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4章:小虾米遇到了龙吐珠(第二更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香江的典当产业历史悠久,而且颇具规模。

    自港英***1926年颁布典当法当日,香江的第一家当铺就已经落成。多年来经久不衰,而且愈开愈多。

    当铺在商业***,当铺其实扮演的就是贷款方角色。但与银行以物业与信誉担保的方式不同,当铺是以小型实物为抵押。对于欲解燃眉之急的人来说,起着一定的应急调节作用。

    而此时的香江,因为七十年代末期香江的经济大萧条关系,典当产业得到了迅猛的发展,到了90年代,大大小小二百余家当铺已经在香江遍地开花。

    而这二百多家当铺里,有将近三分之一,都在九龙。

    看着到眼前“福记典当行”的红字匾额,古色古香的铺面两旁那“救急不救穷”“非典莫进门”的小木牌,李宪停住了脚步。

    “喂,老表,走啦。”

    身后那自称“九仔”的骗子,见李宪停住了脚步,有点儿心急催促了一声。

    李宪暗暗一笑,又看了看当铺的大匾,犹豫道:“嗯……我感觉这么整有点儿不妥当。”

    “怎么辣!”见李宪似乎要反悔,九仔急的直跺脚。

    李宪摊了摊手,“兄弟,这样吧,这表我要了。咱们不去当铺了,行吗?”

    “昂昂?”九仔一听李宪想要表,讷讷道:“辣怎么棱形?”

    “我给你钱!”李宪直接开出了价码,“这样吧兄弟,我给你五百块。这表归我。”

    一听这个价码,九仔一愣。

    街头的金表骗术,一般一次也就是骗四五百块。刚才见李宪拿着的表不是自己丢的那块,而是看起来颇为值钱的朗格才动了心思。

    此时,听李宪主动要给自己钱将手表买去,九仔乐了:“也吼,就当系在大概上拾到五百块了啦。”

    说着,便将手伸了出来。

    见那摊在自己面前的手掌,李宪微微一笑,从兜里拿出了几张在港口兑换的港元。一数,一共才二百三。

    几分钟后、

    看着李宪左右掏兜也没凑够五百,九仔不耐烦了,“喂、老表,兜底够唔够啊?”

    够不够?

    老子包里三万多!可惜的是,不能让你看见。

    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骗子一百遍,李宪面色一苦:“不够,二百三不行吗?就只有这么多了。”

    见九仔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李宪无奈的耸了耸肩,“那咋整?”

    九仔也是一脸懵逼的直摇头,表示不知道。

    站在原地张望了一下,李宪默默的站到了当铺门前,做出一副苦大仇深而且袖手无措模样。

    正在局面陷入僵局之时,九仔嗨呀一声,似是发现了新***一般,伸手一指李宪的身后:“蠢!雷港表典押,将钱给某,再回来赎不就吼了?”

    听到这个办法,李宪一拍脑袋,直接挑起了大拇指,“高!兄弟,你这个办法,实在是高!”

    ……

    福记入口处是一块大大的黑色垂帘,上面用红字书就一个大大的“押”字。

    门内,则是一块写有“大押”的木版屏风。穿过屏风,又沿着老旧的走廊拐了个弯,才真正的到了典当行的内部营业部分。

    放眼望去,高大森严带着窗框的大柜台里,一个上了年纪、身穿黑色唐装,面孔冷漠刻板如同骨灰盒上照片似得的老典,正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目视前方。

    整间屋子,都笼罩在陈旧、刻板和清冷之下。

    拍恐怖片的绝佳场地。

    李宪暗暗在心里吐了个槽,才在九仔的催促下走到了柜台之前。将手里那块朗格高高举起,放到在了柜上。

    “我要当五百块急用,晚上过来取。”

    听了离线的要求,那老典也没回话,只是将一个扳指大小的放大镜夹在了眼睛上,拿起了手表仔仔细细的检验一番。

    这才回头高声对身后唱了一句李宪没听懂的粤语。

    几分钟之后,一张手写当票和五百块港元就放在了柜台之上。李宪眼疾手快,抢在身边早已抓耳挠腮的九仔之前,将当票和钱拿在了手里。

    然后,对那仍然面无表情的老典点了点头,“先生,我晚上就过来赎,初来乍到,跟跟您讨张纸吗?我不认得路,怕一会儿找不到,得出去抄一下路牌。”

    见他说的客气,那老典微微点了点头,随手拿过一张空白的当票,放在了柜上。

    李宪笑着道了谢,拿好之后出了当铺。

    门外。

    他直接将那都没进兜儿的钱递给了身边的九仔,“喏,钱给你了。这表归我。走了。”

    九仔低着头,将手里的钱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虽然带着鸭舌帽,李宪看不到脸,可是从那不断拍着钱的手上,能看得出这货很开心。

    见这,李宪呵呵一笑,“谢谢你!谢谢。”

    没头没尾的留下这么一句,他便直接转身离去。

    看着他的背影,拿着钱的九仔皱了皱眉头,然后像个泥鳅一样钻回了当铺。

    “刚那表当死几钱?”柜台之前,九仔垫着脚问到。

    老典朝柜下看了看,冷冰冰的给了***:“龙格经典18k,死当作价一万五。”

    “丢!”

    九仔狠狠的锤了锤手掌,直接跑了出去。

    ……

    李宪并没有走多远。

    当身后九仔的喊声传来的时候,他刚刚从一家小铺子里出来。

    看着这货气喘吁吁的跑到面前,死死的抓着自己袖子,李宪皱起了眉头,捂紧了口袋:“干啥呀你?”

    “老表!老表!某突羊记起,明天就系我阿公的寿辰啦、”九仔缓了口气,急促的说道:“雷把当票让给某吼不吼啊?”

    一听这话,李宪冷笑了一声,断然拒绝:“不是说好了我要表你要钱吗?我可跟你说啊,这事儿都讲定了,钱都给你了,可不带反悔的!”

    说完,就挣脱了九仔,大步向前走去。

    身后,九仔快步跑到了他的面前,双手合十央求道:“老表,老表好上梁的啦!”

    见李宪还是不理,大步绕开,九仔急了在原地跳脚大喊:“某给雷钱!”

    听到这四个字,李宪真不行了。

    人群熙熙攘攘的大街之上,他把自己憋得差点儿没出内伤才终于忍住了大笑的冲动。

    “你给多少钱?”

    “六百!”

    李宪直接就走。

    “一千!”

    继续走。

    “两千!”

    接着走。

    “四千五,某够介么多啦!”

    听到这个价码,李宪停下了脚步。

    半个小时后。

    上海街的一家银行之前,李宪接过了那厚厚的一沓港元。

    看着对方急的直搓手,他掏出了兜里的当票。

    在九仔急切的目光之中,递了过去。可却又在即将交到对方手里的一刹那,抽了回来,狐疑问道:“不对!老表,你这个不对啊!刚才那表是不是挺值钱啊?”

    “某啊某啊!不值钱,不值钱,就系唔比较中意啦。”阿九抬起双手,连连摆动,带着鸭舌帽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哦、”

    李宪这才点了点头,将折得四四方方的当票递了过去。

    似乎生怕李宪反悔似的,九仔接过当票打开扫了一眼之后,便立刻说了声bye,乐不可支的跑开。

    李宪注意到,这货在走到街角的时候,还跳着亲了一下手中的当票。

    见到这一幕,他颠了颠手里的那一沓港元,勾起了嘴角。

    菜鸡一个,学人家出来招摇撞骗?

    呵呵、

    今儿这学费,爷收了。

    ……

    福记典当行。

    九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踮起脚拍着柜台,大声喊道:“雷再讲多次?”

    “雷介典票,系假!”柜里,老典又说了一遍,顺手将那张当票扔出了柜台。

    带着折痕的当票,就像是一片竹蜻蜓般,打着转儿在九仔的面前轻轻飘落。

    待在地上落稳好久,犹自带着满脸不可置信的九仔,才将其从地上捡起。瞪大了眼睛,将那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唯独没有典当行印章的当票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然后……

    九仔抓狂了。

    “啊啊啊!死趴街!”

    随着一声极为悦耳的叱骂,那揉成一团的当票,被狠狠摔在了地上。似乎是乒乓球一样,弹了几下之后滚到了角落。

    似乎仍不解气,九仔一把摘下了头上的帽子,摔在了地上。

    没了帽子的束缚,“九仔”头上一袭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散落开来。

    “趴街!唔定会找逗雷!”

    她握紧了小拳头,紧紧闭着眼睛,在高高的柜台下大喊了一声。

    “喂。”她头上,老典沉声喝道:“快D同我出去,唔好系度搞搞震住晒。”

    “哦。sorry啊、”

    被老典吼了一声,“九仔”身上的气势一下子消失。回身对老典鞠了个躬,然后低着头快步离去。

    “趴街!唔定会找逗雷!”

    十几秒后,听着当铺外面的又一声叱骂,老典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虾米遇到了龙吐珠概......”

    典当行的老典,虽然平日一句话都不多说。可是在当铺这个对人间冷暖司空见惯之地,呆上几十年,人世间很少有看不透的路数。

    已经想明白了所有关节的老典摇了摇头,拿起柜上的鸡毛掸子,拂了拂一尘不染的柜台,叹了一声。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