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真窃贼造访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三十九章 真窃贼造访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又据说曾经有一个蒙古大将想要探索黑风谷,派了两个精锐的千人队进去,结果如石沉大海,没听见一声回响。此后黑风谷就成了禁区,甚至没人愿意提及这个地方。

黑风谷外同样是死亡禁区,那就是死亡沙漠,听说乃是历史上多次大战的战场,沙漠中的尸骨比沙子还多。

奇怪的地方难免发生奇怪的事情,死亡沙漠上也是怪事频出,经常有人形的旋风刮起,吞噬过往行人,就是马匹车辆也会瞬间消失。

这些况且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都是听巴图鲁对他讲的。

周鼎成不知道这地方有什么来头,不过见到这个地点跟况且的行进路线偏差了有一千多里,如果能够把外面那些人调到这个地方,那也就达成目的了。

“巴图鲁这些日子忙什么呢,怎么没见到他们几人的影子?”

况且忽然想到巴图鲁了,这几天都没见到他和几个传译的人影,虽说现在还用不到他们,但见不到人总觉得奇怪。

〉那楸ā!敝芏Τ傻馈br />
“这里难道没有精通蒙文的人?”

“应该有吧,不过巴图鲁他们都是专家学者,王崇古可能要借用他们翻译一些一般人看不懂的材料吧。”周鼎成猜测道。

况且不再问了,专心绘制那幅藏宝图。

制作假画这种事他曾经做过一次,那还是在凤阳,当时他同样是深陷藏宝图陷阱中无法脱身,只好造一幅假的蒙混过关,

一直忙到晚上,况且总算忙差不多了,主要是造假这一块太难做了,毕竟要糊弄的可都是精明似鬼的家伙,若是破绽太多会被一眼看穿。

况且想要把假的藏宝图分成几块也是出于这个考虑,局部破绽不那么显眼,不容易被识破。

他尽管对自己的造假技术很有自信,无奈时间太短了,造一幅假画怎么说也得十天甚至几个月的时间,当然这要分造什么样的假。

况且好在不用模仿谁,不用考虑像不像的问题,只是画一幅山水画,然后就是造假流程,最后再分成几块保存。最大的难处还在于把地理要素隐藏在山水画中,还要设计一套迷宫式的路线,这样就算有人拿到了全部的图,不花一段时间研究也未必能找到正确的地址。

想到外面那些可恶的家伙好不容易弄全了图纸,最后却被引入死亡沙漠,看到的是黑风峡谷,那副傻眼的样子,他做梦都会笑醒。

虽说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别人都想要害你,你有什么办法,只能还治其人之道了。

到了午夜,况且总算把假的藏宝图都做好了,分成五块,放在书房的不同地方。

他没有告诉小君这些地方,不过这瞒不过小君的***眼。

忙完后,况且回到自己的卧室,跟周鼎成坐在一起喝酒。

这些天,左羚依然在整天忙着采购物质,要出关的话,需要的东西太多了,这里就是采购的最后一站。

李香君和菲儿、婉儿她们住在一个套房里,李香君怕左羚吃醋,这些天一直躲着况且,况且也不去找她。

每天晚上,况且还是独处一室,他带了两个老婆众多***,一般人都羡慕他的艳福,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每晚都是孤家寡人,就连小君和卓茂林都佩服他定力之强。

况且也不是定力坚强,而是身上的麻烦太多,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怎样解决这些麻烦,根本没有闲情逸致去想别的。

“再等一会就给小君发信号,让他准备动手。”况且悠闲地靠在太师椅上,喝着美酒,全身放松下来,以后基本就没他什么事了,都由别人负责按计划执行。

“怎么样,时候到了吧?”周鼎成看看桌子上的沙漏。

“再等一会,不急。边关那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是关下出现许多鞑靼精兵,听说是为了保护那个小王爷而来,王崇古他们不放心,彻夜警备不懈。”周鼎成道。

况且点点头:“这倒是应该的,兵不厌诈,谁知道对方会不会找个借口发动突然进攻。你对边关这里怎么看,如果秋季俺答王全力进攻,他们能顶得住吗?”

“我看够呛,咱们的麻烦是要防守的地方太多了,九大边关都要重兵把守,鞑靼却可能倾尽全力攻我们边关的一处,他们都是骑兵,机动速度快,转移攻击重点也很迅速,防不胜防啊。”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所以这次还是想能不能跟俺答王还有赵大教主坐下来好好谈谈,达成一个妥协性的全面停战开启互市的协议。哪怕能缓上十年八年的,朝廷也能喘过一口气来。”

“跟俺答王谈没问题,可是跟赵全谈判却是犯了大忌了。”周鼎成有些不安道。

“狗屁大忌,谁都知道要想跟鞑靼谈判,就没法越过赵全这一关,不过是明面上不这样说而已。我是想能不能向对待全真教、天师教那样对待白莲教,也给他们在内地的传教权,以此要求他们保证绝不***,而要接受朝廷的管理。他们不就是想要传教权吗?”

“你这样想的话,皇上或许会同意,张大人那里怕是通不过。”

“张大人那里我想办法去说通,关键看赵全会不会狮子大开口,而且不肯让步?这才是最让我头疼的地方。”况且苦笑道。

来到边关,他也改变了很多想法,其一就是谈判很重要,对敌我双方都是,可惜张居正给他的选择却只有一项,就是说不。

“赵全也不会同意的,他要求的是国教的地位。国教你知道吧,就是全国唯一的正教,连皇上都得信教才行。在教派里,赵全的权力最大。”周鼎成也是满脸的苦笑。

“国教地位?皇上还得信他们的教?他们想干什么,狮子大开口也没这样的吧。”况且真的是吃了一惊。

他也不知道白莲教具体要求是什么,只是听说他们一直要求内地的传教权,按况且的想法,如果能止息干戈,给他们传教权也未尝不可。

像天师教那样从西汉末年一直***到两晋的,朝廷最后还不是采取安抚政策,也没能把他们真的消灭掉。既然如此,白莲教又为何不可享有同等待遇呢?

然而真要像周鼎成说的,那就毫无缓和余地了,别说朝廷,他就第一个不能答应。他可不想当任何教派的***。

“这也没办法,谁让本朝太祖皇上就是明教的***,当初还是借用明教的力量才登上帝位的,过后太祖却反手灭掉了明教,就是不想受制于人。但是白莲教可是自认为是明教的嫡系传承,所以一直想要得回自己失去的地位。”周鼎成叹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那是老皇历了,什么事都应该讲究个时代,现在不是开国时代了,现在的皇上也不是太祖皇帝,他们真有本事,到地下找太祖皇上要回国教地位去。”况且烦躁道。

“所以啊,这还怎么谈,我看你都谈不下去了吧。”周鼎成笑了起来。

“的确,若是这样说,我也没法谈。不说这些了,时间差不多了,赶紧给小君发暗号吧。”况且起身道。

周鼎成刚要出去,到外面给小君发动手的暗号,小君早就偷偷溜出去,守候在驿馆外面。

“不对,等一下。”况且忽然叫住周鼎成,然后侧耳谛听。

“怎么了?”周鼎成问道。

“哈哈,小君这家伙还真是可以,他可能等不及了,自己动手了。不对,这家伙怎么乱翻我的东西?”

况且在这里的书房和卧室有一段距离,书房也就是办公的地点。

“你是说你书房里有动静?”周鼎成一惊。

“是啊,等一下,不好,书房真的进去贼了。”况且大惊道。

他说完就向外冲去,周鼎成却急忙拉住他:“你往外冲什么啊,现在还不知道是窃贼还是刺客,你得待在这里。”

周鼎成转身冲出去,大叫道:“有贼,有刺客,来人啊。”

纪昌正在外面巡视警戒状态,听到喊声,急忙带着护卫赶过来。

“大人的书房进去人了,你们留下一些人保护好大人,另外的人跟***书房。”周鼎成说完带头向书房冲去。

纪昌带着二十几个护卫钢刀出鞘,守护在况且的卧室外面,里面也安排了四个护卫,同时还在调遣人手过来层层保护。

“没有事,可能只是窃贼,不是刺客。”况且看着书房的位置说道。

“大人,还是换个地方休息吧,这里已经不安全了。”纪昌走进来道。

如果来人是冲着况且来的,况且就应该换个隐蔽的地方休息,这里和书房都是外人知道的况且的休息处。

“不用,来者只是一个人,根本冲不到这里。”况且还是凝聚精神谛听着。

“大人能听到书房里的动静?”纪昌很是惊奇。

况且耳力惊人的敏锐,知道的人也不多,他一般时候都不显露这本事。

“能听到一些动静,不是很清楚。”况且道。

如果纪昌知道况且听到的是进入他书房的那人翻动纸张的声音,还有脚步移动的声音,甚至呼吸声,恐怕就不是惊奇二字所能形容的了。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