外,关于指令的事我也不知道缘故,只能是由尚书大人给您解释。”黄锦堂补充道。

“这么说,黄大人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了?”况且冷笑道。

黄锦堂拱手苦笑道:“钦差大人,这不是面子的问题,而是真的不能说。”

况且笑道:“好吧,不知道黄大人会放羊吗?”

“放羊?钦差大人什么意思?”黄锦堂懵圈了,以为况且开什么玩笑。

“苏武牧羊的故事黄大人不是不知道吧?”况且笑道。

“知道,不过……不是,钦差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黄锦堂猛地醒悟过来,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我的意思就是大人想的那个意思,这次如果大家不能精诚合作,万一谈判出了纰漏,咱们最好的结局就是去放羊,只不过高大人、张大人是否愿意做第二个霍光,把咱们赎回来就难说了?”况且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怎么会呢?不是,钦差大人,您别走啊?”黄锦堂急了。

“黄大人还有什么说的吗,反正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要倒霉大家一起来。我大不了陪着诸位大人放羊就是了,我还年轻,还有回来的希望。”况且很开朗地笑道。

“别,钦差大人请留步。您是说这次谈判会有风险?”

“深入虎穴,能一点风险没有?黄大人不会这么天真吧?”

“可是,对方不是派了那个小王爷来当人质吗?有了他,咱们的安全不应该有问题啊?”

“的确,如果朝廷能始终把那个小王爷握在手里的话,咱们也许没问题,但是……”况且不说话了。

“但是什么?他还能飞出朝廷的手掌心不成?”黄锦堂不信,觉得况且是在吓唬人。

“这事看上去的确不可能,不过黄大人知道另外一回事吧,我们锦衣卫在京城里围捕几个潜入京城的白莲教的重要人物,结果很长时间过去了,却连人家的人影都没见着。”况且道。

“嗯,这事我知道。不是听说后来朝廷取消了对他们的抓捕吗?”

“的确取消了,那是因为根本抓不到。在京城里,锦衣卫、京城九门提督、顺天府通力合作,还抓不到几个白莲教的重要人物,那个小王爷进入京城,朝廷就一定能控制住?万一那个小王爷逃了,咱们可就真成了人质了。一旦小王爷和那几个白莲教的重要人物安全回到塞外,咱们的生死不过是鞑靼跟朝廷讨价还价的筹码。那时候是杀头、是放羊还是朝廷肯花大价钱把咱们赎回去就难说了。所以我折中一下,既不太悲观,也不乐观,最大的可能就是学学苏武,老老实实去放几十年的羊。”

“这个……”黄锦堂有些呼吸困难,他琢磨了一番况且的话,的确有这种可能。

鞑靼狡诈百出,难说不是为了得到他们这些人质才故意大方地派出小王爷这样的重要人物当人质,最后来个大反转,他们反而成了人质。

锦衣卫、九门提督衙门、顺天府围捕白莲教重要人物毫无结果,这事朝廷上下都知道,只是因为这是多部门合作,所以才没有人上书痛骂锦衣卫无能,当然更多的原因是那些权贵家族在后面运作。

“钦差大人,您既然知道这些危险,为何还要干这个差使?”黄锦堂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为何?我向张大人请辞了多次,张大人不准许我请辞,皇上那里更不用说了。”况且气愤道。

他这话是真的,他的确太不愿意当这个钦差大使了,无奈推不掉,君命在身,明知赴汤蹈火也得去,拒绝一样没有好下场。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