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3章:官迷李友(三更,求全订月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林业局计划生育办执行科科长胡传忠看着面前这个毛头小子,感受着小腹处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疼痛,恨得牙根儿直痒痒。

    干计生工作***年了,房子扒了没有八十也有五十,光是经自己手打过的胎引过的产,怕是就得有个百八。干这事损不损阴德他不知道,就知道每一次下林场,碰到的家属和孕妇就没有省油的灯。

    老娘们儿拿菜刀杠自己脖子上以死相逼的他见过,老爷们儿拿着扁担很在门口嚷嚷谁砰自己媳妇孩子一根手指头就***谁的他见过。可是后来都咋样了?

    还不是该流的流,还扎的扎,该罚的罚?

    这年头计划生育工作是国家的大事业,不管是***也好,派出所拘留所也好还是地方也好,那必须都是积极配合的。

    三位一体之下,敢于跟计生办叫板的,到最后哪个有好果子吃?

    所以面前这个敢指着地面说自己就是“法”这么嚣张的,他从没见过!

    “撤!这家人疯了,疯了!打***叫人!***他妈,今天不把房子拆了树立典型,老子跟你们家姓!”

    眼见着执法科十几个人似乎降不住对面这嚣张的一家,胡传忠不动声色的在地上将圆咕噜滚的身子向后挪了挪,对身旁已经挂了彩的手下命令道。

    十几个人此时已经萌生了退意,对面的就俩人,可是一个***就像是《少林寺》里面的李连杰,另一个下手黑的就像是***不用偿命,跟这样的人死磕……犯不上啊!

    听到自家科长号令,众人如蒙大赦,直接将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扔,不会来事儿的掉头就跑,心里想着进步的不忘顺便架起了地上的胡科长,在身后抡出破空声的柴禾鞭打之下,连滚带爬的撤离出了院子。

    “日!再敢来老子腿给你敲骨折!”

    人都跑出老远了,周勇还在追,直追到了十字路口,才将手里的柴禾狠狠抡了出去,往地上啐了口唾沫,骂了一句。

    在整个八,九十年代,全中华所有部门放一起让群众挑,捡出一个最膈应的部门,那非得计生办莫属。

    直到十几年后,二胎政策逐渐放宽。从强迫人流引产的处罚方式逐渐归拢到相对温和一些的批评教育,罚款拘留。这个最令人膈应部门的宝座才被行政执法和***抢了去。而再之后几年,国家全面开放二孩儿政策,这个部门才真正被人们所遗忘,彻底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和光辉。

    不过现在,看见断人子孙的计生办被揍得如鼠般逃窜,邻里乡亲们可是解气的不行。

    “他奶奶的,早就该有人治治这帮币养草的!”

    “可不咋地,阴阳屯朱老五他们家年后生了个四胞胎,算上之前的俩,都跑到哈尔滨去了又给抓回来了。家里本来就穷,两间草房给人推了,老五没钱交罚款又蹲了半年的监狱。婆娘孩子没地方住,大夏天的就顶着蚊子住在墙角下边儿!要不是周围邻居帮拉,一个婆娘又得上地,又得奶四个娃子,怕不是要累死饿死!”

    “作孽啊!老五媳妇本来生完孩子月子里在外面东跑西颠就没养好,四个娃子吃奶哪能供得上?现在娃娃长牙了,吃不出来奶就咬,老五媳妇那儿块让娃咬的血葫芦似的。男人在监狱里出不来,没钱买奶粉,怕孩子饿着,老五媳妇天天咬着牙生挺。天可怜见的,娃子吃的哪里是奶?真真儿是娘的血啊!都是这帮***给逼的!”

    见计生委的人走远了,一片骂声之中,马婶儿走上前来,劝说李宪赶紧找人,不然计生委这号子人不是善茬,迟早得回来祸害。

    李宪倒是不怕。

    计生办他没放在眼里,其实刚才想要解决麻烦,可以选择柔和一些的方式。

    对方所图的,也就是罚款罢了。

    但是想到院墙上那些不正常的,用红色油漆涂就的标语。再想到李清家这个二胎情况特殊,按常理本不应该惹出这样的麻烦。想来这件事情应该不那么单纯,这才耍了横。

    一来是自己的确气愤,二来,也是想借杀杀计生办的威风,敲敲背后捣鬼的主儿。明确地告诉对方;自己,李家老二,还***没死,也没败呢。

    跟马婶儿道了谢,李宪拿出了大哥大,第一个打给了***。

    干爹,刚才把计生办的人给揍了,怕是一会儿事情得反映到局派出所。

    哦,没事儿,我给他们去个***。

    第二个,则打给了徐朝阳。

    当得知了具体情况,徐朝阳苦笑不已。

    “你小子真会给我出难题,昨天刚刚开完会,强调了狠抓计划生育的事情。行了,我一会儿给计生办那边打个***,不管怎么说,先给你大哥办个准生证再说。”

    两个***打完,李宪便对院子里的乡亲邻里抱了抱拳,让其散了之后,拉着一家老小进了李清家屋。

    屋子里,李清正躲在炕上,抱着肚子已经隆起老高的王凤瑟瑟发抖。虽然知道结扎是个手术,不过想到在肚子上割个口子,强行把输精管给扎死,李清也吓了个够呛。

    见到他一副怂样子,李道云叹了口气。

    “不就是个二胎吗?爹妈,大哥,这充其量也就是个罚款,一两千块钱,你们给了不就完了吗?”

    将李清和王凤安慰了一番,李宪发出了质疑。

    正在他对为啥一个说是问题也是问题,说不是问题就不是问题的二胎问题闹得这么大而感到困惑的时候。

    一旁的李道云才想起来啥似的,拿起烟袋锅子,照李友的后背就敲了过去!

    “个***犊子!”

    气急之下,李道云用一个不雅名词骂了屋里一窝人。

    见自己现年五十多岁,名义上的老爹实质上的爷爷,被现年七十多岁,名义上的爷爷实质上的太爷爷给揍了,李宪赶紧上前拉住。

    “使不得使不得!您二位岁数加起来可都快到一百三了,有事儿说事儿,千万别动手!”

    作孽啊!

    李道云显然是气急了,虽然被自己最稀罕的二孙拉住,可仍然将烟袋锅子砸在了李友的身上,怒骂道:“为啥?因为你这个想当官相疯了的爹呗!”

    啊?

    看着低着头的李友目光躲闪,李宪挠了挠头。

    李友同志,目前不已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龙江省森工总局邦业林业局***林场新浪碎木厂的厂长大人了吗?

    名片都印出来了,这么大的名头,还想当什么官儿?

    看着李宪不解的目光,一旁的李匹硬着头皮,说了话:“二哥、本来大哥想交罚款的,但是爸觉得这是有人在拿着二胎的事儿往他身上抹黑,交了罚款就有污点了,就……就不能竞选场长啦。”

    哈?

    李宪张大了嘴巴,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李友。

    行啊李友同志?

    野心大了啊!

    场长这么大的官儿,都敢照量了?

    有想法,有魄力!

    “***,我都知道老大家这事儿是谁举报的!高大义和刘会计,除了这俩,没别人!他们就是怕我当上场长!”

    李友见李宪得知自己想当场长的消息没吭气儿,脖子一梗,嚷嚷了一句。

    “你个老不要脸的,还敢说!”

    李道云把脚上的布鞋脱了下来,暴脾气上来,举起鞋底子就要抽。

    李宪已经大致听明白了,赶紧拉住老太爷,挡在了李友面前。

    “爷,要是没今天这事儿,这个场长我爸当不当其实没啥意思。可是现在,这是有人盯上咱家了,存心要祸害咱家啊!”

    握着李道云枯枝一般暴着青筋的胳膊,李宪吁了口气。

    “这样一来,这个场长我爹他还真就得争!”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