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5章:恩义存于方寸间(第三更,为Lorifer盟主加更1)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不爱搭理李宪,老太爷吃过饭之后就出去遛弯儿了。

    李宪本想着下午和李友一起去初加工场那边儿看看情况,可是不成想李场长和林业局商业局副科长王芷叶同志一见如故,俩人一个比一个能喝,喝多了还一个比一个话多,从林业局的形势人事一直聊到了国家大事。从下午两点多直喝到了五点多。

    李宪和苏娅邹妮仨人在外面拿着腻子,把窗户缝都堵完了,这顿酒都还没喝完。眼看着太阳都快落山了,李友才红着鼻子,和打着酒嗝的王芷叶互相搀扶着从屋里出来。

    若不是李宪拦着,就差那么一点儿,王芷叶就成了他姑姑了——俩不着调的,喝了点儿B酒,好悬没义结金兰。

    看着王芷叶晃晃荡荡的都站不稳了,李宪和苏娅二人扶着这货回了屋。整了一身大汗才弄上炕,李宪还以为这货能睡一宿,让自己家消停消停,却没成想一个多小时之后,邹妮和苏娅刚做完了晚饭,昏死过去的王芷叶又活蹦乱跳的从屋里蹦了出来,拎着酒瓶子满院子找李友——中午没尽兴!

    看着这么个货赖在自己家,李宪是真没辙了。

    “喂!”看着王芷叶在主屋炕上把都还没醒酒的李友又拽了起来,李宪受不了了,“我说你一个姑娘,还是局里来的办事员,能不能注意点儿影响?徐局不是让你过来做典型报告的嘛?这一下午你一点儿正事儿都没干,敢情来了就是为了跟我爹喝酒的啊?”

    “唉你这人?”面对他的指责,王芷叶不乐意:“喝你们家两顿酒就给你心疼这样啊?”

    “对头!”炕上,仍然五迷三道的李友红着鼻头,晃晃荡荡的打个了个酒嗝,“臭小子,咋能这么跟我大妹子说话?”

    呵斥了李宪一句,李友拍了拍王芷叶的胳膊,舌头挺老大,“大妹子,你晃心,别听这小***蛋瞎咧咧。到大哥家来了,你就放心住。想住多堂时间就住多堂时间,大哥好酒好菜供着你。明天,嗝、明天咱就杀都!”

    哎呀!

    看着李友说完之后直接睡了过去,李宪揉了揉太阳穴——林业局这干部素质不行啊这届!

    看着他吃瘪的模样,王芷叶的眉头不经意的挑了挑。

    姑奶奶可不是个大度的人,当初在北林时候拿着卫生巾调查的事儿,姑奶奶可还没忘呢!

    现在,让姑奶奶得着机会了吧?

    正当李宪为了自己家里这热闹费心费神的时候,门外几声狗叫响起。

    有客,上了门。

    ……

    客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因为超生拒不交罚款而蹲了十个月监狱,刚刚刑满释放的朱老五。

    之前朱老五媳妇一个人照应六个孩子,虽然心里念想自家男人,可是根本没工夫去探望。关于家里面的事情,朱老五是一点儿都不知道。

    在看守所里天天念着家里房子被推到了,娘可怎么活。后来又听说***林场糟了灾,庄家都绝了产,朱老五差点儿就没越狱。

    看守所的所长是个好人,得知了朱老五的情况之后,反复的劝说安慰,给他找了一大堆的零活儿干,让他多多表现争取减刑。有了所长这边儿的照顾,朱老五这儿也是拼了命的表现,这才提前一个月被放了出来。

    今天刚刚出狱,朱老五就忙不迭的做了方便车往家里跑。本想着家里面不知道惨到什么样子了呢,可是到了家一瞅,自己媳妇和六个娃在碎木厂的更夫室里边儿住的暖吃的饱,***比自己这一段时间过得都好!

    到这儿,心里一块大石头才落了地。

    倒是陈桂香,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在自家男人回来之后彻底绷不住了。将这段时间的境遇和李友父子出手接济的事儿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听完了这些,朱老五已经是泪流满面。

    捧着自家媳妇哭了半个多小时,才一抹眼泪,“老李家这没说的,这是救了咱们一家子的命,现在我回来了,得去看看。”

    陈桂香要不也是这么想的,在自己男人回来之后全家一起去好好道道谢,便就收拾了孩子,准备了东西,和自家男人一起来了西头。

    一家八口进屋的时候,李家正在吃饭。

    见着这一大家子,邹妮当即哎呦一声,一面将炕上睡觉的李友拽了起来,一面招呼来人进屋,“老五回来了?快,快进屋上炕暖和暖和。”

    论关系,朱老五之前和李家还真没什么往来,跟李友邹妮都生疏的很。可是心里边儿念着自己没在家这段时间里李家对老婆孩子的照应,刚刚进了里屋,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叔!婶儿!我不在家这段时间,亏得你们照应桂香和几个孩子,俺给你们磕头谢恩来了!”

    说完,不等邹妮和李友阻拦,当当当朝着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下,可是将屋里的人都给吓坏了。王芷叶不知道这里边儿怎么回事儿,看着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跪在对面不住磕头,更是吓得起身跳到了一旁,不敢蹭这个大礼——她怕折寿。

    “老五,你这是干啥?”李友被朱老五这么一出,也给吓得醒酒了,“都是乡里乡亲的,照应一下那不是应该的?不至于,不至于!听叔话,赶快起来。”

    这边儿李友往起扶朱老五,那边儿的陈桂香又将两个闺女拽在了地上,二话不说也是磕头。

    这番大礼,可是把李友忙活坏了,光着脚丫子在地上乱拽了一通,这才好容易将一家子都扶了起来,拽到了饭桌之前。

    这么串门儿的,王芷叶可从未见过,张大了嘴巴,看了李宪好一会儿才低声问缘由。忙活着招呼朱老五一家几口上桌的李宪也没理她。

    朱老五本不想麻烦,想着过来磕个头就走。可是耐不住两个闺女还没吃饭,这一段时间虽然在碎木厂里不缺吃穿,但是条件仍然艰苦,俩孩子看着饭桌上的川白肉和肘子肉和豆角丝炖土豆直吞口水。

    孩子不装假,李宪将俩小萝莉抱上了桌子。朱老五和陈桂香也就不好意思的坐在了桌旁。

    好容易抹了把脑门子上的汗,在炕上坐了,见到门口的两个袋子,李友不高兴了,一面给朱老五拿了杯子倒了酒,一面埋怨:“你回来了来看看就得,咋还带东西?”

    朱老五是知道现在李友当了场长的,可就算李友不当场长,在林场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坐在亮堂堂,装饰着现在少有的灯管的主屋里头,他有些局促。

    “叔,都不是啥稀罕东西、我们家现在也拿不出来啥回报你们,这都是桂香自己淹的酸菜,打的黄米面豆包……”

    这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到了冬,几乎林场里家家户户都做都有。

    害怕李友一下嫌弃,那边儿的陈桂香马上接口补充道:“都是我特地给咱家准备的,酸菜我都洗了好几遍,那豆包也都是用新米和新布打的…可干净、你们,你们别嫌乎。”

    说着说着,似乎她自己也没底气了,不好意思的瞧了瞧李友一家:“也就这点儿东西能拿得出手……”

    看着陈桂香窘迫的样子,李宪微微一笑。

    娘几个虽然现在在碎木厂安置了下来,可这还不到一个月的功夫,一没发工资,而没打粮秋收。这点儿东西,怕都是东西家老邻居那挪腾来的。

    东西不稀奇,可是里边儿的情意却是够分量的。

    给两个小孩子碗里添了菜,他起身走到了门口,将袋子里的两个塑料袋掏了出来。

    一袋子酸菜黄里透着白,虽然被盐水泡软了,可是一颗颗码在一起,整整齐齐,一看就是准备了好久的。

    而那黄豆包更是打的细致光滑,黄豆包就是苞米面和糯米一起磨碎了打出来的,属于半粗粮,一般都粗粝的很,吃着都拉嗓子。可是那一大塑料袋里的豆包个个乒乓球大小,细密的就像是奶油。尤其是这时节其实还不到做豆包的时候,外面温度高,冻不上。塑料袋里的这些都是蒸好了的,拿在手里还温热着。许是怕刚蒸出来的豆包黏在一起不好看,上面还均匀的抹了一层豆粉。

    打开塑料袋,李宪拿出了一板,用盘子盛了端上了桌。

    也没沾白糖,一连气就吃了仨。

    “好吃!”

    嘴里边儿完全被糯糯的豆包黏住,李宪的口齿都张不开了,可是还是红着脸憋了这么一句。

    朱老五媳妇一愣,眼睛里泛出了泪花,“大兄弟稀罕就行,稀罕吃明天五嫂再给你打!”

    李宪将嘴里的豆包好容易咽了下去,才打着筷子给家里人包括苏娅和王芷叶也一人夹了个。

    “这个可真不是客套,你们都尝尝,这样的豆包我还是第一次吃过。”

    “嗯、好吃。”

    “哎呦,这面打的可真细。老五媳妇,回头你多过来走走,教教婶儿这豆包是咋打的,也好让家里边儿这几个馋鬼粘粘牙,少哼哼几声。”

    听着屋里一片赞誉,陈桂香使劲儿的点了点头。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