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9章:这么吊的孤儿(第三更,为子曰盟主加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悬挂着龙A00001拍照的奥迪100和邦业林业局的那台BJ212,先后从森总检察院后楼离去。

    后楼门前,王芷叶和商业局的司机小程落在了后面。车子是烧柴油的,在外面冻了太长时间,不太好起火。

    这一趟是王芷叶走了人情来的,车子走不了,自然不好把人家小程一个人扔在这里。

    正当王芷叶看着小程拿了喷灯钻到车底下烤油箱,一面埋怨着李宪这个坑人的东西时,背后,有人轻轻的拍了她一下。

    回身一看,是个长得颇具儒气,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

    “姑娘……”

    “干嘛啊?”大晚上的,背后突然窜出来个人,把王芷叶吓了一跳。

    那人面带些歉意,问道:“跟你打听个事儿,刚才的那位姑娘,叫什么?”

    “哪位姑娘?”王芷叶一皱眉头,随即想明白了——这人怕问的是苏娅。

    “同志,你要干嘛?”王芷叶还以为是苏娅的样貌引起了什么人觊觎,话里带着三分刺:“人姑娘有对象了。”

    来人一愣,随即苦笑:“你误会了,我看刚才那个姑娘长得好像我的一个朋友,想打听一下是不是故人子女。”

    一听这,王芷叶释然:“嗨、早说嘛!她叫苏娅。”

    “苏娅……苏娅……”将这个名字在嘴边念叨了好几遍,那人才失了魂儿似得,期艾的望向了王芷叶,“她家里,还有***亲人?”

    “有个母亲,还有个弟弟。”王芷叶来者不拒,如实回答。见到来人问完之后,整个人似乎就丢了魂儿,不禁奇道:“同志,你认识?”

    “不……不认得。可能,是我认错了。”

    匆匆撂下这么句话,那人走了。

    看着那慌张的背影,王芷叶皱了皱眉头。

    巧在这时,随着一阵笃笃笃的发动机启动声,那头已经烤好了油箱的小程,成功打着了车子。

    “什么人啊这是,莫名其妙!”

    王芷叶深深的看了眼那已经消失在了雪夜下的背影,嘟囔了一声,转身上了车。

    随着那台老绿色的柴油版212远去,一个将身子靠在检察院后楼背阴处大墙上的身影,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蹲了下去。

    炙热的眼泪沿着金丝眼镜噼里啪啦的落在雪地上,将那已经积攒了厚厚一层的白雪溶出一条条微小的洞穴。

    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呼啸而去,将那身影强忍住的呜咽完美掩盖。

    “夏娅…苏娅…小娅,小娅……原谅我,原谅我这么多年不能去找你们,我没脸去找你们……你们还好吗,这些年你们过得还好吗?”

    谁也听不见,寒风中那几不可察的呢喃。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影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李宪?对、李宪……”

    ……

    林富宾馆。

    李道云用一根缝衣针直接激活了处于待机状态中的李友之后,宾馆房间里就热闹了起来。

    “嘿呀!孙***,咱也是跟省领导接触过的人了!”

    刚刚活过来,李友就兴奋的背着手,披着棉衣满地的转。那个劲儿,就差现在狂奔到大街上去,逢人就说自己跟孙卫民握过手说过话了。

    虽然已经是十点多块十一点了,可是房间之中还是一大堆的人。王芷叶,以及王芷叶的父亲王安国,母亲周慧芝,叔叔王安邦,外加上徐朝阳苏娅,将一个标准件塞得满满当当。

    在之前,众人都以为李宪这一次算是遭了殃,却不曾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孙卫民——这着实让王家兄弟惊讶坏了。

    看着面前这个年轻过分的小伙子,众人的眼中充满了好奇。

    不过李宪更好奇。

    究竟是谁,在背后搞自己。

    “我已经问清楚了,举报人是你们林场的刘大发。但是在背后真正操作这件事情的人,是广兴集团的董事长黄英雄。”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徐朝阳也没打算隐瞒,直接将自己从王检察长那里得到的信息说了出来。

    听到徐朝阳的回答,李宪皱了皱眉头。

    老刘家真是一群der逼,这真是不想好了。

    李宪自认为不是个小心眼儿的人,不过刘会计一家三番五次往自己手里撞,他不在意直接端一窝。

    “可是这个黄英雄什么来头?”刘大发李宪没当回事儿,刚才一瞬间他心里已经想到了整治老刘家最后一根独苗的一百种方法。不过他更在意的,是那个幕后黑手。

    “嗯……说起这个人……来头还真不小。”

    徐朝阳苦笑一声,看了看王家两个兄弟。

    “这个人的背景很复杂。”王安国放开王芷叶攀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看了看这个居然能惊动孙***的年轻人,道:“这小子的十几个养父母,现在都在森工系统里担任要职。”

    “啊哈?”李宪惊呆。

    十几个……养父母?

    看到他疑惑的目光,徐朝阳砸了咂嘴,将黄英雄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这小子的父母之前都在三江林业局担任地委领导,当时三江那边儿有敌特搞破坏活动,一天半夜,敌特潜入了黄英雄家里,残害了他的双亲,并企图占领地委大楼制造影响。

    当时年仅八岁的黄英雄被父母藏在了衣柜里躲过了一劫。

    在见到自己双亲遇害之后,黄英雄没像一般小孩儿那样吓得六神无主,而是直接跑去了当时有苏联援助工兵驻扎的三江火车站。说起来这小子也挺刚,大冬天,零下几十度的气温,光着小脚丫跑了六七里路报了信。后来苏联工兵连收到他的报信之后,火速开往了地委***肃清了敌特。

    不过虽然敌特被肃清了,黄英雄倒是成了孤儿。后来黄英雄父母的同事战友共同决定收养他这个烈士遗孤,轮流拉扯,把他供养***。

    可是这家伙后来被一群养父养母给惯坏了,参加工作担任三江林业局副场长之后第二年,就把场子里原本用于打井的八万多块钱私自拿出去推牌九打麻将给祸害了。

    那个时候的八万多可不是小数目,后来一大堆养父母筹了钱把窟窿堵上,将事情压了下来。不过事情影响太坏,黄英雄也那副厂长倒是当不成了,索性就下海经商。

    那年是八五年,赶上改革开放春风,再加上那些养父母拉帮,生意倒还真就做的不错。

    七八年过来,这小子靠着木结构别墅原材出口,制药,和商业地产,身价不菲。

    有钱有势,在森工系统之内,可谓是手眼通天。

    听到这些,李宪砸了砸嘴巴。

    ***、

    这么吊的孤儿?

    老子还真没见过!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