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田园小娇娘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慕容浩

田园小娇娘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五十一章 慕容浩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许三郎原本以为吴管家是来接他们离开的,可刚刚看着就有些不对劲,等到吴管家话一出口,许三郎就猜到了几分,皱着眉头问道,“那人是何人?”

吴管家面色沉重,看了一眼许三郎身边的程曦和一旁的余招财一眼,才放低了声音说道,“慕容振华的嫡长子慕容浩,而且据属下得到的消息,慕容浩此次过来的目的,是押解二公子***的。”

许三郎身旁的侍卫冷笑一声,“慕容振华倒是居然敢派他那个宝贝儿子过来,也不怕咱们趁机下黑手么?”

吴管家抬眼看了一眼护卫,随后开口应道,“慕容浩带了两万禁军过来。”

许三郎眉头微皱,心里一直在思考着对策,且吴管家的时间有限,心里有了想法便快速开口说道,“想办法把慕容浩引到月城,然后给慕容浩安一个严重点的罪名扣押了,让月城赵大人给京里递一道褶子上去,闹得越大越好。”

吴管家点头应下,“我马上安排,并派人通知赵大人,只是大公子和二公子要怎么办?”

许三郎道,“暂时不用管我们,先把我吩咐的事情办好,之后再来见我。”

吴管家忙施礼应道,“属下领命,属下会打点好牢里,尽量让公子少受些罪。”

这时外面的官兵已经过来,打开了大门对吴管家说道,“时间到了。”

吴管家只得朝着许三郎施礼道,“公子保重。”

等到吴管家离开,程曦皱着眉头对一旁的许三郎说道,“咱要坐牢?”

许三郎点点头,“暂时委屈几天。”

程曦叹息一声,应道,“真是倒霉,早知道就该听你的乖乖回去,别在城里晃哒了,不然也不会出这等事儿。”

余招财也跟着叹息说道,“只希望吴管家的动作够迅速,让那个什么慕容家的公子没空来收拾咱们。”

只是没过多久,就担心什么来什么了,几个人被押往刑室的路上,程曦忍不住瞪着余招财说道,“乌鸦嘴。”

许三郎则是看着程曦一脸的担忧,自己几个大男人吃点苦头没什么,可是程曦要怎么办?

犹豫再三,许三郎最终还是对一旁的护卫说道,“一会儿见机行事。”

护卫听得程曦的话,却是有些不赞同,“公子,这样咱们之前的计划不但会落空,反而容易给人留下把柄。”

许三郎看向护卫的眼神冷了几分,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我说的话你听不明白?见机行事。”

护卫不再敢开口,只余招财跟程曦都一脸吃惊的看着许三郎,如此这般强势且不容人质疑的许三郎,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几个人走在前面嘀嘀咕咕,后面押送他们的几人终是忍不住斥道,“嘀嘀咕咕什么呢,快点走。”

等到了审讯室,看到审讯室绑着的那个人时,几个人都吃惊的看向那个人。

余招财吃惊的看着被绑在刑房一木头架子的男子,居然真的是跟许三郎长的一模一样,许三郎和护卫吃惊,是因为歌舒居然会被绑在这里,而且看他身上那凌乱的衣衫,衣衫上浸透出来的血色鞭子印记,居然还是才受过刑。

程曦吃惊,是看到歌舒在大牢里居然是这般狼狈,之前听许三郎明明说的是歌舒想离开这大牢随时都可以的,而此时居然心甘情愿的呆在这大牢里受刑?

只此时他们却没机会询问,因为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正坐着一个人,那个今天骑马跟他们发生冲突的男子,也应该就是吴管家过来所说的那个慕容家的公子慕容浩。

“把他们都给我绑到那边桩子上去。”那慕容浩指挥者他身边的官兵。

几个官兵过来,推着他们分别去了绑歌舒那位置旁边的木桩。

许三郎看着那些官兵对程曦推推搡搡的动作,眉头微微皱起,被绑着的手臂渐渐捏成了拳。

那慕容浩边看着几个人往木桩上绑,边得意的道,“哼,敢跟本公子叫板是么?今天就让你们尝尝,跟本公子叫板的后果。”

“那边,停下干嘛,继续给我抽。”

而慕容浩所指的那边,正是歌舒所在的位置,然后歌舒旁边的那个官兵的鞭子便狠狠的抽在的歌舒的身上。

许三郎跟那护卫看着那边的场景,眼睛都微微眯起。

而此时的歌舒,挨了一鞭子之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慕容浩,你居然敢这么对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慕容浩得意的大笑,“哈哈哈,不放过我?就你现在这副德行?你还是想想自己能不能从我手里活着离开吧,顿着干什么,继续给我抽。”

鞭子再次抽到歌舒的身上,每一鞭下去,歌舒便传出一声闷哼,眼睛却阴冷的看着慕容浩,“你且记得,今日所受,来日必加倍奉还。”

慕容浩得意的笑着道,“加倍奉还?那你也得有那个机会,江南的世子死在偏远的云城,谁能信呢?只怕所有人都还以为江南世子早就回去了江南封地。”

从两个人的对话中可以看出,这两人显然之前就是认识的。

歌舒居然是江南世子?程曦脑子里回想着之前在一品堂时听一品堂掌柜给自己普及的当今局势,江南封地,江南封地是瑞王封地,一个有实权的瑞王,那许三郎的身份?

这样的身份,还真真是吓了程曦一跳,许三郎他们到底想做什么,程曦心里大概也有了些底,只瑞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推翻慕容世族的外戚专权,还是干脆取而代之坐上那个位置?

那以许三郎的身份,真的能如他自己所说,完事儿之后回去乡下跟着她一起种地?

程曦还处在许三郎和歌舒的身份震惊中,只到自己的手被反缚在一柱子上,手腕被绑痛才回过神来。

这慕容浩亲自呆在刑室的主要目的,似乎是歌舒,收拾他们好像只是为了顺手,等到他们被绑好,只不耐烦的朝着绑他们的那几个官兵挥了挥手,“好好收拾他们一顿。”

之后就又很是惬意的欣赏着歌舒挨鞭子了。

而此时许三郎看着那些拿着鞭子靠近他们的几个官兵,却是皱起了眉头看向了程曦那边,绑在许三郎跟程曦中间的护卫,再见到许三郎面上的表情时,便想着今天二公子这鞭子怕是要白挨了。

在接收到许三郎的眼神时,护卫便开始在官兵的眼皮子地下用小刀片割着柱子后面缚着他双手的绳子了。

而此时那些官兵眼看着也拿了鞭子朝着他们这边过来。

就在这时,之前程曦他们在街上见过的,那个慕容浩身边的猥琐男子突然从外面进来,对慕容浩说道,“公子,属下有要事汇报。”

慕容浩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却还是朝着那猥琐男子点了点头。

那猥琐男子得到公子的首肯,才过去慕容浩身边,弯着腰对着坐在椅子上的慕容浩的耳朵耳语了一阵。

那慕容浩的表情渐渐的从不耐变的激动再变的兴奋,等到猥琐男子说完,慕容浩便激动的站起身,对着众人说道,“留下两人看着他们,***人都跟我走。”

之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而留下的那两个人,也出了刑房锁上了门,去了门口守着。

等到慕容浩带着人走远,护卫才解开自己手上的绳子,再解开自己身上的绳子,轻手轻脚的靠近门口,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类似火折子的东西吹燃,之后一股子带着幽香的味道开始慢慢飘散出去。

许三郎也已经解开了自己手上的绳子,边过去程曦身边,替程曦解开绳子,边小声说道,“闭气。”

只程曦还是吸进去了一些,觉得脑袋有些晕眩,等到许三郎替她解开了绳子,她就手脚无力的歪到了许三郎的怀里。

门口的护卫已经收起了手里那根吹了会飘洒异香的火折子,又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瓶子,一人倒了一颗给他们。

程曦含着那个药丸,头脑瞬间清醒,嘴里忍不住喃喃说道,“好神奇。”

而此时护卫已经迫不及待的过去给歌舒松绑看伤了。

悲催的余招财却是暂时被几个人遗忘,只到程曦彻底的恢复了正常,才推了推来搂着她的许三郎,对他说道,“你先去给余公子松绑啊。”

余招财一脸幽怨的看着两人,“终于想起我来了。”

而此时歌舒那边,护卫给他解开绳子的时候,总会不小心碰到伤口,痛的他只吸气,却还是先行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们怎么也被抓进来了?”

许三郎替余招财解开了绳子,之后才过去歌舒旁边,跟着护卫一起,将歌舒扶着在慕容浩刚刚坐过的椅子上坐下。

可许三郎却没有回答歌舒的问话,歌舒只得将目光转向许三郎的护卫,结果跟许三郎一样的闷葫芦,还是程曦过去开口应道,“咱们倒霉呗,原本是在大街上逛逛,谁知道能遇见这么个纨绔,大街上骑马狂奔,我还差点葬身马蹄下,之后就发生了冲突,然后就被抓进来了呗。”
田园小娇娘》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