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13章:借鸡生蛋再杀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下子两个买家都提出了具体的收购方案,伍正思大受鼓舞。当即就打***召集区里开会,让李宪和袁大庆先回去等消息。

    “歪、”

    正当李宪低着头出门,思量着自己的方案能不能通过的时候,就听见身后的袁大庆叫了一声。

    “嗯?”他回头,看了看这个兔子厂长。

    袁大庆比他高了一些,耷拉着眼皮,看了看周围没有人,皱着鼻子道:“我说你咋这么欠儿登呢?哪儿都有你,你咋那么膈应人呢?”

    听这话,李宪乐了:“袁厂长,我得罪你了?”

    袁大庆冷哼一声,心说要他妈不是你,我这厂长现在干的好好的,你说惹没惹?

    “就你那斤两,也想往北林凑凑。你们新浪纸厂啥规模?200多人的小厂子!人家辉煌造纸厂是啥规模?那可是一千五百多人的大企业!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凭啥跟人家争啊?”

    面对袁大庆根本没想要回答的询问,李宪笑着摇了摇头。

    “就凭……800多人的北林纸厂现在在给我们新浪做代工。就凭,我一个200人小厂的厂长没给人家跑骚,当狗腿子。”

    两句话将袁大庆怼的吹胡子瞪眼,李宪快步走出了北林宾馆。

    跟这样的人,他实在没有心思多费口舌、

    ……

    回到北林纸厂的时候,赵栋梁等人刚巧也从区***换班回来吃午饭。见到李宪,二话不说便将其拽到了食堂。

    在昨天那一番杀***动员之下,食堂的伙食不错。而见到李宪第一次踏进食堂,师傅二话没说直接开了小灶溜了个肥肠。饭桌上,当赵栋梁等四人问及李宪此行顺不顺利的时候,李宪扒了口饭,没吭气儿。

    跟区里说的这个方案,其实原理很简单。

    举个例子,A家有一块大豆田,雇了B当长工。但是现在这块田A种不起,B也没工钱拿。这个时候C过来,说把田当成股本100块钱,B拿出100块钱当股本,C自己拿出200块钱来成立一个大豆公司,继续使用这块田搞生产盈利。

    就是这么简单。

    听起来有点儿绕,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避开了“地的产权”问题,将重点放在使用权的方式,让这种模式在现而今的情况下更具操作性。

    这种改革方式在这个时代还没有流行起来,按照李宪的记忆,最早明年,这种被后世称为“量化改革”的方式,才会在南方江浙地区广泛开花,并且以迅雷一般的速度,造就一大批千万甚至是身价过亿的富翁。

    为什么这么厉害?

    因为……

    还是从哪个例子出发,当这个大豆公司的盈利远远高过这块地之前利润的时候,这块地……连带地上的所有设施归谁,都已经毫无意义。

    到了那个时候,不论是A还是B,作为共同的得利方,都会毫不犹豫的将这块地想方设法的,纳入到公司中来。

    而占据公司大部分股份且控股的C,则是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这,被后来的人认为是量化改革中最大的,也是最严重的国有资产流失事实。只不过相对于无数林立而起,为***,职工和经营者创造了利润的新公司新企业的繁荣相比,这种实质上的流失从始至终没有被追究。

    而运用这种“借鸡生蛋再杀鸡”模式完成了原始积累的企业,更是凭借与地方***合伙的关系,利用了大量的资源迅速发展,成为了日后新中华经济大殿中的支柱。

    这样的方式,从根本上决定了92年伊始的这场改革,是在合法边缘甚至是在灰色之中进行的。

    但是从效果来看,它成功了。

    别人不知道,李宪知道。

    只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是的,没有意外的情况下。

    现阶段李宪最怕的,就是这个完全陌生的模式不被区里所看中。而且照实来说,相比于另一个竞争对手,自己的底子确实是薄了一些。

    他无法确认自己能否在资金,背景,以及规模上完全落后的情况下,凭借着这套前无古人,后来者不计其数的模式成功截胡。

    大庆辉煌造纸厂他虽然没见过,但是从当初在考察透笼街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商都在经营着辉煌品牌的产品这一点来看,说这个品牌是目前龙江地区卫生纸市场的龙头,一点儿都不为过。

    更何况,李宪隐隐记得,这个辉煌造纸厂是跟着马胜利集团玩儿到最后的企业,也是马胜利集团在北方最大的生产支柱。

    马胜利虽然现在已经开始凉了,可是还没到彻底完蛋的时候,在现阶段,自己这个小细胳膊,跟这样的大腿拧,还孱弱了一些。

    看着李宪一门吃饭不说话,周围几人也没了声音。他们知道,计划怕是可能有变数。

    正在食堂这边儿一片沉默的时候,门口响起了一阵交谈。

    “周经理,您再好好看看。我们北林纸厂的情况,放眼整个北林地区,你可找不出第二家。不论是产能也好,还是设备情况也好,这么好的地方你上哪儿找去啊?再有,咱这立冰城离大庆都近,地理位置上也是独一份啊!”

    袁大庆已经知道了李宪也想拿下北林纸厂——这让他感到了很大的危机感。

    这个北林纸厂的厂长,他做的憋屈。刚刚上任没多久就被工会夺了权,现在在厂子里更是一点儿话语权没有,他不甘心。

    所以得知北林纸厂转让的消息时,他立刻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拼缝赚钱的机会!

    在多方联系之后,他将老家DQ市辉煌纸厂的总经理拉了过来,并承诺帮助其沟通关系。辉煌造纸厂背靠马胜利集团,在北方市场上一直做得不错,早有扩大产能的需求,所以对于北林纸厂也很有兴趣。

    鉴于袁大庆的厂长身份和表现出来的积极,对方承诺如果这件收购成行,给他五万块钱的劳务费。

    若要说现阶段谁最想促成辉煌造纸厂并购北林纸厂,不是辉煌的人,而是他。

    随着话音,袁大庆陪着那个周姓经理进了闹哄哄的食堂。

    见到正在端着饭碗望向这边的李宪,他伸手一指。对那周姓经理私语几句,后者将李宪打量了一番,径直走了过来。

    也没客气,拉过凳子,大马金刀的坐到了李宪的对面。

    “你就是那个什么新浪的厂长?”

    看着对方不太客气,李宪没搭理。夹起一溜粉条,唏哩呼噜的吃了。

    那人呵呵一笑,接着道:“你们那个新浪特优不错,我们之前没想到细致卫生纸产品也能卖的这么好,不过现在我们知道了。如果你仗着现在新浪的业务发展的不错才起的兼并北林纸厂的心思,那你可得好好寻思寻思。”

    看着李宪不解的眼神,他伸出手:“万一,我是说万一啊。哪天要是我们辉煌也出了细致卫生纸产品,你们新浪一下子就没销量了,那你铺这么大的摊子,可是能把自己压死。”

    李宪手里的筷子一停,好一会儿,才继续把嘴里的粉条子秃噜了进去。

    细嚼慢咽的下肚,才微微一笑,撇了眼那姓周的一抹嘴,道:“辉煌周经理是么?嗯……我等着那天。”

    ……

    区里,伍思田和国资委方面的同志将目前产权转让一事的具体情况交流了一遍之后,到底也没有商量出个一二三来。

    十四大刚刚过去两个月,说是要向市场经济转变,但是在长达几十年的计划经济体制进程之中,这样的改制工作并无多少先例可寻。所以面对辉煌纸厂和新浪纸厂两方面的提议,领导层心里没个定数。

    一番研讨之后,伍正思决定将目前的情况上交到刘万发。

    面对伍正思交上来的报告,刘万发大致的看了一下,问道:“老伍啊,这两个方案,你觉得哪个比较好?”

    “刘***,我觉得辉煌纸厂的方案更直截了当一些,但是新浪纸业的方案更圆润和保险一点儿。”

    “那你觉得结合我市目前的情况,哪种方法好呢?”

    “……”

    话说到这儿,伍正思就明白;自己这趟,***算是白来了。

    他甚至连接下来的对话程序都已经想好;不管自己说什么,刘万发之后的问题肯定是“还有没有更好的方法”。不管自己说是或不是,这场谈话结束的方式都会是“那你就看着办吧”。

    在体制内,看着办……才是最难办的。

    办好了,有领导一份引导功劳。办不好,责任自己完全承担。

    而且最尴尬的地方是,因为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规则,还无法不办。

    想到这里,情知自己是皮球是提不出去的伍正思干脆心一横。

    念及李宪那个方案之中还有个改制失败北林纸厂设备和生产用地不变,国有资产不至于流失的保险措施。

    他咬了咬牙:“刘***,我来这儿其实就是想和您汇报一下,我准备施行……第二种!”

    刘万发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之上,听到这话眉毛一扬,严肃的点了点头。

    “啊,那行。那你就看着办吧。”

    ……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