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田园小娇娘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进宫

田园小娇娘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进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话题突然到了程曦自己的身上,吓了程曦一大跳,脑子里飞快的转着,要如何应对?她就是来打打酱油的,怎么三两句就转到了她身上来了?

程曦正想着该如何答话,一旁的许三郎却是已经开口,“臣弟跟内人都出身乡野,礼仪不周之处,还请陛下恕罪。”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许三郎跟程曦身上,虽然这朝堂上大多都知道,瑞王突然冒出来一个大儿子,且在清扫摄政王势力时立下不小的功劳,皇上一句弟媳,便是承认了他在皇家的身份地位了。

而许三郎一出口,却是也吸引了瑞王几一旁歌舒的注意力,许三郎一直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他们都很清楚,只他突然如此回皇上的话,便是也间接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怎的不让他们吃惊。

既然许三郎如是说了,程曦就干脆就当个乡村野妇,反正低着头不说话就是,免得多说多错。

只程曦却是见着那明黄的身影走到了他跟许三郎的跟前,似乎是在打量她,之后面前的人便开了口,仍旧是温和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是让程曦微微皱起了眉头。

“弟妹可否抬起头来让朕认认脸?总不能以后见着自己弟妹在面前也不识其人吧。”

皇帝这话一出,所有的目光便又聚焦在了程曦的身上,看来自己是躲不过,程曦很是无奈,深吸一口气,然后如皇帝所愿,抬起了头。

此时程曦也终于看清了这皇帝的样子,二十出头的年级,一身明黄锦袍,英俊的面容,倒是跟许三郎歌舒有两三分相似,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程曦在心里感叹,这一家子的基因,还真是好啊,个个的外貌都这么出众。

同时程曦也微微扫了一眼这大殿上的情景,两边站着大约有十来个大臣,大多都已经上了年纪,歌舒也在其中。

然而当程曦抬头之后,这朝堂之上,不少人却是瞪大了眼睛,特别是一旁的薛卫国,更是眼睛微眯,细细打量着程曦。

等到震惊过去之后,便有人先开了口,“这女子,薛大人,可是跟您薛家有关系?这模样,跟当年的舍妹可真是……”

有人先开了口,当然就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应和,“是啊,真像啊,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皇帝在看清程曦之时,也微微惊艳了一把,若真是乡野女子,此等相貌还真真是不俗,只听得朝堂上老臣们的唏嘘惊呼,皇帝便好奇看向了他们,开口问道,“哦?薛爱卿,朕这弟妹真的跟当年的舍妹很像?当年的‘莹盈一笑倾国倾城’,那可是名满京城啊,只可惜朕未能见上一见,听得众爱卿一说,可是真的?”

程曦很是无语,真的很想翻个白眼,没想到进个宫会遇上这一出,早知道他就乖乖呆在外面不进来了,只这么多人在,都还盯着她看,她只能尽量保持镇定,眼观鼻鼻观心,站在那里默默的当个木头。

等到皇上的话说完,许三郎便开口说道,“陛下,内人是土生土长的安阳县石桥村人,可跟薛家不会有任何的关系,薛大人,您说是么?”

那薛卫国点头应道,“不错,天底下相像之人千千万,巧合罢了。”

皇帝浅笑应道,“是么,还真是巧的很了。”

许三郎不动声色的给歌舒递了个眼神,歌舒便开口说道,“陛下,咱还是先说正事吧。”

皇帝总算是不再围着程曦长相的话题打转,回身去了自己的龙椅上坐下,开口说道,“既然皇叔跟子豪都来了,朕就再听听是怎么回事吧。”

歌舒站出来,看着对面的薛卫国,开口说道,“薛大人,你可有什么话要说。”

一直没开口的瑞王此时也开了口,“薛大人是否该给本王一个交代,为何会抓了本王的儿子儿媳?”

薛卫国面上倒是一脸淡然,站出身来开口说道,“王爷,这都是误会,下官也是听说世子殿下居然逃婚,刚好下官去怀安巡查时遇见了……子豪世侄,如今两人都在,大家也都看到了,加上子豪世侄身边带的都是世子殿下身边的人,下官实在是区分不出来,子豪世侄也未开口辩解,才闹出此等乌龙事情。”

许三郎淡然开口说道,“只薛大人好像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吧,从抓住了我之后,便一直下药软禁,也不曾露面,叫人如何辩解?”

许三郎语气淡然,不紧不慢的说着,似乎嘴里所说之事,完全跟他无关一般。

薛卫国道,“陛下,臣真的只是爱女心切,加上江南世子殿下逃婚在先,臣才出此下策,也实在是***之举,还请陛下明辨秋毫,还臣一个公道啊。”

程曦听得在心里冷笑,这薛卫国,果然是巧合如簧,口口声声都是江南世子逃婚,原本就是皇上赐婚,这江南世子逃婚,那可是在抗旨,比起抗旨,他这个绑人抢婚也算不得什么了,甚至可以说是理所当然。

这抗旨不尊,可是挑战皇帝的权威,这个年轻的皇帝,才刚刚夺回政权,此时若是有人抗旨,怕是不会太高兴吧。

程曦抬头,偷偷看了一眼坐在高位上的皇帝,却见他还是一副什么都好说的神情,似乎没有一丝不悦的样子,只看了一眼程曦便低下了头,心里腹诽,这人当了傀儡皇帝多年,怕是早就练就了一副宠辱不惊的好演技了,想从他面上看出来过多的情绪恐怕不容易,且自己还不能一直盯着这人看,只得作罢。

这薛卫国话一说完,果然有人附和,“薛大人说的不错,世子殿下更薛家小姐的亲事,那个是陛下亲赐,世子殿下逃婚,那可是抗旨不尊,薛大人将人抓回来,原本就没有问题,只是万万没想,阴差阳错,抓错了人而已。”

看看,经他们这一番狡辩,歌舒居然成了逃婚的罪人了。

只就歌舒如此厚的脸皮,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是想逃婚,就连此时都还是一脸吊儿郎当,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边扇着收拾折扇,边呵呵笑着说道,“薛大人,本世子只是去边境看看大哥,何来逃婚一说,可真是欲加之罪啊,而且据说薛大人的爱女可是出了名的貌美,此等佳人,能为本世子所有,那是何等美事啊!”

前面的话还好,只后面的话,却是越来越轻佻,明明是赞美,只听在耳里,却是觉得轻佻至极,听着他手中的薛家小姐,在他口中似成了那不正经的女子,着实轻浮,可是又从他话里挑不出来任何的毛病。

看薛卫国被气的脸红脖子粗的样子,程曦都忍不住在心里给歌舒竖起一个大拇指,平时看着歌舒吊儿郎当的样子着实令人讨厌了些,却是原来还有这等好处呢。

坐在高位的皇上,总算是开口了,仍旧是那样温和的语气,“既然这中间都是误会,这件事情便就此作罢如何?歌舒,薛大人以后就是你岳父了,以后切不可再如此说话了。”

只本就想跟薛家划清界限,他们又怎会善罢甘休,瑞王开口说道,“这件事情暂且不论,只我却听说,我儿之前还被绑架一回,他夫妻二人被追着掉下了悬崖,差点丧命,却跟薛大人也有关系,不知薛大人该作何解释?”

那薛卫国微微皱眉,很快就恢复正常,一脸惊讶的开口说道,“瑞王殿下是不是搞错了,在这之前,下官可从未绑架子豪世侄啊,这其中一定是误会,不知子豪世侄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伺机报复呢?”

瑞王冷哼一声,看了许三郎一眼,示意他自己说,许三郎站出来对上面的皇帝拱手施礼,再开口说道,“陛下,一个月前,草民跟内人在梨花村时,突然遭人绑架,之后那群歹人居然起了杀心,被草民身边的护卫得知,奋力抵抗掩护草民跟内人从一客栈里逃出,可那些人却是紧追不放,草民和内人***走投无路,掉下了悬崖,幸而命大,为悬崖下树枝所挡,才未丧命,却也在悬崖下被困了十多天,才被弟弟带人从悬崖下救出,只这事儿还真是巧,那些护卫,却是跟这次押送草民的护卫,好些都是同一批人,且那些护卫,也都已经被瑞王绑了带了过来。”

薛卫国道,“绝无此事啊,陛下,在这之前,从来未绑架过子豪世侄,再说,子豪世侄跟世子殿下如此相像,臣根本就无法区分开来,就比如这次错把子豪世侄当成了世子殿下,臣老女心切,又怎会对跟世子殿下长得一模一样的世子殿下动杀心?这其中必有误会啊。”

“臣也觉得这事蹊跷,世子殿下跟……这位乃双生子,长相实难轻易分辨,即是这样,薛大人怎会轻易对可能是自己女婿的人动手?”

“哼,那可不一定,毕竟这位身边还有一位夫人呢,不正好分辨出了是不是世子殿下么?”
田园小娇娘》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