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海商 > 第三百四十章 藏宝图被盗

大海商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百四十章 藏宝图被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周鼎成带着几个护卫冲进况且的书房,却见满地都是纸张,桌子的抽屉还有书柜都敞开着,里面的东西更是乱糟糟,一片狼藉,然而却没发现窃贼的影子。

况且听到了窃贼离开的声音,真是很轻,轻柔的如同风一般从窗口吹走。

他走出卧室,对纪昌道:“窃贼离开了,你马上去***大人那里询问一下,看他们有没有重要文件丢失?”

纪昌带着人走了,几个护卫依然是持刀在手,跟着况且。

况且看着明晃晃的刀刃有些不习惯,挥手道:“都收起来吧,人都走了,你们摆什么空架子。”

几个护卫都很恐慌,被人一路潜入到况且的书房里他们都没有觉察,这简直就是重大失职。

况且走进书房,看着满地凌乱的纸张,也是傻眼了,这绝对不是小君的手法,小君的手法是非常艺术,偷了你的东西也不会让你发现,这是哪儿来的窃贼啊,也太不讲究了,你偷东西偷就是了,乱翻什么啊。

不过他并不认为来者真的是窃贼,起码手段很低级,相反却绝对是个武功高手,不然也不能如此轻易地侵入和离开。

“你赶紧看看吧,都丢什么了?”

周鼎成看着被翻得乱七件,皇上给他的那三个锦囊他可是睡觉都不敢摘下来,洗澡时都带着。

至于那些谈判条款什么的,他都记在脑子里了,根本没写在纸上,这就是记忆力超强的好处。

他现在倒是担心另外那些人了,他们随身带着密令和各种文件,那些密令可别丢了,不然也是*烦。

“你们先出去吧。”况且吩咐护卫。

“大人,这里……”一个护卫指着地上的纸张,想要留下来帮着收拾。

“我自己收拾就行了,你们不知道怎么收拾。”况且道。

护卫都退了出去,况且来到几个地方,那是他分别藏有刚刚伪造好的藏宝图的地方,结果有三个部分被偷了,只剩下两块,他垫在桌脚下了。

不知道是时间太紧张了,还是窃贼以为垫桌脚的都不会是好东西,所以没动这两块。

况且和周鼎成相视苦笑,他们还故意安排小君来偷这些藏宝图的,没想到小君还没行动,就有人捷足先登了,这也太巧了吧。

此时小君也急匆匆走进来,一头雾水道:“怎么回事,你另外安排人做这事了?”

况且苦笑道:“我安排什么人啊,咱们是真的被梁上君子光顾了。”

“什么?”小君先是惊愕,随后却又忍不住大笑。

“我还真以为是你另外安排的,所以也没拦截,要知道这样的话,也不会让那个***跑了,居然劫我的生意。”小君大笑道。

“都丢什么了,搞清楚没有?”周鼎成问道。

“没丢什么,这里本来也就没什么,就是我没事写的一些字,根本不成篇章,那些都没用,还有就是藏宝图丢了三块。”况且笑道。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忍不住的大笑。

这都是什么事啊,本来是要安排自己人做个假盗案的,没料想真有人成全他们,主动来偷走了。

“不会这样巧啊,你可是下午才想起主意,然后开始动手伪造藏宝图的,这怎么刚做好就有人来偷了,天底下没这么巧的事啊?”小君想不明白。

况且笑道:“来人未必知道藏宝图的事,估计是为了盗取文件资料,他们以为我这次是全权谈判大使,手里一定有极重要的文件,他一定是奔着这个目的来的。可惜什么也没找到,看到了几张图,估计就联想到藏宝图了,自然就顺手拿走了。贼不走空嘛。”况且道。

“嗯,这么说也有道理,估计就是这样,然后咱们怎么办?”小君有些傻眼,他没事干了。

“明天依旧让卓兄散布消息,反正没人知道窃贼是谁,是哪一伙的,让卓兄继续联系买家,咱们照常做生意。”

“可是图都被人盗走了,这生意怎么做啊?”小君纳闷道。

“那还不容易,我明天再伪造一份不就行了?”况且道。

“那我呢,继续找大同府和巡抚衙门?”周鼎成问道、

“嗯,你马上去找他们,就说驿馆发生了重大失窃案,我的一件家传重宝被窃贼偷走了,请他们一定要帮我找回来。尽量说得严重些。”况且道。

“好嘞。”周鼎成出去,带着人连夜敲大同府和巡抚衙门的大门去了。

况且把满地凌乱的纸张都收好,放在桌子上,书柜也简单收拾好,这才坐在办公桌前想着今晚的怪事。

小君坐在他对面,把两只脚放在他办公桌上,也是仰靠在椅子上回想窃贼出去的情景。

他本来可以拦截住那个人,至少可以发现他的来路,可是没弄明白是不是况且另外做了安排,迟疑了一下,那个窃贼就没影了。

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也就是况且和小君、周鼎成、卓茂林还有慕容师徒,其余的人都不知道,所以窃贼奔着藏宝图来的可能性为零。

现在慕容嫣然还没出现,估计就是以为这是小君做的一件假案,大概她还不知道况且书房真的被窃了。

这当然也是好事,求之不得的好事,毕竟这次是真的失窃,绝对不掺假,明天这件事就会传遍大同城。

须臾,纪昌在门外求见,进来后向况且报告,说另外那些人的住处没有被贼光顾,也没丢什么东西。

“那就好,请你召集那些大人们在庭院里***一下,我只说几句话。”况且道。

况且来到驿馆主楼的庭院前,那些谈判成员都住在这里。

这些人一个个被纪昌吵醒,回去还没***睡着,又被拉起来到庭院里,个个睡眼惺忪的,还有几人明显昨晚喝多了,醉意尚浓。

“我说钦差大人,出了什么事啊?大晚上的叫我们出来***。”一个官员问道。

纪昌只是询问他们丢没丢东西,有没有外人闯进来,并没说出什么事。不过他们里也有人听说了,况且那里可能遭贼光顾了。

“诸位大人,对不起啊,大半夜的还要打扰大家的睡眠,不过也没办法,刚才有人潜入到我的书房里偷东西,所以我才叫人来询问,另外还有几句要紧的话要说。”况且拱手客气道。

“钦差大人被小偷偷了?丢了什么重要文件没有?”都察院的都御史曹德麟吓了一跳。

“倒是没丢什么文件,不过本人一件极其心爱的祖传宝贝被窃贼偷走了。”况且长吁短叹道,一副肉疼的表情。

“原来是丢了贵重物品,损失的确不小,不过也比丢了朝廷的文件强多了。”曹德麟松了一口气道。

“曹大人所言极是,宝贝再贵重也有价,朝廷的文件尤其是一些重要的***可千万丢不得,这可不是多少钱的问题,而是脑袋在不在的问题。所以我此来就是要嗦几句,请诸位大人多加小心,窃贼在我这里没偷到什么,难说以后不会把脑筋动到诸位大人头上。以后凡是重要文件、***,必须贴身收藏好,决不能假手他人。”况且道。

“钦差大人,这怎么可能啊,这里可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有人巡逻警戒,小偷怎么进来的?”一个人问道。

“这位大人问住我了。我也不知道窃贼怎么进来的,又怎么逃掉的,不过护卫没有问题,内外警戒也都没有弱点,只能说这位窃贼太厉害了。”况且苦笑道。

况且说着,巡视在场的官员,然后诧异道:“怎么有两位大人没出来?他们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了?”

曹德麟每天就是负责监督百官的,对这些官员的动向最了解,他苦笑道:“钦差大人,这两位大人前天出去访友吃酒,现在还没回来,估计是在哪里流连忘返了吧。”

况且心头一沉:“来人,带着那两位大人的仆人去巡抚衙门,请他们找遍全城的***瓦舍,一定要把这两位大人找到并请回来。”

纪昌马上安排人手去找那两个人的仆人去了。

“以后哪位大人要出去探亲访友,一定要先说明白去向,留下紧急联系人的地点,绝对不可彻夜不归,现在城里并不安全。我最后提醒诸位大人一句:现在咱们不是在京城,而是在边关了,越过边关就是敌境,请各位自重。”

况且说完,转身走了,他心里有些紧张,那两个官员可别出事啊,万一出事可就是*烦了。

这些官员很可能个个都随身带有秘密指令,那两个出去未归的官员自然也不例外,若是一些连他都不知道的秘密指令落到了鞑靼人手上,难说会有怎样的后果。

“纪昌,你去军营调一千人加入寻找队伍,务必把这两位大人在明天早上给我找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况且又吩咐道。

“不会有这么严重吧?这些大人就是散漫惯了。”纪昌苦笑道。
大海商》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