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3章:立竿见影(第二更,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系列的安排执行下去,饶是没有用自己亲自去刷墙,但是协调***局,设计制造印刷版纸,跟广告公司谈后续的墙体广告维护和使用转让金,再加上***遥控,敦促业务部将这套方法在全省各地推行,李宪仍然觉得身体被掏空。

    看着自己帅脸上那整齐的小平头,他不禁有些担忧。

    这么操心下去,可别十年二十年后跟杨局长是的。

    不是所有人都是郭达斯坦森,地中海发型……真的是不好HOLD啊、

    可是现在又没办法,公司刚刚建立,内外部的事情本来就多。而手下的班底,目前还是以北林纸厂和新浪纸业的那两套为基础。

    虽然目前看来这两套班底中大部分的人都很努力,但是水平在那放着。陈树林搞***是可以的,这家伙能喝,而且酒上来特别能唠。在外场上能吃得开,可是毕竟岁数大了,思维多少有些僵化。

    等到张大功和徐德全呢,倒都是细心的人。张大功人稳重,徐德全严谨,可也都守成经营有余,开拓进取不足。

    至于赵栋梁那些人只能说还行,而且中途上船的,现在还没完全归心。

    所以不能急也急不得。

    想着将正值壮年而且人稳还有手腕的张大功先调到北林来重点培养一下,李宪看着宾馆镜子里的自己才摇了摇头。

    还得当一段时间的奶爸,养活这一千多号......

    “你真伟大。”

    自己夸了夸自己个,李宪放下了牙刷。去了另一个房间,告诉了彻底累趴窝,蒙着大被漏个红裤衩还没来的周勇今天给他放一天假之后,便简单收拾一下,坐公交去了透笼。

    作为目前冰城市最繁华的商业区域,透笼街和火车站一样,是李宪安排的重点广告区域。整条街外加上几个旅店小吃部数量多如牛毛的小巷子外墙都已经粉刷一新。

    站在透笼街口,放眼望去一片白绿,新浪特优卫生纸的名号几乎屠版,李宪心里说不出的得意。

    在这一刻,他甚至觉得如果自己卫生纸做不下去,去做广告策划肯定也能做到全中华最***。

    不过想想中华9亿人口,***上的市场还是大,便将这个萌芽给掐住了。

    正在看着自己的杰作暗暗得意的时候,一阵“呼呼哈嘿”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侧身一看,一个六七岁的小屁孩正对着漆好不久的砖墙练武功。

    没有什么路数,就是退后几步一个助跑,然后飞身在墙上留个大脚印子。落地之后再做一个二到无穷大的双手何时,念叨一声“阿弥陀佛”。

    看样子,怕是个李连杰影迷。

    二月中旬,天气已经开始转暖,外加上今天的天气奇好,地面上的积雪已经有了开化的迹象。

    那脏的不像话的鞋底,在洁白的砖墙上留下的痕迹相当刺眼。

    看着小孩旁边两个老太太正唠的花枝乱颤,心里不爽的李宪走了过去提醒老太太管好孩子注意素质。

    其中一个老太见李宪袖子上没有红袖标,理都没理就把目光移走了。

    小孩儿见有人告状本来有些紧张,但是见自己奶奶没搭理,底气壮了。冲李宪伸了个舌头翻了翻白眼,大呼一声吼吼哈嘿,向墙上飞奔而去。

    可能是太过得意,这一脚下去在墙上留了个大脚印的同时,也将鞋甩掉了。趁着小屁孩儿落地身形未稳的功夫,李宪眼疾手快,直接将地上那小棉鞋捡了起来然后用尽全身力气“修”的一声,将棉鞋扔到了墙的那一边。

    随着墙那边一声“哎呦***”,他赶紧一头钻进了人群。

    不大会儿的功夫,身后传来了孩子哭着说鞋丢了,老太太大声帮孙子找鞋,然后又跟人吵架说鞋不是孩子扔的的吵嚷、

    听着身后吵成一团,李宪呵呵一笑融入人群。深藏功与名。

    位于透笼街163号铺子的新浪纸业经销处,已经是忙成了一片。

    不禁前些天的冷清一扫而空,相比刚刚过完年那最忙的时候,业务量又有了巨大的提升。

    作为新浪的第一家代理商,李宪和这儿的老板娘见过两次。人叫肖红,长得挺漂亮,之前来的时候听伙计说是离婚自己带个孩子。

    当李宪进门儿的时候,这位正站在个小马扎上,理着散乱在脸颊上面的发丝,在挤了一屋子的客户之中大声唱着数目开单子。

    虽然敞着门,但是她身上的红色羊毛衫领口已经被汗打暗。

    “不是补单的往里走走,别堵门口儿啊!”

    用余光看见一个身影在门口踯躅,夹着圆珠笔的手指挥了挥。见人还没动,她瞥了一眼,见是李宪,立刻哎呦一声将手里的单子塞给了身旁的伙计,嘱咐了两句之后从小马扎上跳了下来挤到了李宪面前。

    “李总,咋还亲自来了呢?”

    李宪伸着脖子看了看屋里人满为患的客人,笑道:“这不是墙体广告刚打出去么,过来看看你们这有没有起色。”

    “有起色有起色!老有起色啦!”肖红把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脑袋后的马尾辫一颤一颤。

    说着将腰包里面的账本拿了出来,一笔一笔的跟李宪说了这两天的业绩。

    之前在辉煌打出了广告的时候,店里每天的出货量一度下降到一万两千多提,但是现在刚早上九点多钟,连***补单的再加店里开出去的单子,就已经达到了三万多提。

    “咱公司这次这广告打得响亮,这得啥脑袋能相出这办法?李总,出这主意的人你可得给人家涨工资。这片墙刷完之后,挺多人都没进街里边棚子,直接就到我这来了。今早上我还想着在后面再租个仓,一次订货多定它点儿,省的公司忙发不出来货我这边跑单。”

    听着肖红听似抱怨实是讨好的说辞,李宪一乐,老怀大畅。

    ……

    墙体广告很明显不仅仅是给新北带来了好处。

    就在当天下午,李宪便在六点半播出龙江新闻上面看到了省台对冰城老墙体翻修的报道。

    在新闻之中,先是将新老街景进行了一个对比,期间又插播了***局领导视察环卫处职工在大街上刮墙皮,以及亲临现场对油漆工进行指导的画面。

    而***局局长刘建新心系冰城,致力提高居民生活环境,不惜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拉找关系拉资金做墙体美化的事迹,也在新闻之中被大力表扬提倡。

    在接受采访时,刘建新更是深切发言:“咱们冰城是一座历史悠久而且极具特色的城市,但是之前各个主街的墙体都因为久未维护和小广告的关系,弄的不成样子。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冰城人,看到这些历史建筑被糟蹋,我心痛啊…”

    啪。

    李宪把电视给关了。

    改个词儿都不会吗?

    他心说。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