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田园小娇娘 > 第二百零九章 神仙坞

田园小娇娘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零九章 神仙坞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那花船老板似是停船的时候就已经跟帮忙停船的两人交涉过,等到程曦许三郎他们三人下了船,那其中一人边上前开口招呼道,“几位公子这边请。”

一旁的花船老板忙在他们离开前开口说道,“几位公子要是坐船就直接过来这边,小的一直会在这边候着,只是这帐……”

许三郎知道程曦很是喜欢这里,所以也没决定到底什么时候回去,便对一旁的阿武说道,“今明两天的帐先结给他。”

之后一行人才跟着那人去了岸上,由那个人带着往前走。

程曦搂着许三郎的手臂,边欣赏着周边景色边往前走,那前面带路的人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楼,“那里两边的两栋小楼空着,几位客官想住哪边?”

许三郎低头看向程曦,问道,“想住哪儿?”

程曦顺着带路人所指的方向看了看,看到其中一栋小楼前面似乎还在湖面延伸出来一座小凉亭,于是开口问前面的人道,“那凉亭可是属于那栋小楼。”

见那人点头应是,程曦便开口说道,“就那一栋吧。”

此时正是下晌,太阳毒辣天气炎热,好在这一路过去都是柳树成荫,湖面上时不时吹来一股清风,倒也没有热到不能忍受。

不过等到走到那一栋小楼,程曦身上还是出了一身的汗,到了那小楼门口,那人便喊了一声,迎客了,然后里面就出来了一个中年妇人,身后跟着一个丫鬟一个小厮,给许三郎程曦他们施礼,“老奴(奴婢/奴才)见过几位贵客,几位贵客里面请。”

程曦看着这阵仗,想着这桃花坞的主人怕是不一般,看看这些个下人,一看都是训练有素,就那个小丫鬟,也不像之前在船上见到的那个舞娘那般,会因为许三郎出众的外貌盯着人看,规规矩矩的垂手站在那个中年妇人身后。

那带路的人将人送到就离开了,许三郎程曦他们由着那个中年妇人带着他们进去小楼,那中年妇人还边带着几人进去边自我介绍,“老奴花姑,这小奴唤阿秋,丫头唤阿菊,几位若有事只管吩咐便是,小楼共两层,楼下除了正厅有两间房,楼上两间,几位可随便挑选入住。”

许三郎随口应道,“我跟曦儿住楼上,阿武你就住楼下吧。”

阿武应道,“是。”

那中年妇人介绍完小楼,继续说道,“小奴看这位小公子出了些汗,可要沐浴?另何时安排几位用饭?”

程曦也确实觉得身上汗着不舒服,便开口说道,“好,沐浴完就准备饭菜吧。”

这般周到的服务,让程曦有一种住进了五星级酒店的感觉,倒也一点没有客气,开口吩咐。

那中年妇人应下,“楼上楼下都有浴房,几位稍等,老奴这就去准备,阿菊,先伺候几位贵人用茶。”

那阿菊应下便泡茶去了,叫花姑的妇人则去安排沐浴的热水,那阿秋却是过去了小楼大厅靠湖的那边,之后程曦便见着阿秋将那靠湖边的木质雕花墙一扇一扇的推开了,却原来居然是一扇一扇可以打开的门,正厅里变的敞亮,然后外面湖面上的荷塘景色尽收眼底。

其中一扇门连接着一条长廊,那长廊的尽头,便是程曦之前看上的坐落于湖面荷塘中间的凉亭,程曦很想过去看看,只看着外面那***辣的太阳,还是打消了念头,反正要在这小楼住下,有的是机会过去。

那正厅往里,有一个软塌,前面有张小茶桌,外面不似中间是可以打开的门,而是可以打开的窗户,此时阿秋也已经将窗户打开,许三郎便拉着还在看着湖面上的景色的程曦过去软塌那边坐下,阿菊很快就端着托盘过来给他们上茶了。

阿武作为暗卫,则是习惯性的开始在这小楼里上上下下的巡查。

程曦没想到,这阿菊送过来的居然还有冰镇过的酸梅汤,在这样酷热的夏季,喝着冰镇的酸梅汤,欣赏这窗外美景,还真是享受啊,程曦忍不住开口感叹说道,“啧啧啧,修建这桃花坞的主人,还真是会享受,没想到云城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许三郎应道,“听说是一位酷爱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的雅士。”

程曦听得许三郎这样一说,又来了兴致,开口对一旁正在泡茶的阿菊说道,“你们这里可有琴师?”

那阿菊应道,“没有琴师,若是小公子要琴,奴婢倒是可以去准备。”

程曦微微有些遗憾,自己也不是太精通古琴啊,不过有个古琴自己捣鼓也不错,自己有音律知识的基础,之前在花船上跟着那少年琴师又学了一些,勉勉强强应该能凑合着弹出来几首。

想到花船上琴师,程曦眼睛一亮,看向许三郎道,“咱们可以把那个花船上的琴师请过来。”

许三郎扬起的唇角渐渐收起,面上的表情冷了几分,开口应道,“那琴师还要做***人的生意,并不会留在这边。”

程曦不疑有他,只得遗憾的点了点头,对那阿菊说道,“麻烦你去帮我找一把琴吧。”

那阿菊已经泡好了茶,听得程曦得吩咐,应下之后便离开了,程曦跟许三郎在桌边坐了一会儿,喝了会儿茶,花姑便过来,说浴房热水已经准备好。

许三郎送了程曦去了楼上的浴房,花姑听说阿菊找古琴去了,便准备自己留下伺候程曦沐浴,程曦却是坚决拒绝了,就洗个澡,她哪儿需要人伺候呢。

而许三郎等到程曦进了浴房之后,却是下楼去找到阿武,小声吩咐道,“你去那边花船看看,看那个琴师还在不在,若是在赶紧的将人打发了,让他不要再出现。”

阿武木讷的站在原地,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才应下转身打算过去,许三郎却是开口再加了一句,“那个舞娘也一起打发了。”免得到时候又惹程曦不开心。

阿武边往花船那边去,心里边想着,主子今儿怎么总是跟那个琴师和那个舞娘过不去呢?

不得不说,这阿武还真如阿文所说,空有一身蛮力,从来不带脑子。要是阿文在,怕是又要敲他的头,说他是木头脑袋了。

等到程曦洗完,看到一旁屏风上挂着的纯白衣服,程曦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地儿还真是有够周到,连他们过来没有带换洗衣服都有想到,只程曦还是有些不放心这衣服是否够干净,过去抓着那衣服放到鼻尖处闻了闻,首先感觉到的却是布料入手时的柔软丝滑,放到鼻尖处,便闻到衣服上带着一股皂角的清香。

程曦正凑近衣服闻着衣服上的味道,不想门外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程曦一大跳。

只听得外面花姑的声音突然响起,“都是准备的崭新衣物,且做好后细细浆洗过,小姐可放心穿戴。”

程曦心里腹诽,这人是有***眼么?手上倒是也有了动作,开始拿了那衣服穿戴,只没一会儿程曦就受不了了,终是对着门外喊道,“花姑在呢,您进来一下。”

门外很快便响起了声音,“老奴进来了。”

程曦想着,怕是这人一直都在门口候着,等着客人吩咐呢,还真是够周到。

那花姑进来之后,程曦便站在屏风后面,手里搂着衣服尴尬说道,“那个,麻烦帮忙穿一下衣服。”

程曦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实在是觉得丢脸,居然不会穿着繁杂的衣服,不过好在因为刚刚沐浴,热热的水蒸汽原本就熏的她脸色微红,并看不出她有红脸。

等到穿戴好之后,程曦才想起,自己一直的男子装扮,原来早就给人识破了。

给程曦穿戴好那白色衣服,花姑忍不住赞叹,“小姐这等装扮,真如仙女下凡。”

程曦礼貌的笑了笑,过去模糊的铜镜边上照了照,看不太清,但好像还不错,衣服似是丝质的,穿着也还挺舒服,特别是这种夏天,穿着凉快,只一点让程曦有些不习惯,就是这宽大的水袖,还有那拖在地上的裙摆,可能是自己的个头有些矮的缘故,她都担心会踩着摔倒。

程曦拖着这长长的裙摆小心翼翼的下了楼,便见着许三郎早已坐在了那窗边的软塌边上喝茶。

此时许三郎同样一身白衣广绣长袍,松松散散的穿在身上,头发因为刚洗过,透着微微湿意,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与那纯白广绣长袍形成的鲜明的对比,手里拿着一个茶杯,正斜倚在窗边,那一双精致的眉眼,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程曦,唇角上扬,带着淡淡的粉,外面的阳光照耀在若隐若现的水面,反射进窗口,映衬在许三郎的身后,从程曦的位置上看过去,感觉窗边的许三郎似在发光一般。

再加上窗外的景色,就如同一幅水墨画一般,再配上窗边斜倚的美男,迷的让程曦呆呆的看着移不开眼。

而许三郎同样也着从楼上下来的程曦,白衣女子,长发披散,眉眼如画,面色微红,圆润朱唇,轻移脚步,款款而来,让许三郎看的移不开视线。

两人如此对视,就连一旁的阿菊都不忍打扰,只却是总有那些不懂风情的人出声打断。

“公子,夫人,饭好了。”

许三郎的目光总算动了,只眼神突然变的冰冷,射向阿武,阿武接收到那样冰冷且带着危险杀气的眼神,再次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心里想着,“自己又啥时候惹主子生气了么?为何主子用那种要***的眼神看着她?”

程曦也从阿武的喊声中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居然看许三郎看的傻傻站着走神,原本微红的脸变的更红了些,嘴里嚷嚷着掩饰自己的尴尬,“这裙子太长了,走个路都好难。”

只说完程曦自己都略显吃惊,这种娇滴滴带着撒娇的语气的话,真的是自己说的么?

许三郎却是已经站起身,往程曦这边过来。
田园小娇娘》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