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65章:一首凉凉送给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放孔明灯一两个还觉得挺好玩儿,可是这东西放飞的时候其实挺有讲究。需要将用竹片撑起来的灯展开,还要小心着不让里面占了煤油的棉球把灯罩烧了。

    这样的话,放灯的时候就得先将煤油棉球点燃,然后用双手擎着让里面的热空气慢慢发挥作用,等差不多浮起来了之后,再松手送出去。

    连续放了十几个,秦占东的一双胳膊都已经有些酸了。

    “他妈的,顶住!为了儿子,为了辉煌的明天!”

    给自己鼓了把劲儿,秦占东揉了揉酸胀的胳膊,再次从地上拿起一个孔明灯点燃。顺着窗台,举了出去。

    别墅一楼。

    ***马晓丽正坐在沙发上佛摸着胎动异常猛烈的肚子,正当她拿了个苹果,准备削皮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谁啊?”

    马晓丽费劲巴力的从沙发上起了身。因为是藏娇的金屋,所以秦占东在幸福城的这套房子基本没有人知道。但是马晓丽怀了孕,现在月份大了不能出去走动,一个人在家里呆着太闷,所以平时会叫之前在洗浴中心上班的几个姐妹过来。

    农村出来的女人,现在飞上枝头变凤凰,每每看到自己那些小姐妹见到自己目前优渥生活时羡慕嫉妒的目光,马晓丽就心情大好。

    听见有人敲门,她还以为是那些小姐妹到访。

    起身问了一句,便直接来到了门前。可是通过猫眼看去,却发现门外站着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

    幸福城是高档小区不假,可是这时候的物业还不怎么成熟。所以小区里边经常有那老头老太太上门收垃圾纸箱。

    马晓丽眉头一皱,还以为门外老头是收破烂的,随手就打开了门,“大爷,我们家没破烂。”

    门口,秦占东的亲岳父黄铁军一愣,看到那眼中带着鄙视的孕妇,心里面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果然,那个***说的没错。

    这女人,他妈的,一看就是个小三像啊!

    可是毕竟人老成精,为了避免弄错,黄铁军强忍着怒意,问道:“让秦占东过来说话。”

    “我们家老秦忙着呢,你谁啊?”马晓丽没怎么见过世面,得此一问,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了这么一句。

    可是说出来,她就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对——秦占东在这买的房子,就是为了不让认识的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现在怎么可能有人直接找上门来,而且一开口就找秦占东?!

    “秦占东是谁?我,我不认!”她马上改了口。

    可是,为时已晚。

    “老子瞅你就是个破烂儿!”

    门口,已经气得壁质分离,脸色铁青的黄铁军二话不说,轮起巴掌,直接扇了过去!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马晓丽一个踉跄,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仰躺在了地上。

    “秦占东!你个狼心狗肺的***蛋!我就说最近怎么那么多的应酬,那么多的出差!姑奶奶当初瞎了眼,嫁了你这么一个***犊子!呜呜呜呜呜!”

    随着马晓丽的一声尖叫,门口,黄秀娟哇一声哭了出来,带着气势汹汹的一家人,冲将进了屋!

    二楼,秦占东听到楼下的动静,和那由远及近的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愤怒的咒骂,心中狠狠颤了几颤!

    自己的媳妇说话他咋能听不出来?

    完了。

    东窗事发!

    他马上就意识到,人生之中一场大危机,正在向自己席卷过来。

    忽而,秦占东就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此时此刻,下午之时那虚云子道长所说自己头上煞气冲天,七日之内必有大灾,可不是已经实现?!

    心中在慌乱的同时,也对那仙风道骨,铁口直断的道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准呐,真***准呐!

    可是,在心中诚服的同时,下午时候虚云子道长的话,又在他的耳边荡响;“切记,放灯过程之中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切切不可中断。明灯一断,祸灾千万!”

    明灯一断,祸灾千万!

    下意识中,秦占东将这句话念诵了出来。

    “不行!不能断!”

    想到此处,秦占东将手中的一个孔明灯放飞,趁着那灯还在窗口悬浮,未曾飘向天空之际,脱兔一般跑到了卧室门旁,垮嚓一声将门关上锁死,然后大吼一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门边上那足有两百多斤的大衣柜推到了门前死死顶住!

    几乎是在他刚刚将门挡死的同时,门外,一阵咒骂和踹门声大响。

    “秦占东,老娘跟你拼了!”

    “***犊子,秦占东你个白眼狼负心汉***蛋,赶紧给姑奶奶出来!你要是个带种的,就出来给我姐,给我们家一个交代!”

    “秦占东你给老子开门!亏老子这十几年把你当成自己亲儿子一样的对待,现在你背着小娟,在外面养了女人还有了野种,你对得起小娟嘛?你对得起我嘛!”

    “秦占东!别躲在里面不吱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包***,咋没本事开门啊!秦占东开门啊!你开门开门开门呐!”

    咚咚咚!

    Duang!duang!duang!

    秦占东听着门外拆房子一般的热闹,睚眦欲裂大汗淋漓的同时,心中也在滴血、

    “你们别逼逼啦!就等我,就等我把这个灯放完,我立马就出去跟你们解释!要杀要剐,随你们他妈的便!”

    再次点燃一盏孔明灯,秦占东终于顶不住门外的压力,带着哭腔,大吼了一声。

    门外,回应他的是一轮新的咒骂。

    “***你祖~~~宗!秦占东,你不出来是吧?好!老二老三,去,找斧子!咱们就把这个骚窝,给他拆了!”

    “知道了爸!”

    幸福撑小区门口。

    一台白色涂装,车门上喷涂着“监察”的大发面包车缓缓开了进来。

    司机小程娴熟的打着方向盘,一面看着面前的道路,一面对坐在副驾驶上的组长刘经典抱怨,“刘组,这上哪儿找去啊?”

    刘经典也是无奈,“说的就是,什么最热闹,最显眼的房子,这不扯犊子呢嘛?也不知道王处是咋想的,就这么个闹笑话似的***也让咱们出来跑一趟。”

    “那咋整啊刘组?”司机小程一面将车速打慢,缓缓的向小区里面开着,一面问到。

    刘经典挥了挥手,“就往前开吧,在小区里边溜达一圈,回去就跟王处说没找到得了。”

    “那成。”小程点了点头,看着大部分黑漆抹呼,只有少部分亮着灯光的幸福城小区夜景,面带迷惘:“哎呀,不过刘组,这小区可是真像样啊。要是在这儿买套房子,那住着得老得劲儿了吧?”

    刘经典嗤笑一声:“可得了吧,这么大的房子,一年光是物业费取暖费就得好几百,白给我我都不住。再说了,现在这些商品房买到手就算是瞎到手了,等几年你看看,十几万买的房子,几万块钱都没人要。在这买房子的人,不是傻就是有钱烧的。”

    小程对自己组长的分析深信不疑,连连点头。说的是,现在买房子的人不是有钱烧的就是***。

    可就是这时候,一旁的一栋别墅中的喧扰,钻进了车来。

    “唉?那头是干啥呢?”刘经典拍了拍小程的肩膀,伸手一指。

    指尖所向之处,一栋洋房别墅上方,一道由红彤彤的孔明灯汇聚起来的天梯,正遥遥奔向云端。

    而那别墅之中,一阵阵怒骂声,玻璃破碎声,叮叮当当的打砸声,好不热闹!

    见到这般景象,刘经典一拍大腿:“***!那***里说的还真中了!小程,快,过去!”

    司机小程得了命令,道了声“得嘞”,直接一打方向盘,那笨重的大发面包车似灵蛇一般陡然加速,直接向那A7栋……疾驰而去!

    A7栋别墅一楼。

    听着楼上的喧闹,咒骂,马晓丽已经是无力顾忌。

    她只感觉肚子阵阵抽痛,冰冷的地板上,双手触及之地尽是黏糊糊一片。

    虽然没有生产过的经历,可是这个即将成为母亲的人,已经意识到了——肚子里的胎儿,看样子……即将要在这个热闹的晚上,出生啦。

    咬紧牙关,马晓丽翻过了身来,艰难的爬向了一楼客厅旁的那个大柜子。

    为了迎接孩子出世准备的所有东西,都在那个柜子里。秦占东是指望不上了,现在楼上的那些人在,她不敢大声叫喊,又害怕自己躺在这里一尸两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打定了主意。

    她要自己去医院。

    艰难的爬行了几米的距离,终于来到了那柜子之前。她奋力打开柜门,趴在地上,也看不到柜子里面。腹中剧痛,让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

    情急之下,她胡乱的拽了一把。将一个黑色的袋子摘了出来。

    垮嚓。

    沉甸甸的袋子砸在了地板上,许是里面的东西太过沉重,黑色的旅行包拉链承受不住,直接崩开。

    瞬间,一沓沓花花绿绿的票子,在地板上开了花。

    而就在这时,门外一声汽车的急刹响起。

    下一刻,一大串凌乱的脚步,踏进了A7栋的大门。

    “***!这,这什么情况!”

    “哎!这有个孕妇!”

    马晓丽已经听不清周遭的声音,宫缩引起的十级疼痛,让她的受想行识都已经混淆成一片,耳边只有嗡嗡的杂音。

    在昏迷过去的最后一刹那,听到门口的声音,马晓丽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举起了手臂。

    “我要生了,我肚子里,是森总项目处主任秦占东的儿子!救,救命~”

    说完,马晓丽浑身一软,彻底晕了过去。

    门口,看到那一地怕不是有一百多沓花花绿绿的票子,以及地上孕妇刚才爆出的名号,小程张大了嘴巴。

    “刘组,咱们……怕是逮到大鱼了!”

    楼下楼上,一片热闹。

    而此时,二楼的卧室里。

    “还剩一百二十个,还剩一百二十个!这些放完,煞气就散了,煞气散了,一切就都好了!”

    秦占东仍然在奋力的拿着打火机将又又又又一个孔明灯点燃。

    ........

    幸福城小区东侧的一个山坡上。

    一个年轻人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看了眼那绚丽急了的“登天梯”微微一笑。

    “人间自有公道,说到不如做到……不对不对,不应景儿、嗯......”

    “灼灼桃花凉,今生愈渐滚烫,一朵已放心上,足够三生三世背影成双……”

    空旷的山坡上,一阵不难听,但是绝对不怎么好听。但是不管好听难听,都绝对没有人听过的歌声,传了出来。
重启黄金年代(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