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田园小娇娘 > 第二百零八章 古琴

田园小娇娘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八章 古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花船老板和舞娘进来,这美好的画面终是被打破,程曦收起了面上的笑意,原本打算坐正,却是被许三郎微微用力搂住,程曦也就干脆继续窝在许三郎怀里了。

花船老板进来时当然也看到了那画面,还微微的愣了愣,之后便瞬间明了,这舞娘为何被赶了出去,而且似乎自己的出现,也同样破坏的这美好的场景。

只自己到底也已经进来了,只得开口说道,“几位客官,可要燕娘助兴舞上一曲?”

程曦看着花船老板说道,“老板不是说燕娘的舞技堪比赵飞燕么,不如在手掌上舞上一曲如何?”

花船老板尴尬赔着笑应道,“这掌上起舞哪儿能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行的,燕娘若真是有着能耐,也不会在咱这小小花船上了。”

程曦只是随便说说,也并非想要为难他们,便抿唇应道,“那就随便跳一跳吧。”

花船老板松了一口气,忙应道,“好好,快去,琴师进来。”

然后门口便有一白衣男子抱着一副古琴进来,再靠门边的位置坐下,放好了古琴,燕娘搬了一个圆凳,放在了船舱中间位置,上去站好,琴音响起,燕娘便站在那圆凳上开始翩翩起舞,虽然不是掌上起舞,这圆凳上起舞,倒是也挺好看。

一曲舞毕,燕娘屈身施礼,“燕娘献丑了。”

程曦笑着应道,“跳的挺好的。”

燕娘抬头看了前面的两人一眼,低下了头,这花船老板是个人精,忙开口说道,“咱们就不打扰几位公子了。”

说完便招呼两人离开,看到舞娘站在原地没动,微微皱了皱眉头,出声提醒道,“燕娘,走了。”

燕娘这才转身跟上花船老板准备离开。

只程曦突然出声,“那个,琴师,琴能不能借我一用?”

那琴师微微愣了愣,随即转身看向程曦,不等琴师答话,花船老板便先一步应道,“当然可以,赶紧的给小公子送过去。”

那少年琴师还是将自己手里的古琴送了过去,只离开的时候还依依不舍的看着自己的古琴,程曦好笑的应道,“放心,不会给你弄坏了。”

等到花船老板等人离开,许三郎看着程曦面前的古琴,问道,“曦儿对古琴感兴趣么?”

程曦点点头,应道,“可惜不怎么会弹,边说着,手里边弹了几下。”

许三郎听着倒不似初学者刺耳,倒是有一点简单的调子,疑惑问道,“曦儿不是会弹?”

程曦白了一眼许三郎,“这也叫会弹?”

然后听得程曦拨来拨去都是那几个调子之后,许三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道,好像是不怎么会。

不过许三郎发现,程曦拨弄那几个调子熟练了之后,复又开始拨弄另外几个调子,就这样几个几个拨弄了好些个调子,然后便开始弹出来一段不算太流畅的旋律,虽然他从来没听过那一段旋律,但是绝对不难听。

许三郎瞪大了眼睛看着程曦专心在哪里拨弄,他敢肯定,程曦刚开始是不会儿的,而是在慢慢的摸索,但是这么快就能摸索着弹出来一段,会不会太快了些?而且是不用人教自学成才?

那外面的少年琴师听得里面的动静,也是瞪大了眼睛,他是行家,一开始听着里面弹出来的那几个简单的调子,觉得里面那人应该是略懂音律,然后里面的人总在重复的弹着那几个调子,似乎在熟悉,紧接着就有一段旋律弹了出来。

这么快就摸索着会弹了?简直不要太逆天,想他从小就跟着乐坊师傅学琴,学了好几个月,才能勉强记住那几个调子,一年后才能弹出这样一段旋律来,里面的人这才多久呢?一盏茶的功夫?还是半盏茶的功夫?

琴师忍不住对一旁的老板说道,“我可否进去看看,或许能为里面的客官指点一二。”

那花船老板想了想,才点了点头,应道,“去吧,不需要你的时候,就赶紧出来。”

琴师听得老板答应,点点头就迫不及待的进了船舱,进去之后便施礼说道,“客官可需要小的指点一二。”

许三郎看到那琴师正一脸兴奋的看着正在摆弄琴弦的程曦,微微皱了皱眉头,正想着打发出去,只程曦却是先一步开口说道,“好呀,我总有一个音弹不出来,你来帮我看看。”

然后许三郎便强忍着不适,看着程曦跟那个年轻的琴师凑在一起研究古琴旋律,似乎还没完没了,许三郎终是忍不住从软塌上站起身,过去伸手将跪坐在古琴前面的程曦拉了起来,开口说道,“休息一会儿,手指都红了。”

程曦并没有发现许三郎的异样,此时被许三郎这么一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还真有些红了,只得点了点头,对一旁琴师说道,“多谢你教我。”

那琴师站起身来,施礼应道,“小……公子不必客气,公子对音律古琴天赋异禀,小的自愧不如。”

程曦笑着应道,“我可赶你差太多了。”

少年琴师正要再夸程曦,突然感受到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然后就看到了程曦身边那男子阴冷的眼神,正盯着自己,少年琴师的心里咯噔一跳,忙抱起自己的古琴,施礼道,“小的告退。”

说完也不等人答话,就快步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好像担心身后会有人追他似的。

程曦看着少年琴师匆忙离开的背影,甚觉莫名其妙,喃喃说道,“我话还没说完呢,怎么人就走了。”

许三郎此时已恢复正常,开口应道,“你还想说什么?”

“想问问他叫什么名字呀,教了我好半天古琴,也算是我老师了,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许三郎却是没有接程曦的这个话茬,而是开口问道,“很喜欢古琴么?”

程曦点点头,她前世的时候就喜欢各种乐器,倒是学过钢琴和吉他,只古琴却是没怎么接触,可惜来了这里之后,天天为生活奔波,早就忘了这些业余的爱好了。

许三郎看到程曦点头,便开口继续说道,“喜欢回去让赵玉教你,听说她琴艺不错,在京城都很是出名。”

程曦眼睛一亮,这古代名门大家闺秀,好些都是从小请名师教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一直都只觉得赵玉张扬跋扈,倒是忘了赵玉趋势也是名门世家的大家闺秀呢。

而程曦得注意力也被许三郎成功的转到了赵玉的身上,“赵玉的琴艺在京城里也出名?是不是京城才女呢?这京城里那些大家闺秀可有排名啊,她排的上号么……”

许三郎有一句每一句的跟程曦聊着,终是没再让程曦又机会提起那个少年琴师,等到程曦犯困昏昏欲睡的时候,许三郎便偷偷招呼了阿武,让那个舞娘琴师不要再进来。

木讷的阿武却是有些不明白,明明夫人挺喜欢看那个舞娘跳舞,也挺喜欢那个琴师弹琴的,为何主子不让他们进来了?虽想不明白,却还是按照自家主子的吩咐去执行,找花船老板去了。

程曦是昏昏沉沉间被许三郎叫醒的,迷迷糊糊间,便听得头顶的许三郎开口说道,“快到了。”

程曦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从软塌上坐起身,靠着许三郎看向外面,便见着一艘小船往这边驶过来,许三郎对阿武说道,“你去交钱。”

程曦疑惑问道,“交什么钱?”

许三郎伸手帮程曦整理着因为睡觉弄得有些凌乱的发冠,边应着程曦,“这桃花坞之前是一个有钱人将此地买下来,打造成这样的,只那有钱人家渐渐没落,他的后人又舍不得将精心打造的这地方卖掉,便想了一个对外开放的法子,所以进这桃花坞,是要收银子的。”

程曦了然了点了点头,“原来是要收门票。”

许三郎想着程曦得形容,倒是觉得很是形象。

程曦转过头,透过轻纱看向外面,便见着阿武正跟那小船上的人交涉,阿武给了他们银子,那些人就又架着小船离开了,船也开始继续前行。

程曦往远处眺望,果然看到了远处湖面上一片绿意盎然的景象,那一片绿意当中,还夹杂着不少粉*红,应该就是荷花了。

程曦兴奋了过去船舱边上坐下,撩开轻纱探着头往远处看,许三郎担心程曦栽下去,忙过去程曦身边护着程曦。

花船越靠越近,之后从一片绿意盎然的荷花荷叶当中穿过,驶向不远处岸边的一个小码头,程曦看着那绿意盎然的尽头,那一栋精致漂亮的小楼,兴奋的道,“咱们今晚可以住那小楼么?”

许三郎看着程曦那笑颜逐开一脸兴奋的表情,也不自觉的感染了他,唇角上扬轻声应道,“好。”

边欣赏这荷塘春色,花船也靠近了码头,码头上熙熙攘攘的停着几艘船,却是没什么人,只岸上有两个穿着断褂的男人,等着船靠岸后帮忙下锚停船。

程曦疑惑对一旁的许三郎道,“这里风景如此迷人,为何没什么人。”

许三郎应道,“这里的门票并不便宜。”刚听得程曦口里的词汇,倒是学以致用的很快。

程曦了然,想想他们坐的花船,那价钱就不是一般人能坐的起的,这里的门票,就看看这荷塘的景色和那荷塘周边精致的小楼凉亭,怕也不是一般的价格能进来了。

想着来这里的高昂花费,程曦搂着许三郎的胳膊昂起头看向许三郎,“你现在很有钱么?”

许三郎被程曦问的微微愣了愣,才开口应道,“算是吧。”

程曦抬着头,眼睛亮闪闪的看着许三郎,“多有钱啊。”

许三郎看程曦一副小财迷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伸手刮了刮程曦的鼻子,应道,“下船了,等回去之后,将钱都交给你。”

程曦搂着许三郎的手臂,一蹦一跳的跟在许三郎的身边,嘴里还开口应着,“你说的,不许反悔,不准藏私。”

此时的程曦,倒像是一个还不懂事的孩子,正拉着大人的手臂撒娇,跟许三郎这样拉着像是两兄弟,弟弟正在冲哥哥撒娇,倒是没有之前两个人手拉着手上船时那么诡异,那船下下锚帮忙停船的人,也只因两人出众的外貌多看了几眼,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眼神。

许三郎很是享受程曦这般搂着自己,没收到之前那异样的目光,便也由着程曦抱着他的手臂边走边晃着下船。
田园小娇娘》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