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田园小娇娘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会心疼的

田园小娇娘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会心疼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身后的人跟没事人儿一般,面色淡定的给程曦挽着发,一点也不将程曦得瞪眼看在眼里,等到发髻挽好,许三郎开口说道,“好了,走吧,出去吃早饭了。”

程曦却是噘着嘴坐着不动,“我才不出门,你自己吃去吧。”

说完站起身,气冲冲的过去床边,也管不了头上刚挽好的发髻,拉开被子往床上一趟,赖着不起了。

许三郎看着程曦给自己留了一个背,很是无奈的说道,“是我错了,***外面把早饭端进来好么?”

看床上的人还是没动静,不打算搭理自己,许三郎只得先出了门,吴管家看到许三郎出来,边吩咐着下人将饭菜往桌上放,边开口说道,“大公子,小的听奕护卫说,夫人喝多了酒,小的特意让厨房熬了清粥,准备了开胃的小菜。”

许三郎点点头,应道,“辛苦吴管家了,放着就好,你们去忙吧,这边不用人伺候。”

吴管家朝着屋里的下人挥了挥手,开口应道,“那小的先告退了。”

等到吴管家等人走了,许三郎转身准备进屋叫人,想了想,还是又回来,拿了一旁的托盘,将饭菜放在托盘里端进了卧房。

进了屋,将托盘放到了桌子上,许三郎过去床边,开口对还躺在床上背对着外面的程曦说道,“饭菜我端进来了,快起来吃饭了。”

程曦闷声闷气的道,“不吃。”

许三郎继续哄道,“是我错了,下次不这样了,乖,快起来吃饭。”

程曦不动,保持沉默。

许三郎看着程曦的背,眼神闪了闪,开口说道,“再不起来吃饭,我又要亲你了。”

程曦一股脑儿坐起身,怒瞪着许三郎,斥道,“许三郎,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越来越厚脸皮了。”

许三郎面上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着程曦应道,“是么,那我以前是怎么样的?”

程曦突然就觉得这样的许三郎特别的耀眼,晃的自己有些舍不得移开眼睛,不过程曦很快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看着许三郎发起呆来了,程曦恼羞成怒的脸色微红,瞪了一眼许三郎,便气冲冲的过去吃早饭了。

许三郎看着这样的程曦,面上的笑容更胜,也跟着过去了桌边。

没什么胃口的程曦,在许三郎的督促威胁下,还是乖乖的喝了一碗粥,因为醉酒还有些头疼,加上嘴还肿着也不好出去,程曦干脆继续窝去了床上睡觉。

程曦再次醒来,外面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天气也很是闷热,屋子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人,程曦起身过去洗脸架旁,稍稍洗漱了一番,在就着水盆里的水照了照,原本有些红肿的唇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程曦面色微红的摸着自己的唇,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之后才出了卧室。

看着外面也没有人,程曦干脆出门,往歌舒那边的院子里去了,在门口刚好看到阿奕端着一个药碗出来。

阿奕一见着程曦,便开口说道,“夫人,您醒了?身子可有什么不适?要不要属下给您看看再开点药?”

看着阿奕那面上的表情,程曦总觉得有些诡异,开口问道,“我挺好的,开什么药么?”

阿奕嘿嘿一笑,应道,“夫人不是醉了嘛,真的不要属下给您看看么?”

程曦看着阿奕的笑容,那笑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疑惑的看着阿奕,“我昨天喝醉了?是不是干了什么?”

阿奕忙笑着应道,“没有没有,您喝多了只喊着头晕,什么也没干。”

程曦细细回想昨晚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好像自己后来觉得什么都在眼前晃,一晃晃出来好几个,几个许三郎,几个阿奕,晃着晃着就都不记得。

程曦再次看向阿奕,跟阿奕确认,“真的什么都没干?”

阿奕否认,“没有没有,夫人要是没事属下就先去忙了。”

程曦看了一眼歌舒屋里,便开口叫住了阿奕,问道,“许三郎去哪儿了?”

阿奕应道,“主子跟阿武出去办事了,中午前会回来。”

程曦挥了挥手,“知道了,去忙吧。”

等到阿奕走了,程曦也晃晃悠悠的低着往歌舒屋里去了。

阿春看到程曦过来,欲言又止的开口,“大夫人……”

程曦抬头看了一眼阿春,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然后就低着头继续进门了,阿春想要阻止,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等到进了屋,程曦抬起头,便看到了让程曦瞠目结舌的一幕,然后快速转身,出了门还不忘把门带上,对门口的阿春斥道,“你怎么不拦住我。”

不等阿春回话,嘴里又开口气呼呼的说道,“你家主子真的是不要脸,大白天不关门抱着人姑娘不撒手。”

屋里,好不容易撒娇卖萌厚脸皮的将赵玉抱进了怀里,结果却因为程曦的出现,被赵玉推开的歌舒,听着外面程曦的话,气呼呼的不满的吼道,“我抱我媳妇关你屁事啊,不敲门就往别人屋里闯,你还好意思说我不要脸?”

程曦不搭理歌舒,而是对一旁的阿春故意大声的说道,“你看看你家主子,中气十足的像个病人么?整天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也不怕发霉。”

说完程曦便转身离开了,屋里赵玉则满脸怀疑的看着歌舒,“你的伤是不是没什么大碍了?”

歌舒眼神闪烁,应道,“你不必担心,肯定会没事的,只伤口在胸口窝上,我都不敢看,要不你帮我拆开看看吧,哎哟,刚刚说话太大声,胸口又开始痛了。”

赵玉慌乱的道,“很痛么,***叫阿奕过来?”

歌舒眼里闪过一丝得意,面上却一脸难受的说道,“无碍,受了伤哪儿有不痛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无所事事的程曦,在宅子里到处溜达了一圈,看着要下雨了,便回去了屋里,找了一本杂书翻看着,没一会儿外面就哗哗啦啦的下起了雨。

中午的时候,许三郎果然回来了,只雨下的太大,即便是打了伞也遮不住,衣服都打湿了,程曦看着微微皱眉,放下手里的书开口说道,“你赶紧去浴房洗一洗,***给你找干净衣服。”

许三郎原本想拒绝说自己去,话都嘴边又改成了“好”。

程曦拿着干净的衣服,过去浴房想也没想的推开了门,结果便见着许三郎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裤子站在屋里,程曦忙红着脸慌乱的转开了眼睛,虽然跟许三郎都同床共枕过,但从来都是穿着这里保守的褥衣,从来没见过许三郎光着身子。

只是刚转开眼睛,程曦又忍不住转了过来,看向许三郎,此时许三郎已经拿着屏风上随意搭着的湿衣,正在往身上披,稍稍遮掩住了身子,许三郎便开口说道,“曦儿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程曦却是没搭理许三郎,一步一步的靠近许三郎,然后伸手拉来了许三郎身上随意披着的湿衣,那些大大小小的各种伤口,就这样暴露在了程曦得眼前。

没能遮掩过去的许三郎,看着程曦,有些慌乱又有些无奈,心里有些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答应让程曦帮忙给她找衣服,他实在没想过,在这个时候这样的情景,让身上这些痕迹暴露在程曦面前。

许三郎伸手拉过湿衣,再次遮掩住胸口,沙哑着声音开口说道,“别看了,很丑。”

程曦却是再次执着的拉开了许三郎身上的湿衣,开口道,“这些伤,都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边说着,程曦边红了眼眶,伸手轻抚着许三郎身上的那些伤口,有些伤口还是鲜红的,有些伤只留下了一个疤痕,最显眼的,是左胸的那一块烧伤,正如许三郎所说,很丑,可程曦此时看着,却是觉得有些痛,心口有些痛。

许三郎干脆脱了身上的湿衣服,伸手拿了程曦手里干净的里衣给自己穿上,拉开还放在自己胸口上的小手,开口说道,“好了,别看了。”

然后快速的系好里衣带子,程曦却是执着的伸手往许三郎的胸口上放,嘴里还喃喃说着,“这些伤怎么回事儿,打哪儿来的?”

许三郎却是被程曦那软乎乎的小手摸的有些发热心猿意马,心里暗骂了一句自己禽兽,忙再次拉开程曦的手,不让程曦再继续再自己身上乱摸,沙哑着声音开口说道,“让我先穿上衣服,穿好再告诉你。”

说着再次整理好里衣,拿过程曦已经掉在了地上的衣服,给自己套上穿好。

等穿好了衣服,许三郎看向程曦,却发现程曦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胸口,那眼里闪着水光的泪花儿,好像随时都准备往下掉。

许三郎伸手小心翼翼的拂去程曦眼帘上的水光,柔声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边说着,许三郎边拉着程曦出了浴房,程曦也不说话,只乖乖的任由许三郎拉着,过去了隔壁的卧室桌边坐下。

许三郎坐在程曦的面前,伸手再次擦掉程曦眼里凝聚的泪水,轻声说道,“娇气包,怎么说哭就哭了?吓着了么?”

程曦吸了吸鼻子,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你的那些伤?”

许三郎知道这些如今想瞒也瞒不住了,只得开口说道,“我之前跟歌舒做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多少有些危险的,受点小伤在所难免,再说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程曦吸了吸鼻子,再次问道,“那胸口的烧伤呢?”

许三郎的身子突然顿了段了,眼里闪过一丝伤痛,随后才开口应道,“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我也记不太清了。”

只说话的语气,明显低沉了许多,声音僵硬,听不出喜怒。

即便是程曦此时的情绪不稳定,此时也听出了许三郎语气的不正常,只程曦并没有再追问,只靠近许三郎,伸手搂住许三郎的腰,头埋在许三郎的胸口,闷声开口说道,“答应我以后不能再受伤了,我会心疼的。”

原本身体僵硬,面色低沉的许三郎,突然就觉得心里的阴霾消散了不少,面上表情也柔和了许多,伸手抱住怀里的程曦,轻声应道,“好。”
田园小娇娘》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