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4章:祖传手艺立功了(第二更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道云一行人的到来,可是着实的惊动了***毛屯。

    在人们的印象之中,住着大宅,跟县长相交甚笃,那北京肯定大了去了。关于土豪李宪的家世,***毛屯就衍生出了十几个版本。

    有说是领导子弟的,有说是大商巨贾的,也有说是家里根本就是传下来宝贝的……林林总总,每个版本都颇具传奇色彩。

    不过李道云和李友的到来,倒是让很多人都深感意外——这看着就是普通的老农嘛!

    不过嚼口舌的都是外人,见李宪家长辈来了,老朱上了心。现在老朱父子二人每个月除了拿着四百多块钱的工资之外,还得了李宪的分红许诺,要是干好了,那一年眼看着也是十几万的收入。

    一家人都念着这个好儿,现在人亲人来了,不接待说不过去。

    和李道云李友见过之后,老朱立刻就差朱峰去买了好菜,在家里翻出了留了得有七八年的老酒过来。又让杨淑珍和朱娟过来帮厨,一时间宅子里好不热闹。

    女眷在灶上忙活的时候,男人们就在院子里唠开了。

    李宪在邦业搞酒厂的事情没和家里面说,得知自家儿子除了卫生纸之外又在邦业置了生意,李友诧异之余也高兴得很。

    谁不愿意自家产业越来越大?

    李道云就实在的多,尝了邦业白之后,当即就说我孙儿有正事儿。这买卖做的地道。

    虽然李宪才是整个宅子里的纽带,可是干休所四老,老朱和老李家的阵容在一起,轮到他说话的时候还真少。

    傻兮兮坐在那里看着一大群人把自己夸出花儿来其实挺没意思,脸都笑麻的李宪见吃饭时间还早,只好拿出了麻将,给一群老头找了个营生,自己摸到了后厨。

    后厨灶上,刚刚到了宅的邹妮已经被朱娟给粘上了。身前身后姨长姨短,外加上麻利的打着下手,把邹妮整个人哄得轻飘飘。

    老娘们儿的话题离不开男人儿子,苏家母女一个不能说话,一个没有男人,只能默默的在一旁拾掇菜。

    为了避免出现什么不该有的乌龙事件,李宪忙插足进去,将朱娟给隔到了外面。

    不过看着正在切菜的杨淑珍,他倒是想到了酒瓶包装的事。

    想着杨淑珍祖传的制陶手艺,他便凑了过去:“婶儿,我记得朱叔说过你也会制陶?”

    杨淑珍停下切菜的刀,用手背理了额头散落的发丝,抬头一笑,“嗯呢,黑陶的手艺原本传男不传女,可我们家姐妹六个,不传就断了,我爹就把手艺传给我。不过也都没啥用,现在没人稀罕那玩意儿。”

    李宪点了点头,将一次性陶瓶的事情说了,询问杨淑珍有没有办法。

    说到这,杨淑珍一乐:“这你问婶儿能有啥用?我爹教的是黑陶制法,又没教……哎?”她刚挥动了手中菜刀,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将刀往菜墩儿上一放,“你说的一次性婶儿不太明白,不过要是婶儿没想错的话,你就是想让那瓶子和盖儿贴在一起,不让别人把瓶子收回去继续用对吧?”

    一看有门儿,李宪赶紧点头。

    杨淑珍一面用围裙擦着手,一面蹙起了眉头。想了想,道:“要是用陶土做瓶身的话,倒是可以试试用黑陶做盖。”

    李宪不懂这里面的道道,忙询问其中有什么说法。

    杨淑珍随手拿起了一个米缸子,又将面板上的一团面端了起来:“陶罐成型主要用的是陶土黏土,这样式儿的土懈松。里面有蜂眼,可是黑陶密实,比陶土细还粘。但是就一样,这东西干的比陶土慢。要是用黑陶做盖,盖没干的时候就会往陶瓶上粘,就像是这大米和面团一样。等到一两天盖干了,要是想打开瓶子,就只能沿着瓶口砸一下了。要是再在陶瓶上留一道痕子,拿菜刀一嗑,或者手劲儿大的干脆一掰,陶罐儿不就打开了吗?”

    怕李宪不懂,杨淑珍做了一个***用钳子打注射液小瓶似得动作。

    李宪一拍大腿。

    果然!

    论制陶的手艺,还得是祖传呐!

    ……

    晚上一大家子就在宅院里放了桌子,点了堆湿稻草熏蚊子,闹哄哄的躁了起来。

    高兴之下李宪没少喝,喝到最后只觉得看什么都飘了,才摆手退出了战局。就在他一***坐在了堂屋前台阶上,望着天上星星乱转之际,便见到一旁早早以不喝酒为由退了桌的老郑,正端着个大碗,中气十足的跟苏妈说着什么。

    虽然苏妈没应答,只是低着头吃饭,但是看老郑那贱兮兮的样子,李宪嘿嘿一笑。

    老郑......动了春心了呦?

    次日。

    李宪一大早起来就乘车去了陶瓷厂,将昨晚杨淑珍的方案跟陶瓷厂的技术们说了。

    经过昨晚的突击会议,厂里原本打算用压胶的方式将瓶身和盖子粘死,虽然和黑陶是一个道道,不过毕竟瓶子装的是白酒,用胶这种化学制剂,哪里有黑陶拼接的方式妥当?

    而且从另一个方面说起来,黑陶盖因其自身具有粘性,相比于压胶法生了一道生产环节啊!

    无形之中,把瓶子的成本降低了一丢丢。

    所以这个方法经李宪之口说出来,就立刻得到了技术员们的赞同。众人立刻将杨淑珍请到了厂子里,询问黑陶的制备方法。

    黑陶如果真的想做好,那学问大了去了。真正的好黑陶,质均匀,黑如漆,亮如镜。做出来的成品最薄处堪比蛋壳,而且质地坚硬,轻轻一弹有鸣金之音。

    但是如果只是用作瓶盖,就也没什么讲究。将含有河堤黏土细筛加碳粉晾干制成胚泥就成,跟陶土的制备方法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有了杨淑珍的现场演示,陶瓷厂立刻做了试验品出来,和陶罐一试,果然完美贴合而且烘干之后浑然一体。

    面对这从来没见过的陶艺,陶瓷厂一群技术员竖起了大拇指。

    杨家的传了百年的老手艺,立功了!

    ……

    解决了技术难题,陶瓷厂立刻开始设计模具,只用了两天功夫,便敲定了邦业白的新包装。

    虽然经过核算,新的陶罐包装比玻璃瓶上升了两分钱,但是李宪可是认为太值了。

    新包装不禁从形式上可以大大***假酒侵扰,在外观上更是将邦业白的档次整个提高了一层!

    圆锥形的陶罐,看起来就有种古色古香的感觉,再加上那亮漆漆的黑陶盖儿,整个就一手工艺术品的赶脚。

    新包装定下,李宪立刻让朱峰开展之前因假酒搁浅的宣传计划。

    一时间,北到宜春,南至冰城,邦业白一波密集的广告促销轰炸,陡然展开!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