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8章: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加更,求全订求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陈冬升废了老大劲将人带来,现在突然决定不卖,李宪心里有点儿过意不去。凑巧一番折腾之后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便提出做东请吃夜宵。

    现阶段的京城虽然还不想二十年之后那样完全变成一个快节奏,夜生活占据人们生活极***重的地方,可是吃夜宵的地方还真是太多太多。而且现在老北京们还没被房地产热催起来,一些二十年后已经因为拆迁变成了亿万富翁的老北京们,现在还在街头卖着地地道道的卤煮牛杂。

    李宪就好这口,找了个夜市的路边小摊,要了啤酒和小吃,跟众人聊得是不亦乐乎。

    没了买卖关系,陈冬升带来的那些人反倒是健谈了起来。从谈话中李宪虽然没发现什么以后的大佬级人物,不过也了解到这些人目前都混的不错。

    陈冬升认识的人,大多都是体制内而且是京城的体制内下来的企业家,这些人对于现阶段经济走向和各个行业的预测,倒是让他涨了不少见识。

    外加上有马末都和李诚儒这两个特别能侃的,全程的气氛都很好,和那几人互换了名片,约了以后若是有机会一定交流后,局子散去,李宪回到了酒店。

    刚回到酒店,明子就拉住了李宪。

    他有点儿不明白,为啥辛辛苦苦的把那些古董从邦业整到了京城,临到头李宪又忽然不卖了。

    面对这徐茂和的小马仔发问,李宪只能笑而不语。

    将明子打发回自己的房间,李宪关了灯,独自坐到了沙发上。看着窗外万家灯火和后来根本看不到的京城星空,不禁陷入了沉思。

    一份大学时代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的股市历史,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1993年九月中下旬,宝安集团在证券部主任李炜的操作下,在二级市场悄然迈进延中实业股份。”

    “如僵尸一般股价在9元左右游荡了半年之久的延中实业股价很快升至12元每股。”

    “9月30日,宝安发表声明,宣称已经拥有延中实业5%股份。公告一出,延中实业一路狂涨。延中实业认为宝安恶意收购,上告***同时展开反收购狙击战,拉锯之下,最高之时延中股价竟高达每股42元……沪指随之大热……”

    宝延之争,中国A股第一战!

    一块块记忆的碎片在李宪的脑海之中穿行而过,看着窗外的星空,他狠狠的挥了挥拳头。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

    次日,徐茂和等人到达京城。

    接到了***,李宪立刻前往火车站迎接。

    可是当他到了火车站,在站前广场见到徐茂和一行人中一个胡茬***,头发乱的像鸡窝一样,晒得犹如援助非洲回来的人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看李宪愣在当场不说话,徐茂和嘿嘿一笑,“吓着了吧?***之前我在火车上看见他的时候我也懵登啦!他说他要去南边儿打工,我没让,直接就给他拽到京城来了。”

    李宪没理徐茂和的叨逼叨,走到了那人面前,看着对方没有神采的瞳孔,犹豫了一下,“王哥……没找着?”

    面前的这人,正是消失了半年多的王铁成。

    和之前相比,他整个人瘦了一圈,眼窝深深的凹陷了下去,人一瘦一黑,皱纹就更深了,整个人显得比之前老了许多。

    之前处理完了那批车床之后,李宪给了他两万块钱,让他去寻自己的妻儿。没想到半年过去,人变成了这个样子,让李宪不禁有些诧异。

    王宝成嚅动了一下嘴唇,许是他乡遇故知,又许是很长时间没有人说话了,竟然破天荒的回应了李宪。

    “没有。找着了。”

    李宪更加惊奇,“找着了你怎么还这德行?孩子呢?”

    六尺高的汉子,拿着摇把子说把人腿打折就打折的狠角,就那么蹲在了地上,哭的像滩烂泥,引得周围行人不住侧目。

    见到这架势,李宪就知道怕是有说不尽的曲折,暗叹了口气,对徐茂和身后的那些马仔挥了挥手,将王铁成扶了起来回到了酒店。

    在酒店之中修整了一番,李宪和徐茂和说了自己不再打算将这批古董卖掉的决定。

    “***!你这不是涮哥哥玩儿呢吗?知不知道哥哥把这些***一路整到京城废了多大劲儿啊!你不说缺钱去整那个什么几把标王吗?咋,又不整啦?”

    看着徐茂和跳脚,李宪微微一笑。

    这笑容,徐茂和见过——在俄罗斯。

    “不对!”客房之中,徐茂和一把拉住了李宪,脸上的不爽瞬间变成了欣喜,“宪子你不对!你找着发财的道儿道儿了,不稀得倒腾这些破铜烂铁换钱了,对不?”

    个老小子,还***整出默契来了。

    见徐茂和一语中的,李宪点了点头。

    “准备一下吧,咱们……去沪市!”

    ……

    将徐茂和等人安排明白,李宪拎了两瓶白酒和一些小菜,来到了王铁成的房间之前。

    敲了半天的门,李宪在听到了屋里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又过了一会儿,门才打开。

    在车站的时候什么样儿,王铁成现在还是什么样。就连脚上漏了脚趾头的鞋子都没脱——屋里好大一股味儿。

    将小菜和酒放在了茶几上,李宪大马金刀的在沙发上坐了。

    “王哥,到底怎么回事儿?咱俩要说外,也不外了。一个林场出来的,在俄罗斯刀口舔血的走了一遭,我拿你是过了命的大哥。”

    一边将白酒打开盖子放到了王铁成面前,李宪一面说到。

    拿着酒,王铁成犹豫了一下,然后放到了嘴巴,只一口气,就干掉了半瓶。

    56度的红星二锅头,这么喝没人能不多。

    一口酒下去,王红成的黑脸眼可见的红了。

    “在菏泽,我找到了他们娘俩。孩子他妈找到主了。”

    昂昂?

    这个劲爆的消息,让李宪格外感兴趣。可是他不敢催促,只能将塑料袋里面的小菜打开放到王铁成的面前,等待下文。

    王铁成却一口都没动,就这酒,将这半年的遭遇说了;

    原来从哈尔滨走了之后,他直接到了关里,不知道妻儿在哪儿,他只能用最笨的方式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寻。那两万块钱在各个地方的报纸上打寻人广告,很快就花光。

    可是这钱也没白花,到了菏泽广告刚刚打出去两天,他就接到了一个***,说是寻人启事上的女人,好像自己的一个邻居。

    到了地方一看,果然是自己那已经跑了半年多的媳妇儿。

    见到王铁成,他媳妇吓得差点儿没失禁。可是她知道王铁成的性子,倒也没跑没颠儿。而是直接摊了牌——日子肯定是过不下去了,孩子跟着自己也比以前过得好,让王铁成死了心。

    王铁成本想直接把这娘们儿腿打折,可是当他看见了媳妇现在住的二层小楼,去了儿子寄读的学校,看见那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男人,开着车把一身新衣服新鞋新书包的儿子接出学校,儿子很开心的拉着那男人的手叫叔叔的时候,他整个人崩溃了。

    那样的笑容,他从未在自己儿子脸上见过。那样的幸福,他从未给予得起。

    一个男人的尊严,在那个时候碎成了粉末。

    听完这些,李宪喝了一大口酒。

    “我寻思,她说得对。儿子跟她,确实比跟我过得好。”

    王铁成一瓶酒已经干了,临了,这么说到。

    李宪将手里的酒瓶子放在了王铁成的面前,站起了身。

    临出门,他又止住了脚步,回身看了看犹豫之中的王铁成。

    “屁!你才是他亲老子!过的好不好,乐不乐意跟你走,你问了你儿子吗?”

    “把自己洗干净,一会儿我让他们给你送身衣服过来,以后你跟我混。钱,不会亏你。”在王铁成痛苦的目光之中,他扔下句话。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